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谁能赢得美国大选? | 瞎爷

2020-10-20

01

 

谁来当美国总统,似乎是个八杆子打不到我身上的话题。之所以想着来讨论,纯粹是是因为闲扯淡。

 

有的人喜欢川普,希望他继续当选,有的人希望他下台,换个人来,换谁?现在看来,如果要换,只能换拜登。因为没有别的人选。

 

很多中国人之所以喜欢讨论这个话题,是因为分成两派。一派是真心喜欢川普,特别是一些已经移民了美国的人,他们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混到美国做了高等人,自然希望川普能保证自己的利益,把自己和黑人、老墨、拉美人分隔开,保证自己高等华人的权益。

 

不喜欢川普的,大多是国内的人,因为川普对中国忒狠了。

 

还有一种喜欢川普的,是觉得川普不靠谱,希望川普再干几年,把美国干死。也就是寄希望于敌人内部的崩溃。这也是很多人喜欢称川普为川建国的原因。就像苏联的失败,是戈尔巴乔夫搞得一样。内部的崩溃。他们希望川普是这样的角色。

 

这是大多数华人的心态,或者说很多中国人的心态。

 

有个说法叫信息茧房。你看到的信息决定你的判断。我现在所能看到的信息,就是这些。

 

所以,难免坐井观天,井底之蛙。

 

02

 

据说,现在的各种民调,川普都跟不上拜登。很多人开始押拜登赢。

美国的一些人,也各种造势,希望美国人不要选川普。比如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的文章,标题是《美国民主不能毁于特朗普之手》,全文如下:


11岁时,我以难民身份抵达纽约,很快成为一个骄傲而且感恩的美国人。后来,作为美国外交官,我经常把美国的民主制度和令人尊敬的选举程序视为典范。外国友人认可这种评价。当人们望向美国时,他们通常喜欢他们所见到的。

本月,那些美好的回忆感觉很遥远。现任总统出身富贵之家,却满嘴谎言,由于这种滑稽的事实,美国民主活生生遭到破坏。看过最近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他的民主党竞争对手乔•拜登(Joe Biden)的辩论后,我感觉自己正与一只嚎叫的狗一起被困在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中。一位声称代表法律和秩序的总统拒绝遵守他自己的竞选团队已经接受的辩论规则。他还拒绝谴责种族偏见势力,也拒绝承诺遵守选举结果。从他过往作为来看,这一切都不足为奇。

不久之后,特朗普和几名与他关系密切的人新冠检测呈阳性。考虑到本届政府对新冠疫情的轻率傲慢态度,这一点也不让人意外。接着,白宫官员非常拙劣地试图把他们的这位老板描述为一个“击败”新冠病毒的人,尽管借助了精英医疗团队和实验性药物。特朗普发出信息:人们不必害怕这种病毒——但100万逝者的骨灰驳斥了这点。

美国人现在正为未来四年选择一位领导人。没有比这更大的民主盛事了,但今年也可能出现灾难性结果。原因包括疫情下安全投票的挑战,处理大量缺席选票(absentee ballot)的后勤压力,国外和国内代理人可能会通过散布谎言试图影响选举过程,还有特朗普自己厚颜无耻地想要削弱民众对民主制度的信任。

通过声称此次大选将受到对他不利的操纵,特朗普在故意播下混乱的种子,包括在选举日可能发生暴力对抗以及之后可能出现大量诉讼。如果选举结果双方票数接近,可能需要数周才有定论,而且可能会被任一方斥为欺诈而不被接受。没有一场选举是完美无缺的,围绕选票的争执司空见惯,但这一次,特朗普会把微小的出入扯成是大阴谋。极端左派人士中也有一些人会这样认为。最终,争议可能会由最高法院解决,对于拜登的支持者而言,这确实是一种令人不安的情况。

当然,投票结果可能会一边倒,使得党派抱怨变得无关紧要。我希望如此。但我们应该做最坏的打算,要记住三个事实。

首先,投票程序经过多年发展,且受益于无党派专家的指导:广泛欺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较容易发现。其次,一些小瑕疵不可避免,但可以补救,无损于整个过程。第三,无论计票工作多么诚实和高效,舞弊指控肯定会出现在社交媒体和具有党派倾向的媒体上。不管有没有真正起火,都会出现大量烟雾。负责任的两党领导人以及法律、学术界和新闻界的专业人士,应该出面帮助民众从夸张言论和谎言中厘清事实。我们对迷惑他人的做法准备得越充分,我们就越能妥善应对这些企图。

经常有人问我,修复本届美国政府对美国全球地位的损害需要多长时间?确实,美国无法抹去特朗普所代表的经历。就像象群所经之处会留下痕迹一样,特朗普团队也会。

如果拜登当选,他将接手一个因为前任在所有错误的地方追求“伟大”而遭到削弱的国家。这位新总统的任务艰巨:安抚盟友;再次承担在气候变化和全球卫生领域的领导角色;缔结有效联盟,以遏制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野心;再次确立美国作为民主捍卫者的身份。

