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老与弃老,我们时代的楢山节考 | 新潮沉思录

2020-11-18

文 | 刘梦龙

不久前,靖边弃老案宣判了,试图活埋老娘的儿子判了十二年。也是不久前,因为医院取消现场挂号,不会用二维码预约的老人大喊不能把我们拒之门外。两件事,一起把老这个沉重的话题又带进了我们的视野。

这两件事的本质其实一样,弃老。中国是一个传统尊老的社会,也正因此,这两件事才会引起整个社会巨大的震动。但尊老和弃老,确实是当代中国的两面。一面是中国人尊老的传统,政策,舆论,道德,资源都默认向长者倾斜。另一面是现实的经济压力和社会巨变,老人们不可避免地面临着被时代抛弃的忧惧。前者的政治正确终究无法掩饰后者的实际存在。

 

靖边险些被活埋的老人和城市里挂不上号的老人,他们其实分别代表了当代中国老人的两大类。两者的区别泾渭分明,前者在失去劳动力后,只能依靠子女养老,而后者则有着稳定的退休收入和社会保障。与前者的辛酸苦楚相比,后者则享受着中国发展的福利。但在时代的浪潮之前,他们一样衰老而脆弱,面临着被抛弃的忧虑。

 

靖边的弃老是一个极端事件,年轻时抛弃家庭的老太太,年老后遇到了一个满怀怨气走极端的儿子。但广大农村老人的生活远没有田园诗那么美好。他们最主要的收入,一般是半强制地按最低标准补交社保后,每个月能拿到一两百元的收入。对很多人来说,这可能就是一顿饭钱,而在乡村就有即使腿脚不便,每个月也要拄着拐杖,走十二公里路,到镇上信用社,取走定时打来的一百多快钱的老人。大部分的农村老人,对公家谈不上信任,靠子女养老才是常态。而弃老在今天的中国城乡要比大多数人想象地广泛的多。

 

像靖边那样极端的情形,当然是极少的。但在农村,子女不肯尽赡养义务,多个子女相互推诿却并不少见。在我的基层经历中,遭遇儿子不孝是一个几乎完全没解的难题。在农村,养老既是一种现实经济的压力,也是一种当代家庭生活的困境。传统的大家庭解体,即使在农村,老人和子女组建的新家庭也未必能很好的相处。而对于农村老人来说,疾病不仅意味是久病床前无孝子,还有更低的生活水准和医疗水平,更脆弱的经济条件。病重后进医院对很多老人来说不过是最后的尽人事,还有很多人则选择在家里走完最后一程。

 

实际上,在农村,大量老人正伴随着逐步空心化的乡村一点点消失,这何尝不是一种抛弃。很多时候,只有在老人老去的那天,你才会发现这家还有这么多人。而在老人走了之后,这栋或新或旧的房子也就彻底沉寂了。

 

与之相比,那些吃上了公家饭的老人是幸福的。他们有稳定的退休金,越来越完善的社会保障。但他们一样面临着一切老人都会有的压力。社会的节奏,发展如此之快,剧烈的变化,让老人们越来越力不从心。

 

我们自然对老人挂不上号表示同情,可站在另一个角度想,年轻人去看个病容易吗?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是实在扛不住了,才能在加班之余挤出一天来挂号看病。其实,当代的很多年轻人还真在医疗资源上抢不过老人。谁排队的时候没遇上过前面一群老人家,比起老人,年轻人才更没有时间去等待。

 

老人们因陌生的技术而茫然,但哪个医院的好医生不是门庭若市,给有钱有闲,看个慢性病的老人开一条绿色通道,那么号从哪里来?而如今多少年轻人的身体恐怕还不如他们的父母。我们的社会资源长期紧张,一切都需要激烈的竞争,年轻人与老人争夺已经初现,而越来越力不从心的老人们又要怎么办?是无奈的被抛弃还是站在道德的高点来倚老卖老呢? 

 

于此同时,当代随处可见的城市空巢老人,又何尝不是遭遇了一种抛弃。而老人就算和子女生活在一起,也越来越缺少共同的话题。老人忙碌了一天的家务,上了一天班的孩子回家吃完饭就关起门来玩手机,彼此到底还有多少交集?病痛和孤独,还有衰老带来的无力化,衰老是肉体和精神同步的,这些都不是靠有限的退休金和社保能解决的。

 

即使我们退一万步,真的全社会团结起来,千方百计为老人们构筑了一座幸福的温室,他们就能无牵无挂了吗?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老人们在艰难适应这个陌生时代的同时,往往还要继续替子女分担肩头的重担,这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啃老。在当代,啃老是一种普遍现象。一套房掏空三代人的六个钱包如今是一种理所当然。更魔幻现实主义的是,很多年轻人最后发现自己辛苦上班赚的工资居然不如父母的退休金来得多,来的稳定。在当代,由于巨额财政转移支付和稳定的退休金增长等原因,工资不如退休金,也是一种广泛存在的情形,这种情形是足以叫人感到灰心丧气的。

