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喵:特朗普的政治遗产会让美国走向何方? | 新潮沉思录

2020-11-24

文 | 姬轩亦

美国大选目前告一段落,四年前的时候我讲了2016年是绝对的美国历史分水岭,并且这个分水岭会直接引发美元区和美元附属货币区的内部权力重组,目前发生的几个事实正在巩固这个美妙的结论。

 

第一个事实是七千万人在特朗普搞砸疫情的情况下投票给他,七千万人认为,新冠病毒的威胁比拜登要小得多。

 

第二个事实是从投票结构来看,新一代的右翼对特朗普并不感冒,原因很简单,在鼓舞美国右翼这一块来说,特朗普基本上什么都没干。特朗普让中国买农产品只能讨好农村白人,问题是城市贫民中的白人怎么办?从阶级来说,城市贫民中的白人和黑人原本是站在一条线上的。无非是,肤色和信仰阻止了两边站在一起,现在好了,特朗普在不断给黑人释放长期福利承诺的同时(特朗普反复讲自己在任内尽量在解决黑人困境这个不是说说的,是弗洛伊德事件之前他要推的),正在丢掉城市白人右翼的支持。

 

城市白人右翼和红脖子并不一样,他们是有知识,有文化,不相信基督教和特朗普是上帝特使这一套封建主义的东西的。他们看的是你有没有在法律上进一步打压有色人种。答案是,特朗普什么都干不成。甚至,特朗普在他们的眼中很废,第一是面对疫情的组织度极差,第二是四年居然没有打仗(城市贫民白人是不在乎打仗的,因为他们没有土地,本质上不在乎先把自己的事干好这种说辞。你要知道在阿富汗的美军那叫一个美滋滋,就差和塔利班合办工厂了。)

 

第三个事实是拜登其实是民主党里比较右的人(不然党内不会有人一直阻击他),拜登是反对强制校车政策的。无非是这哥们比较油条,会见风使舵。但是大权在握后就不好说了,不要觉得拜登上台就会怎么样。而且拜登政治上的领路人就是美帝的建制派极右分子。无非是他的右是不在乎红脖子的那种右而已。毕竟真正要搞226,日本农民是不行的,得是乡下破产后去城市讨生活的那种农民。

 

所以拜登如果上台,会怎么说呢?很简单,你去思考一下苏联人搞掉赫鲁晓夫后给我们说了什么。而这种说法除了能够巩固国内的结构之外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所以开口狗粮闭口狗粮的人其实并不清楚,勃列日涅夫上台后,你还敢说苏联好,这已经不是罪过的问题了,是罪证的问题了。

 

那么拜登会不会比特朗普搞得好呢?我说一句实话,他是会比特朗普搞得好的。勃列日涅夫那一套才是苏联的历史主流,就是让你看着觉得他很强大,但是慢慢烂下去。赫鲁晓夫是想撕开一个口子,杀出一条血路的,所以看起来比较莽,但是赫鲁晓夫是在尝试新东西的。拜登不是,拜登就是恢复到奥巴马时期那一套。

 

奥巴马时期的哪一套呢?弗洛伊德事件后有个造反的黑哥们说得好,他除了皮肤有点黑,什么都没干,不然我们为什么要造反。无非是这黑哥们可能想不到,偶尔街头骚乱一下,直到不可收拾,可能才是美国历史的正常方向。非要像班农那样,进军华盛顿,把华盛顿的官僚主义都一扫光,那不是美国历史的正常方向,那是某国历史的正常方向。

 

我最近在阅读某国上古三代历史的时候发现,冲进都城,让官僚主义一扫光,这件事从夏朝就一直如此。所以千万不要把功劳完全记在死国可乎的维克多陈身上,无非是司马迁写的三代史过于语焉不详而已,但是没关系,你们可以看左传啊。左传里诸侯们之间探讨三代史的时候可是没有任何顾忌的,最后屈原生怕你看不懂,把所有史书上不好意思写的黑历史都写天问里了,还萌萌哒反问,你说这是为什么呀?咳咳,什么叫天问,那明明是反问。

