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柒卖螺蛳粉,李雪琴卖嘴 | 瞎爷

2020-10-05

01

 

看了一些所谓脱口秀节目,你会发现,说所谓脱口秀的,基本上就是所谓北方人,即便是从深圳上海出来的,也是北方人打底,或者说是生活工作在南方的北方人。

 

因为只有北方人才会拉大呱、唠嗑、而且是唠大嗑、扯闲篇。

 

比如,同样是网红,同样是年轻女网红,同样姓李,你把李子柒和李雪琴放在一起做比较,会有什么感觉?

 

李子柒勤奋,踏实,能干,沉默,不情绪化。甚至基本上不说话。

 

李雪琴呢,你看不见她沉默,你看不见她踏实,你看不见她勤奋,你就能看见她卖嘴皮子,就像中国人普遍印象里的瑞典老娘们那样,买嘴皮子,而且极端情绪化,还动不动就拿自己家的老爷们说事。

 

再有就是如果她手里再拿根黄瓜,或者萝卜、大葱,边啃边说,就更形象了。

 

她颟顸、不打扮,随便往那一杵,就开始嘚吧,基本就是他们家里的的那些事儿,铁岭如何,她妈怎么了,她男人怎么了.......

 

当然,你可以说李雪琴北大毕业,去美国留过学,那又如何?

 

全世界都可以欣赏李子柒,但只有中国北方人喜欢李雪琴。

 

我敢断言,李雪琴红不了多久,这是其一。其二,李雪琴的影响只能是在北方。第三,李子柒完成了自己的商业闭环,李雪琴还停留在卖嘴的阶段。

 

这就是中国北方和南方的差别。

 

02

 

我出生在山东农村,小时候的农村生活,印象太深。

 

我记得小时候,还是生产队阶段,我们队里有位邻居,女社员,丈夫姓李,叫李祥林,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话很少,就是茶壶里面煮饺子,有但倒不出来那种。

 

上帝喜欢讲补偿,他话少,他老婆话多。

 

我们叫她祥林嫂。她话怎么多呢?她喜欢做媒婆,只要看见谁家有开始成年的男的女的,她就会上门,往你家门槛上一坐,就开始拉家常,她能从日头出说到日头落,说得满嘴白沫:

 

一般是这样开场:大兄弟,我给你说个媳妇呗?

 

或者是:大妹来,我给你介绍个婆家呗?

 

再不济就是:大婶子,我看俺大兄弟不小了,该说媳妇了,俺娘家的三兄弟媳妇的表妹妹,长得可俊了,我给俺大兄弟介绍介绍呗。

 

她是真热心。心也善,就是嘴上没个把门的。也不贪图什么,真介绍成了,肯定会谢媒人,烟酒糖,而已。不像现在的某些机构,想着法子骗你的钱。

 

我爸爸那个时候是生产队的小队长,常常背后说她,这个熊娘们,烟驴,(因为她喜欢抽烟),白天摇门串四方,晚上点灯补裤裆。

 

说实话,我每次在抖音上看见李雪琴张口:大家好,我是李雪琴,我就想起这个祥林嫂。

 

03

 

很多年前,有部电影,叫《牧马人》,谢晋导演的,朱时茂演一个右派,丛珊演一个从四川逃难的女子,为了吃法,嫁给了朱时茂。

 

里面有个热心的好人,叫郭谝子。这个字读谝,pia,什么意思,就是话痨,特别能白话,这里的白话,读作baihuo。

 

这个郭谝子,是老演员牛犇演的。

 

我当时看这个电影,心想,如果把郭谝子和祥林嫂放一块儿,有戏了。

 

这个谝,应该是西北方言里的词,陕西话,或者甘肃、宁夏一带。

 

04

 

在知乎上看到一段关于李雪琴现象的评论,似乎比我说得好一些:

每个具有高识别度的独特人物,似乎都是缺陷社会扭曲的产物。李雪琴少年时父母离婚,还摊上了无助娇弱的母亲。自己成长难继,还要作为母亲生活的支撑依靠,把母亲带大。而平庸的身材和长相,更是自卑心灵无法抹去的源泉。本来就这样平凡下去,她也只是一个无声消融在人群中的芸芸众生。但高智商的头脑却把她拉进高大圈层的北大 ,还有纽约大学的硕士经历。于是这个普通的女孩,就这样被世俗的名利场揉捏撕裂。

