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科技要IPO了,你的花呗还完了吗? | 新潮沉思录

2020-10-28

文 | 新华门的卡夫卡

 

近期,在国内金融界有两件大事比较瞩目,一是数字人民币开始公测,二是蚂蚁科技集团准备上市,当然与此同时还发生了首富马先生在金融论坛上公开拉嘲讽,引发剧烈争议的事情,这三件事情是有内在联系的。笔者在之前的三篇文章中(见文末),通过梳理当代美元体系和我国的货币体系,向读者老爷们阐述了笔者个人对当代金融体系的运行理解。今天,笔者就此谈谈对数字人民币和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巨头垄断下的金融科技的看法,以及马先生们的野望。

 

什么是数字人民币?它与电子支付的区别在哪里?

 

提及数字货币,或者数字人民币,笔者不想用冗长的学术界定义和学术概念,诸如DE/CP等来描述。笔者将用最明白的语言描述清楚,什么是数字人民币,它和电子支付的区别。

 

从来源上说,数字人民币是中央银行直接发行的数字化形式的法定货币;而现今广泛使用的支付宝or微信支付,实际上相当于代币支付;至于网银的点对点支付,则是现代电子技术加持下的活期存款转账。

 

展开来说,就是数字人民币,其本身形式就是数字化的、电子化的人民币,相当于一个专用的电子化的钱包,里面存储着专门的电子化的货币,或者换一种理解方式,数字人民币是一叠一叠的、由许多张最低面额的货币堆叠起来的钞票捆这个画面的数字化形式。如数字人民币50元,就可以理解为钱包存储了5000个数字化的一分钱。

 

在支付技术上,电子支付是将支付请求发给平台,平台首先检验安全可靠性,确认后再检验支付数额,最后同步发生自己账户数值减少和对方账户数值增加,本质上是一个会计行为,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和平台相连,没有网络则无法完成支付。

 

而数字人民币,本质上则和传统支付并无区别,甲可以直接将自己数字钱包里的货币转移到乙的数字钱包中,和甲拿价值35元的纸币付给乙别无二致,并不一定需要网络的参与。

 

而其他基于算法的数字货币,如比特币,具有去中心化、匿名化等特点,发行规模恒定(如比特币总数为2100万枚),实质上是一种基于算法的资产。在这类“货币”的设计方案里,货币总数被先验地设定为一个固定值或一个自变量为时间的固定函数(即货币总量随时间递增变化)。

 

这些“货币”其实是将自己不言自明地设定为黄金,总量有限而且不记名。然而且不说这些基于ECC椭圆曲线算法的“货币”是不是能真的自比为黄金,仅仅它不能方便的用来交易、在许多国家和地区不被承认,就远远不满足于货币的定义,更接近一种数字资产。须知,在当代金融体系中,黄金也只不过是一种资产。

 

总结起来就是,数字货币,是货币的完全数字化,其支付更接近传统的现金支付,并非一定需要网络,交易双方给出和接受的对象是是具有唯一性的某个或者某几个数字货币;而电子支付,本质上是一种会计行为,不涉及具体实在的货币,必须通过和平台的实时连接才能完成,需要网络。

 

我们何以需要数字人民币?

 

在移动支付领域,我们已经是独步天下,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移动支付巨头,可以说举世罕有匹敌。那么为什么我国央行仍要投入巨资研发看起来很像电子支付的这套数字货币呢?

 

从一方面来说,数字货币的应用促进普惠金融,提升支付多样性、便利性,降低成本。账户是传统电子支付的核心,几乎所有的金融活动均与账户有关,无论是银行账户还是电子支付、移动支付平台账户。随着近年来全球互联网平台的高速发展,新兴互联网巨头旗下的支付机构在支付市场中份额逐年提升,原本在这个舞台中居于传统中心地位的商业银行,甚至已经逐渐沦为配角,变成支付巨头的出纳。我们从国家单独设立网联清算体系,就可窥见一斑,移动支付巨头至少取得了和传统支付体系平起平坐的地位。

 

然而凡事有利必有弊,某种支付方式的垄断有可能带来系统性的潜在风险,这时,如能引入多种支付方式可以有效加强市场竞争,方便老百姓在消费结算过程中自主选择支付方式,促进支付方式不断创新。特别是基于账户的管理体系,管理成本较高,支付过程需要按比例收取手续费,而数字货币本质上是新形式的现金,是不存在手续费的。

