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 叶主任

2020-10-23
某个地方的判例,可以说,是十分的神奇。
 
事实也说明了,总有人脱离群众。
 
这时候,或许就有人明白了为什么要发起砸烂运动了。
 
伴着窗外的夜色,周末到了,不是工作日,主任我,拿出了小酒。
 
坐在键盘前,主任我,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主任我今天说实话,是有一点气愤的,气愤于什么呢?
 
气愤于:
 
个别爬到高位,随便动动手指,就能给千千万万人的生活,施加巨大影响的部分人,脱离群众。
 
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围猎,满脑子英雄史观,把自己极端当回事。

 
主任我,今天借着这个难得的闲暇,来谈谈个别人的问题
 
人总是要受到工作环境的影响,一个干部,天天下乡扶贫,那么他心里就会觉得,几百块也是个大事。
 
但是,如果他在国土部工作,几十亿的资金,根本不算个钱。
 
在李普曼的舆论学中,李普曼指出,人生活在信息构筑的空间中,信息就像是墙一样决定着人的一切行为的根据。
 
事实就是如此,当一些人天天沉迷招商引资,出入会所豪车,席间非富即贵的时候,他的思想就会变化。
 
这个变化,如果没有亲身体会过,总有人以为保持初心是那么的容易。
 
接触的人,这些人提供的信息,构筑了一道坚不可摧的信息墙,笼罩在他的周围。
 
房子是政府给提供的公租房,或者是别的什么渠道得到的房子。
 
他就不会明白超过三万的房价,对于售货员来说意味着什么。
 
车子是政府的公车,或者是老板的接送商务车。
 
他就不会明白,四个小时的通勤,对于住在宝山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每天经受的经费,动辄上亿,财政的官员跟在身后念着预算的时候。
 
他就不会清楚,几万块的存款,对于要负担十几万彩礼的年轻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过着,他就不会明白,灵活的工作时间,对于劳动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自己不开车走走城市里的街道,交通规划的车道到底堵成了什么样子,他心里不会有概念。
 
自己没能在小县城里拿过3000块的工资,负担着7000块的房子,就不会明白普通人的幸福到底有多艰难。
 
为什么劳动系统盼着劳动者来投诉?
 
为什么总是民政系统在关心打工者留在故乡的留守儿童?
 
感同身受,从来是世间最难的事情。
 
人一离开那个位置,就对曾经的东西模糊了起来。
 
那怕,他三十年前也是主治医生,当他成了院长之后,围绕着他的就不再是恋爱遇到烦恼的同事,买房需要借钱的医生,遇到了渣男的小护士。
 
医药代表踢破了门槛。
 
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光靠站在台上教育,能挽回来多少呢?
 
人就是这样,被自己的平台和环境所决定着。
 
渐渐地,曾经在导师手下干活的小青年,开始把学生当奴隶一样的使唤。
 
渐渐地,曾经熬夜整理卷宗的书记员,开始为了打工人不能给老板燃尽青春而遗憾。
 
渐渐地,曾经发誓要为群众的美好生活添砖加瓦的办事员,再也看不到他关心群众的饥寒。
 
渐渐地,曾经九九六的打工仔,失去了过去所有的伙伴。
 
但,这就完了吗?
 
是他们在上面指点江山,江山就按照他们的要求运行了吗?
 
终于,一切回到历史的必然。
 
有奋斗者协议,就有离职。现在创业环境过于宽松,是个人就能当领导。
 
谁还稀罕讨好个别人?不干就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良好的人际关系,不会让他多分给我一分钱。耳提面命,再也掀不起一点点波澜。
 
想当初,巴黎公社的炬火,将劳动者的信念引燃。
 
不是我们没有了他们,就生活不下去。
 
而是他们没有了我们,无处吸血,十月革命,列宁清扫地球,旧时代的剥削者,意兴阑干。
 
炬火点燃了,还会熄灭么?
 
今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或许,读者朋友不知道,随着抗美援朝同时进行的,还有三反五反。
 
朋友们啊,我们才是创造一切的动力,我们的双手创造了世界。
 
迟早,要将一切牛鬼蛇神清算!!
 

