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Top2高校的“性骚扰”事件,《辛普森一家》中有个类似的故事 | 新潮沉思录

2020-11-23

文 | 通吃岛岛主

 

某Top2 高校近来出现了“性骚扰”诽谤事件。一位大二学姐在食堂时觉得有人摸她臀部,便转身揪住她认为的嫌疑人,强行查看对方学生卡,随后在微信、树洞等各类社交媒体上曝光其身份,大肆传播这位学弟进行性骚扰的消息,声称要让对方“社死”(社会性死亡)。

 

该学弟大一初来学校,懵懵懂懂,竟迫于压力打算退学。

 

但真查了监控却发现,该生只是路过时书包蹭到了学姐。真相大白后,该学姐竟表示

 

“这件事并不是无中生有……希望你以后……能够注意这些可能冒犯人的地方……我们互相道歉即可,此事了结……”

 

她还提醒好姐妹们“注意安全”。

 

并且,出于保护个人隐私的考虑,该女生并没有直接向学弟“道歉”,而是让辅导员把话“转告”学弟。

 

此“学姐”在媒体上随意毁人清誉,险些毁了一个无辜的大一新生。事件查明之后竟然是说,这次没事但以后你要注意,我们相互道歉这事儿就算了。

 

社会社会,实在是社会。

 

其实,如果深挖的话,这位女生行为的背后,是一个已经非常普遍的现象。

 

近些年,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城市中产女性,喜欢自我标榜为“女权主义者”。但他们中的一些,甚至可以说很多,并不是想提升女性的权益,而仅仅是把“女权”这个标签当作工具,当作标榜自己进步性的工具。

 

任何真正的社会变革运动,都是在尽可能地团结更多的人。但这部分“女权主义者”们并不想团结大多数人,甚至不想团结大多数女性。因为一旦人多了,就显示不出她们的“先进”和与众不同了。

 

所以她们(表现得)非常激进,而且是完全脱离现实情况的激进。

她们一点就炸,任何事情都能带来“女权主义”视角的评论,并且这些评论从没有心平气和地说过一句话,充满了愤怒的情绪。

她们还很乐意让不幸的遭遇,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听说的,在媒体上大肆传播。

 

防喷,任何阶层和地域都有真心实意保护女性权益的人,无论她们的认识是否深刻,方式是否有效,都是值得尊敬的。我这说的只是部分人,请不要对号入座。

 

其实《辛普森一家》讲过一个非常类似的故事,也是辛普森历史上评分最高的故事之一(IMDB 9.0分)。下面,我们开始。

 

春田镇举办糖果贸易博览会,侯默千方百计搞到2张票和妻子前往。由于要把3个儿童留在家,所以他们向专门机构订了临时保姆服务。

 

临时保姆到来后,女儿Lisa非常高兴。保姆叫阿舍莉,是一位女研究生,也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女权主义者,曾经到Lisa的小学做过演讲“女性如何避免成为二等公民”。Lisa作为小女权主义者,早就想和她认识。

 

 

展览会上,侯默和妻子拼命拿免费糖果,然后带着大量的糖果满载而归。可是那个最贵重最好吃的镇会之宝“橡皮糖维纳斯”却找不到了。

 

侯默很懊恼,他最想吃的就是那个。但没办法,现在他需要先开车把阿舍莉送回家,然后再做计较。

 

阿舍莉下车时,侯默看到,那个橡皮糖维纳斯赫然粘在她的屁股上,原来是刚才妻子把它掉在了副驾驶上。作为嗜糖如命的人,侯默的口水已经止不住地流下来,赶忙伸手扯下那块橡皮糖放进嘴里。

 

阿舍莉只感觉臀部动了一下。一扭头,只见侯默伸着手,双眼迷离还流着口水。她尖叫一声,摔了车门就跑。

 

侯默还沉浸在糖的美味中,不知道危机来临。

 

第二天一早,侯默一家被女权主义者们和阿舍莉的同情者们包围了。在阿舍莉的带领下,他们举着牌子高声抗议侯默的“性骚扰”,还编出各种口号顺口溜。

 

