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教母”上位记 | 万小刀

 10月8日
一、
 
 
2003年,26岁的东北小伙梁龙忽然接到一个电话,那头说:“王菲要见你,还让你把CD带过来!”
 
梁龙就去见了王菲。那时王菲已贵为“天后”,34岁的她,风情万种,恋情摇曳,正处在由谢霆锋向李亚鹏过渡的混乱时期。
 
而梁龙是“二手玫瑰”乐队的主唱,事业起起落落,像坐过山车一样充满了不安。
 
后来王菲和梁龙有一场饭局,饭毕分开后,两人又浓情蜜意地打了通长电话,正式确立了微妙的关系。
 
 
在与王菲切磋唐诗的日子里,梁龙很快意识到了两人的巨大差距。
 
王菲喜欢去酒吧,但女神从来没有带钱的习惯。而梁龙作为爷们,也好面子,每次都得找朋友借钱,时间一长,体力虽支,财力却是每况愈下……
 
还有一回,梁龙跟王菲说自己住在望京,王菲想都没想就问他:住哪个别墅啊?
 
梁龙意识到人家是“天后”,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穷小子,回想起自己多年来的不易,感慨万千,左右为难。
 

 
二、
 
 
梁龙出生在1977年的齐齐哈尔,从小喜欢音乐的他却命途多舛,20岁时还在百花园市场卖化妆品,冥冥之中,这为他跟美妆结缘埋下了伏笔。
 
但梁龙毕竟是纯爷们,他不想干这个,他的梦想是去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学音乐,成为一名摇滚乐手。
 
 
有一次他去北京进货,打听到迷笛学校的学制改为两年,学费要好几万,但自己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没钱支持他搞音乐,他就想自己做生意赚钱。
 
看京郊有些人做野菜生意赚钱,他也进了货,可等到去车站时,却只看到一堆湿漉漉的纸箱,菜都没法卖了,最后赔得裤兜比脸还干净,3个月就饿回了东北。
 
被老天爷摁在地上摩擦得鼻青脸肿之际,他曾经的职校校长介绍了一份工作,让他去哈尔滨一个宾馆当保安。
 
除夕夜,4个人抽签,梁龙抽到了留下值班的签,大堂里只有几个小姑娘在看电视,梁龙一个人在外边坐着。
 
 
听着电视里传来女神王菲和老乡那英的《相约1998》,梁龙十分惆怅,他想自己也太悲催了,想搞乐队搞不成,想去北京去不成,大好年华,却只能在哈尔滨当保安,连过年都回不了家……
 
于是他决定给自己长长记性,办法是:掏出兜里的红河烟,在自己的右胳膊上烫烟疤,一口气点了5根烟,烫了整整20个疤,隔着衣服都能闻到肉焦味……
 
然后到第二天,他就后悔了,因为怕被领导看见,他套上了袖套,到了晚上,袖套黏在胳膊上拿不下来,那种撕皮裂肉的痛苦,梁龙承受了整整半年……
 
老天爷一看:说我狠,这个人比我都狠,他狠起来特么连自己都烫……没办法,这种不要命的还是少招惹为妙,于是手一松,就丢了一个机会给他。
 
 
三、
 
 
1998年,摇滚乐的火烧到了哈尔滨,就像万小刀当保安时还业余写小说一样,梁龙当保安时也找了3个人,再叫上老乡孙保齐,一起组了个“黑镜头乐队”。
 
这时下岗潮爆发,人人自危,5个人里只有梁龙和孙保齐有工作,所有人就靠他俩养活,结果他俩打架,后来被宾馆开除了……
 
这年还爆发了大洪水,波及了中国29个省和2.23亿人口,哈尔滨也未能幸免。
 
梁龙的朋友参与了抗洪工作,他向领导请示,让梁龙他们乐队来表演,振奋一下士气。不料,这竟然成了“黑镜头乐队”的唯一一场演出。
 
演出结束后,迫于生存压力,大家大难临头各自飞,有人去了海南经商,有人去了内蒙古走穴……而梁龙,打算再去北京闯一次,冲击一下自己的“摇滚梦”
 