50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我们的党和国家,需要更多主任这种“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的人。
    如果你觉得需要,请你加入。
  • 这就是毛主席当年说过的,脱离群众。 甚至某些拿着高工资住着福利房喜欢加班的老同志责问着急赶公交回出租房的新同志为什么不加班,怎么还不买房。
  • 我来客串课代表 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 五反: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经济情报
    三反开始了,五反还会远吗?
    我顺手百度搜一下江城落马的情况,这两年太多了,明显比别的大城市多得多,而且政法系统占大头……
    我们不砸,群众就要砸,不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主任能不提名的纪念伟大的教员,初心可鉴。接触一些圈子,感觉还是军人出身的初心极强(政工出身除外,因为他们比资本大佬还要过犹不及!亲眼所见。)也许军歌中毛泽东思想的旗帜高高飘扬......汉奸买办金融绑们没有改掉的缘故吧。
    军人初心强,是因为流血流汗到底为了谁,是要思考的。
  • 主任我好困惑,您一边劝我们不要执迷于考公务员参与内卷,但置顶又说加入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这两者感觉有点矛盾呀。 另外就我个人而言,工作在某西南边疆省会城市的省级全额事业单位,虽说是省级但就是一个关系户众多的养老小单位,而且绩效分配非常不公(我们0.6,领导2.4),我最近在努力考公,一是觉得作为一个男儿不能这么混吃等死,二是这个单位确实让我很失望(虽然清闲,但是工资远低于省级公务员,而且庙小妖风大,没有上升空间)。于是在考省会的公务员,但您前两天又劝我们别去参与公务员的内卷,这让我很困惑,还望您指点迷津
    为了自己当官升迁指点江山作威作福,或者是为了“稳定的工作”“优渥的生活”,请不要来。这里只有几千块的工资,只有等不上的机会。 为了群众的利益,为了民族的复兴,请加入我们。矛盾吗?
    主任,您这么一说我就不困惑了!好男儿应当志在四方,身在体制内不追求荣华富贵,不追求做人上人,只为了公平、公平、还TM的是公平!自己的亲身经历让我深切体会到了不患寡而患不均,日后服务国家和人民9定当做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在热血上来之前,去揭道办看看《支边往事》。再做决定。
  • 江城今天下了三个,叶主任所言必有大事发生
    清算他们。
  • 街道办的,这一次大砸,是指对股市特定对象的砸盘吧?
    …退学
  • 突然理解了那句话,也突然想说那句话,毛主席万岁
  •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去,才能不为人民群众所抛弃,脱离群众,岂不成了人民群众的对立面,那可是敌人,要专政!必须清算一切牛鬼蛇神。主任要是主政一方该多好啊,亦或是主政者中多一些主任这般境界的才是人民之福!国家之幸!百姓谁不爱好官,把泪焦桶成雨,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
    你不应该盼救世主。主任我也不是救世主。
  • 从来都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 几千块的工资?公务员,唉,别忽悠了,公务员的工资几千,公积金,住房补贴,绩效,请算上。还有你们的公费医疗,请算上。哪位不是刚入职就顶得上外面一般企业中层待遇。请到基层去了解下众多中小企业哪怕是一般非垄断非效益很好的大企业看看一般员工啥待遇。
    国内公务员待遇,多的也就几千。公积金,住房补贴,绩效,都是写在工资里的,就这么算的话,四川省非成都的工资是3000多,公积金700块。河北省非石家庄也是3000多,公积金600块,安徽省在5000左右,公积金1000出头。云南也在5000左右,公积金1000出头,天津比较高,工资6000左右,公积金3500多一点。这一般来说,也就当地刚刚够一个人租个房,自己生活的水平。中小企业的平均收入,大体是和当地公务员持平的。中层的收入,要远高于公务员。
  • 小主任老矣!早就不知道很多人入党入会的初心只是为己,为私利,为仕途了!说着口是心非冠冕堂皇的官话或者党话,办着吃人饭不拉人💩的活。当务之急是净化党的队伍,别亿万党员,千万种初心!
  • 尚未入职,只能赞赏为数不多的几块钱感谢主任。七年高校生涯,四年中二三年徘徊迟迟不入党,被公知所影响,对入党曾经深恶痛绝,现在想来,幼稚且可笑。 现在,既然父母为我创造了车房无虞的环境,自己的起点比上不足但比下绰绰有余,为人民服务本应完全无后顾之忧。自己还在那里斤斤计较着比不上周围的二代,读罢主任文章甚是羞愧难当。 做一名基层小公务员为人民群众添砖加瓦吧,不知道能不能人民需要的一员,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现在的初心。但就先干着吧,路总是自己走出来的。