侯默一开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啥,听了一会儿抗议才明白,原来阿舍莉认为自己昨晚上摸了她屁股。

 

侯默试图出去解释昨晚发生的事,可是示威人群根本就不听,说这是“老掉牙的借口”。假如他长的是吴彦祖古天乐还好,偏偏他又胖又秃不修边幅,更加重了大家对他“变态色魔”的印象。

 

 

解释不成,侯默最初想的办法是,我就正常生活,等着你们自行散去。没想到女权主义者们在他家外面扎了帐篷,在他工作的时候又一路跟随到他的公司抗议示威。

 

侯默接近崩溃。

 

这时,一家电视台打电话,邀请侯默做访谈节目澄清真相。侯默燃起了希望欣然前往。

 

但是,为了收视率,电视台把他叙述真相的录像剪辑成了……《保姆与野兽》

 

“她,本是品行端正的大学生,志愿将青春奉献给祖国的花朵。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彪悍的侯默辛普森出现了,给她上了耻辱的一课。请看采访,《保姆与野兽》。”

 

 

然后就是恶意剪辑的采访录像,比如candy(糖果)剪成“can”(俚语中表示屁股),然后侯默说的“sweet candy”(甜的糖果)就变成了“sweet can”(香臀)。最终的效果是,侯默亲口在电视上承认自己的恶行。

 

 

这个节目播出后异常火爆,又引发了其他媒体的注意。他们对侯默家里24小时拍摄直播,甚至动用了直升机和红外仪器。抓拍到的任何照片都会立刻被媒体渲染成色魔行为,每晚8点还会播放今日直播集锦。

 

 

福克斯电视台趁热打铁,赶制出一部以侯默事件为原型的电视剧,讲述一位又胖又秃的,名叫辛普森的白宫官员,对弱小无助的正在实习的女大学生性骚扰,在车上摸她的屁股。

 

 

综艺节目也以侯默事件为主题——为了反对侯默辛普森,失和母女组成统一战线。

 

 

就连午夜档的西班牙语搞笑片,也在玩侯默的梗,蜜蜂人被摸屁股,大叫“是侯默辛普森!”。

 

最初支持他的家人和朋友,也逐渐产生了怀疑,毕竟所有媒体都这么说。

 

侯默这算是真的经历了那位Top2女生希望的“社会性死亡”。他十分消沉几近崩溃。

 

 

最终,一个奇迹拯救了他。春田镇小学的保安,苏格兰移民威利,有个癖好,就是偷拍夜间在车里幽会的情侣。他甚至拍到过镇长昆比和小三车震的录像。

 

 

那天他碰巧在侯默停车的街边,碰巧在阿舍莉下车的那几秒打开录像机开始录像,而录的角度又碰巧清晰地反映了侯默是在扯下橡皮糖而并没有碰阿舍莉的屁股。

 

 

阿舍莉看过录像后,私下给侯默道歉。

 

 

某电视台也播出了一段“道歉”新闻:

 

“我们疯狂地追求真相,但媒体偶尔也会犯点错误。本节目愿做出以下澄清:”

 

然后在2秒之内闪过几百条他们报道过的假新闻。其中包括侯默没有摸女生的屁股,也包括诸如“某工业用品原料里并没有小猫咪”,“飞碟照片其实是纸盘子”,“某果汁里面并没有掺了1/8的汽油”(神似我国“纸馅包子”假新闻有没有)……

 

这个事情就算完了。侯默也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辛普森一家的制作者们非常有智慧。作为一部诙谐的喜剧,它必须让这件事有个圆满的结局。但同时,为了保证批判性,它故意用一个极为荒诞毫无逻辑漏洞百出的情节,带来了整个故事的逆转,还侯默以清白。傻子都知道,这种巧合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发生。

 

那么,现实社会有多少人蒙上不白之冤?他们的生活经历了多大的打击?

