一个初中毕业的工厂妹,爱上了富二代大学生,痴心啊,妄想啊,幻灭啦…… | 陆拾一

2020-11-28

陆拾一 LUSHIYI

《一个初中毕业的工厂妹,爱上了富二代大学

生,痴心啊,妄想啊,幻灭啦……》

来源:甘北

ID:ganbei1990

Part.1

22岁那年,少女小晗爱上一个男孩。

 

男孩名叫小徐,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市文化局上班。斯斯文文的,挺腼腆的样子,跟温柔纤细的小晗站一起,活脱脱一对金童玉女。

 

年轻人的情愫是不用宣之于口的,彼此对望一眼,心意就懂了。

 

小晗不说,小徐也不说。但小徐约小晗去爬山,小晗毫不犹豫点了头。第二天一早,小晗就拎一个袋子出门了,装着前一天备好的水果、零食,带着少女独有的娇憨,到路边去等小徐。

 

小徐借了台相机,那年头相机还是件稀罕物,小徐费了好大心思才从单位弄出来的。

 

他们在山顶上留下一张合照。那也是他们唯一的一张合照。

 

照片里的小徐咧嘴笑,他插着兜,侧着脸望着小晗。小晗被他望得害羞,脸转过一边,风把她的头发吹得稀乱,风没有形状,快乐也没有形状,但那张照片上的风,偏有快乐的形状。

 

向阳巷的所有人,都看出小晗恋爱了。就连几岁的孩子,都会故意在小晗面前提小徐的名字。

 

青涩的小晗不知怎么反驳,就只能嗔笑着道:“你们不要乱说嘛……”大家见她含羞的模样,便笑得更放肆了。

 

小晗大概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小徐。

 

她给他织过一件毛衣。很繁复的菠萝花纹。特别细密的针脚,见过的人没一个不称赞的:“小晗这孩子,可真肯花时间。”

 

小晗的时间很宝贵。向阳巷的女孩子时间都宝贵,要洗衣,做饭,操持家务,还要去厂里上班。可小晗愿意为小徐花时间。灯泡打开,通宵达旦,一遍遍熬着呵欠织着花纹。

 

终于在入冬之前,小徐穿上了那件毛衣。

 

像一件战袍。他穿着,不加外套,敞露给所有人看。

 

有人问他,他就说:“这是小晗给我织的。”

 

那骄傲的语气,像得了绝世宝贝。

 

作为回礼,他送了小晗一件大衣。米白色的,羊毛质地。摸上去手感非常好,一看就不便宜。

 

但小晗不像小徐,这样的好东西,她可舍不得穿,箱底压着,留着过年走亲戚。

 

小徐又气又笑,思来想去,又给她送了一件差不多款式的。

 

这回小晗才无可奈何,求饶似的道:“行,行,我穿还不行吗,你别浪费钱了。”

Part.2

那年冬天,南方冰冷刺骨。

 

小徐在单位忙文艺汇演,几个星期下来,染了一场风寒。起初没放在心上,只吃了几颗感冒药,渐渐地越咳越厉害,去医院检查,才知染了肺炎。

 

小晗慌了手脚。每天从工厂逃出来,陪小徐去吊针,中午又做了粥饭,亲自送去门诊。

 

门诊的病人都看出来了,便跟小徐开玩笑:“小伙子,眼光不错!”

 

小徐听了很得意。他决心,等病好了,就带小晗回家。

 

小晗却说什么都不肯了。她不要跟小徐回家。

 

曾经不懂小晗固执什么,如今却都懂了。她心知肚明的,那一段快乐的时光啊,是她向老天爷偷来的。一旦回了家,见了家长,小偷就要原形毕现,她就要失去心爱的小徐。

 

她是初中毕业的工厂女工,住在破破烂烂的向阳巷,家中有个卖蜂窝煤的父亲,和一个帮人打扫卫生的母亲。

 

而小徐呢,大学毕业,在文化局上班,父母都有铁饭碗,家里有栋高高的楼房。

 

小晗很爱小徐。但她越爱他,就越卑微。

 

卑微得像个小偷,这里偷一点欢笑,那里剐一点温暖,一针一线地藏起来,逢进她鄙陋的人生里,让这袭单薄的袍子,缀上那么一点华彩。

 

有过那么一点华彩,她便知足了。她不敢奢求再多。

 

那几个月很痛苦。对双方而言都是折磨。

 

小晗刻意疏远小徐,拒绝他的邀约,不见他的面,就连他托人递来的鲜果,她都原封不动地退回。

 

小徐呢,他想向小晗证明“我爸妈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可那证明又如此地虚弱,弱到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曾经跟爸妈提过小晗,话还未说完,妈妈就冷下了脸:“我不同意,你想都别想。”

 

终于还是分手了。在思想拉锯了很久很久之后。

 

小徐说,上次不是说,家里的墙面渗水吗,我再帮你修一修吧。

 

于是最后那个周末,小徐喊了人,带了几桶防水涂料,一点点,小心翼翼地,站在高高的扶梯上,帮小晗帮家里由里到外地粉刷了一遍。

 

