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郎:“爆红与隐退”的幕后 | 万小刀

2020-11-12

来源:最人物(ID:iiirenwu) 作者:北方女王
2002年的那场雪,下了太久。
鲜花和掌声猝不及防地向刀郎涌来,毁誉参半的评价让他不知所措。
 
最终,他回到了新疆,四处流浪,飘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安心写歌,那是大起大落之后的回归。名气也好,争议也罢,终将都会被遗忘。
 
这个男人总是头戴一顶鸭舌帽,仿佛想要永远与世界保持合适的距离。“我戴上帽子就是刀郎,摘了帽子就是罗林。”
 
刀郎今年49岁了,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已然走远,他也终于学会了放下。
 
新疆的乌鲁木齐昆仑宾馆,距离火车南站7公里,算得上是地标性的建筑。
 
2002年,这儿的门前下起了大雪,2路公交车迟迟不来,在八楼站等车的人们纷纷叹息,这第一场雪来得迟了些。
 
刀郎下楼去小卖部买酒,漫天的雪花落满了他的帽子。
他手里拿着一壶酒,望向马路上面无表情的行人,放空了十几分钟,那是一个黄昏。
 
他回到了住处,将所见到的情景写成了歌曲,两年后,著名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诞生了,刀郎的歌声响彻于天南海北。
 
一种直接、粗糙但生命力顽强的审美趋势应运而生,刀郎的骨子里有一股泥土味道,他将这种接地气的糙劲儿带到了大众面前。
 
那辆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开进了无数人的心中。等待刀郎的,却是寒风凛冽的冬天。

 
2002年的第一场雪刀郎 - 2002年的第一场雪
一、
 
时间回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刀郎还不是刀郎,他是四川资中县的罗林。
 
天性浪漫的他喜欢音乐,父母也都在文工团工作,刀郎在大人的指导下学钢琴,帮忙抄写乐谱,每张谱子可以让他挣到5毛钱。
 
文工团的艺术气氛,让他在单调的童年生活中,寻到了一些快乐与慰藉。父亲花300块钱,给他买了一台电子琴,自那之后,少年下课后就在家练琴,很少出去玩。
 
小时候的刀郎
读中学后,正是改革开放的80年代初,台湾校园歌曲很快风靡内地,给刀郎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
 
男孩怀揣着对音乐的憧憬,常常在课余时间跑到文工团,摆弄着各种各样新潮的乐器。只有在这里,才能让原本沉默寡言的刀郎,彻底释放自己。
 
与少年本该拥有的开朗截然不同的压抑,源于他的哥哥。
 
父母常年在外演出,大五岁的哥哥成了照顾刀郎的人。“他很讲义气,但也很耿直,我跟他说话一般不会超过三句,超过三句我就要受伤。”
 
刀郎与哥哥
两个男孩常常起争执,原本默不作声的刀郎慢慢学会了反抗,与哥哥正面刚。他心存怨恨,甚至在一次惨烈的争吵之后,处在叛逆期的他还跪在地上祈求老天:“ 让哥哥死去。”
 
没成想,这句话成为了现实。
 
哥哥二十岁那年,谈了个女朋友。刀郎听说那个女孩之前谈过其他的男朋友,心存“报复”心理的他到家后,恶狠狠朝哥哥说了一句:“绿帽子!”
 
那一次,兄弟俩打得天昏地暗,母亲心疼小儿子,大骂了哥哥一顿。性格刚烈的哥哥,一气之下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回来。
 
离家不到一周,哥哥因车祸去世。
 
刀郎陷入到深深的悲痛与自责中,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哥哥,“为什么走之前不可以对他好一点?”
 
他为哥哥写了一首《流浪生死的小孩》:
“或者有一天你突然发现,我已离开了家
甚至来不及留下一些,简短告别的话
或许你会流泪悲伤,怪我如此的无情”
 
在痛失亲人,自我愤恨的情绪中,唯独有音乐可以宽慰自己。
 
十七岁那年,刀郎默默留下一张字条后,离开了家乡。

“我走了,去追寻我的音乐梦想了,你们都别找我了。”
 