 

而且,故事中的阿舍莉可能并非真正的女权主义者,而是我文首提到的那种,以“女权”标签为工具,标榜自己进步性的人。

 

阿舍莉刚到侯默家的时候,虽受到女儿Lisa的欢迎,可儿子巴仔(Bart)却很不爽。他作为美国传统红脖子精神继承者,觉得这种“高学历”“女权”的都是怪胎,于是出言嘲讽并准备整一整对方。

 

此时阿舍莉拿出一盘血腥暴力主题的游戏带子(两个人拿着生锈的铁钩互殴),把巴仔耍得团团转。为了玩到游戏,只得乖乖听话。然后阿舍莉一脸蔑视地说,看到了吧Lisa,驯服男人很简单。

 

 

可见,她当年的演讲题目《女性如何避免成为二等公民》还有后半句,“女性如何让男性成为二等公民”。

 

《辛普森一家》是美国社会的百科全书,名副其实。

精选留言
  • 有一说一,The Simpsons有一个好,就是一视同仁,全世界所有群体都不落下,全黑一遍。
  • 我看学姐的发消息截图,通篇没有拿女权说事,也没有任何针对男性性别的地方(如果我漏了请告诉我)。可是为什么事情现在发展成“女拳”问题,我们观察事件发酵过程会发现,“摸屁股”阶段这件事是没有热度的,“被污蔑”阶段才突然爆火起来。就事论事,事情本身不大,一个学姐莽撞地误认为学弟猥亵她并发了朋友圈,真的能让学弟“社会性死亡”吗?“挂人”的事情多了去了,大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何况没有证据不能处罚。最近清华发生的另一起真猥亵事件有多少人关心。这件事发展到现在网友无限上纲上线,最重要的原因是她踩了“性别对立”话题的雷区。社会舆论还是男性权力主导的,她自己没有拿女性话题说事,可网民能利用她的女性身份对她进行荡妇羞辱,同时夸张地渲染男性所处的弱势地位来争夺道德制高点。 这件事本身不是性别对立问题,但被利用炒成了性别对立问题,或者说这场舆论风暴才是真正的性别对立的集中展现,是男性权力用一次风暴宣示自己掌控着舆论。 学姐做错了事,应该接受与她的错误相等的批评和处罚,但现在暴风雨式的网络攻击和荡妇羞辱是不可取的。 我作为一个男性,应该担心的是自己被污蔑毁一生吗?没必要杞人忧天。我担心的是舆论的极化和社会的割裂
  • 学姐在事件尚未明朗之时便披露他人信息,肯定是错的,被群众骂也应该,但错的点不在于身为女性对自我保护这件事很敏感,而在于试图利用舆论(虽然只是朋友圈)去制裁别人。当然,她并没有想到朋友圈被截图传了出去,没有想到围观群众人肉了其它信息,也没想到网友会伪造学弟自杀的自述……如果你反对男女对立,也不要遗忘了这个过程中有多少人是想要制造对立。
  • 梁颖诬告罗冠军案没有过去多久,清华学姐就出来了,很快还会有下一个,人们也依旧会第一时间向“嫌犯”扔出石头以证明自己的朴素正义。当“每个男人都是潜在性侵犯”成为普世公理,“每个女人都是潜在诽谤犯”的共识也必将随之而至。极端主义除了催生反面极端主义以外没有别的用处。
  • 回复楼上那个飞机: 这件事为什么成了全网热搜,为什么成了一个女拳的话题?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不太好的是,你得出的答案令人震惊。我总结一下你的观点:1.这次事件是男性利用一贯的舆论优势对女性的迫害,制造了性别对立 2.男性夸张的渲染了类似事件中的弱势地位,以此获得道德制高点 3. 作为男性,不用对被污蔑感到担心,因为这是不可能事件. 4.在联系紧密的熟人社交网络,对处于同一圈子的人进行污蔑,及曝光足以使旁人精确识别的个人信息,这是一件小事,不会造成其人“社会性死亡”。我感到震惊,你真的有一般性的社会常识吗?3和4我就不说啥了,是个正常人都知道不太对,我讲下1和2。 1:其他话题暂且不论,在两性话题下,男性近些年一直处于舆论上的弱势,女拳的攻击性很强,男性毫无还手之力。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最近在制造性别对立的是哪些人。