 
这个21岁的年轻人,空有一腔热血,显然没认清当时的形势,以及自己的实力。
 
首先是摇滚内部的衰颓,黑豹乐队换了无数个主唱,张楚写不出歌,窦唯不再开口,何勇精神上出现问题,足以说明摇滚在那时的中国开不出花来……
 
在梁龙还没冲进摇滚圈的时候,摇滚乐就已经进入了寒冬,所以这趟“北漂”,自然也是无功而返。
 
而梁龙本身也没找对路子,他之前爱听黑豹、唐朝、崔健的歌,写出来的东西只是“二手货”。
 
他再次灰头土脸地回到哈尔滨,碰巧之前那两个去内蒙古走穴的哥们也走投无路回了老家,三人又凑在了一块,一起去了大队会计家蹭住。
 
蟋蟀、蝉和青蛙的叫声,取代了城市里的汽车鸣笛。在乡下,梁龙他们还偶尔在红白喜事上演奏歌曲,渐渐地,仿佛打通了创作的任督二脉,后来首张专辑的歌,大部分就是这时候完成的。
 
有一次,他们在院子里排练,梁龙让路过的姑娘随便说了3个数字,她脱口而出:“6、4、3”。梁龙忽然灵感爆发,只花了20分钟,就写出了《采花》。
 
 
还有一回,他看到一对老夫妻在摘香瓜,老太太就在那里调侃老头,梁龙一看这贼有意思,自己也能调侃一下摇滚乐,于是就有了那首《伎俩》。
 
22天写了10首歌,梁龙琢磨着给乐队取个新名字,于是“二手玫瑰”诞生了。“二手”,是讽刺当时抄袭的现象,“玫瑰”,则代表了他们对姑娘的向往。
 
 
1999年底,他们去了哈尔滨第二届摇滚节。主办方看这几个年轻人穿得破破烂烂的,有点区别对待,给所有乐队都发了20个肉包子,唯独没发给“二手玫瑰”。
 
当下,梁龙就有种被看不起的羞辱感,他出去喝酒解闷,决心要把这场演好,把整个场子“炸翻”。
 
他拿起旁边的糖纸,编在了自己的长发上,跟姑娘借了口红涂了嘴唇,画上眼线,直接上了台……
 
一个五大三粗的东北爷们,脸上是妖艳的浓妆,还甩着一根长辫子。一首《采花》,抢了所有乐队的风头,底下的观众激动地说:“这不是民族朋克吗?!”
 
这次偶然之后,老天爷却将梁龙推上了一条他没想过的路。
 
 
四、
 
 
2000年,23岁的梁龙去找大庆的哥们喝酒,喝上头后对着哥们媳妇口出狂言。
 
晚上,梁龙还在酒桌边喝酒,哥们带着他媳妇又来了,一个坐在他左边,一个坐在右边,都紧挨着他。梁龙还没回过神来,一把小刀顶在他大腿上,他不敢乱动,任由哥们媳妇把他剪成了“阴阳头”。
 
自觉酒后失言,梁龙也不敢多说什么,干脆自己去发廊,把头发推了个干净。
 
顶着一颗锃光瓦亮的光头,梁龙第3次到北京,这一趟,倒霉的梁龙终于转运了。
 
演出前,鼓手去大码鞋店,花50块给他买了双红色高跟鞋
梁龙化着浓妆,穿着旗袍,蹬着44码的红色高跟鞋就上台了,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威力无穷的话:
 
“大哥你玩摇滚,你玩它有啥用啊?”
 
 
那场演出结束后,由于独特的东北二人转味道和主唱的妖媚装扮,圈里人戏称他们为“伸进京城的一只怪手”,很多酒吧都来找他驻唱,中超比赛休息的时候,也叫他们上场唱歌。
 
 
这段时间,梁龙对自己的形象定位是“上海舞女”,常常找不到人帮忙化妆,就自己在脸上瞎鼓捣。
 
在国内摇滚乐青黄不接的时候,“二手玫瑰”的手不仅伸进了京城,还直接伸到了国外,他们去瑞士演出,外国人用中文冲着他们喊“加油”。
 
 
但是还没辉煌多久,“非典”气势汹汹而来,之前的努力化为泡影,但梁龙搭上了王菲。
 
只是王菲何许人也,前有谢霆锋,后有李亚鹏,都远非梁龙所能比……实力、财力、影响力都不对等的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山穷水尽。
 
