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越米仓山,向澳大利亚前进 | 揭道办

2020-10-22

公元219年1月,刘备在阳平关和曹魏集团的夏侯渊展开了对峙。

阳平关周围,地势奇特,一边是山,一边是河,前来阳平关的路,仅仅是一条狭窄的路,叫做金牛道。

想要在如此狭窄的正面战场上攻克阳平关,无异于痴人说梦。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说的并不是一个人真的能顶住一万个人的攻击。

而是留给这一万个人的正面,只能通行一个人。

所以,一夫当关,正面接敌,敌人的数量永远是1。

古希腊的温泉关,也是类似的地形,和阳平关,区别在于温泉关的两边都是山。

斯巴达人就是靠着这样的地理优势,让入侵的波斯大军无法展开,进而达成了局部数量均势。

又靠着战士的质量,在这里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奇迹。

金牛道一侧的山,是走马岭,另一侧的水,叫做沔水。

沔水往南,就是米仓山。

主任我引用过古人的话,不谋全局者,不足某一隅。米仓山重要,并不仅仅是因为它生产米。

而是,南渡沔水,翻过米仓山后,便能从后方绕道攻打阳平关的背面。

关口的设置,一般都是一面是平原,一面是天堑,平原是为了给关隘供给方便,天堑是为了正面接敌控制敌人的数量。

天堑,得这样守备。

但是,一旦进攻方绕到了平原上,就意味着,关隘依赖天堑达成的控制敌人数量的目的,再也不能生效。

接敌正面立刻就扩大了。以多打少,又从平原上断了关隘的粮道,进攻方一定赢。

刘备和夏侯渊僵持不下,当机立断,南渡沔水,翻越米仓山,占领定军山,睥睨阳平关

夏侯渊坐不住了,主动求战,还有一线生机,不去攻山,就是坐以待毙,只有死路一条。

如今,澳大利亚的贸易航线,依赖的关口,一个在从新西兰到帕哥帕哥的航线上,另一个,在穿越印度尼西亚领土,到苏梅岛、新加坡、胡志明市的航线上。

作为重要的工业原料产地,澳大利亚的对我国的意义,不亚于汉中对于刘备集团,既能提供广袤的空间,又能提供丰富的粮食。澳大利亚不论是从领土面积还是出产产品来说,都是如此。

因此,在我方军机翻越米仓山,我方军舰前出南海后,澳大利亚前段时间,主动求战,对我们推出了充满敌意的种种政策。

这并非美国人主导的,要知道,内因是决定事物发展的根本,外因只能通过内因起作用。

在我力量前出第一岛链以后,澳大利亚赖以为生的航线,都在我力量投射范围之内

因此,求战尚能保全政府,继续跟着美国的法西斯当人上人。

什么都不做,只有等着被世界人民大团结,这是澳大利亚的统治阶级无论如何不愿意看到的。

随便什么垃圾,都能来中国当外教,做人上人,他们就不愿意澳大利亚成为大号海南岛“中国人入侵”的口号震天响,议员甚至要求华裔谴责中国。

这麦卡锡主义的沉渣,怎么就在这里泛起了?

因为,种族替代不光在美国发生了,在澳大利亚,汉语已经是使用第二广泛的语言,人口仅仅2500万的国家里,有120万华裔。而且,越是年轻的人中,华裔的比例就越高

但是,夏侯渊的惶恐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蚍蜉撼动不了大树的意志,蚂蚁也改变不了大象的走向。

因为,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我们伟大祖国的地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