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 | 新潮沉思录

2020-10-21

文 | 黄三思

九月初的时候,人物杂志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发布,在互联网上激起了很大的反响,新潮上也有文章讨论这个问题。一个多月过去,大家也迅速的忘记了这篇文章,开始追逐起新的话题来。

 

这种迅速的遗忘倒不是什么新鲜事——互联网没有记忆。在此之前,几乎每次出现台风与暴雨时,骑手冒着暴雨,推着电单车在积水地区涉水前行的短视频,或者骑手出现意外的新闻都会在互联网上出现,激起大家要不要在极端天气时点外卖的讨论。但是,这种热度持续的时间只在一瞬间,毕竟在绝大多数时候,外卖骑手和保安,清洁工一样,属于存在于每个人身边,但又日常被人所忽略的群体。所以,因为台风或暴雨而短暂投射到他们身上的聚光灯移开后,大家的的注意力也自然随之转移。

如果只是为了蹭这个热度的话,时隔一个月之后才开始写,未免显得有些过于迟钝。但是我们今天再次提起人物杂志的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讨论文章本身——关于《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新潮对应的文章已经写得非常清楚了。我们接下来要谈的,是基于这篇文章的进一步探讨。

 

前两天,央视新闻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图

 

不出意外的,央视新闻被网友们迅速骂到删博装作无事发生。但是央视发的这张图,确实值得所有人都好好看一看。

 

就业市场,或者说劳动力市场,是一个公地;而问题就在这里——公地不需要被发明出来,但管理规则需要。当搜索引擎出现时,信息源被人所控制之时,利用这种优势来给用户推送莆田系广告攫取利润便成为了可能,而相关的规章与法律,如果有人摸石头摸得太爽,那就永远都不会存在,或者无法发挥什么作用。而我们目前看到的越来越多的996现象,则是一个典型的管理缺失而导致的公地悲剧。

 

以外卖员们为例,通过违反交通规则,以及在人行道上高速行驶的方式,送餐时间变得更快,但是大众整体的安全则被牺牲了。同样的,通过将高强度加班和无偿加班普遍化,位于头部的少数人获得了更高的收入,而对于作为整体的就业市场来说,大部分劳动者面临的就业形势则更加恶劣。甚至于,这种玩法在明面上并非强迫——至少表面上,这场竞速游戏的参与者们都是“自愿”参加的——但是在劳资关系这种并不平等,双方议价能力完全不同的前提下,所谓的“自愿”更接近于只给一个选项,然后让你“自愿”选择。

 

所以,人物这篇文章,好就好在戳破了奋斗的幻象——在基于大数据的系统眼里,暧昧的空间正在逐渐消失。在资方不清楚劳方的底线时,奋斗可以让人获得更高的收入;但是一旦资方通过数据的收集摸清楚了劳方的平均效率后,大家都奋斗只会导向一个结果——平均效率被不断拉高,最后大家为了维持收入水平不变而付出更多。

 

从这个角度来说,高强度加班以提高产出的社畜,和被迫选择逆行这种危险路线以提高送餐时间的外卖员们,有什么本质区别?在这里,我们不谈什么中产阶级自以为自己和无产阶级不共享命运之类的话——说得太多,再说也没意思;同时,之前新潮讨论外卖员困境的文章也已经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更深入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外卖员所面临的窘境被认为是必须被改善的,而社畜们的遭遇,却被视为一种值得提倡的优点?

 

比较明显的区别是,系统对于社会整体的危害是看得见的——被迫骑着电瓶车在人行道与马路上乱窜的外卖员们,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直接的威胁;也即是说,系统逼迫他们这个行为的外部性过于明显以至于无法装作看不见。而对于社畜们而言,996的外部性对于劳动力市场的冲击是间接的。

 

一方面,整体环境的恶化,分摊到每一个人身上,其变化并不是巨大的,一次性的,而是缓慢,逐步的。另一方面,在舆论导向上,这种变化被包上了奋斗的糖衣,反而显得像是一件好事。

 

这意味着奋斗是一件坏事吗?我们是否应该不努力工作,拒绝加班?