拜登和他的团队能否胜任这份工作?在那些仍希望美国安好的人的帮助下,答案无疑是肯定的。他们是否有这个机会?这取决于美国公民现在如何看待这个国家的使命和角色。他们的愿景是否与在1948年欢迎我们一家抵达的那个自信且外向的国家相似?或者,时间是否让公众观点变得狭隘,并破坏我们去伪存真的能力,以至于我曾热爱的美国成为历史。不管怎样,我们很快就会知晓答案。

 

再就是纽约时报编辑委员会也发表文章,呼吁美国人去投票,但不要投川普的票。

 

当地时间10月16日,美国《纽约时报》编辑委员会发表了长篇社论《结束我们的国家危机》,文章开篇第一句便直言不讳地写道:


“唐纳德·特朗普竞选连任对美国民主构成二战以来的最大威胁。”文章细数了特朗普诸多“罪行”,怒批这位现任总统是“最糟糕的美国总统”。

 

《纽约时报》在文后还列出了该编辑委员会成员分别撰写的文章作为这篇社论的佐证,分别是《他毫无悔意的腐败》、《当科学被推到一边》、《他的蛊惑人心》、《他的假民粹主义》、《他无能的政治才能》。

 

这非常罕见,因为以纽约时报的影响力,这样直接地反对现任总统,批评他的领导,确实是历史上没有的。

 

这篇文章里说:

 

朗普的连任竞选,已经成为美国民主自二战以来的最大威胁。

 

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是灾难性的,已经在美国和全世界范围内严重的伤害了美国。他滥用职权,否认政治对手的合法性,打破了几代人以来将这个国家团结在一起的底线和规则;他把公众利益和他的商业利益及政治利益结合在一起;他对美国人的生命和自由表现出了令人震惊的漠视。

 

他不配担任他所担任的职务。

 

纽约时报编辑委员会不会轻易指控一个正式选出的总统。在特朗普任期内,我们曾大声疾呼以反对他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我们已经批评了他对战后民主社会共识的破坏,这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以许多人的生命为代价建立和维护的联盟和关系体系。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谴责他的分裂言论和对美国同胞的恶意攻击。

 

然而,当参议院拒绝以明显滥用权力和妨碍的罪名给总统定罪时,我们建议他的政治对手把愤怒聚集在投票上,在选举中击败他。

 

11月3日可能是一个转折点。这是一场关乎美国未来、关乎公民希望选择何种道路的选举。

 

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是对美国民主的韧性进行了严峻考验。再来四年,一切只会更糟糕。

 

但即使在美国人在自己的社区,排起长长的队伍等待投票时,特朗普先生仍然尽其全力对这一重要民主进程的完整性进行攻击。他已经打破了所有前任的底线,拒绝承诺和平移交权力,暗示他的胜利是唯一合法的结果,如果他赢不了,就准备在法庭上甚至在大街上和美国人民的选择进行抗衡。

 

特朗普不当行为的严重性和花样之多,会让正常人感到难以承受。他的不法行为反复上演,已经让人们开始久入鲍鱼之肆不闻其臭,而他新的恶行又不断出现,让人们几乎没有时间去深究其细节。

 

现在,是美国人民重新站起来拒绝丑恶的时候了。

 

这个特别专栏,就旨在提醒读者,为什么特朗普不适合领导这个国家。其中包括一系列聚焦于特朗普政府公然贪墨成风、对暴力额手称庆、对公众健康熟视无睹以及治国无能的文章,其中一些特别选取的图片,重点强调了特朗普总统在气候、移民、妇女权利和种族等问题上的记录。

 

如果要评选现代美国史上最糟糕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可能找到任何真正的对手。2016年,他对美国病的痛苦描述引起了许多选民的共鸣。但过去四年我们学到的教训是,他不能解决美国的紧迫问题,因为他本人就是美国最争迫要解决的问题。

 

作为一个日益多元化的国家的总统,特朗普是一个种族主义煽动者;在一个联系日趋紧密的世界里,他是一个孤立主义者;特朗普是如此爱卖弄,总是吹嘘他从未做过的事,承诺做他永远不会做的事。

 

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建设的才能,但却成功地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他就是一个只会破坏的人。

 

他在竞选时自称是普通工人的捍卫者,但却一直代表富人利益执政。他曾承诺提高联邦最低工资,并对基础设施进行新的投资,却实施了一轮主要惠及富人的减税政策。他不分青红皂白地抹杀各种法规,并通过暂停执行他无法轻易终止的规则来回应企业的欲求。

 

在他拥抱金正恩和普京的同时,也让长期的盟友之间关系变得紧张。

 

