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什么屌,你以为你是大帝啊 | 混沌天涯客

2020-11-25

 

第一次知道“屌”字,已经是读初中三年级,那时虽然已经熟读了青少年生理健康知识读本,但那本书里没有这个字。很奇怪,从小学到中学,老师都没有在黑板上大笔写出、高声朗读这个非官方常用字。

记得那是一节晚自习,同桌捅了捅我胳膊,拿着字典悄悄说,哎,看看这个字。我凑过头去,把“屌”仔仔细细的审视了一番。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这个字的长相,一具尸体在上吊,是一种很丧的感觉。

虽然那时我还是生机勃发的处男,但感觉是对的,屌就是丧,那种丧如今被称作“贤者时刻”。一泻如注后,刚才的雄赳赳气昂昂颓然无有,无论面对的是多么娇艳的美女还是多么熟悉的左右贵妃,都油然涌出一股罪恶。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罪人,即便他曾经被封为神话,即便他曾经是马拉多纳。

多年前,我曾经见过老马,那时候他的身体状况还好,活动现场还有一个前凸后翘的小女友作陪。亲眼见过拉丁美女都清楚,那是真正的前凸后翘。

在我的印象中,老马是桀骜的、不羁的、愤怒的,永远挽着袖子,蓬松着头发,像个好斗的公鸡,有着神一般的能量。可是那次在现场,我见到他呆坐在贵宾席,眼神空洞,面孔呆滞,像马路边耷拉着脑袋晒太阳的大爷。

我见他的时候,他才五十来岁,连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年纪都没到。但不知道他是昨夜抽多了、喝多了还是跟女友玩多了,已经颓然成老者。

那一刻我明白,哪怕他曾生猛地带球连过数人,哪怕他曾狂妄地伸出上帝之手,哪怕他曾抽嗨了之后大闹夜店摸遍每一个美女的屁股,哪怕他曾被认为是神灵附体,最终仍脱不开一个屌字。

老祖宗造字真是伟大,把一副臭皮囊呆呆吊在那里的画面刻得栩栩如生。现在的网友也很了不起,在“屌”后面接了一个“丝”,就把城市化运动中,那些在城市里埋头苦干,居无定所,在渴望与挣扎中茕茕孑立的画面写了出来。

这画面太形象太生动,以至于迅速成了人人抢着用的流行词。

“我是屌丝,我们全家都是屌丝。”这样说没问题,许多人都这样说,我甚至遇见过一个身家百亿的大佬,也称自己是屌丝。我问他你怎么是屌丝,他认真地告诉我,你别看我现在很屌,黑油油地迎风招摇,其实只是一根丝而已,说不定哪一天就被拔掉了。

但是,如果换种说法,“你是屌丝,你们全家都是屌丝”,这就问题大了。

屌丝只能自己用在自己身上,也就是自称,不能这样称呼别人。所以当小米集团的那位副校长在演讲中对台下观众说“得屌丝者得天下”,就是把全体观众得罪了,“你竟然把我们看作屌丝啊,能拔一根就是一根。”

虽然屌丝单独一根很弱小,在风中左摇右摆孤苦无依,但万千屌丝集合在一起,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屌最屌的东西。

那位小米的高管,大概是在内部会议里说习惯了,这个产品是针对屌丝的,这个价位是符合屌丝的,这个颜色屌丝最喜欢......但是当她不小心在公开场合说出来,就要被万千屌丝们轰下台。高管已经交了辞呈,小米已经无奈接受。

而当另一位堂皇的精英,在公开场合蔑视屌丝的生命,宣称在疫情里中国死四千人等于一个没死。他迅速被揪了出来,哪怕他号称是一位著名学者,哪怕他说话的意思是在讽刺美国,哪怕他脑袋大脖子粗像是老板的伙夫,哪怕他跟屌丝的创造者李毅大帝重名,他都被揪了出来,批了个体无完肤。

一个人,哪怕如马拉多纳被捧成神,也终究是人,也会像根孤单的屌丝一样,在凄冷的寒风中说没就没。而当屌丝拧成一群,那种勃发的力量,源源不断,无穷无尽,可以掀翻一切精英,堪比神。

我是屌丝我怕谁。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