王菲大概不想让梁龙为难,于是很体贴地找谢霆锋再续前缘(详见往期精选:《王菲情史》),这段蜻蜓点水式的关系便结束了,仅仅持续了几个月。
 
两人都对此缄口不提,这成了“滚圈”的一段秘闻,直到多年后上《恶毒梁欢秀》的时候,梁龙才亲口承认。
 
 
梁龙将其形容为“雾水姻缘”,还耿耿于怀地说了句:“千万别跟名人搞对象,因为你永远记得她,她永远看不着你!”
 
“非典”之后,梁龙的爱情遭受了挫折,老天爷看他也不过如此,于是再次安排磨难给他。
 
 
五、
 
 
2005年,管虎拍电视剧《生存之民工》,请了陶泽如,请了黄渤,还请了“二手玫瑰”去唱主题曲。
 
还有点婴儿肥的梁龙,唱着那首《生存》,歌词“日子一天天不会总是阳光灿烂,岁月一年年收获的比醋还酸”,成了乐队之后的真实写照。
 
 
当时正值《超级女声》等选秀节目大热,华语乐坛进入选秀时代,摇滚没有市场,有车没有路。
 
这种背景下,就算“二手玫瑰”已经拿遍了摇滚领域的奖项,除了能和之前崇拜的摇滚前辈一起喝酒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物质回报,连辆像样的车都买不起。
 
更要命的是,作为第一支在北展举办演唱会并获得成功的摇滚乐队,乐队的成员心态都发生了变化,很多人都飘了,以自己是“摇滚巨星”自居。
 
有一次,3点半要排练,梁龙自己先去,等了1小时都没人来。他坐公交车回到朋友家,然后给每个人发了条短信,说乐队就先停吧,自己做不了,太辛苦了。
 
 
这时他自己,在音乐上也陷入了瓶颈,把心思放在了搞当代艺术上,去参加各种画展,艺术细胞被充分激活……
 
 
2007年,30岁的梁龙在做展览时遇上了一个韩国姑娘两人语言不通,但是心意相通,交流以肢体语言和英语为主,中文和韩语为辅,一来二去,很快搞到了一起。
 
同年,梁龙穿了整整7年的红色高跟鞋彻底走不动了,每次演出都穿这双,已经被汗泡塌了,他心想:“算了吧,把它扔了,换个新的!”
 
 
恰好有个艺术展要参加,有个画家就让他背着这双鞋出趟国。回来后,梁龙又有种任督二脉被打通的爽感,他给这双鞋拍了组照片,中文“破鞋”,英文名“lover”。
 
在与艺术不断碰撞之后,老天爷顺势又给梁龙安排了另一条顺理成章的道路。
 
六、
 
 
有一天,吉他手姚澜找到梁龙说:“你音乐不能扔啊,你这天天当艺术家,我们怎么办?”
 
迷茫了两年,梁龙再次捡起乐队,这次灵感再次劈中了他的天灵盖,他想到可以把音乐和艺术结合起来,发起了“你在红楼,我在西游”的活动,请了不少音乐人来翻唱《红楼梦》《西游记》里的老歌。
 
 
艺术家当惯了,梁龙又琢磨了个点子,把这些歌做成画册,让音乐和艺术拼接在一起。
 
他印了2000多份,花了三四万,结果画册有版权问题,没法卖,他便自掏腰包给乐队成员发工资,所有人工资都发完后,梁龙的家底再一次被掏空。
 
不过,欣慰的是,韩国女友没有嫌弃他,两人很低调地修成正果结了婚。
 
婚后,经过多年风雨洗礼,2013年12月,“二手玫瑰”在工体举办了“摇滚无用”演唱会,意思是“摇滚无用,无所不用”。
 
 
现场,梁龙顶着个巨大的头饰,一句“二手玫瑰,工体,接客”,底下瞬间变成二人转的海洋,观众都穿着红绿花布,红绿扇子翻飞,扭起了大秧歌……
 
一个乐队能活5~8年,基本就可以在中国摇滚史上留名了,但梁龙觉得完全不够,他想在中国文化史上留名。
 
于是,他砸钱做“艺术唱片”,办“摇滚运动会”,导致贫穷一直跟他如影随形。
 
 
团队的人有些不乐意了,说:“我们知道你的品性、对艺术的追求,但我们也得吃饭啊,不能只在梦里待着。”
 