雨中飘荡的回忆刀郎 - 2002年的第一场雪
二、
 
刀郎高中都没读完,就走进了社会的洪流之中,想要用音乐证明自己。
 
他四处漂泊,每天在不同的酒吧跑场子,也结识了一个姑娘,他们结婚了,也有了孩子。
 
成家后,他依旧一心追求着音乐理想。刀郎年轻时的偶像是罗大佑,他组了乐队,取名“手术刀”,想要像前辈那样成为“社会的手术刀”。
 
守候在凌晨两点的伤心秀吧刀郎 - 喀什噶尔胡杨
刀郎与乐队的朋友
很不幸,他的作品距离罗大佑的《之乎者也》过于遥远,罗林早期的音乐无法牵动听众最为敏感的神经,青年的手术失败了。
 
乐队艰难度日,最终各奔东西。
屋漏偏逢连夜雨,音乐上的搭档们跑了,妻子在生下女儿40天后也离他而去。
 
像他当年离开家乡那样,妻子也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颠沛流离的生活,未能让他实现音乐理想,婚姻也无疾而终,这一切让这个原本就沉默的男人变得愈发不善于表达。
 
1993年,刀郎流浪到海南。
 
手心里的温柔刀郎 - 刀郎Ⅲ
在这里,他遇到了后来的爱人朱梅,他仍然记得相遇的那天天气晴朗。
 
因为对方的母亲身体不好,需要有人照顾,刀郎毫不犹豫带着爱人一同迁徙新疆生活。
 
从四川到海南再到新疆,浪子的生活轨迹几乎跨越半个中国,西北大漠的风土人情,让他获得了不一样的创作灵感。
 
那几年,他本可以过上好的生活,可是这个男人拒绝了许多唾手可得的机会,坚持原创,绝不做广告音乐,绝不妥协。
 
黄玫瑰刀郎 - 2011身披彩衣的姑娘
走穴的日子过得挺苦,刀郎只买得起1块5毛钱的新安大曲,他和妻子孩子全家窝在一间10平米不到的屋子里,房间小到只放得下两张床。
 
父母从四川到新疆看望自己,也只能挤在像贫民窟的小破屋里。
 
有天晚上,刀郎去酒吧驻唱,出门前看着糟糕的生活环境,感到心酸不已。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愧对家人,心想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凄冷的月光照下来,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
 
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中,刀郎不再想着成为罗大佑了,他放下了一些东西,决定先把生存问题解决了,要让家人感受到一丝丝快乐。
 
2003年,他出了一张专辑《西域情歌》,销量极为不错。
 
西海情歌刀郎 - 刀郎Ⅲ
他渐渐在新疆走红,那时刀郎还不知道,在不久后的日子里,他会在乐坛掀起一场暴风雪。
 
2004年1月6日,专辑《2002年的第一场雪》面世后,引起巨大反响,让我们听到了一个来自西域的声音。
 
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红遍大江南北,卖出了270万张正版销量,盗版卖了1000多万张。
 
这些数字不论放在哪个年代,都是令人振奋的。

刀郎《2002年的第一场雪》MV

刀郎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几分沧桑,散发着西北男子的豪情气概,给人一种横空出世的震撼。
 
从沙漠到城市,从菜市场到理发店,到处是刀郎声音里“落下的雪”。
各种演出邀请像雪片一样向他飞来,他却一再地选择抵挡,能推则推掉。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他很神秘,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这个男人总是头戴一顶鸭舌帽,仿佛想要永远与世界保持合适的距离。
 
三、
 
刀郎有点害怕,这首歌超出了自己的预估值,他的生活结构发生了巨变:“我戴上帽子就是刀郎,摘了帽子就是罗林,摘了帽子走在大街上没人能认得出我来。”
 
那年,刀郎33岁。
 
他走红后签约了一家唱片公司,该公司旗下还有位巨星——谭咏麟。这位香港乐坛的教父级人物,对刀郎的音乐非常认同,他曾专程跑去新疆邀刀郎写歌
 
讲不出的告别 + 2002年的第一场雪谭咏麟;刀郎 - 天地

天王刘德华也曾向刀郎约歌,他们认为这种直接朴素的旋律更能打动人。
 
李宗盛评价刀郎:
 
“我听过他的歌,简单直率,有一种触动听者灵魂的力量。一个歌者要想胜出就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比如说刀郎的民族加流行,比如说他不加修饰的个性嗓音,我真的很喜欢。”
 
