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做全职太太 | 瞎爷

2020-10-29

01

要不要做全职太太,这是最近网络上争吵得一锅粥的话题。

 

话题的缘起是因为著名的张桂梅校长。

 

张桂梅校长办学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她苦苦办学,就是想改变穷苦孩子的命运,希望他们能通过求学改变自己的命运,成为这个社会的有用的人,而不是成为这个社会是充数的人。

 

这是她办学的初心。

 

所以当她教过的一个学生来捐款,当张校长知道她通过求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之后,选择了当全职太太,张校长怒了,不仅拒绝了她的捐款,而且把她痛骂了一顿。

 

这就是事情的缘起。

 

这个被痛骂的女学生后来接受采访,说自己赞同张校长的观点,是言丑理正,意思是老师说得对,虽然话不好听。但她也表示自己选择做家庭主妇,是夫妻双方衡量了经济收益之后的合理选择。

 

网络上把这个话题吵翻天,主要是以下几种观点:

 

第一种,做不做全职太太,是个人选择自由,张桂梅校长不应该骂这个学生。

 

第二种,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全职太太。要自由,要经济独立。女性只有经济独立,才有个人地位和尊严。

 

第三种,选择做全职太太,是一种经济权衡利益下的无奈选择。

 

第四种,作为一种社会分工,选择做全职太太,有其合理性,关键是社会在女性权益保护上要有措施。比如,全职太太也要有工资。这样问题就来了,工资谁发?老公?那婚姻变成了什么?私人合伙公司?话题一下子就回到了恩格斯《婚姻家庭私有制的起源》上去了。

 

02

 

每当遇到这样一类话题的时候,我就想起周有光老先生的那句话:不要用中国的眼光看世界,而要用世界的眼光看中国。

 

放眼全球,70亿人,中国只有十四亿人。去掉中国的十四亿人,那剩下的56亿人,是如何选择的?

 

特别贫穷落后的国家且不去说它了。但看欧美、日本、南韩等经济发达的国家,女性婚后是如何做职业选择的呢?

 

可以选择做全职太太,可以选择继续就业。看个人选择,看自己家庭经济利益的权衡。

 

似乎没有多大的问题。

 

那为什么在中国成了大问题呢?

 

原因有几个:

 

第一,网络太浮躁。因为舆论氛围的原因,很多话题不能说,只能就这样的话题纠缠不休。

 

第二,网络上的一些能发言的人,太浅薄,动不动女权,动不动平等,却没有对社会和社会分工的深刻认知,习惯于当键盘侠。

 

第三,营销号的推波助澜。

 

第四,中国社会处于转型期,由于计划生意、权利平等等社会问题还有很多系统bug的补丁没有解决,难免会有社会情绪的反应。

 

第五,互联网技术所带来的社会变革愈演愈烈,婚姻家庭面临的破碎的风险越来越大,家庭分工的传统模式处于变革阶段。有想法的女性难免有不安全感。这很正常,也值得理解。

 

第六、女性的自主意识越来越强烈。

 

03

 

我在网络上看到三个人的言论很有代表性,一个是著名的作家史鹏杰,他的网名叫梁惠王,有著名历史小说《亭长小武》。他在他的公众号上有篇文章,专门谈论这个话题:

 

很希望当年我妈妈能做上家庭主妇

 

史鹏杰是上个世纪70年代人,出生于江西南昌,小时候家里穷,日子过得苦,他父亲是小学老师,他母亲是个做工的人。

 

因为当时的家境,他希望能有母爱,能有正常的家庭生活,但母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到处打工,根本没有功夫照顾他们兄妹。所以,他饱受幼年没有家庭温暖之苦,希望母亲是家庭主妇,理所当然。

 

再一个是著名的连岳,他的文章叫《为全职太太一辩》。有兴趣的可以找来看一看。

 

说实话,乏善可陈。

 

再一个,是我在微博上看到的。作者叫@轻成一只飞燕。是位女性。她说:

 