此次网络事件变成了对女拳的指责,而不是对女性的指责。你把所有女性都当成女拳,才是对广大女性朋友的迫害。2. 在被污蔑性骚扰的情况下,男性的弱势地位一点也不夸张,我讲一个一般性的例子:男性在被污蔑性骚扰时,如果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被人传到网上,则此人一般就社会性死亡了;女性遇见相同的状况时,则大概率不会社会性死亡。这就是现实。另外再和你说下,你应该去了解“杞人忧天”“道德制高点”“荡妇羞辱”等词的词意和使用方法。
  •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女同志在说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的时候要加一句自己也是康米...就是为了和这种人区分开啊...
  • 关于这位学姐,这也许根本无关男权女权,这是素质问题,道德问题。
  • 事情梗概还是写清楚吧。17日学姐下午四点发朋友圈,晚上去保卫处登记后,九点隐藏朋友圈。18日下午12点看完监控后转达歉意,在朋友圈、院系群做澄清,在树洞道歉并澄清。当天学姐写长信道歉,线下见面,晚上六点半发布长文树洞道歉。梳理来自清华同学@无声指针。之后,谎称学弟的匿名知乎回答(辅导员证实非学弟本人)截图流传至微博,“清华学姐”登上热搜,学姐被大规模网暴,人肉包括身份证号、家庭情况在内的个人信息。
  • 扩散一下,自己对于拳师,动保之类政治正确的议题也有过研究,但是要说真的讲的明白,还是凯申日记本的文章:《一盘大棋:如何通过精巧设计煽动男女仇恨》 把拳师为何能如此昌盛的原因分析的太清楚了 绝对不能轻视拳师,这种纵切式挑动内斗里面,对于中国来说,拳师拿性别议题是最最危险的,比起所谓动保环保民族的拳法加一块都要危险。分析透彻归透彻,但苦于还没有方法在舆论上能战而胜之,大家都要多想多思考啊!
  • 不要轻易乃至不能给任何人头上戴上任何标签,包括左右女权环保同性经济适用男拜金女,,,等等。在社会生活中,遇到一件事情,解决一件事情,才是根本和终极。划分群体是给分裂制造温床,十年,二十年,已经足以因为标签而导致大分裂。希望中国的大智慧能给中国政治家带来这个道理。不要被欧美那套愚蠢的分科别类带偏。那是自然科学适用的一种方法,而社会没有科学,社会只有智慧,唯有中国有社会管理的智慧。
  • 有一说一,清华学姐实惨,现在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电话户口本啥的在网上满天飞。但是你以为这些参与人肉的网民是真的为学弟被社死打抱不平吗?如果学弟没有调到监控,现在就是他的信息满天飞了。这些人不过是一群以找乐子为目的的乐子人罢了,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通过网暴这样的行为满足自己虚无的参与感和成就感,至于结果和手段是否正确他们是不管的。可很多人就是把这些乐子人看的十分高尚,觉得他们是“反女拳斗士”,学姐罪有应得,不知下一次如果男方并没有能调到监控而被网暴的时候这些追随者是否也会持一样的赞美态度。
  • 其一,文章所写的女拳骨子里是歧视/敌视男性,是犯了厌男症的,倒是想起日剧屌丝骑士里女生给男生三禁,女尊男卑的桥段了,这种女拳再发展下去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二,这件事里的这种人是不愿意相信别人有善意的,他们平时也是小题大做,听风就是雨的,甚至本来是他的错还要倒打一耙。 关于文章里提到的女拳多说点,曾经看过一条弹幕:今天的女人最大的问题在于总想从男人手里夺权,却撑不起男人顶起的世界。这句话虽然有些偏激,但是仔细想还是有道理,确实如文章里的女性是想当婊子立牌坊,得便宜卖乖的。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矫枉过正莫不如此,满清从头到尾都在防着汉人,如果今天男女的问题还是这种状态,这种女拳还具有煽动性,还停留在抱团取暖,带节奏讨伐男性上,而不是真正理解男性的困境,局限,探索新时代新的社会模式下的协作方式,帮助男性一起进步,那男女问题基本上不会有建设性进步,再过十年二十年也是如此。
