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第二个屈原 | 揭道办

2020-10-17

成都大学,是一个正厅级单位。

正厅级单位,放到地方上,相当于地级市,放到军队里,则是一个旅。

这么一个单位,出事了。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上一口小茗同学(广告费补一下),写今天这篇文章的时候,叶主任我的心情,并不轻松。

不光是因为这一个同志而不轻松。

主任我,要和主流舆论唱唱反调。

从正处到正厅,五年时间。

这里面有多少天线的功劳,可想而知。

这布局,都是从14年开始,一个人进修,另一个人去学校。

6年时间,这大学,做出来的大事、好事,不少,校长当的,风生水起。

进修的人预备着,46岁的副厅,是接班人的选择。 

此等样人,有几个白莲花?

党政学的履历,就此刷遍。才出校门,也是圣人的规矩,天衣无缝。

这履历,仅仅用了三年。

谁想,天线一去,就是人走茶凉。失去实权。

东三省的风,究竟还是冷了,吹不热这天府的灶。

保护起来,也不是雪藏。去自己人的地方,都是一条线。

何来矛盾一说?

城头变幻大王旗,有人就要窝里反。

哪怕,大王和老王曾经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人民的名义啊,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

结论,就在那令印之中。

三闾大夫,不是为了理想而投江。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