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美国选择特朗普作为领导人这一缺陷表现得尤为痛苦。特朗普并没有努力拯救生命,而是把这场大流行视为一个公关问题。他谎报疫情,挑战公共卫生官员的专业知识,并抵制实施必要的预防措施,至今他仍在努力在不控制疫情的情况下推动恢复经济活动。

 

当美国经济陷入低谷时,他签署了第一轮对失业美国人的援助。随后,股市倒是反弹,却仍有数百万人失业,特朗普已经对他们的困境失去了兴趣。

 

9月,他宣布新冠病毒 "几乎不会影响任何人",那个日子是美国因该病死亡人数突破20万的前一天。

 

9天后,特朗普病倒了。

 

2015年6月,在特朗普从特朗普大厦的自动扶梯滑下来宣布竞选总统之前,美国公民社会的基础已经开始有崩溃迹象。但他加剧了美国政治中最糟糕的倾向:在其领导下,美国变得更加两极化、更加偏执、更加刻薄。

 

特朗普,在第一个任期内就超越了几十年来美国总统的错误行为总和。

 

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注,美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和演说家,逃奴出身)曾在安德鲁·约翰逊的总统任期内哀叹道:“我们应该塑造这样一个政府,即使在坏人手中,我们也将安全。”但是,这并不是我们民主的本质。美国民主隐含了一种乐观主义,共和国的健康取决于选民的判断和选举上位者的正直。

 

特朗普是一个不诚实的人。他一再违背自己的誓言,即恪守、保护和捍卫美国宪法。

 

现在,在这危险的时刻,通过投票来维持、保护和捍卫美国的责任落到了美国人民的身上,对那些期望一位共和党总统的人也一样。

 

03

 

国内很有影响的自媒体大号连岳在他的一篇文章里说,他这一次押拜登赢。

 

他之所以认为拜登会赢,有两个原因:

 

一是拜登的民调领先。你可能会说,4年前希拉里的民调也领先,现在不敢相信民调。没错,正因为上次民调公司丢了脸,他们会改进自己的调查方法。这次再不准,饭碗都得砸了。还有,上次特朗普的支持者,还会隐瞒自己政治不正确的观点。他们的代言人上台了,在白宫大喊大叫,政治不正确变成了主流,可以尽情表述。

 

二是特朗普的形象变了。上次我说真小人将战胜伪君子。希拉里是传统的美国政客,漂亮话一大堆,但口惠而实不至,选民们已经厌倦这种伪君子。特朗普口无遮拦的真小人形象,出现得恰是时候。客观地说,特朗普也是做了一点事的,比如减税。还有,他对外强硬,动辄毁约。这对非美国人来说,是灾星,也损人不利己。对美国人,尤其是底层民众来说,却有爽感,像迎来了救星。可惜疫情戳破了幻觉,特朗普面对真正的挑战,毫无办法,满口谎言,草菅人命。防疫经济双重失败。这已不是真小人。真小人还是有底线的,不害人就是底线。他是真坏人。

 

不过,连岳还是希望川普能赢。为什么呢?因为如果川普赢了,能让更多的中国人看清楚美国民主的真相,让更多的人失望。再就是如果美国在川普的折腾下,会更快地衰落。

 

04

 

前一阵子,我买了一大堆书,关于美国历史的,想着看完后,写一个系列,名字就叫《美国往事》,想着用我的视角,来梳理美国何以是美国。

 

后来发现不行。

 

为什么不行?第一,环境不行,想说的不能说。第二,能力不行,笔力见识不逮。第三没心劲儿了。

 

这些书,如果有人想看,我可以推荐给大家:

 

费正清文集 美国与中国

作者:费正清

京东

光荣与梦想(精装全四册)

作者:[美] 威廉· 曼彻斯特 著,四川外国语大学翻译学院翻译组 译

当当

美国史(第13版,全3册)

作者:(美)艾伦·布林克利Alan Brinkley

当当

写给大家的美国简史(精装)伟大的文化普及者房龙代表作

作者:房龙

当当

这几本书,或者说这几套书,都是关于美国史的经典著作。一版再版,影响深远。

 

房龙在《美国简史》的结尾是这样说的:

 

如果他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那就让上帝保佑他们吧。

 

这是他在1927年的著作,这句话,离今天,已经是93年了。

 

05

 

应该差不多是在十年前,我认识一位纽约来的建筑设计师,纯正的纽约人,帅哥,而且会讲粤语,喝茶的时候你如果给他倒茶,他会熟练地翘起手指头在桌上敲,表示感谢。他之所以会这个,是因为他的合伙人是香港人,他在香港生活过。

 

我和他讨论《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教父》、《美国往事》,我以为这些电影,作为美国人,他都应该很熟悉才对。

 

但是,我错了,他一部都没有看过。

 