  • 那羽说女孩没想到会被截图造成传播。信誓旦旦的最后一句话,让其社死是什么意思?社死只靠朋友圈吗?她的目的就是要造成传播好吗!
  • 回复那个飞机。摸屁股阶段没火起来是因为你口中的学姐采取了错误的方式,她应该选择报警,而不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仅凭主观臆断来怀疑人家猥亵她。被污蔑火起来就是因为她采取了不合适的手段反而剧情走了反转才导致如此大瓜。另外我觉得你说的话才是上纲上线。在我眼里,这个女孩子的做法让人感到非常恶心,我也不知道你出于什么理由想要帮她说话。再说回来,虽然她刚开始采取了错误的方法,但是当真相大白的时候,她不但没有积极的去道歉自己弥补对方的损失,反而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就好像她没有做错似的,这才是众多公众号写她的主要原因。拜托。不是书读得多就代表明白的道理多。我猜你也许比我上过的大学好,但是我觉得你看事的重点都没把握住。
  • 《让子弹飞》中关于吃了几碗粉的片段又可以用上了。经典永远是经典
  • 公开羞辱他人,道歉认错也必须公开,不许偷鸡
  • 楼上飞机让我想起咪蒙,不考虑事实,只考虑情绪
  • 其实问题还是出在媒体上,他们不追求真相只追求流量,他们在乎事实吗?他们只会煽风点火。矛盾是天然存在的,如何让媒体不要把这种矛盾对立极端化才是关键
  • 作为男性,我更担心的是两性的进一步的对立和撕裂
  • 回复楼上那个飞机: 舆论反弹罢了,女拳污蔑的不是石头,是人类。那么自然会有反抗,至于反抗的程度和状态不是你我能控制的,不是道理和理性能控制的。况且污蔑本身就是反道理和反理性的,自然不能奢求环境的理性化。 最后,在一千年的尺度上,物理和数量远远比规则和道德有力而坚挺。满人防汉甚于防外,可是结果呢?女性不去关注最有效的权利,而去撕扯最无效的权利,那么就只能接受没有权利的结果。
    ps:借用山高县的一句话确实很适合评论性别权利的问题;“前辈付出近乎一切才争取到的权利,被后人当做天然应有的事物,从而轻视和挥霍,这是整个人类的悲哀。”
  • 一开始我是站批评学姐立场的,也是看到公众号里的道歉截图,觉得没有认错该有的态度,太过跋扈。但是后来看到学姐角度的流程梳理,人家已经社交圈公开道歉了。这个事情起因是学姐对类似骚扰过分敏感这没问题,有错的是社交圈发布未经证实的污蔑言论,但考虑到这是过失行为,如果没有正规媒体出手污蔑传播范围有限,公开认错道歉,加上如果受害学弟需要,应该有的经济补偿就可以了,放法院估计也这么判,如果后续是学姐拒绝公开道歉或者经济赔偿我赞成学弟直接起诉她。但舆论的态度是什么呢,一开始还是指责学姐没有确认前直接朋友圈公开学弟信息?现在呢充满了类似“学姐自以为宝贵的“屁股”根本没人摸”的荡妇羞辱,甚至扩大范围的地图炮。学姐的行为值得指责,后面泛起的这种恶臭直男癌言论为什么视而不见?这种立场公允吗?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确实偷摸、偷窥、偷拍的变态,并且几乎都是男性的情况下,一个女性在公共场合确实感到自己的敏感部位一直被碰触(这里应该是被包反复打到),那她该怎么办,怀疑是自己错觉,默默换个位置?对,这就是大部分女性真的被骚扰了的处理方式,所以才会纵容那些真正的色狼多次犯罪,甚至还能在狼友圈子里放肆炫耀。但是这种情况下,如果过度反应确实容易引起误会。难道因此女生就干脆为了避免误会就都委曲求全就好吗?被骚扰了勇敢发声,发现是误会之后干脆利落公开道歉,如果确实造成被误会人名誉伤害该赔偿赔偿我觉得也挺可取。这些消费女权议题的媒体更有问题。
