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度到蚂蚁 | 顾子明

2020-10-27

政事堂刚上大学的时候,结识一个铁哥们,当年刚刚回国创业的李彦宏邀请其一起做百度,4A出身的朋友没有想明白百度能做什么后,拒绝了李彦宏。

后来,我跟哥们喝茶时候,哥们聊起百度当时的HR老总苦等了他一周,慨叹当时如果当年去北京跟了李彦宏,不仅早已实现财富自由,应该也是中国互联网的风云人物。

而我却差点没忍住揶揄他,你要是还在百度,估计迟早也得跟其他几个元老一样,搞黑产被抓进去.....

这几天,随着蚂蚁IPO带来的造富效应,身边好几个朋友回想当年被蚂蚁承诺的期权,也纷纷感慨九位数和十位数的财富就这么从指间溜走了。

政事堂写公众号大概有五年的时间,这五年来呼吁朋友们找蚂蚁周边的工作,买蚂蚁周边的房子,囤蚂蚁周边的股票,甚至对那些在阿里工作的读者,也建议他们多拿蚂蚁的期权,更不要说带头买阿里的战投。

因为总在说蚂蚁是“唯一确定的新动能”,也被很多人给打上了“马云吹”或者“蚂蚁吹”的标签。

话说写了这么多年的公众号,政事堂自然知道,骂马云,尤其是在蚂蚁IPO之前狂骂,是最能够获得流量和转发以及打赏,甚至阿里说不定还得来公关我,让我的利润最大化。

但是我更明白,如果忽悠我的读者去骂马云,预言马云要垮,我是能赚到钱和流量,但是这就像有人在2000年初的时候带着大家骂百度,那么信的人,就将错失一个互联网的时代。

这种缺德的事情,政事堂是做不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看好杭州,看好蚂蚁的内核逻辑,政事堂在PRO上面的三篇国庆文章中,已经说的很透彻了。

这就像最近杭州之江的居民和房产中介都在拜马云,喜迎蚂蚁金服入住大幅提升房价,但所有杭州认真读过省报的领导们都会明白,这些居民和中介都错拜了马云。

所以,政事堂从今年八月开始,文章有两条主线,一个资本市场从新基建到新动能的投资逻辑转变,另一个是对新动能龙头的蚂蚁要进行制约。

毕竟,读过《寻秦记》的小伙伴都会对“绝对权力与绝对腐败”的话题,有过深深的印象。

这就像谁能想到随着谷歌的退出,垄断了搜索的互联网一哥百度,几年之后就会沦落成靠着医药与黑产活命。

武功本身没有对错,人天生也没有善恶,都是后天环境所改变的。

我们不能因为一个幼小的生命可能变坏就去扼杀他,而是要创造一批能够与之竞争的新势力,使其不能够变坏。

所以,未来不能够只有蚂蚁一个新动能,而是要有众多的新动能企业与之对抗,从京东数科的科创板到抖音的分拆上市,再到未来腾讯金融的独立IPO,甚至华为小米比亚迪宁德时代这些新领域能够大规模整合产业能力的巨头与之对抗。

至于能收购和被收购的领域和标的,真的没啥新的,基础科学的发展速度在哪里摆着呢,大体都是大洋彼岸的贾跃亭五年前玩的东西,按图索骥即可。

毕竟,看看蚂蚁的新选址就会更深的认识,新动能的本质是取代政府职能,能否成功,在于政府是否支持其获取自身的权力。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