其实,梁龙有很多机会富起来,有人想买“二手玫瑰”的文化品牌,梁龙爱惜羽毛,没同意。经纪公司想让他单飞,捧红一个人比捧红乐队容易,他也不同意。
 
和摩登天空解约后,梁龙干脆带着“二手玫瑰”单飞,成立了工作室,招了很多年轻人进来。
 
正是这些年轻人,想出了一个针对梁龙的“损招”。
 
 
七、
 
 
多年以来,梁龙一直践行着第一张专辑《伎俩》里的那句歌词:“我必须学会新的卖弄呐,这样你才会继续的喜欢呐。”
 
2016年,39岁的梁龙做客《恶毒梁欢秀》,直言说自己最不喜欢的摇滚乐队就是“五月天”,不知道在唱什么。
 
节目一播出,梁龙立马被网络暴力,“五月天”的粉丝说:“你玩的东西这么low,有什么资格评判华语第一天团?”导致梁龙不得不公开道歉。
 
 
2017年,40岁的梁龙客串了《父子雄兵》里的“狗哥”,一共只说了5句话,迈出了他跨界的第一步。
 
2018年,梁龙演了《回南天》里的“龙老师”,吃的是白石洲的路边摊,住的宾馆晚上还闹耗子。拍了一个月戏,条件挺艰苦,但梁龙挺开心。
 
同年,黄家驹胞弟黄家强发起了《“祝您愉快”纪念黄家驹25周年演唱会》,请了“二手玫瑰”到工体演出。
 
 
不料还没演完,下面的歌迷就疯狂叫嚣:“滚下去!滚下去!”
 
“二手玫瑰”花了一个月时间改编黄家驹的《不可一世》和《大地》,却被粉丝骂“800流乐队”“人妖”“亵渎”……
 
不过梁龙对此并不在意,出道19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做爱做的事儿,别的都无所谓。”
 
这一年,继《煎饼侠》《轻松+愉快》《父子雄兵》之后,宁浩也找到梁龙,让他给《疯狂的外星人》配乐。
 
梁龙新写了首歌,宁浩就是不满意,他就想要《命运》这歌的旋律。一做出来,宁浩是满意了,可梁龙的朋友说他有点糊弄。
 
梁龙还要做整部电影的配乐,光找线索就找了四五个月,他不想干了,跟宁浩吵,差点闹翻。最终,看了几百遍电影,耗时8个月,梁龙终于完成了这项工程。
 
一年后,梁龙在《思想没问题》里演一个窝囊男人“老左”,多年光头的梁龙蓄起了小卷发,之前是“人狠话不多”的“摇滚教母”,剧里成了老挨打的中年男人,该片还入围了国内三大电影节。
 
 
过足了演戏瘾,梁龙的导演瘾也上来了,他立志做一个没有潜规则的导演,拍了两部短片《老铁》《大命》。
 
 
“我要开花,我要发芽,我要春风带雨的哗啦啦”,梁龙爱折腾,就到每个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去折腾个遍。
 
这个时候,公司年轻人为他想的“损招”,终于姗姗来迟。
 
 
八、
 
 
2019年4月,梁龙团队里的年轻人看李佳琦卖口红那么火,说到底,也是男人化妆的路数,而梁龙化了20年妆,能算得上“美妆界的祖师爷”,他们便怂恿着梁龙也去拍美妆视频。
 