 

这一点尤其对于小微企业来说意义重大,不管是在境内贸易还是跨境支付场景中,小微企业多了一种收付款的方式,有助于进一步降低结算成本,提高结算效率。

 

而另一方面,数字货币有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并且抵御其他的私人数字货币和境外数字货币对我国金融主权的侵蚀。在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上线之前,人民币跨境清算高度依赖美国的SWIFT和CHIPS系统。但SWIFT现在已经变成了美国的金融霸权工具,谁不听话就动辄威胁金融制裁谁,对我国的金融安全构成挑战。

 

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上线后,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为境外银行和当地市场提供流动性。但CIPS是基于银行账户的。为此,境外银行需要拥有人民币业务,境外企业和个人需要开设人民币账户。而数字货币则只需要拥有数字货币钱包即可。

 

例如,在传统模式下,汇丰向美国政府检举了华为关联企业与被美国非法制裁的伊朗公司之间的交易,汇丰自身的流水和转账结算记录与美国控制下SWIFT的信息记录构成了互相印证的证据链。而如果运用数字人民币进行交易,则除了中国央行可以通过数字货币流向探查到交易外,其他非交易相关方对交易的发生绝无发现的可能。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推出以来,数字货币的匿名性、跨境支付便利性就吸引了大量的人群,其相关特性已引起了各方的重视。作为洗钱、非法行业融资等绝佳的支付工具,比特币引起了相关从业者深深的忧虑。2019年6月,社交巨头脸书宣布推出数字货币Libra,Libra完善了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存在的“导致自然通缩”、“币值波动较大”、“交易繁琐”等缺点。

 

Libra一旦大规模推广,乘着脸书国际化运营的东风,将会给主权国家货币特别是弱势国家的主权货币造成巨大的冲击,严重危害金融主权和金融安全。我们能够想象一个监管权不在我们手中的微信支付吗?有鉴于此,各国央行开始加速研发数字货币,捍卫货币主权,保证国家金融安全。

 

最后,其实数字货币的匿名性、便利性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借助于密钥算法设计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具有可追溯和标记特性,可以保证交易流程可追溯,构成单向透明,即在保障用户的匿名性要求的同时对监管机构(即央行)信息实名,从而帮助监管机构用大数据技术追踪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行为,有效抑制犯罪活动,提升监管效能。同时,数字货币还可以让央行追踪数字货币发行后的流转情况,从而获取货币全息信息,实现对货币政策的效果观测,更加有效的观测货币政策的传导路径,更加有效的实施经济政策。

 

蚂蚁的科创板IPO合理吗?

 

笔者还记得几年前中美关系互为支撑、“中美夫妻论”的时候,当时诸如京东、阿里巴巴等纷纷在美国股票市场上市。这其实没什么问题的,因为一方面国内证券市场还不成熟,无法容纳这这些巨无霸,另一方面也是趁美国QE的东风来“沾沾喜气”,毕竟QE来的钱,来的容易,君不见十年间美股从八千点涨到了两万八千点(道琼斯指数),连瑞幸这种“割美国人韭菜”的股也能大行其道,圈钱实在是太容易。

 

时移势易,格局到今天这个程度,不仅中芯国际从美国退市、在国内重新上市,就连阿里巴巴也在慎重的讨论是否撤离美股,蚂蚁集团在美股上市绝无可能,何况国家也不会允许。另一方面,国内监管层希望通过如中芯国际、蚂蚁金服等在科创板的上市,带动科创板重塑国内的证券市场,打造一个欣欣向荣、更加科学合理的市场氛围。可以看见的是,科创板上市企业本身就走了优先通道,而蚂蚁集团和中芯国际的上市过程,又在优先通道里插了队。所代表的的监管层的重视,不言而喻。

 

但是这种重视,就意味着一切行为的合理吗?当然不是,甚至笔者在这里觉得,那位一手缔造这个商业帝国的男人,怕是有点忘乎所以,飘了。

 