 

从单独的某个个体的角度来说,并不至于。对于那些没有家庭资源可以依靠,必须独自在一线城市奋斗的人来说,透支自己的时间,精力和可能的健康,换取更多的资源无可厚非——毕竟,对于大多数没有社会资源和生产资料积累的群体来说,依靠自身的技能和额外的付出来换取社会阶层的跃升,是目前门槛最低,成功率最高,同时也最不容易翻车的路径了。

 

同时,对于单独的个体而言,要求他们为了整体的环境做出牺牲或者违背经济规律的选择,也是不必要的。所谓不能蕴含不必,做不到的事情,也没有责任或者义务去做;要求单独的个人为了某个宏大叙事而单方面无条件的付出,本身就显得非常鸡贼。

 

进一步的说,人依靠自己的努力获得更好的生活,这不是一件坏事,也不应该被指责。但问题在于,在目前的现状里,通过对于整体环境的破坏而获得更多的收入,其外部性太强。在劳动力市场上,劳方与资方的终极目的是相反的——双方都想要最优解。

 

资方想要发最少的工资,让劳方干最多的活;而劳方则是拿最多的工资,干最少的活。而面临这种囚徒困境,学过博弈论的人都应该很清楚,最佳状况是纳什均衡——也即是任意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都无法使得自己获得更多收益的平衡点。但现实的问题是,很少有什么职业劳方在面对资方时拥有完全的议价能力——议价的前提是双方实力相近。

 

一般来讲,由于个人议价能力的缺失,劳方与资方的议价依赖于第三方的介入——也即是管理者,规则与工会。而目前这个第三方起码在工时维权上往往是缺位的。这意味着资方作为更强大,更有话语权和主导权的一方,其单方面改变现状获取更多好处的成本太低——劳方在这种时候配合他们,也许可以获得短期的收益,但是对于劳方整体来说,其未来长期预期收益必然降低。这时候央视新闻的微博言论必然需要被抵制,被喷到删博说明大部分普通人还是清楚自己位置在哪。

 

我们不能期望于经济的发展会自然而然的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不能超越时代——马克思自己也反复强调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仅仅是消除形式上的上层建筑,并不能消灭剥削。我们今天看到的东西,只是马克思所称的“剥削的形式”而不是剥削的本质。而对于他所言的本质,也即是剩余价值与私有制这种东西,至少在目前来说,是没有办法从社会中剥离出去的。

 

劳动者权益的获得,从来都不是靠着经济发展来解决的——最低工资,禁止童工,同工同酬,安全规范,八小时工作制这些保障,没有哪一项是资方觉得自己赚够了主动吐出来的,没有哪一项不是劳方与社会整体付出,长期斗争与反复博弈的结果。

 

同时,指望资方主动改变现状,损己利人也不现实,即使真的出现,缺少了第三方监管和保障的支持。显然也不可能竞争得过下限更低的那一部分。所以,在第三方缺位的情况下,目前这套劣币驱逐良币的玩法只会使得任何不肯参与进来的玩家都会被迅速淘汰掉,最后市场上只剩下拼命加码提高工资标准的资方和拼命提高加班时间的劳方。而到了那个时候,除非有人发明出一天能比其他人多工作24小时的新方法,那么囿于人类客观条件的限制,能够从加班这套玩法中获益的人也只会越来越少,收益也会越来越低——就好象现今当下的外卖员们。

 

当然,如同沉思录之前的文《外卖骑手,困于内卷》中说的一样,内卷总要有尽头,资产阶级内部也是卷的。历史上资本方和劳动者间的博弈一但有一方彻底没法玩了后果都是剧烈的。

 

最后扩展讨论一下。应该说这两年网络上对于996的声讨发端于互联网行业,互联网从业者也是目前公共舆论中声量最大的一个群体。去年码农抵制996运动刚开始时沉思录的文章就分析过为什么这个运动很难坚持下去。在互联网行业仍然畸形繁荣的情况下,不同的风口,不同的领域,绩效年终股票期权,程序猿们是同猿不同命的,甚至很多人口嫌体正直,对996乐在其中。大部分人并没有意愿要求在互联网全行业真正的硬性工作标准,也极容易被分化,搞到最后就变成了嘤嘤嘤这个资本家坏那个资本家好的游戏。

 

到是现在大家都在讨论的外卖员和快递员,从组织形态上反而会比互联网从业者更先进,已经从原先各种来源的分散社会劳动力蜕变,正在逐渐被互联网自己制造出的超大平台和严密系统训练成有组织有效率有方法有明确要求,议价能力又较为平均的群体。很简单,技术的出现根本上都是为了改造社会而不是只为了帮资本家赚钱的。

