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的速度不一样,迟早要散 | 叶主任

2020-10-05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上一口热乎乎的小酒,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主任我坐在键盘前,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熟悉的开头回到香山劳大,各位读者就应该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呢?今天主任我,又喝了一口小酒。

 

结婚,一开始,往往是因为意气相投,两个人在院子里,或者在同一片土地工作,或者因为什么原因,相识之后,逐渐相知。

 

年轻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的定位,两个人做着梦,就渐渐到了四五十岁,六七十岁。

 

本来,进步的速度,都挺一致,你在那里告别贫困,我在这里四处救火,默契,就一路默契到了红墙。

 

局势不妙,多年之前的感情,成年以后的异地,都在深蓝色那巨浪的一般的压力下,重新凝结。

 

默契,总归是默契,你主内,我主外,对内,你查清家里旧账,揪出宁国府的赖大管家。

 

对外,四大家族的外交,全靠你的魅力。

 

渐渐地,爱穿蓝色衣服的人,也只剩下了贾政一个。

 

于是,就到了决定谁当家的那天。

 

我本以为,我持家这么久,你依然要和我一起下去。

 

但是,谁想你还是当了李自成。

 

张献忠说的好,世界上没有这样的道理,咱们两个人一起坐在龙椅上,接受百官的朝拜。

 

张献忠是聪明的,李自成对他好,那是个人的私交。

 

但是,李自成手下的大将们,容不下大西的人。

 

李自成终究不是一言九鼎,而是依靠大将门,刘宗敏,田见秀觉得,孙可望必须死。

 

那,也就只好让孙可望死。

 

抿下最后一口小酒,主任我,不知所言。

 

婚姻如此,加盟如此,加盟从来如此。

11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主任婚姻告急了?
    你退学吧。
  • 今天的文,朦朦胧胧 要不,我退学吧……
    我不退了,看到“主任婚姻告急了”这个留言,我笑了
  • 街道办所说的困境会成为这一整代进城农二代的梦魇,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那,安排?老规矩。
  • 不想退学的我,全凭评论区
    香山劳大学风好,比学赶帮超。
  • 本来以为李自成能够说了算呢,哎…… 当初关系辣么好,还是要分手
    李自成怎么可能说了算,他能当李自成,是代表了整个陕军和河南农民的利益。他要是不干了,起义军会立刻把他推下台,再换一个人。
  • 加盟,是一群人的联姻,联姻,是两个人的加盟
    只有两个人,事情就太好办了。大部分活的糊涂的人,连两个人的事情都搞不明白。
  • 懂就董了,不懂的也别知道太多
  • 深夜,拖着病躯伏案工作的人,终于将蓝色的波浪压了下去。
  • 有一个朋友,当时一起在体制当编外,每天深受压榨就有了“友谊”,多说一句,当时某些领导的理解“基层减负”就是把工作给编外,自然就减负了。然后我俩愤而考编,他上了我没上,年轻的我还以为好朋友还是好朋友…当然还是好朋友,只不过他每次遇到都是谈论某某局某某领导某某政策,喝酒不尽兴,渐渐淡了。
  • 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社会关系的本质是利益关系。利益往往比感情更靠谱,因为物质决定意识。利益是一切的基础,也是任何斗争的本质。政治是梳理利益的方法论,而政治无处不在。 学习方法论,一花一世界,见微知著,融会贯通,用我所用,不操闲心
  • 懂王懂王,董王董王
  • 中国美国也可称为婚姻,老搭档也可以称为婚姻。
    唯独婚姻,就是个搭伙…
  • 一楼那位,主任婚姻真告急了的话还能有心思在这写文章吗?不过,有一点很清楚,很多留言是不能放出来的,放出来号不仅没了,人恐怕……
  • 赵匡胤黄袍加身的时候,那衣服他想穿不想穿,都得穿了,兄弟们不会让他不穿。
  • 读了主任昨天内卷的文章,读者我思绪良多,觉得我们这批陷于内卷的“优秀人才”大多是个人的努力没赶上历史的进程。人才和做大蛋糕是相辅相成的,足够的人才是做大蛋糕的前提,蛋糕足够大才能容纳大量人才,孵育新的阶级,这就是阶级流动性,这也是历史的进程。国家要怎么办呢?不想拉美化,弯道超车总是有着巨大成本的,谁来承受?只好继续扩大硕士博士招生。。。出路在哪里呢?读者我不禁陷入沉思,恍恍惚惚从字句中悟到两个字:创新。国家如此,个人如此。主任,晚安。
  • 你连你妈都改变不了,还想改变世界?
  • 至少有四层意思:家庭,国与国,彼时彼刻,此时此刻。红蓝从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消彼长,相爱相杀
  • 这敏感吗?这不敏感吗?!有以前内味了,只是以前想看懂却看不懂,现在看懂了又不再想看懂,人总是要长大的,共患难易,共富贵难啊
  • 红墙内的空间足够大,但是…… 太平洋喝够宽广,不也容不下鹰酱跟兔子吗?
  • 大实话啊,无论是男女之间的婚姻,还是国与国之间合作都是如此。
  • 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 闯王献忠私交好。只怨那,献忠帐下有可望;恨无常,不得不予命来偿
  • 走的是人间的道 扛的是顶风的旗
  • 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他们分头走…活久见…
  • 看到标题就哭了😭 七年
  • 看的居然有点毛骨悚然
  • 联想近期的不正常,李自成持家辛苦,内部独走也很难约束。
  • 我还是看的太窄了,总想搞明白字面的意思。看看评论区的各位前辈的留言,真正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和主任的文章相互关照,才真有感触,至于文章到底基于什么人什么事,反倒不重要了。还是要继续潜水学习啊
  • 小弟想到了苏联旧事,果然国与国,人与人是类似的
  • 唉,这么多风风雨雨,终将散去! 可惜可惜。
  • 想起我的两个长辈。他年轻时到处艰苦创业,她也身处龙潭虎穴,处处小心。后来赴汤蹈火,她在家搞好家常。后来却……竟能如此相像?
  • 个人如此,郭嘉亦如此。红墙之内如此,大洋彼岸亦如此。
  • 分手应该体面 谁都不要说抱歉 何来亏欠 我敢给就敢心碎 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
  • 主任今天的文章话里有话
  • 那两位大人是如此,中与美亦是如此。至少张献忠和孙可望都是幸运的,因为历史中,张献忠死于了乱军之中,孙可望众叛亲离,最后投敌。
  • 回想结婚这么久,里里外外的忙活,把原来险些支离破碎的家修好。家里人刚开始相信日子有奔头的时候,怎么就离婚了!是因为你以后的,不一定对我一往情深!可惜了一段好姻缘!
  • 不知所言,什么都说了。
  • 想起来了最初认识主任时候看到的那篇传记文学
  • 年轻时候的重情感,年纪大了三观和利益就重了。虽然找到社区的原图,主任谈的事还是不大明白。不过北京据说离婚率约25%,谁家的人进京了,都要面对这样的环境吧?哪是因哪是果不好说。
  • 看到了沧桑,世事无常;希望好聚好散,有个好的结尾,犹记得那句带着笑:满意吗?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