梁龙摆摆手,说:“咬嘴唇对我来说难度有点大,干不了”。
 
年轻人不依不饶,继续劝了一个多月,梁龙决定试试。他找了个不显胖的角度,抽了一天时间拍了一期。
 
 
6月,梁龙第一个美妆视频上线,没想到直接火出了圈。
 
视频里,他说:“我是在韩国做的半永久眉毛”“特别喜欢一瞪一瞪的眼线”……大伙儿一看都乐了,这中年大叔还挺有意思,于是纷纷关注他。
 
这让梁龙有点开心,也有些尴尬:自己苦心经营微博十几年只攒了30万粉丝,拍美妆视频只用了2个月就涨了7万粉……
 
后来,成了“滚圈第一美妆”的梁龙,还开发了自己的口红色号。
 
同样是2019年,《乐队的夏天》成了爆款综艺,节目里却没有“二手玫瑰”,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其实,节目组之前找过他们3次。
 
 
第2次是马东亲自找的梁龙,他说:“后工业时代,轮也轮到摇滚乐了。”
 
梁龙被节目组的坚持打动,但还是拒绝了,他想自己干乐队20年,怎么也能混个评委当当吧,当学员太跌份了。
 
 
他还想要“颠覆式”的节目,比如“学员干掉老师,4个老师最后服得五体投地,说我们这行白干了……”
 
不上节目,梁龙也没闲着,他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万人之路”巡演。
 
 
它的前身是2017年的“摇滚上市”,梁龙给每个买巡演门票的歌迷发“股权卡”,凭此卡可以免费看“万人之路”的巡演,相当于买一张票看两次演出。
 
这年夏天,梁龙没有上《乐队的夏天》,他跑了15个城市,在不同的土地上尽情挥洒汗水,老天爷看他这么拼,就给了他一份出乎意料的回报。
 
 
九、
 
 
今年,43岁的梁龙摇身一变,脱掉裙子,穿上西装,去了《明日之子4》当导师,成了“教导主任”。
 
他倒不是因为想做评委才去的。自己5年前就感受到了中年危机,写不出歌来,所以他想和年轻人待在一起,听听他们真实的声音……
 
他带着年轻人们一起看电影,泡澡堂子,自己还跳起了女团舞。
 
在节目里,有个选手吹唢呐,大家都看得特别激动。梁龙挺羡慕也挺开心,当年自己这么玩的时候,被一群人骂“伪摇滚”,现在有这么多人喜欢民乐,是件好事。
 
参加完节目,梁龙给孩子们留了寄语:“真正有创造力的乐团,一定要记住在音乐上,是学我者生,像我者死,你们要成为一手的自己。”
 
 
遥想当年,烫烟疤的那天晚上,21岁的小保安梁龙曾发毒誓,说:“如果40岁还做不成一个有价值的人的话,就再给自己补20个。”
 
 
如今,梁龙年过40,江湖人称“摇滚教母”,美妆事业也做得风生水起,还成了导演,他在回首往事时,再也不必为“雾水姻缘”的失败而耿耿于怀了吧!
 