 

正在通往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当代中国,其实很少有人对本就先天不足,又寅吃卯粮的社保还维持足够的信心。大家更多把希望赌在持续发展的国家最终兜底。老难为继,已经是悬在所有人头上的隐忧,而在这样沉重的阴影里,年轻人对老人的情感也正在变得复杂起来。

 

越来越发达的市场经济之下,一面是更富裕便捷的生活,一面是很多人比起他们的父辈要承担更重的压力,需要拼尽全力蹬水才能保证自己不沉底。三十五岁就开始面临淘汰危机,多人在生活的重压下,根本没有撑到六十五岁退休的奢望。

 

日本有部著名的电影楢山节考,讽刺的是,在现实的重压下,许多当代的年轻人并不介意把自己丢进那个被抛弃的背篓里,不结婚,不社交,孤独的一个人走向终点。而资本则毫不留情地把他们从背篓里抓出了,要他们继续工作下去,并创造出更多的韭菜来。

 

这种情形其实有些似曾相识。放眼我们的身边,我们邻居日韩,拥有和我们最相近的文化背景,足可以窥见一丝未来。这两个国家都经历过高速的成长,看上去繁荣富裕,可实际上却资源长期高度紧张,社会畸形,而在他们身上,一幕幕老人和年轻人的悲剧正在上演。最顶层,是那些经历了国家快速增长,拥有高储蓄率的老人,之下是背负着沉重压力,作为社会中坚喘不过气的中年人,最后是受到消费主义侵蚀,早早就一无所有的年轻人。

 

在这样的社会里,老人不但占据了财富的优势,话语权的优势,甚至还堵死了年轻人的道路。由于日益严重的老龄化危机,退休被一再延迟,大量的银发族还没从工作岗位上退下去,那么年轻人又能怎么办?最后形成了一个畸形的老人社会,所有人都失去未来。

 

久而久之,一种怨恨不可避免的悄然而生。日本社会本来就是那种温柔的冷漠与窒息,在日本的不少影视作品里,人们都不难感受到那种对老人的冰冷恶意。而在韩国,被层层权威压迫的年轻人,只能扭曲变形,以异常暴戾应对极端压力。一个社会走到这一步,无疑是可悲的。在正常的社会秩序下,年轻人根本无力抗衡老人,只能消极的自我消灭,而这种恶意的沉积,一旦获得释放的机会,则是可怕的。最直接的例子,或许就是新冠到来时,如日本这样过去那些看上去文明富裕的国家,在极端时刻,对弱势群体毫不掩饰的恶意。

 

中国自然不能和日韩等同。日益强大的中国想必不至于和日韩一样被困死在一亩三分地,只能不断内卷。但日韩的教训自有其价值,过度的压迫与剥削,在一个青年人没有希望的地方,老人其实也没有希望可言。

 

中国人有句老话,殷鉴不远。遥想三千多年前的武王伐纣,今天很难想象,西周能胜利,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周善养老,因此四方贤人愿意投周。在当时,善于养老其实是代表了一个文明发达的程度,只有在一个充裕而文明的社会里,老人才能得到善待,这才是周人强大最好的证明。

 

商周革命转眼三千年,但老这个话题依然值得我们深思。一个社会总有生老病死,老人值得尊重,年轻人则创造未来,努力工作一生后应该得到幸福的晚年。但贪婪的资本能把人压榨到没有一丝余裕,毫不留情的抛弃一切落伍者,乃至于抑制了人之本能,异化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样一种严酷的社会,无论是老人还是年轻人,带上再多脉脉温情的伪装,都是不幸福的。