李宗盛觉得给刀郎做专辑很有挑战性,于是他做音乐监制,精心为其打造新专辑《喀什噶尔胡杨》,可是销量惨淡,大家买的更多的还是《2002年的第一场雪》。
 
喀什噶尔胡杨刀郎 - 喀什噶尔胡杨
专辑中的《情人》《冲动的惩罚》等歌曲相继从新疆火到全国,唯有北京很冷静。
 
冲动的惩罚刀郎 - 2002年的第一场雪
“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
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
我也不会相信第一次看见你
就爱你爱的那么干脆”
 
他的歌词直白火热,让无数人销了魂。主流音乐圈却对刀郎的走红持质疑、愤怒或漠然的态度。
 
刀郎在商业上的成功,让很多音乐人处于无比难堪的位置。在他们看来,那些漂亮的销量数据带有命运的荒诞。
 
学院派称其歌曲“土俗”“粗糙”“登不了大雅之堂”,处于中间态度的高晓松把这种观点归结为“士大夫阶层”的失败:
 
“从业人员属于士大夫,排挤那些非大学出身的人,我们企图以精良的制作引导大众,刀郎的成功恰恰证明了这种引领的失败和社会的可笑。从社会意义上讲,他不经过所谓僵化体制,直接以街头行吟也能成功,这也是好事情。”
 
刀郎唱的是劳动人民的血肉筋脉,而中国唱片业的核心是把持话语权的知识分子,他们企图把控音乐的趋势,讲概念,殊不知这有多可笑。
 
情人刀郎 - 2002年的第一场雪
音乐从未有高低贵贱之分,只分经典与糟粕。
 
刀郎的出现,让士大夫与群众之间产生了一次互相看不上的割裂。
 
且双方都不知道,在接下来的十几年时间里,这道裂痕被撕扯得越来越深。
 
歌曲的高度传唱让梦想一度成为梦魇,刀郎无意为之,他诚恳地说:“我的目标就是做名二、三线歌手,红了真的是个意外。”
 
李健很欣赏刀郎的作品,他曾在好声音的舞台上说:

“很多人认为网络歌曲和民歌上不了台面,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流行音乐也是一种当代民歌,刀郎的作品很有音乐性,有受众和市场,这就是一种当代音乐的主流。”
 
面对毁誉参半的评价,性格寡淡、不善言辞的刀郎无力招架。他可以操控复杂的乐器,却无法对付别人的胡言乱语,种种压力令他苦不堪言。
 
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成名成了他最大的困惑。
 

刀郎《情人》MV
最难熬的日子里,刀郎独自开着车直奔甘肃定西,那里人烟稀少,他只想一个人呆着。
 
可谁知一下车,他就看到报亭的杂志上自己醒目的照片与几个大字:冷眼看刀郎。
 
他直言:“有一种自己被扒光了给人看的感觉。”
 
四处流浪后,他选择在事业巅峰时期淡出歌坛。
 
他毫不掩饰自己需要钱去生活,不会跟钱过不去。但比起钱,他更害怕自己平静的创作环境被打破。
 
披着羊皮的狼刀郎 - 新疆10年环球巡演首场演出
四、
 
原本自由的创作环境,在成名后一去不复返。
 
名气也好,争议也罢,终将都会被遗忘,刀郎真正在意的是音乐创作:“我希望我的作品被更多的人知道,而不是我这个人被大家知道。”
 
刀郎很清楚,名利都是些随时会消失的东西。没有人能拒绝盛名的诱惑,但是当一个人陷入其中,就开始沉沦。
 
“怎么红不知道,怎么不红还是可以办到的。喜欢也好,质疑也罢,这些都不重要。”
 
北方的天空下刀郎 - 北方的天空下
不争不抢,是因为他的追求简单,刀郎早就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个站在街角的小人物,这也是为了更专注地创作。
 
他回到了新疆,飘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安心写歌,那是大起大落之后的回归。
 
避开名利场的角逐,他平静了很多。那片干净的土地,成为了他的归宿。
 
刀郎和朋友常常开车出去采风,从北疆跑到南疆,以酒会友。每次他都会带上一个录音机,也融入到了当地牧民的生活中,与他们聊天、交流音乐。
 
爱是你我云朵;刀郎 - 云朵上的歌
自出道以来,他就与娱乐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没有被外界推着走。
 