我最近真的很忙很忙,拼命克制自己的表达欲,如果500字说不明白的话就不说,能说明白但避免不了跟各路蛆对线吵架的话也不说。结果就是看一眼微博能被一口气憋死。

 

我就长话短说吧,我自己先把没有素质的文盲社达博主帽子戴好不劳你们扣了。所有因为张桂梅校长不接受家庭主妇捐款并严词反对自己的学生当家庭主妇而批评、指责甚至辱骂她的人,我全部操你们野爹。

 

本人恰好就是你们口中“尊重”的前家庭主妇,如果我生孩子之前我的老师、我的女性长辈能像张校长一样不加粉饰拿干到起皮的干货大白话把我脑子里的屎轰出去,我也不至于因为生孩子中断事业,也不至于在之后的育儿和个人发展的困境里摇摆那么久,更严重的其实不是几年不工作和社会脱节,而是即便你的社会性功能没有明显退化可你曾经的野心与能量已经被磨损得几乎让你无法正视自己。为母则刚你爹啊,我最刚的时候是怀孕之前为了一张订单一个项目可以随时买票说走就走的工作室上升期。有孩子之后我几乎就没什么机会再为事业刚过,倒是因为她身边不断发生的各种各样的对她的厌女说教而当场回怼过,这算刚吗?也算。但这能算为自己刚吗??

 

说到这里插一句。我说这些第一不是求谁帮我换一份更能发挥我野心的工作,第二不是以自己工作能力不行就推到旁人身上找借口。我现在过得如何都不劳任何人操心,我自己的人生自己负责,但我想说的是以前。那个曾经生意做得渐入佳境只是遇到政策挫折又恰逢怀孕的职场女孩,在她被生意瓶颈和孕吐反应同时折磨的时候,有一个人对她说过“你别放弃,你再挺一挺,过了这个风波还有机会转型”吗??没有,一个人也没有,所有她的至亲密友都在“支持”她放弃工作开始学习做一个好妈妈,而在很久之后对她流露过惋惜之意的人,全是她的甲方。

 

那些“替家庭主妇说话”的各路网友,我告诉你们,在这个议题上当过家庭主妇的人可比你们有发言权。少几把跑出来胡乱替我代言。尤其是某些自己不婚不育体制内饭碗端得稳稳的贱逼,家庭主妇那么自由你自己怎么不去当?作为体制内妇女工作者,你尊重家庭主妇回家的自由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让家庭主妇有随时离家工作的底气和自由啊。没这本事装什么社会主义真女权!

 

我不想骂家庭主妇,因为我不信所有家庭主妇的脑子里都统一装了发条,一到某个时间下完崽蹭蹭就辞职回家了。大多数家庭主妇曾经都是职场女。她们为什么好好的工作不干了干干净净的钱不赚了就这么“心甘情愿”回家了呢?是谁支持着她们后退的自愿?是谁鼓舞了她们为奴的自由?就是今天骂张桂梅校长的这帮贱货啊!家庭主妇被父权吸走的每一滴血,也都沾在你们身上;家庭主妇被女权唾弃的每一句责骂,你们同样也该受着。

 

退一万步。张桂梅的学生和一般的家庭主妇能比吗?你们还记不记得张桂梅最初接受采访时说的她办女高的初衷是什么?是想斩断低素质母亲低素质孩的恶性循环。当时很多女权主义者还批评过这份初心,认为不应该把帮助女童的出发点放在女童是未来的母亲这种身份上。但是张桂梅帮助的那些女孩,如果她们不能读书不能考出去,那么她们的命运真的就只有一种可能——留在大山里嫁人做低素质母亲生低素质孩。张桂梅当时这么说是基于已经存在的客观事实。但从她今天如此反对做家庭主妇的言辞可以看出,她是绝对不认可女人的价值就是做个贤妻良母的。结果她拿命守护的学生,考出大山读了书有能力靠自己在大城市立足有一个崭新的人生了,却放弃了这一切做起了只能围着老公孩子转的家庭主妇?!这不是她一个人的选择,她放弃的也不是一个人的努力,作为拖着全身疾患提着最后一口气也要把女孩子们送出大山的女高校长,难道她没有资格代表她个人表达愤怒和失望吗??