17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嗯,深圳,又是深圳,整挺好。特区嘛,毕竟特殊。中国有一个深圳就挺好,不要再造一个,更不要把其他地方都变成深圳。
  • 中间的python广告格外讽刺……
  • 现在都在谈内卷,而在我个人看来,无非是一部分人占有了这个社会的劳动所生产的绝大部分价值,而剩下的少部分价值再供给剩下的绝大部分人。 是分配出了问题。 有太多吃时代红利混到某个位置上的人,这些人才能有限却占据了大量的资源,,然后反过来指责当代的年轻人不肯奋斗。
  • 996算什么,我们建筑行业都是007,我们说什么啦,程序员们好歹赚的多,我们才是金钱无时间无生活无
  • 其实半fo仙人说的对,只要我每天坚持带薪拉屎十分钟,一年下来就是一个小五一假。
    十分钟哪够,三十分钟起步
  • 这话不完全对,我就是太努力工作,所以丟了工作
    说出你的故事
  • 虽然如今世界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变多了,但是形如化工厂机械厂这种安全事故率较高的工厂工人,淘神费力的大型机械重型卡车驾驶员电力系统工人掏粪工,还在用小农经济的生产方式劳作的农民等等还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从有一个男人消失24小时会发生什么的话题底下的回复就可以看出来,人与人之间的割裂,和相当一部人对于部分行业的无知,都是令人诧异的,虽然这是在一个男女相关的话题底下,但是这种现象确实是不分男女的,发不出声音的电工同样理解不了化工厂的危险,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其实美国大选当中的民调失真也已经很明显地反应了这件事情了,铁锈带的老白男们在白左眼里可能同样不算是人,中国这种现象再多迈几步就会变成美国那样,按闹分配终究不是什么好办法,需要其他的解决方案
  • 程序员、外卖员以至于电工、建筑工人这些是你能看到的人。电子装配流水线的工人有时还能上个新闻。化工、石化、矿山、污水厂、垃圾厂这些地方的人们,拿着极其微薄的薪水冒着巨大的风险干着零零七的工作,即使意外身故,消息都不会出厂子的门。讲到底,环化材生真就四大天坑呗。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呀!
  • 一部分人拿007说事,你们这些建筑从业就是欺负大多数人没去过工地。工地干活的是你们吗?你们就是个跑腿的监工。夏天顶着37度高温工作的是你们吗?在工地转几圈,解决工人不愿意解决都给你的问题,打几个电话,也叫007?你们的工资低为什么,因为你们的活其实谁都能干啊。我就不懂那些说这种话的人了,你们不应该和程序员联合吗?你们这些建筑行业,上对程序员有怨言,下看不上联合农民工,你们也真是活该007。那些拿007反驳996矫情的,真的是无语啊。
  • 一边是薇娅李嘉琪单场直播收入过亿,一边是快递员罢工。
  • 现在很多快递公司都出现快递员罢工了,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只是媒体都没有报道
  • 若劳动无尊严,则工作无意义。
  • 看柳欣的课和书。他的一个中心点,就是中国的问题是有效需求问题,而且挺严重的(基尼系数快和美帝肩并肩),而解决的办法却是刺激消费,大力发展仆人经济(好听的叫做第三产业挺大一部分)。 这种情况下,岭南特区的东西,没有给人们任何好转的苗头。 美帝的社会割裂过于明显,大多数人都看出来了,国内这只是没有摆到显眼的位置。
  • 作为一个正在秋招的留学生,感觉能有一份工作就不错了,先干着再说 搞的我身边同龄人吐槽没后台的人才努力,有的人开着家里买的BBA一个月拿着3000块工资5点下班还嫌钱少
    再卷下去,过几年搞不好CICPA都是毕业生入职标配了
  • ——:“你不愿意干有的是人愿意!” ——:“要都是你这样的人,我们的IT技术还怎么发展?” ——:“扫马路的清洁工、整天跑的外卖员、大山深处的电工师傅,他们的工作不辛苦不危险吗?凭什么只有程序员跳出来要这要那?” ——:“自己选的路要怪谁,还不是当初眼馋待遇的投机行为?” ——:“既然发现是坑那就走啊,不敢走说到底还是留恋这点好处。” ——:“我想,还是要勇于跳出自己的舒适区,保持终身学习的能力,而不是在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岗位上浑浑噩噩,过那种一眼就望到底的平庸生活…………扫描我的二维码领取申论/教资/军队文职考试独家秘笈……” 人类的悲欢当然并不相通,而我只是突然想练习斗转星移。