他在上面干活,小晗就在底下递工具,从房顶到墙壁,从厨房到卫生间。

 

小徐的活干得很细致,盛夏天,汗湿了衣背,但他没喊过一声累。

 

小晗也没叫他休息,他愿意干,她就让他干。这是她能偷到的最后一点好时光,偷完这一点,她就要将它悉数还回去。那就让它慢一点,再慢一点吧。

Part.3

分别来得再慢,终究还是来了。

 

那天傍晚,小晗送小徐到家门口,说:“你以后别再来了。”

 

小徐立住不动,半晌,点了点头,夺门而出。

 

向阳巷的人们说,那以后,小晗像变了个人,瘦得快脱了形,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再没有半点光彩。她终日少言寡语,下了班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人们从房子前走过,都不免喟然长叹:“哎,这姑娘,可惜生在了这种地方!”

 

可惜生在了向阳巷的小晗,直到第二年开春,才彻底走出阴霾。

 

她又会跑、会笑、会跳了。

 

她接受了家里人安排的相亲,同年冬天结婚,次年夏天怀孕,再下一年的春天,孩子出生了。

 

小晗成了一个妈妈,一个向阳巷的妈妈。

 

从那以后,她的毛衣只为孩子编织,她人生的绝大部分欢喜悲哀,也只来源于孩子。

 

她那被爱情的萤火之光照亮过一段的人生,终于重归宁静了。

 

上班、下班、攒钱、奶粉、尿布,一切按部就班,从她那愁眉不展的面容和黯淡无光的眸子深处,再寻不见一丝生命华彩闪耀的痕迹。

 

直至又传来了小徐的消息。

 

一个深冬的夜晚,她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她喂了几声,对方没有应答。

 

她瞬间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是他。

 

是小徐,他离婚了。

 

跟小晗分手后,他也接受了家里人的安排,跟一个家境不错的女孩结婚了。可日子怎么过都不对付,不知道是他错了,还是女孩错了,总之这段婚姻没维持两年,就结束了。

 

偏偏又在那年,母亲查出了肝癌,晚期,没撑过半年,人就走了。

 

连连打击让小徐很是消沉,终于在一个喝醉酒的深夜,拨通了那个想拨又不敢的号码。

 

号码是他两年前辗转从朋友处探到的,小心翼翼地写在纸上,一直收在钱包夹层的。

 

当电话那头她的声音传来,他喉咙都紧了,千言万语堵在嘴边,却没有一个字能吐出来。此去经年,他们还能聊什么,聊什么呢?

Part.4

是小晗先回过神来,她说:“是你吗?”

 

他“嗯”了一声。

 

小晗又说:“你是不是遇到事儿了?”

 

他不知从何说起,一阵沉默。

 

小晗还是那么温柔,她轻轻地安慰他:“没关系的,再难的事,扛一扛总会过去的。”

 

他又“嗯”了一声。

 

她说:“实在扛不下去,可以给我电话,我帮不了你什么,但总能陪一陪你。”

 

小徐就在那刻失声痛哭,一个大男人,抱着电话筒放声哀嚎。我猜,那短短的两分钟间,他的脑海中,大概闪过了无数无数个从前,关于爱情,关于人生,关于命运。

 

那些温柔缱绻、遗憾难过、决绝狠心、痛彻心扉的往日岁月。

 

如果……如果……该有多好啊!

 

然而……然而……命运没有如果,他不再是往昔的他,她也不再是往昔的她。

 

他们只能在一个冰寒彻骨的寒冬,借由遥远无形的电波,彼此藉慰,彼此安抚,将那些遗落在日久年深里的将说未说和欲辨难辨,尽数掏底给对方。

 

甚至不需要言语。就那样,安静地陪着他,陪着他,就像一颗遥远的星星,抬头就可以望见的星星。

 

哭出来,就好多了。

 

听着那渐渐息去的哭声,她知道,他又过了一关。

 

人生啊,一关又一关,但只要扛一扛,就总会过关。就像她的这些年,咬着牙,提着气,扛过了一关又一关。过去了,都会过去的。

 

他在电话最后说:“能不能再见你一面?”

 

她拒绝了:“别了,这么多年了,没什么好见的了,各自珍重吧!”

 

随即挂了电话。

 

她此生都不想再见他,那是比死还难堪的事。

 

她永远不要让他看见,她日益衰老的面庞,因为常年劳作而干燥皴裂的皮肤,以及逐渐发胖的腰肢和失去神采的双眸。

 

还有,在丈夫一次次殴打中,留下来经久不散的淤斑。

 

她至死不要叫他看到。

— E N D —

今日荐读

人欲纵横:一个高级女性的成长史(3)

人欲纵横:一个高级女性的成长史(2)

