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 牲产队

2020-11-27
 
在成都内部的一番“自咎”之后,毛书记“死谏”一案落了地。
 
“毛洪涛同志长期以来工作上自我要求高、压力大,出现明显身心疲惫状态,其社会角色、自我预期与心理感受落差较大,缺乏专业医疗帮助和有效疏解,在较长时间内其焦虑情绪日益加重,在认知上逐渐形成一种思维定势,并采取极端行为。
 
经反复核查,毛洪涛同志微信朋友圈所发内容缺乏事实根据,与成都大学广大领导班子及师生反映情况和实际感受出入较大。”
 
查张麻子罪行,由于麻匪都说他没劫过道,无罪释放,而死了的人,再也没有自证清白的可能。
 
鲁迅在《记念刘和珍君》一文中这么写(稍作删减)
 
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
 
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
 
而此后所谓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
 

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
 
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
 
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大家看完毛书记的通报之后,如果有一种情理之中的感觉。
 
如果是这样,针插不进,水泼不出,真的是目前社会的一种悲哀了
 
毕竟,没有人会替一个去世了的人说话,所以要一个人独立的好好活着,和这些邪恶作斗争!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