这些年他几乎不演出,也不做任何宣传,只想一心一意创作。
新疆的风土人情,当地牧民的传统音乐与歌声,在他看来,像是依尔羌河的河水,干净神圣,将自己的心冲刷了一遍。
 
关于音乐,他是认真和极致的,也始终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如今的刀郎深居简出,日常生活就是写写歌、采采风、陪伴家人,扶持徒弟云朵
 
他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他喜欢走到大街上随意地买菜砍价的生活,日子过得惬意自在。
 
德令哈一夜刀郎 - 刀郎Ⅲ
在外界看来,这样的刀郎是落魄的,可在他本人看来,这样的生活状态是舒服的。
 
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中,刀郎曾经数次失衡,如今他融入到了生活中,终于活得轻松些了,他的鸭舌帽终于摘了下来。
 
曾经离家的浪子放下了执念,不论是冷眼还是追捧都不再重要了。
 

刀郎《冲动的惩罚》现场版
2019年6月22日,48岁生日这天,刀郎空降贴吧,对自己粉丝说道:
 
“我好好的,你们也要好好的。我还要为你们写歌、唱歌,因为我们都是值得的!”
 
这年冬天,他发了一首新歌《金刚经》,没有掀起什么浪花,几乎无人问津,刀郎不在意。
 
金刚经刀郎
那看似发福的脸上,全是生活的痕迹与岁月的沉淀,大隐隐于市是刀郎的选择。
 
在一个时刻担心自己会被无情抛下的时代,不从俗流很难,需要内心始终有光。
 
从他的歌声里、他的话语里,可以解读这个男人当下的心境。
 
刀郎行走在新疆的广袤土地上,偏安西北一隅,从牧民的文化中汲取灵感,让自己的内核变得丰富,也温暖着音乐上的知音们。
 
五、
 
2004年,张艺谋邀请刀郎参加自己电影的首映典礼。
 
刀郎连忙拒绝:“我一个草根歌手,不适合上这么高端的节目。”
 