  • 题目这句话的出现本身就表现了劳方对资方议价时有着极大的劣势
  •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会压着相同的韵脚。经典意义上的资产阶级正在登上历史舞台,经典意义上的无产阶级正在被历史的进程批量的制造出来。之后会如何呢?
  • 谁说加班就是努力工作了?时间长并不等于就是效率高!而且长期要求员工加班,不论是不是有加班费,实质都是侵犯人权!下班后的买菜做饭刷碗哄孩子的时间都要侵犯,这样的老板就是没有人性!
  • 最佩服之一的就是张养浩。元朝宰相,专制主义中央集权下的文官首领,竟然说出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样石破天惊之语。 常常在悲观和理性悲观的夹缝中摇摆,历史周期律怕是跑不过的,但是现实的日子又还得过。真是难以言说的滋味。生而为人……
  • 内卷的最严重后果是科技的停滞。垄断利益集团选择用最舒适的方式躺着赚钱,用活人当电池和燃料,堆人力而不是搞科技,扼杀一切可能威胁自身地位的科技创新。
  • 评论区正中下怀,连996和007都开始打起来了
  • 资本家内卷是真的,不内卷怎么玩的过血汗工厂。程序员想996也是真的,因为工资够高,你不996 ,也有很多人愿意996。
  • 不要太慌,我刚刚特地看了下央视新闻,他们已经在呼吁保护动物要立法了
  • 码农迈入新时代的步伐比外卖员和快递员要慢
  • 加速壬出现也是没办法,没办法,无解
  • 最近快递小哥的事也显示出了他们更强的组织性,希望这里一个维持社会正常运转的群体中诞生出一个真正的行业工会。
  • 新时代的class struggle已经登场了,让我们看看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吧。 要相信人民
  • 想起了玄处曾经说的做大蛋糕与分蛋糕并不是相悖的,是可以同时进行的。只讲做大蛋糕,而延迟分蛋糕的都是刷流氓
  • 马原告诉我们:劳动力的价值取决于维持劳动力本身生存所需的最低价值。也就是说维持劳动力可以被可持续剥削的最低费用。所以说,加班会多赚钱只是一种错觉,所有人都不得不加班时,那时又会回到你本来的价值。奋斗不能提升劳动力的价值。奋斗没有意义。
  • 十分有道理,怎么说呢?其实程序员的工资平均工资高于很多行业,收获和付出是对等,996是应该的。另外,从大环境来讲,主要是科技发展太慢,生产力不能进一步解放,换句话,内卷太严重,还有就是股市和房地产的绑架经济,为啥这两年提996很明显,前几年没有嘛?也存在,只是房地产经济太好了,大家都工资都涨了一部分,程序员工资涨的更高。现在房产经济暂缓,工资上不去,还贷压力大,所以导致996被重视起来。根子上,还是要解放生产力。
  • “技术的出现根本上都是为了改造社会而不是只为了帮资本家赚钱的”人类科技的进步也是为了帮助人类早日冲出地球甚至太阳系而不是为了让🇺🇸在蓝星上称王称霸收保护费的
  • 动辄扯建筑行业007的,比惨有意思?劳动环境的改善难道不是整体的吗?
  • 资本论都讲过了,相对剩余价值剥削,效率越高压榨越狠,越努力越剥削,然而资本家做为一个阶级其实也没有办法。希望跟评论头条说的一样,深圳有一个就够了
  • 突然觉得现在的劳资关系反了。 劳动者应为生产资料提供者给予报酬,承担全部生产风险并获取全部劳动所得。 现今的资本并不单纯是劳动资料的所有者和提供者,而是各种角色的复杂结合体。其扮演的角色越多,拥有的权利也就越大。所以现今市场中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关系,不是单纯的有资对无产的压制,而是一种复杂权利对无权者的压制。甚至成为一种变相的奴隶制。即复杂权利集合体控制和喂养生产者。
  • 我们仍需要奋斗,但奋斗不等于996,996也不等于奋斗。
  • 个人可以靠机遇与能力改变,但这机率在历史中是极少数。大多数人更改自身处境还是靠斗争获取的,无论资本与权力都是尽可能压榨。不让对方感到恐惧,是不可能让对方让步,控制胃口。所以下层不论怎么分类,实际上还是无产者,不要搞错自份,为有产者们说话。