  

有时候我觉得美国人还是比较可爱的,比如班农同志,你想当列宁,这是可以,问题是你怎么能在纪录片里说出来呢?你要知道,这可是美国,不是俄国,俄国你这么说,百万知识分子帮你打掩护,你在美国这么说,那怎么行。班农自己做了一个纪录片,写乡下白人的悲歌,写如果特朗普不当斯托雷平,那么迟早要出列宁。问题是你让资本家们怎么想?是吧。很多东西一说就错,班农同志光学列宁看来是不够的,禅宗也要学习一个。

 

现在我们盘点一下特朗普这四年做了什么,很多人开口闭口社会撕裂,什么叫社会撕裂?你看投票区会发现城市都不支持他,纽约这个城市撕裂吗?一点也不。他们一起团结起来反对特朗普。一个城市都不撕裂,叫什么社会撕裂。那你觉得,城市里只有左派吗?呵呵呵,怎么可能呢,右翼运动不可能离开城市,尤其不可能离开柏林和维也纳这样的国际城市,所以说来说去,特朗普自己未必想要代表一个逝去的,美国强势农村和小镇成为国家根基的时代,但历史选择了让他去当这么一个人。

 

所以这并不是什么左派击败右派的故事,这充其量是美国版本的西南战争。特朗普必须要争取农民和失业工人,但他争取农民的方式是陈旧的,是封建式的。但毕竟他选择了争取农民和失业工人,希望给他们更多的利益,所以你说他完全没有情怀,那你一定低估了红脖子革命导师班农对他的影响力。事实上,特朗普的神皇形象在低学历人群中之所以立得住,站得稳,甚至城市右派都骂他,说他成了一个邪教头子,会带领右翼运动走上邪路,是因为他的确是在努力去满足这些人的利益。无非是这些人越来越少了而已。

 

而这恰恰就是特朗普的遗产。

 

七千万认为拜登比病毒还可怕的人并没有去世。我们总是讲,一个国家的力量永远来自基层和乡野,我们总是说,工农的选择是最重要的,在美国产业工人还能够拥有美国梦的时候,在美国农场主和牧场主仍然能够保住他们的土地的时候,美国是一个强大的国家,现在这些人失落了,他们的绝对人口已经占不到一半,但是他们之间的分歧比被迫投给拜登的城市居民的分歧要小得多,所以七千万的失落工农就是美国政治版图中最难以分化的力量,如果有一个人带领他们夺取权力,重新让他们坐上美国梦,那么美国就有可能再次伟大。

 

 

但是,如果不能呢?在2016年我讲过,汉朝的伟大并不是那些有名有姓的开国功臣的伟大,而是跟着刘邦打下江山并且复原回家得到了土地的中下层游侠的伟大。汉朝的伟大是建立在基层办事员可以过的不错的基础上的,但是西晋并不是这样(所以博物馆和军械库的防火都出问题),造纸术的全面应用和占田制的推行豢养出一个庞大的,不事生产的文化阶层,并且这个文化阶层最终扭曲和篡夺了暴力机器的解释权。

在这种情况下,西晋的普通人失去了出路和话语权,故乡已经回不去了,他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往洛阳集中,而他们到了洛阳又只能生活在底层,那么这些人后来的名字我们是熟悉的。

 

乡下人的悲歌是可怕的。农村枯萎了。普通的工厂关闭了。制造业回流只是谎言。高中文化过去意味着美国梦,现在意味着一场噩梦。班农对美国小镇和农村的凋敝的感慨绝不是放空炮,而是他本人作为拒绝被收买的高学历者感觉到了一场席卷一切的风暴,而农村和城市的撕裂正在加剧这场风暴。

 