那年,他红得一塌糊涂,大家却不知道这个爆红的歌手长什么样子。
 
刀郎的首次公开露面,他头顶鸭舌帽,穿着一身素朴工装,唱了《2002年的第一场雪》和《怀念战友》。
 
怀念战友刀郎 - 北方的天空下
站在工体舞台上的男人,哭了。
 
那一刻,没人知道刀郎在想什么。
 
十六年过去了,快要50岁的他如愿过上了清净的日子。在他的内心,一个人最大的救赎,就是让自己安静下来。
 
那场雪下了太久,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已然走远,刀郎终于学会了放下。
 
精选留言
  • 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 作者对刀郎满满的正面评价!
  • 2002年的第一场雪,是载入史册的一场雪!
  • 高晓松 那英 自我认同的可笑之辈 什么狗屁士大夫阶层 今天还想把控话语权 直播不是翻车了吗
  • 那场雪陪伴多少人走过青春岁月;那场雪纷飞飘扬在多少人心中;那场雪激扬了多少爱恋情节……
  • 从前,有一只老鹰,捡了一只鸡蛋,,不多久,小鸡出生了,小鹰对妈妈说:妈妈,妈妈,那鹰真丑,妈妈说:那鹰是鸡,,,,,
  • 70后的孩子,家里能拿出300块钱买个电子琴,说明家庭条件不错啦。刀郎能从条件尚可的家庭里出走,默默打拼,到大红大紫他却不为所动,心态始终很正
  • 把北京所谓的排名唱功前5的男歌手拿出来比比,有哪个唱功比刀郎好的???? 都是嫉贤妒能的垃圾人品!!!
  • 如此朴实无华的文字,正符合刀郎本人!
  • 刀郎一直都是我喜欢的类型,虽然有人说他是唱给农民工听的,但我认为那是嫉妒才口不择言!能触动心灵的沧桑感!
  • 感谢刀哥,感谢刀郎,我就是一首《冲动的惩罚》04年征服了现在的孩子他妈
    厉害👍
  • 有些音乐触及灵魂
  • 最难的是能在当红时急流勇退,回归平淡。
  • 刀郎,歌迷需要你。
  • 刀郎新出的《瓜州渡》《还魂伞》曲风变化很大,婉约的、江南风情的中国风从刀郎嘴里唱出来,别有风味。最近一直在车载音乐上循环。
  • 遥想当年,用复读机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2002年的第一场雪……让中学时代的我们听的如痴如醉,从皮肤、血液到灵魂都处于过电般的酥麻,不知创作背景的我,猜想着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是怎样般的画面……以至于到如今每年下雪的时候,脑海中还是会魔怔般出现熟悉的旋律,当年那场雪下在了每一年的冬天,…永不停息!
  • 还以为是被某大姐头封杀了
  • 老百姓喜欢才是音乐的生命之泉
  • 直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秃不秃。
  • 再次听到那熟悉的旋律,仍然会热泪盈眶!
  • 吸食人间烟火的刀郎。
  • 淡定,从容。爱音乐。真性情。👍👍👍
  • 主流音乐打击刀郎,主流相声打击郭德纲。
  • 第一次听《披着羊皮的狼》被惊艳到了,一个是谭泳麟沙哑沧桑的嗓音,一个是这普实无华歌词,查了作者发现是刀郎,满满的沧桑的浪漫,太爱这种感觉了!
  • 一直很喜欢刀郎,我的歌单里,他是必备的,不管车上还是家里!今天看了这篇文才知道“八楼”是站名
  • 灵魂音乐人!!!
  •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 发自己的光就好,不要吹灭别人的灯。那个谁,我劝你善良!
  • 西海情歌,百听不厌,只有刀郎能唱出那种意境
  • 刀郎,永远心中的偶像,舒畅音乐旋律久久流淌耳边。
  • 嫉妒的心让同行们恨的都失态了。本来对刀郎的歌一般喜欢,打从知道那英之类的吐槽之后,仔仔细细的品味了一番才发现,刀郎的歌真走心,好听!
  • 红了以后就有些自以为高贵的人来诋毁你,什么鸟人都有,
  • 建议把上面文章中所有的歌都听一遍,刀郎的歌是乐坛的另一种风味。
  • 喜欢刀郎~他的歌还有他的为人~
  • 第一个点赞👍第一个点了在看
  • 真正写过情书的人,都知道刀郎的爱情歌曲多么写实,像一篇篇情书。
  • 德令哈一夜,我爱你!
  • 《喀什噶尔胡杨》这首歌是十几年前在山区的一户人家里听到的。有点震惊之外,剩余的都是喜欢。
  • 草根歌手,来之于民,唱之于民。这里需要掌声。刀郎加油😊
  • 无论在哪个领域,拥有自己的才是值得骄傲的!刀郎是罗林,罗林也是刀郎,没有人能把他们分开。
  • 刀郎年轻时候蛮帅的
  • 这是一篇好文章,因为喜欢他的歌,所以收藏了,娯乐圈讲究埋堆,他却不善经营,所以始终不大红大紫,不过在他来看也无所谓吧,反正自我感觉就OK,他们除了2002年的那场雪,还有很多经典作品。