 

我再说一遍。从张桂梅校长个人角度,她可以表达对自己拿命培养和守护的学生的任何情感。从朴素的女权思想角度,她唾弃女性放弃社会竞争做男性附庸的观点也没有任何问题。你们骂她,就是贱的。你们借着骂她鼓吹女人做家庭主妇的自由,不但贱,而且坏得淌汤儿。

 

04

 

有句不好听的话,叫屁股决定脑袋。每个人处于不同的社会阶层,处于不同的经济状态下,甚至处于不同的社会体制下,都可能有不同的选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选择还是不选择做全职太太,应该是个人选择,而不应该是社会选择。

 

至于幸福与否,那是婚姻的事情,不是职业选择的事情。对于婚姻来说,婚姻就像鞋子,好看不好看,别人看得到,至于舒服不舒服,脚趾头知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精选留言
  • 做不做全职太太,是个人选择;但敢不敢做全职太太,却要看这个社会提供的环境。鼓励女性自立自强,和尊重女性做全职太太的选择,两者并不矛盾。我们尊敬张桂梅校长,也尊敬每一位为家庭全情付出的全职太太,希望她们都能过得快乐、幸福。
  • 看到前两天#张桂梅校长反对当全职太太# 的事,带大家看一组硬核数据——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变化。 美国国家统计局曾于2009年对各国劳动人口的总数和人口参与劳动的比率发表过一组调查数据,结果显示: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将近70%,一骑绝尘,世界第一。 然而,恒大中国2020生育报告显示,1990-2019年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15岁及以上)从73.2%下降至60.6%,大幅下降12.6个百分点。参照对比本国男性,1990-2019年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与男性的差距从11.6%扩大至14.8%。 为什么女性劳动参与率会下降呢?一种解释是,职场对于正当婚育年龄女性的性别歧视以及多代同堂家庭模式的淡化[1]成为了影响我国女性劳动参与的重要不利因素。也就是说,一方面,育龄女性在职场受歧视,另一方面,不多代同堂,职场女性被要求承担的育儿责任更大。#v光计划# ——数知实验室·廉菇凉 参考文献: [1] 沈可, 章元, 鄢萍. 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下降的新解释:家庭结构变迁的视角[J]. 人口研究, 2012(05):15-27. [2] 恒大中国2020生育报告链接:http://t.cn/A6bozKMq
  • 我只知道,做全职太太很辛苦。 一 我面试过一个“一年期全职太太”,应聘的是业务助理的工作。和她“聊天”,聊她的生活,聊她的日常,面试结束时我跟她说,你有应付全职太太的能力,我相信你能做好助理这份需要耐心和效率的工作。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不管桌上丢了多少乱七八糟的订单,她都能很快按轻重急缓归类安排好。而这份看似简单又没什么成就感的工作带给她意义直接写在她的脸上。 当男人下班,坐在车里吸那支走进家门前的最后一支烟,说累,说压力,说无奈,当走进家门,你以为接过你背包的那双曾经不沾阳春水的双手没有疲累;当你为那张日渐黯淡的脸又蓬头垢面而失望,那年那日你眼里那个闪着光的女人就消失在你房间的角落,消失在你孩子的稚嫩里,消失在你捧着的饭碗里,消失在你抽屉中干净衣物里;你以为,你很累,很辛苦,心里在高唱着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可是那个在家守候一天的女人“全职太太”,却早已连想唱的力气都消失殆尽。至少你还有车里的几分钟,至少你还有一支烟的自由。 二 你可以希望你妈是全职太太,但你也必须明白妈妈没有义务为了你做全职太太! 对“全职太太”,我没有支持不支持之说。自己做了,就不要后悔,悔了也不要说出来。是幸福还是苦难,自己知道就好,你说什么别人都不会信,所以闭上嘴,做你想做的就好,不管是不是全职太太。 三 也许所有的累都是夜幕,而你可以是所有的星光。 如果你觉得自己失去了那光,那么说明是时候换个姿势了。。。 ~~胡说八道