35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我觉得梁龙不算是天后的备胎,应该算是主胎拆下后,备胎装上前,顶那一小会的千斤顶。
  • 当年梁仅仅是天后空窗期的备胎
  • 和菲姐谈过恋爱的男星都会星光暗淡……菲姐有吸星大法~
    谢霆锋还好吧?
  • 哈哈,梁龙的情史在滚圈已经算干净了。
  • 这厮前几年在地大附近的vox办的小嗨,我还去看过,当时觉得噱头大过实力。 看了小刀的介绍,突觉这小龙还是挺有意思和毅力的。 天道酬勤,大家都要加油明天开始继续搬砖
  • 和梁龙也有一腿...
  • 王菲对摇滚是真爱啊
  • 不戴墨镜🕶️像侯耀文~戴上墨镜🕶️就是孙红雷~其实你是梁龙
  • 东边不亮西边亮 晒尽残阳我晒忧伤 前夜不忙后夜忙 梦完黄金我梦黄粱 春雨不湿知心鬼 秋寒透打痴情人 念天念地念知己 望山望水我望清晨 我落人中然自在 本是天上逍遥的仙儿 不为俗尘洒一物 只为美酒动心弦 倩女幽魂欠女债 一夜之间就洗清白 劝天劝地劝自己 忘山忘水我忘情人 念天念地,念天念知己 劝天劝地,劝天劝自己 念天念地念知己,望山望水我望清晨 劝天劝地劝劝自己,忘山忘水我忘情人
  • 王菲口味够重的,你图他有啥用啊
  • 跟天后那段,备胎都谈不上。顶多算个千斤顶,换胎时候偶尔用下
  • 我想他当年和王菲一起不至于是被逼的吧?既然是两厢情愿的事情,用不着一大堆人来说三道四吧!王菲有这么公开上节目说过窦唯谢霆锋李亚鹏什么吗?
  • 摇滚教母确实很带劲!音乐节二手的现场太嗨了
  • 二手玫瑰你有多不正经,你就有多情深
  • 回答下那个一直在问的朋友,不是那种很近距离的关系,是那种距离为负的关系。
  • 和王菲也念过唐诗鹅鹅鹅啊?
  • 管虎的生存之民工真好看
  • 听二手的玫瑰,做一手的自己!二手玫瑰牛逼!刀哥也牛逼
  • 梁龙在齐齐哈尔百花园批发市场卖过化妆品,现在还有这个市场,各种日用品,玩具,服装,婚庆用品的批发
  • 越是无所谓,越是无所畏惧
  • 跟王菲那事是真的吗?是真的很近距离的那种关系么?
  • 王菲说过跟自己恋爱过的男人有什么不是吗?男人啊,是个爷们儿就别消费跟自己好过的女人,更不要像个怨妇似的嫌人家女的不好,是不是把你侬我侬的时候自己说的甜言蜜语都从记忆里删除了?
  • 给那组照片的中文名“破鞋”,英文名“lover”点个赞。
  • 为了一口饭,谁没被逼的变态过。于是变态却成了活着的必备技能。
  • 写下许嵩吧
  • 历经千辛万苦,终究他活成了那个他想活的样子。好羡慕
  • 看过不下七次二手的现场!我看你的文章最投入的一篇,之前都是看热闹。艺术源于对痛苦的领悟,他当之无愧摇滚教母的称号
  • 他说王菲去云南探班谢霆锋之后就跟他结束了,可是谢霆锋剧组的辟谣:“云南至今没有一例非典患者,王菲又在疫情严重的地区生活,就算她有这个心,到了昆明也会被隔离的”……我还是信王菲的:呸!
  • 齐齐哈尔人承包了近十年娱乐界的笑果
  • 切磋唐诗,嗯嗯会不会换成了 停车坐爱枫林晚 了啊
  • 在和天后谈唐诗时感觉出来自己的差距,王菲是真才女美女啊。
  • 什么时候能给我们开一扇窗呢?也一直在努力中
  • 二手玫瑰的现场很可以,满场人缠着大花被面做的头绳手绳跟着疯嗨,很欢乐~KTV唱一首仙儿,总是能惊艳全场
  • 龙哥不是备胎,也不是千斤顶,可能只是换备胎时放在车后路上的安全警示
  • 谢天笑什么时候来一期啊?
  • 二手玫瑰,北京,接客
  • 哎呀我说命运啦,啊哈
  • 一句话,没钱别去碰
  • 你知道当年开场那句“大哥你玩摇滚,你玩他有啥用啊……”,对一个只听郑钧许巍高旗的伪摇滚乐迷造成了多大的心理伤害吗?我那个索尼mp3里现在还存着二手玫瑰的两张专辑,太牛叉了
  • 真有故事啊
  • 我就好奇,教母和天后有没有畅谈过人生?
  • 没怎么听二手玫瑰,但是梁龙的魅力让人一见倾心。
  • 刀哥除了保安,还做过啥?