  • 谁赢他们帮谁,但是真实情况是他们帮谁,谁赢。
  • 地铁设计者估计都不会坐地铁吧,一个换乘站一天几十万人换成出站的,结果就一个厕所,三个蹲坑。。。
  • 还记得小米调教夜景拍摄的工程师吗?人家说的很明白,雷总,您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知道了,也就发封表扬信或者奖励奖励个人。没法解决现实中IT工程师被压榨的命运。
  • 任何个人,组织,集团,国家都逃不过历史周期率,只能不断自我革新,换个说法,一切现存的的事物,都必然是要消灭的。我总感觉,前三十年,是历史的惯性或者是人民的期望在督促我们党进步和奋斗,后三十年是美国这个阴魂不散的幽灵在始终给我们压力,逼的我们不得不进步,不进步就死了。
  • 三门干部是不是特别容易脱离群众?毕竟没有在基层干过。但近些年来公务员招录又爱招应届生,这该如何是好?
    是的,因为三门干部没有生活经验,小白才好操纵。所以一时半会改不了。
  • 主任,我先截屏。 身边的事,公司经营不善,要裁员,但不给补偿。一纸培训通知要求员工签字,通知他去遥远的城市参加培训,为期三月。签了的话,呵呵……。兔死狐悲,有心无力。这些事情耳闻目睹经历很多,依旧愤怒,希望我们能改变!
    找劳动局检举揭发。
  • 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 三反五反正在深入之中
  • 我们已经被组织起来了!
  • 昨天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
  • 作为劳动法的执法人员,深感劳动法赋予我们的权力太弱了,太模棱两可了
  • “据西安商报@旋涡视频 10月23日报道,近日,湖北武汉江岸区吉庆街胜利菜场张贴的《合作入驻须知》引发了争议,条款中规定:女售货员不得超过45岁,男售货员不超过50岁。” 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高于艺术。
  • 当年要不是 张东荪 这个内部的恐美舔美派 ,九兵团也不会发生那么大的非战斗牺牲减员!内部的垃圾真是该清理!
  • 相信主席的人民史观,才会不断革新自己,适应最广大人民的发展需求。否则就会走到人民对立面,被人民革掉
  • 小时候疑惑的问题,长大了很深刻的就懂了,“何不食肉糜?”
  • 主任一杯小酒思绪万千,句子排山倒海之势喷涌而出,可堪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 一个在上海宝山虹口做日结保安的挂壁来留言。日结一天可以玩三天那种。。。昨天干了3天后不干了,微信群的中介不给我结工资,我打了12333热线投诉,在听了5分钟的新闻广播(不懂可以自己打一下听听)后,劳动局人工客服给了我嘉兴街道劳动监察大队的地址电话。我当即赶到哪里,监察的几个爷们让我坐下,当场让我拨打我工作地点的领队电话,领队马上承诺今天解决工资问题。然后我道谢离开。从2点开始投诉,下午六点600工资到手。上海这件小事让我感觉,上海市政府在劳动监察这一点,还是属于劳动人民的政府。
  • 这社会一旦有了打工人的概念,那就有了阶级。
  • 几百块也是个大事,几十亿的资金,根本不算个钱。在不同层次的人眼中,真是太不同了,我一个最基层小公是深深有体会的。主任真的是深入过基层中的了的,脱离最底层广大人民,是某一些中层的浅薄。组织管理要能让直接管理政策的中层能自省起来为群众做实事做有效率的事。
  • 身边越来越多的小年轻投身体制,不是为了伟大理想,而是因为遭受过社会几年毒打,想出口恶气 最近发现抖音上很多教公考的号,传递的价值观真不敢苟同……
  • 肃清内部风气,收拾好启程的行李,才能开启西进东出的宏伟征程。一如教员讲的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 这篇是不是某个知名企业被告上法庭的事
  • 去年重阳节活动去敬老院慰问朝鲜战争的军人,其中一个八十多岁的给我们讲当年的轶事 就有美国人对我们使用各种生化武器
  • 主任,您是真不懂现在工资吗?南京检察院刚入职一年的哥们,到手工资25万,公积金6万。第一年收入就是这么多。相当于普通企业中层以上干部收入。 宁波的在编医生,每个月公积金8000,到手年收入25-28万。最低级的护士,到手22万,公积金7万。
    主任我很有理由怀疑你没考上公务员和医院编制。拿两个副部级计划单列市出来说事情,是典型的“中国就是北上广深”扩大化。宁波市的医护人员收入的确高,那么就代表铜川高吗?丽水高吗?清远高吗?红河高吗?偌大国土,960万平方公里,有的人就是要盯着别人的最高点和自己的一般水平比。那么,主任我应该拿阿里巴巴中层和阆中乡镇公务员比,你觉得合适吗?