  • 咱们依然是无产阶级,没有掌握生产资料,可能也没有生产技能,无非就是打工仔罢了,甚至上升预期还不如以前看不起的农民。
  • 还是在罗嗦下。996也好,007也好。大家都是被剥削的,只是程度不同,这有什么好互相争论的呢?特别是007的,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你被剥削的更严重所以996不算剥削严重了?甚至还有自己不是007也不是农民工,还要以此嘲讽996矫情的。有一个群体比你有话语权,且发声了,那就是好事,有什么好攀比被剥削程度的?就是因为有这种人存在,所以我是个加速党。我加速就是想让你们这种更惨,这样你们就不会内斗,反而联合了。当然如果还是内斗也没关系,用我这种尘埃换那些几代家业资本家,我也值得。希望内斗的言论不要再出现。当年工人可以支持学生,工人可没说你们学生舒服多了,我们才惨这种话。你们如果连百年前的人都不如,要走更多的弯路,可就真让人看不起了。
  • 要促销费就不能再压榨要提薪抑制加班,不然没钱没时间拿什么消费,富人们促了不过不是这里罢了。
  • 奋斗肯定有价值,前提是它有回报,它有意义,它的付出和价值成比例。
  • 整体强调规则制定和监督方,以及工会等劳方议价组织的可行性。最后说到,外卖劳方组织性似乎战斗力强过码农,我是不同意的。我觉得目前尚未到强调资方劳方对立性的时候,当然这种合作对立是始终存在的,现阶段教育的提升和产业结构转型正处于适配过程,不平衡还是瞄准行业,精准失策为好。不然只要把劳动法搬出来,已经够资方喝一壶了,但我想断然不会如此简单。
  • 我要杠那个说建筑行业的,别人比惨也有问题?另外不知道有没有见过建筑业设计院,国庆有时候赶工期都要加班。 另外,对于个人,博弈论的计算下,维持现状下,永远的都是加班的收益大于不加班,因为损害了集体利益,但是得到了个人收益的最大化。
  • 好家伙,还欺负大多数人没去过工地,你去过?盛夏的太阳底下放线,蒸笼一样的基坑里打标高,一巴掌拍死十只蚊子的地下室里弹一米线,冬天楼顶上吹冷风打混凝土到三四点,您干过哪一样?
  • 资产阶级之间的“竞争”并没有那么激烈。 如果一个资本家成功的前提是另一个资本家破产,那确实可以达成一个动态平衡。但从里根-撒切尔大力推广新古典以来,欧美中产萎缩的情况来看,是N个中产的资本被集中养成一个新资本家。 打土豪分田地也是一种对资本的洗牌。TG取胜的原因是在经济上赢了。 如果巨头私企可以真的大力投资科技,全面推进新技术发展,那大家累点也不会有太大怨言。 问题就是,华为富士康已经算是待遇好,对技术投入高的了。其他中小企业的情况更恶劣。
  • 中国未来,还看雄安
  • 所以我毕业那年不顾一切的考了公务员,而那些毕业时心比天高对体制不屑一顾的同学,除了少数毅力超强能边工作边考上体制的,现在除了后悔还是后悔。(我是普通大学普通专业的学生)
    公务员毕竟有限啊,永远不可能是就业的吸收池
    哎。。。关键是很多岗位只收应届毕业生,无论如何也不应该错过人生几率最大的一次机会啊。。。
  • 都是无产阶级,007嫌996矫情,996看不上007,真是讽刺,资本家看了合不拢嘴
  • 私有制的存在才是主要矛盾,单向谋繁荣不谈分配,资本家吃肉劳工喝汤不再可持续。一个能够大量产出可贸易品的共产主义经济模式才是必须要及早纳入议题的出路!要让更多无产阶级掌握先进生产力,资本家才会变成多余的肉瘤!
  • 权利是需要被强制给予的,休息的权利也是如此
  • 推倒巴别塔也很重要
  • 说建筑行业只是监工,那出了事故是处罚监工还是干活的农民工?活都不是我们干的,我们却要被这个处罚。再说农民工每天十个小时以上干活,工资比监工还低,那就是因为整个行业利润都被头部抽走了,包工头们不愿意承担农民工的社保只发工资,央企们也不愿意养职业的建筑工人,房地产降低周转速度不就是导致工程减少,产值降低,工资可不得降。
  • 好几次在早上刚上班的时候听到失眠,早醒,还有网络上频频被提及的抑郁,还有在地铁上看到的人们哈欠连天,走路急匆匆,不知道怎么感想
  • 资本好的一面在于为了增值,攫取更多相对剩余价值会客观要求乃至逼迫科学技术的进步;坏的一面新潮在讨论亚马逊快递问题的文章中也聊过。 当分化已经出现,部分人以劳动为生,部分人仍然囿于土地之上,少部分人以资本为生之时,作为提供服务的管理者来说,选择为谁服务都是难以两全的选择(劳资对立的事实前提)。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