  • 回复飞机。首先,摸屁股阶段没爆火是因为这是清华内部的事件,这个事件暂时没有扩散到其他公共空间。但是男生被诬陷这件事爆火恰恰是摸屁股事件热度的延续以及大众对于网络暴力的关注,因为猥亵罪法律可其以制裁,但网络暴力往往找不到施暴者。其次,不要那么轻描淡写男生没有遭到损害,没有造成社会性死亡是这件事反转了,要不然什么后果你能预料?再说就算没死亡,难道社会性半死,对男生造成精神生活造成的损害就不是犯罪了?什么逻辑。再次,这是清华女生一次莽撞的行为吗?这是在怀疑自己被侵害在男生配合调查的情况下,利用网络暴力报复性诬陷的恶性事件,大众反感的事什么,是女性维权吗?不是,要不然之前女性被猥亵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怎么不见有人反对,大众反感的是你在利用网络网暴他人 在利用性别优势诬陷他人,这种事情若不制止是会引发一部分居心叵测之人效仿的。最后,男性的合法权益如何保证,在性犯罪过程中难道就没有男性受害者,如何保证他们的权益,只要涉及到性问题的就一定是男性受益女性吃亏吗?这是我针对你最后男性不该担心的一个问题。至于社会极化和割裂,但凡你读过所谓女权的言论你就知道是谁在搞极化和引起性别矛盾了。 你全文都在避重就轻,对于男性权益呈一种漠视的态度,男女矛盾本身大部分绝大部分是合法权益问题,只要涉及合理合法的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都该被支持,你却把问题归结于舆论话语权,这本身就是在制造对立和性别矛盾,这岂不与你最后的结论背道而驰?!
  • 我倒是觉得气愤的点,并不是男权女权,这太绕圈子了,没那么复杂,真正的爆发点,在于这个女人的回复,“没什么大不了,互相道歉,以后注意”,这种人大家很可能都遇到过,所以才会爆发,根本不用在这件事情上担心女权主义爆发,也不用担心男性因为性别被污蔑,因为这种人不分性别,谁都可能遇到。想想怎么消灭它们,才是正道。
  • 可能有点跑题,但是实在看不下去,就回复一下楼上那个能认同“女人总想夺权却撑不起男人顶起来的世界”这句言论的“舆轮”吧。这句话的可笑和反动令人捧腹。1.只能说马克思主义的人民史观是一点也没有学进去吧。妇女从来顶的都是半边天,世界从来不是只靠男子顶起来的。她们在父权结构下被禁锢在家庭范围中承担不被认同的家族劳动,接受最危险却最被认为理所应当的生育活动,第一层压迫剥削。然后在社会层面,如今,资本世界里,绝大多数也被禁锢在低收入的服务业或在低端产业进行简单重复劳动,第二层剥削。半边天不是她们顶起来的吗?有时,在某种程度上,她们其实顶起来的是多半边天,因为生育不被当做劳动。妇女同胞受到的苦难压迫最深最重最复杂。不会真的有人认为只有进入高阶层的数量才反应顶的天大小吧?不会吧?2.抛开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判断什么谁才是“顶起天”不说,此类言论的社会学大师背后逻辑也是nazi本色,什么本性基因天生内涵。我也送一句话“折断她们的翅膀,却嘲笑她们不会飞翔”
  • 文中提到的“女权”主义者并不是个例,网络上每类人群里面都有这样的人(包括你我在内),他们用激进的行为挑动大众的情绪,当舆论和情绪到位时,他们就开始进行最终输出:领着人们站在道德高地上向下撒尿!还得意洋洋的指手画脚:我尿黄,站前面,有糖尿病的往后站站,别给他一点甜头。
  • 其实最让我迷惑的是,什么叫互相道歉啊,不应该是学姐单方面向学弟道歉吗? 这种对自己充满自信,哪怕做错了事情也理直气壮的人,真是。。。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