    还写过小说啊
  • 我被活活滴逼成一个商人
  • 前排 点个赞
  • 本是天上逍遥的仙儿
  • 四五年前有一天想听《潇洒走一回》鬼使神差听了二手玫瑰的,前奏一起我就蒙圈了,这不是迈克杰克逊吗?哈,这是什么风格?这歌还能这么唱?摇滚还能这么玩?这唢呐配电吉他怎么这么带劲。然后就欲罢不能了
  • 到挺好奇他大庆的哥们现在干嘛呢
  • 把王菲拿出来消费这事儿挺不摇滚的
  • 青山依旧在 二手玫瑰红
  • 不论教父有几个,教母永远只有一个。
  • 刀哥来个摇滚乐队专场吧
  • 与二手玫瑰八字不合,不喜欢,不褒不贬。更喜欢早期摇滚,94年前的。
  • 你无需去陪我坚持,如果明天的天气还是,那么软
  • 居然写了我龙哥!
  • 有故事的男同学
  • 终于写我龙哥了感谢小刀,龙哥绝对的这么多年零绯闻,摇滚之路也异常坎坷,在陡峭岩石开出的一朵艳红玫瑰
  • 天后感情丰富
  • 太棒了,刀兄,终于写我们独一无二的摇滚教母了!
  • 二手的大地 挺好的啊
  • 哎呀我说命运呐
  • “我被活活的逼成了个诗人...”
  • 梁龙好像说过他是从娱乐新闻里知道了自己被结束了那段雾水姻缘。有媒体报道王菲云南探班小谢,两人疑似复合。梁龙才知道这段姻缘是结束了。
  • 我发现万小刀越来越深得我心了!!!知道我喜欢二手玫瑰!来了接客了!
  • 不停的努力!无人能打败!我欣赏这个大叔!
  • 感觉他把所谓男人尊严看得太重了,然后确实实力比不上天后,又硬要去较劲,就有点又卑又亢了。 这个也说不上好还是不好,像李亚鹏那种,就很乐于接受做天后背后的男人,顺道(也可能是主要目的)运作一下天后的资源为自己发光发热,你看他谈的女友个个比自己牛,专挑牛的谈,也算本事吧。
  • 梁既不是需要备用的备胎,也不是遇到问题时候要用的千斤顶,他是某个瞬间继续消火🔥 的灭火器。而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则是远远旁观的三脚架,看着这一幕幕离奇事件
  • 是个狠人!
  • 我们也有一张光膀子在炕上的照片,也是六个人
  • 竟然很励志
  • 电影树先生里边的配乐,开往幼儿园的车
  • 近二十年搖滾圈就喜歡謝天笑和二手玫瑰,是非常非常非常喜歡,高興的時候聽聽他們,鬱悶的時候聽聽,無力打不起精神時還聽,吃飯聽,幹活聽,坐車睡覺也聽……謝天笑和梁嬸就是魔獸(非貶義)!個人覺得他倆有異曲同工之妙,鬼才!不是主流音樂但是比主流NB!
  • 老梁也是有情史的人啦,喜欢二手,希望老梁越走路越宽。加油^0^~
  • 喜欢二手,从〈征婚启事〉〈火车快来〉那个时候就很喜欢,虽然不是东北人。
  • 刀哥刀哥,跪求写写我的偶像黄家驹。
    写过,看往期
  • 写其他明星底下的留言,都是“写写xxx吧”,难得写梁龙的文章下面,大家都在讨论梁龙,赞
  • 人生需要经历,才能过的体面。
  • 百折不挠,是条汉子
  • 刀哥,可以写一下林志炫吗?他的唱功了得,为什么却始终未能大红大紫?
  • 中国摇滚教父可能有很多,但是教母只有一个,听懂掌声
  • 哈哈哈,二十岁卖化妆品,四十岁还卖...
  • 我的赞和在看是给小刀的,二手玫瑰我真不认识了。
  • 总结:值得尊敬的音乐人!
  • 摇滚真没听过他。98年以后魔岩几个不唱了,郑均老写垃圾,老五自己玩去了,唐朝一厥不振,黑豹让日本人收编,南方摇滚除张萌萌再无他人……唉,就不听了
  • 千斤顶 顶千金~
  • 天后怎么会看上他?不可能的!
  • 写写新裤子,跟后鲨。其实可以整一片京圈摇滚
  • 他这辈子还是挺值的
  • ??老天什么时候对我照顾一次,老天,拜托了,湖北老乡,刀哥 ...
  • 有幸在广州某摇滚节看过玫瑰的现场,真的很喜欢梁龙的表现力
  • 小刀啥时候写写摇滚教父老谢啊
  • 万万的文章真是又损又好笑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