特朗普的胜利是他们争取来的机会,但是,对疫情的处理不当和库什纳和伊万卡的一系列操作让这个机会溜走了,特朗普并没有真正干成任何事,甚至做不成一个成功的欧尔班和卡钦斯基,而民主党则不同,他们是可以干成一些事情的。拜登体制内的角色可以帮助他解决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从而静悄悄地推动美国社会向班农恐惧的方向发展。

 

最后我们看一下特朗普在国际上的遗产和民主党怎么看待这些遗产。

 

首先是中东。在伊朗被全面制裁以后,伊朗立刻和中国签了大协议,可以说,目前,只要美国打压任何一个地区强权,就意味着我们的胜利,希拉里最近疯狂吐槽了这一点,虽然以色列警告美国不要重返伊核协议,但是你想想伊核协议是谁促成的?是奥巴马拜登政府促成的。促成伊核协议,就是为了从中东抽身,而从中东抽身之后的方向是什么?是重返亚洲。

 

可以说,特朗普的外交是比较碎片化的,没有全球一盘棋,在特朗普执政后期,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的共和党已经开始全面调整,恢复民主党的结盟和围堵策略,所以,拜登上台后,我们的外交环境并不会想某些人想的那样发生质变,虽然这些人普遍存在于帝都。

 

亚太经济方面,因为百万漕工要吃饭,所以在不敏感领域的斗争应该会结束,但是在高科技领域,这可是民主党的命根子,所以你猜猜看拜登政府会怎么评估特朗普打压华为的行为?希拉里已经说了,凡是中国搞的那一套,我们就必须去搞摩擦,人类正义在我这一边啊,怎么能允许你圈地自萌?

 

欧洲方面,四年来如丧考妣的欧洲自由派现在已经在推特上弹冠相庆了,欧洲自由派对我们是不是友好?你猜猜看。当然也不是没有利好,如果拜登当选,马克龙和普京想要整合欧洲的设想会立刻破产。民主党对欧洲盯的是非常紧的,法俄一旦走近,一定意味着格局的巨变,我想饱读欧洲史的美国精英是懂的,这样一来,欧盟的整合会出现巨大问题,而想要整合欧盟的当权派会一定程度上向我们靠拢。未来的欧洲会不可避免地走向亲中和亲美的撕裂。

 

普京到现在为止也仍然没有承认拜登的当选,我很怀疑拜登当面那句“我认为你的眼睛里没有灵魂”深深地伤害了他。大帝现在已经是一个离婚了的,没事愿意和老朋友们在郊区的别墅聊聊天,讲讲往事的,时不时传出身体问题传闻的老人了。但是这个世界并不会放过他。

 

就像这个世界不会放过其他任何人一样。

 

这篇简讯是梳理美国的,大家可以想一想,失败后的共和党会怎样处理特朗普的遗产。

 

我想,和民主党争夺人口密集的城市是一个必然的方向。这些人在2020年因为憎恨特朗普的反智口嗨和封建迷信活动走到了一起,但是这些人是相互仇恨的。理智的人会明白,城市人口之间的相互仇恨要远远超过他们加在一起对乡下佬的仇恨。而很显然,城市里的自由派永远不会支持共和党。

 

那共和党的出路就很明确了。

 

相对而言,特朗普才是传统的。他和班农的那个美国才是我们熟悉的那种加油站小哥横行无忌抱得美人归的美国,那个美国是美的。1994年之所以成为了好莱坞电影最美好的一年,因为九十年代就是那个时代的绝唱了。

 

现在,有些传统不合时宜。

 

信息技术的爆炸和金融创新已经在美国造出了一个文化食利阶层(是的,就是这些人阻挡着美俄和解),中产阶级的人口总量正在不断下降,在某国努力要把文件写的通俗易懂的时候,美国的同行唯恐自己写出来的条文不够复杂,他们从一九六八年开始就决心去胜利,而苏联解体之后他们已经胜利了。和苏联一起完蛋的是让特朗普引以为豪的房地产和美国工人衣食所系的制造业。

 

而沉溺在过去并不是一种美德。

 