精选留言
  • 悲剧就是把有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 老掉牙的话烂大街的话,先谋生在谋爱,初中学历自考本,自己那个方面缺补那个方面,故事中的人性格决定了命运啥的,太软弱缺乏拼搏,不服输,勇敢,不屈。
  • 爱情有时应该勇敢点,既然男生认她,或许她勇敢向前一步,思维开阔点,脸皮厚点,或许他家人也不是能左右。主要是两人的心坚持,这姑娘太善良为别人着想,自卑认为自己不配什么都不好,不自信想太多幸福也会溜走吧。工作,生活都是要抓住机遇的,没有绝对的。生活中都有富和穷的结合,别轻易向陈旧妥协。最终是她不够勇敢、不够自信,格局吧
  • 每次看到家暴的案例都觉得呀,工作再多再难算得了什么,单位再无语至少也不会打你,还会给你发工资,给你安排宿舍,给你安排食堂~~~
  • 隔着屏幕我都觉得痛苦,爱而不得将就苟活还要忍受家暴,如果是我,我也宁死不愿让他见到身处深渊的我
  • 得不到的反而化在心中成了一种圣洁的遗憾。拼死在一起了,最终也许只能在柴米油盐里活成怨怼
  • 好心疼!这个傻姑娘
  • 面对家暴可以离婚啊,正好可以跟有情男凑成一对。身材胖了可以减肥,皮肤粗了可以美容,一切都会好的,然后重新开始。为什么就这样放弃了呢?
  •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 半生缘… 那个氛围中出身的男孩子,言行举止都中规中矩,在这个感情上都没多大胆子,除非是渣男。
  • 为什么要结婚呢。明知道不是对的那个。明明可以等的,可能等到最后都等不到。但是结婚随便过,不是更操心吗?反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等4年,我也等不到的。但我不会再随便做决定。
    等了4年,我也等不到。那个男孩子也没有谈别的。就这样大家耗着。有时爱,抵不过现实
  • 原生家庭怎么了?出身贫穷或者富贵都不是可以自己选择的,没有对错。工厂谋生怎么了?自卑不如多爱自己,自强,多学习多上进多努力,你最珍贵!不怕穷不怕苦,就怕没有希望。拒绝美好,自甘被辱,宁可被家暴,也不要离开烂泥塘,此生为了啥?活着为了啥?是为了自己啊,唉都是自己的选择。
  • 一对懦弱的人而已。随波逐流。
  • 人都不知道怎么写,还结婚生孩子。 结婚不是家庭负担就是社会负担。 生出来孩子有样学样不思进取, 世世代代都是社会底层。 这男的也好女的也好, 俩人都一心想着借别人成全逃避社会责任。 自己到哪里去了? 等着别人灌到你嘴里? 那不叫灵魂,叫迷魂汤。
  • 坐在高铁上看得我泪流满面
  • 很像我,但是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可以面对可以见面,涅槃重生,丑陋的和不堪的自己已经活出来了,就像老朋友一样见面,续续家常。那段美好和灰暗的日子就像经过几个人生,几世人生一样,提起就像别的事一样了
    心理历程就像走过多少个弯弯绕绕,然后绽放出花朵,好像重新见到阳光,但是是曾经恍若隔世
  • 只能说智慧不够,年轻时候缺乏能力做出最佳的抉择。脑袋不同,我也不过如此,唯有进步才能明知真伪
  • 这个结局对两个人来讲也很好了
  • 看哭了!!男人太没勇气
  • 山楂树还是无果而终!一声叹息。
  • 上层的悲痛不过是画上的水漫金山,终究不会动了根基,男人的难熬一熬就过了。而下层的苦是日日时时漫山遍野无时无刻不遍布的,比死更难的毫无希望的煎熬。
  • 其实这个小晗也只配在那个穷巷里,你自己喜欢的人比你优秀你又想和他在一起,为什么不努力去提升自己?觉得自己的学历不行,你就提升学历,提升了学历就提升了工作也提升了眼界,就算最后还是分开,但你所学的东西还是你的。所以她只配那个大她的老公
  • 小晗还是幸运的,至少曾经他爱她,而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他的一次关爱。
  • 这么美好的菇凉,被摧毁了,真难受!以后不要写这么悲的悲剧了,心很疼!
  • 勇敢点在一起~~哪怕后来不合适~~起码自己的孩子能有个好点的基因
  • 性格决定命运,既然婚姻走到最后都是那个鬼样子,那不如找个自己喜欢的,最起码还有几年快乐的时光。
  •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 女人太爱一个人,就不见了。男人太爱一个人,说什么都要见。这就是男女的区别。
  • 就很难过呀。。。
  • 我是初中没毕业读的艺校又没有念完就离校了,男朋友英国读的本硕,我家境差他家境好,虽然现实情况差的不小,但我没觉得我配不上他。昨天他说还不敢跟他母亲说我的存在,怕他母亲反对,不管怎样努力让自己变的更优秀一点
  • 其实这就是最好的结局,最真挚的爱情永远在那里,或许在梦里卿卿我我,也很美好。 一旦在一起了,最后必是一地鸡毛
  • 爱而不得总是美好,朝夕相处回归平淡
  • 写得太好了,也很现实,现实或许比这个还要残酷...
  • 写的本是淡淡的忧伤,却看得我揪心的疼、泪流满面……
  • 跟我阿姨的故事好像呀……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