蚂蚁方面声称,经过对1万个机构账户询价,决定给出发行价68.8元人民币,港币发行价80元港币(约合68.6元人民币)。代码SH688688,发行价68.8,然后你告诉我这是市场行为?你高兴就好。

 

那么这个发行价代表什么?代表发行价估值2.1万亿人民币,代表PE为48倍(市盈率),这是打算自己不仅要吃肉,还要把汤也喝了。为了解释这个行为,以摩根士丹利、花旗、摩根大通等为代表的的投行预测,蚂蚁未来两年(2022年)预期市盈率仅24倍,意思是蚂蚁集团的盈利,2022年相比今年,能翻一倍。画个大饼,痴人说梦。

 

最初六年前国家推互联网金融、匹凸匹的时候,指望互联网金融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因为“这是市场的力量”。但是事实扇了我们一个巴掌,最后留下了无穷无尽的社会问题。指望互联网金融,指望市场,反而造成了2013年的钱荒,2015年的疯狂的股灾,以及愈演愈烈的匹凸匹和网贷黑色产业链。事实上可以看出,金融市场一旦缺乏监管,将变得异常疯狂。

 

前几天在上海的金融论坛上,从王岐山副主席,到周小川前行长, 纷纷对金融监管持审慎的态度,对金融科技认为是“双刃剑”,但不同的声音从那位“风清扬”先生嘴里就出来了。认为我国金融监管太死,导致金融业存在感太低,导致缺乏金融创新,导致金融成本高企。攻击银行的抵押贷款业务是“当铺”,而自己的蚂蚁是基于“信用”的高科技,又说央行数字货币不要着急什么什么的,甚至开始攻击巴塞尔协议。一时间,完全不是前些年那个和各级政府、和社会沟通过程中谦逊的“风清扬”,倒是十足一副左冷禅的嘴脸。

 

其实也难怪。毕竟国际投行们已经画出来了蓝图,2022年的“市梦率”是24,这就倒逼着清扬先生得赶快给蚂蚁们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毕竟,蚂蚁如今的收入,43%来源于支付业务,40%来源于微贷,从结构上看,这就是新时代的地头蛇、靠放高利贷和收保护费为生嘛。所以得赶快攻击金融监管,把监管放开,这样持有科技牌照的蚂蚁就可以大快朵颐,至于出现危机,2008年对华尔街的救市殷鉴不远,大而不能倒可不是说说而已,如果绑架了十几亿用户,你觉得它能破产?

 

其实阿里系一路走来,企业的利润来源基本上源自于对传统经济体系的“优化”。无论是电商行业对传统零售模式的重塑和对传统经营模式的优化,还是电子支付对网银和零钱的重塑和取代,以及支付宝中的各种金融零售产品,阿里系的利润取向是“吃干抹净、杀鸡取卵”。就像其创办菜鸟裹裹,通过掌握业务来源的分发,导致快递公司变成了阿里系的打工仔,对快递公司的利润压榨,到了可怕的程度。这一次,他的目标锁定了传统金融行业,那说这些话、做这些事,就在所难免了。

 

至于马清扬说别人家的匹凸匹不是互联网金融,他家的网贷就是互联网金融,因为什么“大数据、成本低”,其实还是胡扯,他的网贷坏账率低纯粹是因为绑架了足够多的个人信息。

 

前段时间,蚂蚁集团在支付宝上自己销售了数百亿配售自己新股的公募基金,大获成功,再加上多年来运营网贷、运营网商银行的成功经验,蚂蚁集团已经认为,互联网取代线下、蚂蚁控制互联网金融的未来,几乎唾手可得。论理财业务,论保险业务,论储蓄和借贷业务,支付结算业务,我蚂蚁应有尽有,并且可以分发流量,可以决定传统银行的生死。

 

“风清扬”先生在演讲中说创新一定要有代价,那么,谁是代价?在蚂蚁集团构想的未来场景中,应该是大家有钱买蚂蚁和股票和基金,帮助蚂蚁集团进一步发展壮大,大家吃饭娱乐生活消费用支付宝支付,缺钱了用花呗给家人过生日,用借呗应急,发了工资先还支付宝,剩下的钱存支付宝里,还可以提高信用分,增加你的额度。想想就令笔者感到,大刘所描述的“终产者”,出现了。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笔者觉得蚂蚁的IPO不但非常合理,而且非常便宜,68.8元一股一点儿都不贵,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手动狗头)

同时,笔者还觉得,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加渴望数字人民币的大规模铺开。毕竟,蚂蚁的所谓“新经济”,本质是电子支付行业政府缺位下,通过建设基础设施然后收租。如果有免费的基础设施使用,那么付费的基础设施将不得不停止他的收租行为。

 

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世界?