他要我帮他介绍女朋友。他不喜欢在酒吧里认识的中国女孩子。我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孩子是奔着结婚去的。

 

和女方第一次见面那天,他穿了黑色的燕尾服,打着黑色的伞。

 

后来,他告诉我,他和女方聊不下去了。因为女方要求他结婚,在青岛买房子。他做不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然后,我就和他失去联络了。

精选留言
  • 说董王是坏人的人,一定是没见过真正的坏人。 到这里来……
  • 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期待美国衰落呢?美国也是人类的实验场之一。真正期待的是,美国没有衰落,他依然在进步,但是我们由于人口和某些优势,致使我们的发展增速超过了他。
  • 严肃的讲,一定是懂王连任
  • 不是川普撕裂了米国社会,是撕裂了的米国社会让川普脱颖而出;不是川普让西方从内部分崩离析,是分崩离析的西方需要重新整合;不是川普破坏了普世价值基础秩序,是西方世界要回归保守主义,联合挽救被破坏的世界秩序。所以,如果上帝保佑米国,就一定会选择川普。
  • 看过印度的吠陀占星术预言,连任。……真假拭目以待了!如果准确了,再来说另一个更惊人的预测,否则就是扯淡了。
  • 婆婆昨天在家庭微信群里告诉她儿子:“你的总统选票到了,不过只能放弃了。”儿子回复说:“我就算人在美国,也弃选,哈哈。”有选择好过没选择,能选择放弃更是可贵。
  • 可以确认的是,不管谁当选,一个对人才有容量和吸引力的美国很难走向衰落之路……
  • 政治和经济是分不开的,当今美国所出现的特朗普现象不是孤立的,联想到法国的黄背心运动,英国的脱欧行动,德国和欧洲的极右翼兴起,再看在全球化浪潮下富人变得更富,穷人变得更穷,富裕国家如此,第三世界国家更是如此,在政治上特朗普不是孤立的,抛开感情理智的分析,这场选战特朗普打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了不起了,即使他落选了,我们又何必庆幸,我们自己的问题一大堆,专注于解决自己的问题才是正常的,而这需要一个稳定友善的外部环境,现今的形势下如何破局才是关键,近期的美国不要过多指望,无论是谁上台当总统都一样,而欧洲才是重点,但现在来看,路还很长。
  • 按照我们的逻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还是选择老川,再用四年证明老美的一直强大,老川只不过是把桌子掀了让你们看到了底裤,可这不就是政治的本来面目吗?只不过他把政治深度交易化而已,就像金教授所说的:双赢就是你赢了两次
  • 1.我看过电影《华盛顿邮报》,因此我相信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 2.我相信美国有纠错机制,从这点上讲,川普这次要输。 3.无论从理智还是情感上说,我都希望川普下台:我不希望坏人当道,拜登再坏还能坏过川普?
  • pyq有朋友评论: “美国政治精英的问题,是仍然不接受特朗普是民选总统这个事实,或者说,是完全不能接受一部分选民会在了解特朗普所有毛病之后仍然选他,进一步地,他们当然也无法接受被他们认为是“罪犯”的人被推举出来执掌其他国家。正因如此,美国不可能同时保持价值观和领导力,不论内外遐迩。这也是美国当下最深的危机。” 深以为然。
  • 川普和拜登好像都七十好几了,老而不死是为贼,这个曾经年轻的国家,也无可避免地走向衰老
  • 说三点,1,为什么不行?第一,环境不行,想说的不能说。第二,能力不行,笔力见识不逮。第三没心劲儿了。 这个是关键 2 后来,他告诉我,他和女方聊不下去了。因为女方要求他结婚,在青岛买房子。他做不到。 这个是原因,观念不同啊 3,关于连岳,早就想取关,一直忍着,这次特朗普文章,看后立马取关。 一个人为了迎合读者,一个人为了带货,隐藏自己真实观点,已经丧失了所谓的知识分子节操
  • 最后几段关键字:在华美国人,熟悉粤语,燕尾服和伞,奔结婚,买房。信息量好大,不知瞎爷如何看?
  • 在中国,房子是最大的信仰。
  • 1. 美国大选是世界的大选。它对世界的未来至关重要。2. 中国民众的舆论是被导向的,可以忽略不计。3. 特会惨败,这是历史的必然。4. 中美关系会得到修复,但是破镜无法重圆。5. 世界是有规则和标准的,想当然无法改变已经确立的制度。
  • 吃瓜就好
  • 哈哈哈哈哈哈哈 穿著燕尾服 打著傘……他是準備去浪漫的……可是女孩兒直接將他拉入了殘酷的現實!!他不跑幹嘛?🤣🤣🤣
  • 谁当选不关心,让上帝决定吧
  • 前面是命题作文,后面推荐的书让自己找答案?
  • 都是好书,看了2套,抽空把剩余的2套看看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