13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劳动了一辈子的老人没医保看病费劲,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怕开除不敢生病,天天加班的年轻人休息少身体不佳。 那么,各个年龄段的全体社会成员所创造的巨额财富到哪去了?
  • 虽然作者讲了这么多老人的困境,但是我还是要说,即使是每月两百元的养老金,那也是这些农村老人几千年来最好的时刻了,只是我们似乎还可以做的更好。
  • 资本逐利的特型改变了各个民族的传统使得最后趋向一致,哎
  • 不是一面尊老一面弃老,而是尊有权有钱的老,弃无钱无权的老,本质依旧是阶级分化。其实老年人的阶级对立比年轻人更严重,只是表现的更加隐蔽,毕竟年轻人好歹有年轻996搏命十几年换好的生活的机会,老年人如果没有积累是彻底的听天由命状态。
  • 90后纷纷选择不结婚不买房目前看来是最优解,那我们老了又该当如何?
  • 我其实是一个比较悲观的人,我不缺乏思想和信仰,但是在互联网公司里上班,我一眼就能看到了未来,所以我脱离了互联网公司改变了方向继续爬升,年纪不算小,家里也开始有声音让说找个女朋友,但是环顾我自身当下的条件,我觉得算了,一个人活的都挺累的。当我回过头来发现,嘿,家里的长辈退休金真的比我996的工资还高。
  • 我大概是在上大学时发觉到老这件事的可怕,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特别羡慕那种突然心肌梗死或者在短时间里不受罪就死去的老人。可能是因为生性敏感,小时候邻居是中风瘫痪患者,再大点儿家里老人得癌去世,基本从小就对疾病有很直观的认知,老意味着什么可怕的事都会发生。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羡慕我去世的姥姥,因为她子女众多,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我那个时候就清楚,自己没姥姥这个福气。她的同龄人也有很多没她这个福气。可以说,对老的恐惧和焦虑,从我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了。直到现在我明白,原来年轻人也可能得很痛苦的病早早死掉。这种焦虑让我有种随时准备赴死的心态,但又最怕得那种一下死不了,会活受罪很久的病,因此我存了点钱,准备万一有啥不好的话,就去瑞士安乐死。大概我这种心态,应该不是个例。
  • 说个长远的忧虑,以现在的新生人口和社会分配制度。90后的老由谁来养?
  • “只有在一个充裕而文明的社会里,老人才能得到善待,这才是周人强大最好的证明。”话说的一点毛病没有。但是在资本主义飞龙骑脸的今天,所有的东西都被异化成一种经济指标,首先看有没有经济价值,有没有效率,在一个个实用的指标面前,我们逐渐丧失了过去的美德,甚至道德。根源不解决一切都白谈。
  • 本来想抖个机灵,感觉不合适删掉了 养老真是沉重的话题,毕竟千百年来中国人的第一代独生子女,上有老下有小的困境真的需要好好协调一下 真心希望不婚不育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 楢山考节的发生条件的最开始就给出了背景经济基础。,极度贫穷,不仅是老人出生的孩子大多也是抛弃,生不起养不起老不起。电影中获取可以归结为生产力极度落后导致的马尔萨斯陷阱,现在出现类似的结果,我想不再是马尔萨斯陷阱的原因。
  • 现代化延长了人类寿命,却挤压了下一代人的生存空间;世界各国普遍老人政治,年轻人只能压制欲望,自我毁灭了
  •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真空家乡,无生老母。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老那天。。
  • 殷鉴不远!科技在进步,一切都是快餐式发展。在传统文化、传统文明遗欠太多!为什么几千年的积淀,被几十年的工业文明踩踏的几无完肤!再看看乡村:荒凉至至极,人迹罕见。
  • 印象里树神好像有发一篇文章谈过这个问题,说可能在我们这一代就能看到对于老一辈人态度的转变了_(:з」∠)_
  • 写的真好。要实现“天下大同”道路还很长啊,要想天下大同,可能真的得到天下归一之后,不然内部外部的矛盾真的太难了。小时候看过介绍那个电影的片段,今天才知道叫《楢山节考》,下雪,说如果那一天下雪了就会有好运气,可是没的吃,没的穿,能有什么好运气呢
  • 种种的严重社会问题,都可以归结为资本的天性。资本的天性和人性是背道而驰的。打工人?我们是马克思的继承人,共产主义的坚定战士,旧世界粉碎者,手持镰刀锤子的劳动人民,资产阶级的掘墓者,路灯杆的栽种者,未来世界的主宰者。无!产!阶!级!
  • 我有时候很庆幸我爷爷死了,因为他躺在床上25年,拖垮了3个人,总算赶在我爸爸身体垮之前走了。而且我觉得他真是受活罪。我能不能走在我爸爸后面还不一定呢,我最近身体好多了。
  • 不对社会体系分配环节进行改进,这种事情无解。现在中国还能有空间升级,所以大多数人还能在新资源下忍耐住。但国家总有停滞缓慢时,那时想改就不可能了。还有一点养老没有全社会动员,想靠私人体系解决,那就不如说每个人晚年后就自我了断,省得自己找罪受。这样没有希望的社会那时真是遍地火星了。
  • 这就是当今很多国家对新冠不进行严防的主要原因之一,把病毒这种天灾当做摆脱老龄化的一个手段,同时如果能把这种天灾再摔在我们身上,那就是一举多得的美事儿了。
  • 罢了,罢了!农村老人和城市老人有着天壤之别。农村老人只要能动,基本都是自给自足。大多数种种菜,和左邻右舍唠唠嗑。精神状态相对来说,比较饱满。城市老人,基本退休金,足以养活自己,很多倾向于选择旅行。相对孤独感强烈一些。
  • 热评第一的问题我觉得是进了资本主义的口袋
  • 担心老了以后怎么办的前提是能活到需要担心的年纪,我觉得除非第四次工业革命如预期到来,不然考虑到退休年龄不断推迟的未来,大部分人在内卷压力下活不到需要担心这个的年纪。
  • 这个社会里的一切问题归根到底都是钱的问题。 但问题在于,是什么导致了钱的问题。 我周围就有,因为付不起医药费,而把本来能治好的老人拉回家等死。 而话说回来,被啃食与抛弃的,又何止是老人。
  • 个人认为:养老是人口结构,人口总数和劳动力需求相互作用的问题。现状是人口增长的惯性撞上自然和经济的南墙的结果。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