  • 2002年的第一场雪是我2003年参加工作之后,在百无聊赖的时候听到的,当时惊为天人,刀郎也太低调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还记得当时有个叫西域刀郎的,出来抛头露面。我还以为是刀郎终于揭下神秘的面纱…
  • 看了刀郎,想看窦唯,,
  • 看的穿,想的开,放得下,终成正果
  • 刀郎发福过分了嗷
  • 图片很有内涵
  • 触及灵魂和接地气的音乐人!
  • 真正的音乐家!
  • 我太爱刀郎了,他的歌有一种力量,这力量化作一个拳头,打在了身上,打在了心头,打进了灵魂,仿佛能让你起死回生
  • 看留言感觉明天还可以再写一期刀郎。应者如云,恐怕好多人还在来的路上,可以挖一挖刀郎的今生,江湖上久不见刀哥,却一直流传刀郎的传说。依旧是天山高峰上的雪莲花,历经风吹雪打,今又盛开,依然纯美无瑕。
  • 《永远的兄弟》《我是特种兵1》主题曲,每一次听都深陷其中
  • 2002年的雪下了很多年,陪伴了70后,80后,90后,或者00后也有人喜欢那场雪
  • 能流行就说明人们愿意听,关别人什么事!
  • 新疆内蒙都能出好的音乐灵感,接地气,直接
  • 音乐从未有高低贵贱之分,只分经典与糟粕。 很喜欢这句话
  • 我是一个专业的音乐人,我评判歌手的好坏只有一个标准,就是看他的歌好不好听
  • 我就是农民,可我就不喜欢刀郎的歌,我喜欢胡颜斌,李玉刚!沙宝……跟那只鹰没关系,跟人品没关系,就单纯的音乐!行吗刀总?
  • 存在有它的理由。虽然只喜欢刀狼翻唱的那首怀念战友,并不喜欢,也不反感他的其他作品。
  • 我认为刀郎应该隔一两年就出一首横扫大陆的歌曲出来!这叫实力打脸!用实力打他们的脸
  • 刀郎才是真正的音乐🎵 人!
  • 华语乐坛一代经典,西域传奇――刀郎
  • 刀郎 刀哥 是不是叫刀的都特别厉害
  • 很棒
  • 刀郎也是个营销鬼才吧,他出专辑的时候除了正版,同步发售的是盗版市场。这在当时堪比线上线下同时爆款了。没有盗版市场他红的不会那么快。所以他不做音乐估计也一样能赚大钱。
  • 希望他是诗与远方的最佳状态,歌者与作者有时都需要一颗孤独的灵魂
  • 2012张纪中版《西游记》的刀郎唱的"敢问路在何方"真的很好听,非常有沧桑感
  • 直击灵魂深处的歌声,百听不厌。
  • 千呼万唤始出来,天山高峰雪莲开。
  • 留住本真,远离江湖,真男人! 那些被打脸的高阶层精致大佬们也不允许刀郎走进“他们的炫彩江湖”,正好成就了人民喜欢的纯净本真,挺好!
  • 已经没有流量了,冒着超流量的风险都要把这文看完
  • 阳春白雪永远和下里巴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天然的割接感和彼此的排斥感完全没有办法弥补,刀郎的存在永远就是爱的人极爱恨的人极恨!
  • 2004年,正上大二的我遭受失恋的暴击,是一遍又一遍的循环《冲动的惩罚》,才让我慢慢走了出来,好怀念当年的刀郎……
  • 简单、纯粹、走心,刀郎的歌每一次听到都让我沉醉其中👍
  • 青年时的记忆,他的歌一直在好多人心里
  • 刀郎依然是那个刀郎
  • 他的音乐很接地气,所以很多人喜欢。
  • 我想说喀什喀尔的胡杨曾经是我八年的手机铃声你们信吗
  • 每当听到《2002年的第一场雪》,不由得想起来那时的我是多么的艰难,生活、工作全部颠覆,唯有这首歌陪伴着我熬过来。
  • 刀郎是个真诚的、至情至性的人
  • 喜欢刀郎,质朴无雕琢,现在闲来也还是会听他的歌。
  • 我是男人喜欢刀郎,喜欢他的歌
  • 收音机里第一次听到“冲动的惩罚”一听就上瘾了,浑厚沙哑的嗓音至今难忘!
  • 11年去乌鲁木齐,第二天跟朋友集合地点就是二楼站,当时站在站台边,脑子里自动想起了这首歌。
  • 西海情歌,永远的神
  • 即使是现在听也觉得好听
  • 之前在某个活动场合,一直循环播放他那首成名曲……而我是越听越烦,越自主去屏蔽那声音却越发狂躁……从没有过这样的体验,感知自己情绪逐渐变如此清晰剧烈
  • 都窮到沒飯吃了還要買瓶酒喝而且覺得委屈,我就是喜歡這種高尚的情操。
  • 一个实在人
  • 有生命力的歌曲
  • 有钱了才能停下
  • 谢谢边听边看
  • 阿杜也是适应不了舞台
  • 原来是友军
  • 真实才会永恒!刀郎很棒,不过,他应该是不差钱吧?
  • 可以写一下宋冬野吗?谢谢刀哥了
  • 想看动力火车,刀哥给安排一下呗!
  • 之前光听说他被人打压了,背后的事情还真不知道,刀郎好样的
  • 我当年资中的时候,听他的校友说,他们爸妈是当地的教师,罗林当时很拽,早恋,不爱学习,喜欢音乐,喜欢摩托车,很幺不到台的那种!
  • 我儿子的启蒙歌手,感谢刀郎!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