 

对未来世界的思考,我们一刻都没有停歇。许多学者、企业家也都给出过自己的种种想法。蚂蚁集团所构想的,是基于现如今的国际和国内金融体系下,获取主要生态位后的“美滋滋生活”。

 

而正如笔者之前介绍美国为什么不发生通货膨胀一样,是因为现代社会,工农业生产能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需求方面的增多好像永远都赶不上供给的增加,但是这真的能永远持续下去吗?

 

在沃尔克出任美联储主席之前,长期困扰西方世界的,是派生自美国的通货膨胀。然而在里根之后,通货膨胀被“神奇地”治好了,其实这里面的东西说破了很简单。里根和撒切尔夫人都严厉地压制了工团主义和工人运动,当通货膨胀发生时通过不增加薪水、不增加新的财政支出减少了需求,那东西买的人变少了,自然价格就下来了。

 

在里根之前,为了和苏联进行竞争,西方国家竞相提高社会福利水平和工人待遇,而工人工资多了,自然就会去消费,所以导致了和苏联类似的问题,有钱但买不到东西。那你治理这样的通货膨胀,直接给他从源头上干掉,全社会总体降薪,自然通货膨胀的毛病就治好了。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从进口粮食变成出口粮食,也是一样的道理。从1980年代到今天,美国劳工阶层总体待遇上涨程度,远远赶不上企业发展速度和美国GDP增长速度,即便遇到QE,遇到今年这样的“直升机撒钱”,由于多数人手中的购买力增长赶不上市场的控制者手中资本的增长速度,自然而然是不会有什么通货膨胀、物价飞涨。

 

从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的观点来看,资本所需要攫取的利润远远高于企业正常经营的利润,这势必挤压了劳工的所得,导致r(资本利润率)>g(经济增长率)>w(劳动所得)的结果。而自1980年以来,通过刻意压制劳动者薪酬增幅以消除通货膨胀这样的经济政策,导致的是规模空前的、程度可以说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贫富分化。

 

排除掉人类随文明发展和科技进步取得的成果来看,这几十年人类只是下限提高了,贫富分化反而更严重了。从我们既有的几千年历史经验来看,这样的分化无疑是可怕的。如果当政者不采取断然措施,扭转这样的分配结构,很有可能造成社会动荡,我们从北美和西欧,就已经能看到这样的苗头了。社会秩序的不稳定孕育于分化之中。今天,美元的地位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风雨飘摇。或许在历史的长河里,大多是时候r>g,但总要有几十年时间颠倒一下,缓一缓,让工人们也能喘口气儿,毕竟第五轮康德拉季耶夫长波的技术红利,已经吃完了。

 

所以从更长的意义上来说,当长端债券利率再压不下去,当劳动者的收入增速跑赢印钱的速度(即新闻里说的跑赢通胀),1980年以来由美联储所开启的“洗劫”穷人的倒车,必将逐步停下来。而如果一家“科技”公司,忘记了初心,还想过上封建社会地主收租一样的生活,那么他的前途,肯定不容乐观。

 