    外星人
  • 我希望最终人们看到同性恋和异性恋一样毫不惊奇,对学业事业成功和婚姻美满的女性一样羡慕。我希望人们能对别人的私生活抱有敬而远之的态度,尊重每一个人自己做出的生与不生孩子,结与不结婚的决定,并且欣赏每一个活的精彩的人,无论他们是单身还是出柜了,家庭主妇抑或硕博连读。
  • 当过前家庭主妇,赚钱只比男人多不比男人少的时候中断的,接上的代价就是娃没人管,被迫再次中断,做一份可有可无的工作。痛苦吗?必须的。快乐吗?也是必须的。不出差陪娃长大的过程,可能不会复制重来,也可能是无奈下的苦中作乐。个中滋味,自己体会。网上的一切言论,基本都不看,只一句,键盘侠知道个P。
  • 无语了,全职太太有什么好吵的,要是这活有一丁点的好处和便宜,还能轮得到女的?
  • 不要做全职太太,哪怕个人所有收入都给了保姆;不要做全职太太,哪怕已经到达富裕阶层。
  • 楼上言论,选择做全职太太的女性,很多都是低收入者。自己的收入不足以抵消请保姆的费用或者请家人照顾的费用时候,自己就做全职太太。=======真实的情况有很多,很多,片面看,就没意思了。
  • 女人如果不能经济独立,人格独立就是一句空谈。
  • 当不当全职太太是个伪命题。每个人所处的阶层不同,全职太太的内涵不一样。个人发展的阶段不同,也会有不同的选择。 富豪阶层的全职太太,不仅是家庭内务的管理者,也是家庭外部资源的协调者,参考三星遗孀洪罗喜女士,还有我们国民老公的妈,都是厉害角色。 中产阶级的全职太太,参见《三十而已》里的顾佳,像《我的前半生》里的罗子君也有,但精神上要独立、自我价值不能丢了。 就算是工薪及以下阶层的全职太太,也没有必要冷嘲热讽,难道把孩子扔给老人保姆出去工作就更高尚吗?这算不算另一种内卷?可以怎么做每个人有自己的答案,易烊千玺的妈妈值得借鉴。 一个成熟社会,是每个人可以自由做出选择,并且承担相应的责任。 男人这样,女人也同样如此。
  • 选择做全职太太的女性,很多都是低收入者。自己的收入不足以抵消请保姆的费用或者请家人照顾的费用时候,自己就做全职太太。
  •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利”。只是,作为教育者,用稍嫌刚烈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价值观,还是有悖于有教无类的育人理念。一个有点影响力的教育者价值观如此单一,民族如何应对未来?
  • 居然还有人希望麻麻是全职太太? 我只想说在中国被麻麻全天盯着的孩子太“不幸”了!我当年就很同情有个全职麻麻的同桌。
    孩子啊,这就是代沟啊。你看看梁惠王是怎么说的
  • 您有个笔误:梁惠王本名叫史杰鹏。
    我好像经常笔误。前几天还把绫濑遥称之为濑凌瑶
  • 我们孩子乐高兴趣班的老板就是全职太太啊,老公在蚂蚁金服中层,年薪百万+,自己全职太太带孩子,顺便做点小投资,家里钱、房产投资都在她名下,老公的公司马上上市,分的股份千万+,怕什么呀,很有安全感啊,做不做全职太太不重要,有钱才重要。
  • 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女性敢于做全职主妇,是有深层基础和保障,一个是在美国如果离婚,私下隐匿、转移财产很困难,离婚时会被分走家产;第二是离婚后法律也保护弱势的一方,搞不好终身都得给弱势一方交赡养费。美国的女权不是只灌几碗鸡汤,而是提供了法律保障的。皮裤套棉裤,必然有缘故啊。
  • 个体选择问题,有什么好说的,受过高等教育且事业有成的人婚后做不做全职太太,跟别人有毛关系,她自己个人的选择而已。没什么成功失败之说。