  • 虽然有这么多问题,但在军机处行走的主任,却什么都明白。领导从来都不是吃干饭的,
  • 美国上世纪30年代就拿黑人做人体实验了,二战后又接手了日本人的生化部队
  • 在踏上第一个重要的人生台阶时,拉开了与同龄人明显差距的他,春风得意 很快被一位饱经磨砺的老领导结结实实的教训道“头上顶盆凉水,夹起尾巴做人”,他哭的既委屈又惶恐 至今受益,不敢造次,牢记每个逆境,默默的尽力为更多的他人多铺平泥泞的道路
  • 万丈高楼平地起,地基不牢地动山摇。站的高看的远,但是容易看不到下面。出生于80年,父母都是工人,经历了很多,看到了很多。总之国家和党在进步。
  • 主任,默默上课有些时候了,我是工作4年的基层职能部门小兵一枚,单位属垂管部门,以前总认为自己干的工作多少有些机械重复,总没有意义,今天复习了去年的课程,总算发现自己以为毫无意义的生活,其实不是个例。生命也许有信仰,那生活必定有意义。谢谢主任,对我们不离不弃,希望能跟上脚步,多多少少能在这个时代做出些自己微不足道的贡献吧
  • 一直徘徊在退学边缘,真的,但看到留言说大砸是砸股票的,突然热泪盈眶,我还有救
  •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所能真正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双手,自己便是自己的救世主。对于自己一个再普通不过的95青年,却又一个不甘于平庸的心,唯有不断的提升再结合历史进程下的机会进行微操,或者借用着某种交换而来的机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伴着窗外的夜色,周末到了,还是工作日,读者,也拿出了小酒,享受这片刻独处的清欢,给主任干杯
  • 说的好啊,读了主任最近的文章,对某些现象的解释很贴切,人性不自觉地选择环境,并以此为信。初心是破除迷雾笼罩的利剑,初心也难得,能坚守的才是初心,坚守不了的就成了幻想。能得的初心应该就不会轻易破掉吧!但是大部分人真有一个破不掉的初心吗?主任的初心变过吗?
    看揭道办的“复习功课”
    刚看了,主任以后再多讲一些。 道理很深刻,这条路真如主任所描述的那样真切,真正的信仰能支撑起全部的行动。我没有信仰,唯一的一点真切是夹杂在那条蚂蚁路上的不屈和坚持。谈初心和信仰意味着更大的不屈和坚持。怎么个活法,全在自己吧。
  • 新冠病毒,难怪会在世界横着走! 遇到中国🇨🇳 朝鲜嘎然而止。 原来我们70年前就被老霉祸害过。
  • 经济水平高的城市公职人员待遇还是不低的,比如杭州。
  • 哈哈哈哈哈哈主任你们还是最不容易因为同在一个城市你们工资却没我们高
    也不能这么说。大部分地区公务员收入是当地平均水平,你工资比主任我高,是因为你周围的人收入都比平均收入高。
  • 妈耶,那个说医院工资的,我在江西某县城时档案工资500左右,还沒公积金,奖金看什么科室,有的产生不了经济效益的科室还没什么绩效。好在有特殊岗位津贴,全部收入不超3000块。5年前考到深圳东部某三甲医院13级技术岗,档案工资8000,公积金1200/月。奖金看各科(今年也就4千-8千之间的奖金),总之加起来还没南昌的同学高,后悔了一阵子。但吸引我的是深圳的公平
  • 主任您的支边往事确实是往事了,其中的拿卡要跑送正在发生在很多人的身边,就拿我身边来说,一个区的队长,区里的渣土车、加油站、在建建筑的安全监督都归他管理。不说别的,百十万的房子都是全款买,凭他的工资不吃不喝也得一二十年,哪儿来的?一个县上的开放景区管理人员,大小工程都有水漏下,当然他们拿水也都得往上流点。医院院长主任更不用说了,去医院看病花费的20%是主任院长主治医师的灰色收入。这些钱是国家cz收入、地cz政收入、国家yb,却被拿为已用,习以为常,领导白天带头学习清廉,晚上带头t,三令五申他们已经听腻了,耳朵都起茧子了。江城的那档子事不可能发生在每个地方,是检验不了每个地方的,期待上头把这些老虎苍蝇都打死,可是他们死了又怕是一个饿死鬼再上来…
  • 看了大家的留言,也想说下自己的经历,不知道算不算民情。 13年毕业去广州制造业做设计(主要是画图),工资3千不到,还是拖1-2月后才发,自己是一腔热血才坚持下来的,直到14年小病,瘦了很多。 无钱医治便去讨薪,离职,去当地劳动局投诉,前后差不多10次,1个月左右,最后快要回家的时候,当地劳动局一个温和电话叫我过去拿钱。 去了才知道,2男1女公职人员一反常态,吼我强制画押,节案,最后走的时候还有个带眼镜的威胁我,说再抱怨就抓人。 好在,当场也给钱了,虽少了一些,但处境窘迫,我还是接受并结束了这糟糕的经历… 自那起,广州番禺石基在心里便有了阴影,医治副作用也是那时候留下的。 回琼几年,毫无成就,希望自己还能再做点啥吧,丢人了
  • 宁波医护人员能有这么高的收入?表示严重怀疑,道听途说有何意义啊,我儿子在上海三甲排名前三的医院,公积金每个月3000多,年收入拿到手不过20个,宁波的医院都是靠什么来创收的,这么高,上海最顶级的医院都自叹不如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