18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被两斤白面和一根红头绳压死的杨白劳,旧社会的高利贷利率两分(20%) 马云先生的蚂蚁花呗,年利率仅为18%
  • 外滩那个论坛。出身金融系统的王副主席发言强调金融无论何时安全性都应该是第一位的,但除了央媒,几乎没什么媒体报道,传播度极低。而马先生那个要求放开监管,甚至伸手索要数字人民币发行权的演讲,却在抖音快手大肆传播。评论下面全是韭菜在叫好……“还是马爸爸敢讲真话”看得我真觉得悲哀
  • 福报福报,不说了,都是福报,感激涕零。 用花呗给女儿过生日那则广告,怎么看都有一种心酸,他们却偏偏将这种寒酸感拼命伪装成一种高大上,将消费主义与人世间的各种爱挂钩,仿佛不花钱就不能过生日,我实在是没想到,花呗你恶心,尽然恶心到这种地步。
  • 人民富豪,人民富豪
  • “互联网公司做金融得需要牌照” “不,我们不需要,我们是中介” “中介需要监管” “不,我们不需要,我们是互联网公司”
  • 然后杰克还在大会上批评金融监管政策,不论实际如何其祸心已然尽揭
  • 他这是想干收税的生意啊可收税的权力本来归谁呢?
  • 岳不群觉得自己辟邪剑谱练得差不多了,就不再装谦谦君子了
  • 蚂蚁成为了大象,少年长出了麟角。无论花呗还是借呗,理论上与几千年来的地主放租并无太大区别,而且还都是高利贷,所以,请不要再忽悠年轻人去借钱消费了,更不要夸耀借呗给了年轻人信用成长的机会,毕竟,借一还一、借十还十、借百还百慢慢积累起来的不止有信用,还有超额消费的恶习,一旦借十万还不上,借百万还不起,蚂蚁会不会变成食人蚁?答案都在历史书里。
  • 这次双十一转战狗东了,起码东子喜欢瞎说大实话
  • 数据掌握在谁的手里,谁事实上就拥有了人类社会系统的rule。数据姓什么,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今日🐴☁️ 挟数据以令政府,二十多年前的别列佐夫斯基挟能源以令政府,本质上殊途同归,都是通过将国民资本的聚集,再造出一个如“国中之国”一般的经济体
  • 不认为盈利增加一倍是痴人说梦,小贷业务风险低收益高。ABS证券化之后非常好,可以两年之后财报验证
    作者回复:盈利增加一倍完全有可能,事实上从资本市场的逻辑我也赞同股民们买进。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做个比较,国家今年要求银行业让利一万亿。其实小贷要是能做好也挺好的,但是花呗借呗现在的利率,真是一言难尽
  • 在金融创新上,只有一个评判标准:中国的金融体系,一定要掌握在人民的手中。除此之外,任何相关言论主张,不论开始时穿什么马甲,迟早会露出本相!
  • 治理通胀最有效的方法:把相对低端的消费品产能转移出去
  • 攻击巴塞尔协议真的是令人大跌眼镜,什么用心昭然若揭。
  • 我是把数字货币想象成记名公交卡
  • 监管是不能放的!坚决不能放的!!!
  • 我们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计价工具,是用来衡量物质和文化生产力的工具,我们需要的不是钱本身,更不是一个记账本。 没了马屠夫,带毛猪还是得吃。
  • 还好,我不用任何花呗之类的超前消费程序。我拒绝超前消费。我坦然接受我是个穷人的事实。
  • 花呗该用用,像信用卡一样用,计划好按时还不付利息,每月的支出利用还款时差搞理财,积少成多
  • 每当花呗给我优惠时,我才使用。使用完立马关掉。
  • 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是一定要发展起来的。但是它最大的作用是对企业和政府(更低成本,更高效率,更加透明),对个人的影响是间接又巨大的。至于马老板的网联网金融,一句话,党指挥一切。用它来解决小微企业主的融资问题(附带着可以挣点消费利息)可以,但是你要用它控制国民消费,甚至大数据“杀贫”,那就是在作死。
  • 而且最近支付宝开始推出余额升级服务,看了协议大概是把余额升级成网商银行账户吧。
  • 一直没开通花呗
  • 试看明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 我把花呗给关了
  • 数字货币其实通俗的讲就是每张人民币上镶个芯片
  • 放开金融业务市场也是对金融行业内国有企业的解放,除了作为压舱石的高资产国有垄断企业,我们也需要在市场中具有极强竞争力的国有企业。只有扛住市场浪头的国有企业才有国家扶持培育的价值,才能在百年未有大变局中为国家和人民做更多的事情。阿里的成就是阿里人的,不是马先生的,如果马先生不准备做个人,会有新的马先生出来的,历史的进程即使有波折性也必将循环向前。
  • 市场上出现的行为都是市场行为,市场失灵出现的垄断也是市场行为
  • 每次有钱了都提到银行卡里面 反正支付宝和微信和银行卡接通了的
  • 花呗已关闭。。。用信用卡也挺好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