勇闯新世界才是。无非是,美国面临的这个新世界是残忍的。

 

当然,从国家利益角度来说,我个人支持懂王闹下去,共和党不支持没有关系,农村的铁票还是支持的嘛。

37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在西晋洛阳的街头上,我记得有一个叫石勒的年轻人。
  • 那些被蛋壳租房摧毁的年轻人何尝不是回不去家乡
  • 活捉唯物主义史学神喵一只
  • 现在美帝国主义很强,不是真的强。它政治上很弱,因为它脱离广大人民,大家都不喜欢它,美国人民也不喜欢它。外表很强,实际上不可怕,纸老虎。外表是个老虎,但是,是纸的,经不起风吹雨打。我看美国就是个纸老虎。——按这个势头下去,真就要雨打风吹去了
  • 可是要川普沉下心来去组织动员红脖 他做不到啊
  • 赫鲁晓夫:这是老子历史地位最低的一天 西乡隆盛:特朗普?它会写诗吗?
  • 姬喵再次发布易读通的长文了!全文重点,建议背诵!
  • 等待天降伟人写一篇美国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 川宝看起来是个老布尔乔亚,而不是一个革命者 色厉内荏,费拉不堪
  • 1,中美高技术领域,继续干。外交环境,还是不怎么样。 2,城市撕裂开始加剧并且愈演愈烈,毕竟城市里的人互相憎恨。 3,不再使用反智的口嗨。改用先进的。 4,如果不干掉食利阶层,哪个国家都得完蛋。 5,期待列宁的出现。毕竟看了一点列宁选集,那是真牛。
  • 共和党未来趋势还是茶党化,否则就会像某小岛上的百年烂党一样,被清算且不得翻身。(这是第一篇认真读下去的关于美国大选的文章,川宝败选太心伤了
  • 几年前我跟同学讨论的时候有个暴论,就是说如果美国和德三一样民粹抬头,那特朗普的继任者才可能是真正的希特勒。特朗普只是想maga,而特朗普之后maga留下的进一步无法调和的社会矛盾,不会撕裂国家,却一定会以某种军事非军事形式转嫁到国外。比如波兰,比如阿富汗,比如未来可能的西太或者法德 ps:有一说一,大汉复国八年了,只是话语的分裂让大汉新生的巨量嫩枝仍被掩盖在西晋的重重朽木之下而已
  • 退位今日意如何,竞选当年百战多。 此去德州招旧部,红脖十万斩希婆。
  • 最大的问题是,川普只要出了白宫门,就完全没有一支忠于自己个人的力量。他唯一的资本就是手机里的推特,被拜登赶出白宫之日可能需要躲在厕所里发推特号召红脖子集体上街了。
  • 蛮族人刘渊这就要向天下声张正义,光复大汉。 盎撒人养士数百年,到最后的忠臣只有一个爱尔兰种一个意大利种,加上一个日耳曼小丑。
  • 简直难以想象美国真的出现了特朗普,美国的民主居然成真的了,今年才是正常的美国,他的民主又变成假的了
  • 沉溺在过去并不是一种美德,而是憎恨与噩梦
  • 《美国反对美国》
  • 当护民官和执政官不可调和的时候,那么会有苏拉站出来。当共和体制无法解决的时候,那么就会有凯撒就带人民走向帝制
  • 喵喵的意思是说未来四年甚至八年都要喘不过气,但只要熬过去就能看到他自己走向解题嘛?
  • 90年代真是好莱坞电影的绝唱,很多电影都看过不下十遍。现在这些年真是很难发现几个好片,往往看半小时就看不下去了,现在轻易都不敢去看电影了。
  • 希望我们的乡下没有悲歌
  • 这个分析非常棒。 一个割裂的美国才是好的美国。 中国要极力改变自己这个趋向。
  • 拿起你的枪,做个勇敢的视死如归的红脖子!!
  • 第一眼看成特喵的哈哈哈哈哈
  • 这篇文章直白到令我感到不安
  • 好像有点明白缅怀为何是一种恶德了。 “人类,有一种逃避现实或者说是自欺欺人的习气,明明长着眼睛,却还一副徘徊在雾中的样子,真可笑啊。如果想继续往前走,就必须认清现实,而应该认清的现实,不在过去。”——梅菲斯特•菲雷斯