  • 其实我感觉到底要不要做全职太太,我们可以用公司(团队)愿景使命价值观,组织人才kpi这套理论来分析下:我认为家庭其实就是一个团队,如果团队内的人(主要是夫妻,父母)使命价值观不同,并且在后面的磨合中也不能趋于一致,那么这个团队会很不幸福,失败,甚至解散。当一个团队确定了使命愿景后(定战略),那么这个团队就要围绕他们的战略目标,调整组织,确定每个人的工作。但是家庭又不能完全等同团队,不可能完全由事定人,有的时候还得由人定事,所以这就要求这个团队中的(话事人)再进行具体调整,协调,最终确定每个人的分工。我们来分析张校长,张校长可以说是一个事业型的人才,所以她不理解她的学生做全职太太;那么我们反过,对于一个相信家庭更重要的人来说,她理解张校长的做法吗?当两个都想献身给国家科技事业的人来说,你别想着说服一方现身家庭,同样,当两个活小日子的人组成家庭,你也别想着他们能长期异地分居。网络最大的好处是大家都能发表意见,最大的坏处是没有阶级分层,所以,讨论的观点也是五花八门。所以到底要不要你的另一半(没有专指女生)做全职,先找个能听懂且相信你的人。
  • 瞎爷上午好,我的理想是孩子三岁前做全职太太,照顾好娃,因为三岁之前是孩子建立安全期阶段,三岁之后就要回归职场了,但是这三年期间脱离职场,会落下太多的,也会影响自己职业发展。孩子上幼儿园很小,我现在下班之后就用心陪伴孩子。
  • 只要有钱,做不做是自己的事,如果要伸手问男人要钱那还是不要做了,看评论说低收入女性做全职太太,怎么跟我看到的不一样呢,身边家庭条件一般的都是双职工上班才养得起家,女的做全职太太的都是老公赚的多的呢。
  • 如果中国能像日本一样,尊重全职太太,老公工资直接入太太账户再说吧。中国的现实是全职几年后,为家庭奉献一切,然后老公出轨的悲情故事
  • 感觉大多数女性会有一段母爱泛滥的日子,重心不自觉倾向家庭。这是基因决定的吧。 但纵观一生,还是要有自己的事干比较好。
  • 以前的领导留美读书10年,发现欧美稍微有点钱的阶层全职主妇居多,那边觉得养家就是男人的责任,想教育好孩子必须有一个人在家待着。越是上流越是全职主妇多,其实古代中国又何尝不是。只不过他们有很多保姆帮忙而已。话说回来,我领导两口子家庭背景都更好,有条件男主外女主内。普通家庭还是别冒这风险了,两个人赚钱都不一定够花呢。说到底是钱的问题,有钱甚至可以家庭煮夫,多得是。
  • 回头看,庆幸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全职,工作带来的收入和成就感让自己在面对艰难选择时多了一份底气。
  • 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
  • 这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别人无权过问。 我也想做全职太太,无奈家庭条件不允许啊,好好工作吧!
  • 一堆媳妇没有的单身狗🐶 ,讨论全职太太,吃撑了吧,你得先脱单啊
  • 个人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力,才会产生正常,公平的社会。我认识一位做妻子的,是麻省理工学院工程专业毕业的高材生。她毕业后结婚连生三子,一天都没有在外边工作,却为社会培养了三个非常优秀的孩子。我还认识一位丈夫,为了家庭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在家负责照料一家的生活,全家同样充满幸福。在外边工作,绝不是社会平等的标志。平等的社会根本就不会专门庆祝妇女节。
  • 当全职太太的姐姐说: 全职太太是高难度技术工种 昨天认同了一句话: 好多女性朋友不是当了全职太太,是糊里糊涂的当了家庭主妇 结论:在哪,都需要不断进步,唯有进步值得信仰 保持学习不断进步本身,是很难的事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