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完这曲探戈,来个六亲不认 | 混沌天涯客

今年我写了金瓶梅学术研究系列,十来篇文章,总共几万字,得到了朋友们的喜爱,篇篇十万加。不过,我最喜欢读的小说并不是金瓶梅,而是另一部名著儒林外史。

这部小说大家都不会陌生,因为中学课本里的那篇“范进中举”是我们都背诵过的。那个时候,老师给我们划中心思想,说这篇课文表现了科举制度对人性的摧残,对道德的践踏,理应狠狠地批判。

真的是这样吗?

后来,我把这个故事前前后后读了很多遍,结合我虚度的岁月,额头的皱纹,对范进中举有了另一种理解。

故事里的范进,读了许多年的书,连个秀才也没考中。家里没米下锅,母亲老婆饿得两眼昏花。他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去考试,在考场里冻得哆哆嗦嗦。

那个时刻,他是最纯净的屌丝。请注意,我用了“纯净”这个词,因为没人愿意搭理他,同学不是同学,老师不是老师,七大姑八大姨不会来敲门,就连他的岳丈胡屠夫,也动不动就骂他。在古代,以屠夫的社会地位竟敢骑在读书人头上,可见这读书人惨到什么程度。他已经成了社会中的一个孤岛,所有的关系网都在断绝。

就在此时,古代政治最精妙的环节来了,那是一定要让范进中举。没有范进,也有周进。

在儒林外史中,周进是范进的恩师,他本是比范进更惨的穷书生,也是一朝得势,连连考中举人、进士,当了主管一方的广东学道。范进后来当的是山东学道,也主管了一方。

为什么一定要让范进中举?

因为他已经是最纯净的屌丝,是社会中的一个孤岛,这样的人一觉睡醒当了官,没有多少同学同乡要照顾,没有几个亲朋故友需恩惠,即便这些人向范进紧急围过来,范进也心知肚明。这些都是趋炎附势的畜生,用不着留多少情面,该下手时就下手。

该下手时就下手,这正是范进中举的意义。

如果换个人,换成个富家子弟,比如大宅门里的贾宝玉。如果贾宝玉中了举、当了官,那可就好了,光贾府里就有那么多叔叔伯伯、兄弟子侄、奶妈丫鬟,这个要他批张条子,那个托他盖个章,刚接到个差事,一大堆关系就把他套住。他能推脱掉吗,能当个六亲不认的包青天吗?两千年来包青天只有一个,其他都乌央乌央成了众人。

贾宝玉的学习条件、中举概率,显然比范进高的多。而英明的上苍最希望的,就是拨开一个个的贾宝玉,众里寻他千百度,慕然回首,找到范进。

找到范进,派他个差事,交代他怎么怎么做,他就真的能做下去。反正想认六亲也没有,正好来个六亲不认。

至于学历够不够,专业是不是对口,都是小问题。请问,哪些知识是娘胎里出来就会的。

所以古代凡是大有作为之主,一定会把大事交给素人,交给跟原来的系统毫不相干的人。这样才可能破掉老系统的既有格局,大胆改革、除掉弊端,让依附于老系统的老油条没有油水可捞。

。。。。。。

往事越千年,合上儒林外史,回到人间。

在人间,大家应该发现了,以前那些混得如鱼得水的老油条们,一个接一个,接二连三变得吃不开了。这里不需要我列举名字了吧,这个首富那个首富,最近的是马首富。

地球人都知道,蚂蚁上市被暂缓,是因为监管规则正在改革,改完之后,大概率将促使蚂蚁的估值大大缩减。

改开四十年,在年纪已经一大把的金融监管系统里,能兴利除弊做出这么大的改变,实在让我们小老百姓赞叹,也让在老系统里泡大的马首富,忍不住怒批新监管。

发脾气上火是没用的,还是读读儒林外史吧,几千年的智慧总会迎来范进中举,新人新气象,让已经藏污纳垢的老系统焕发新颜。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