  • 我以为是特朗普上台才会卖荣耀,没想到拜登上台卖的更快。
  • 姬喵的文章,终于有一篇是我看得懂的了
  • 维克托陈,哈哈哈
  • 竞选中存在舞弊的可能:某些民主党州共和党监票员被拒在外;多地出现死人投票(不是很多,但有几百万,并且都是投拜登);domino投票机的服务器在德国和加拿大,可以远程操控,并且在19年就有计算机教授成功黑掉投票机,至今仍使用相同记票机;关于dominion公司的听证会,管理层无一人到达,全部缺席,公司多名管理层和员工删除linked in上全部账户信息,一名经理无法追踪,等等其它还有存在舞弊可能的地方。关于以上舞弊的可能,美国没有一家媒体报道,只有川普律师团(朱力安尼)和其余的辩护律师如鲍威尔,林伍德等为此发声。如果这些事情没有查明,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可能难以确定。
  • 处处埋梗,只有熟读历史与政治的人才懂的梗。 这才是妙文呐! "……法俄一旦走近,一定意味着格局的巨变,我想饱读欧洲史的美国精英是懂的……" 敝人不是美国精英,欧洲史还是知道的,看到此处会心一笑。
  • 没有纲领和组织,就没有力量,工农红都有了也没有用,差一个军。
  • 不敢完全苟同,但真的有完整的独立思考很赞
  • 80后辛苦一辈子希望可以在建国一百年时候退休在家好好养老
  • “历史是被未来决定的,正如丘吉尔是什么样的人,又被2020年愤怒的伦敦市民重新决定。而改开前三十年的历史,又在缓慢得被2020年以后的年轻人重新决定。” 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就是这么。。。舒坦
  • 红脖子等着大统领出来举大旗,结果只是在推特上放嘴炮,太失望了
  • 关于法俄走近,有一点个人观点:如果这是法国领导下俄欧一体化,这将是欧洲大战的终结,带来的将是一个巨无霸的政治经济军事实体,北约存在的基础将不复存在,到头来中美对抗将是鹬蚌相争,毫无意义。但如果法俄走近是欧洲分裂的开端,美国要承担的北约义务将是美国国力不可承受的,两洋进攻是自杀,这很可能导致世界单极的出现。目前掌握的信息不足以确定是哪个方向,但第一方向搞俄欧联盟是符合法俄最大利益的,这也将进一步稳固世界和平,符合全人类的利益。
  • 英美历史上对农村一直很残忍,比如羊吃人的圈地运动。
  • 16年我以为川普是神选。18年我觉得川普像荀瑶。今年看川普像曹爽。
  • 川普类型的一定还会回来,根本原因是美丽国中产阶级在减少,减少的更多是往下进入穷人阶级。过去我们批判阶级斗争,实际上不论那个社会,不同的社会阶层,就有不同的追求,他们的矛盾是个客观的现实。西方人轻轻松松就能过上好日子,应该是越来越难了,白人也不是生出来就该过上好日子的,地球村在发生着改变,他们也必须努力,想要过上好生活的话。
  • 凭什么说川宝撕裂了阿妹你看,难道阿妹你看从头就是一体的?川宝放心飞,妈妈永相随
  • 莫名想到一个不相关的事情:季汉有两大问题,第一是失败了,第二是不前进反而固守过去。 第一个问题在他被当做精神符号的时候反而是优点,第二个问题在农业社会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如今,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工业社会,以快立国讲究发展的现代,看这种政权不长眼,所以才会涌现出许多无意识的蜀黑。
  • 新的角度。一般都默认城市里是少数族裔为主的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