 

这是一场被迫的悲剧,一个小人物被时代搅动翻腾起来、摔在空中的粉尘的命运。不知何时被吹起,会飞到哪里去,何时能够落下来,就这么在风中凌乱飞舞。有时舞出美丽的轨迹,但无法自我掌控的无力,最终导致认知和选择的抑郁。此时只有丧的心态能够跟上这种生命的节奏,无力才丧,丧了干脆无争,也就让自己安心些地随风而去。

铁岭本来就是一个符号化的地方,但来自铁岭的李雪琴却让人真实地感受到喜剧幽默民风的加成。她慢悠悠的节奏,密集话梗,恍然当年刚走进中央电视台的那个赵本山,可能这就是铁岭这个地方骨子里的喜剧力量,一种丧弱面具后面狡黠的眼神,在自嘲中也嘲弄了世界。

但李雪琴的丧是一种真实的来自知识结构和生活背离的丧,是深深的心灵搅动。和赵本山不同,她的幽默只是掩盖无力的表面道具,是随时可能坠落的自我、在延缓欲望里胡乱抓住的外部绳索。在这种反复的自我争斗里,李雪琴可能会给我们带来具有冲突感的好艺术作品,但要达成她自己内心的最终和解,还得依赖某一外力对她的支撑和承托。

终究到底,这是小人物在大平台上的悲剧,这是只有中国才可能具有的独特人物气象。在中国这个巨大而丰富层级的社会里,有大量无知懵懂的尘埃野马。而巨变几十年的中国,还未停住步伐,大风一直在刮。过去的尘埃飞走了,在远方落下来。今天新的浮尘又被另一波风暴鼓起,不停的大风和无尽的尘埃永远是这个野马国度的故事源泉。

 

05

 

本文不接受反驳,不接受批评,不接受抬杠。

 

你可以喜欢你的,我可以不喜欢我的。别来我这儿说三道四。这是修养和教养的体现。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她的丧,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写照,普通人家孩子即使出身名校,也很难阶层跃迁。
  • 李雪琴,挺喜欢她,但是排在她前头的还有呼兰,杨蒙恩等,比她深刻。她的笑话我全能听懂,她的悲伤我也能感受,她的未来确实看不到。她是在消费自己的过往。
  • 看到留言里说李子柒和李雪琴不是一个层次的,我想问一下,李子柒什么层次,李雪琴又是什么层次? 李子柒的勤奋,踏实,沉默,有一个是真实的吗?我只能说这个节目很中国。 李雪琴很北方,但是很真实,哈哈,有认同的吗
  • 李子柒是团队包装出来的, 李雪琴背后没有团队或者团队能量不够
  • “茶壶里煮饺子”是个非常形象的形容。这种深沉是因长久没有话语权而练就的。有东西倒不出来,就化在了心里。然后有个风吹草动,又成了暗自的庆幸与窃喜。在西方文化里,“茶壶里煮饺子”是难以见到的。你不为个人权利挺身而出,连壶带饺子就都被人端了。这倒颇合中国历史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说。
  • 喜欢李雪琴,对李子柒始终无感,看李子柒的视频真是特别尴尬,谁见李子柒自然笑过吗?
  • 不知道李雪琴是谁,特意去百度了一下,看了一下脸,没听她的脱口秀,不过单从她的面相上看, 就不如李子柒那样平和。 相由心生
  • 今天的不光我们喜欢,孩子也喜欢。瞎爷,您也来杯奶吧。
  • 虾爷说的这俩网红,一个都没看过。落伍了!
  • 讨厌国内这些脱口秀一切节目,尤其这所谓的李雪琴、李诞之流,长的就不像个好人…
  • 瞎爷,这些网上卖嘴的不就是过去说书说相声的嘛,过去叫说书、说相声的艺人、演员,现在叫网红。尤其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参与的人们也在全面转型升级……包括学历等等,(甭管它硕士、博士、博士后)最终还是为赚钱、讨生活,所以人家能靠卖嘴露脸(甭管什么脸)发家致富也是一种本事,活着不容易,且卖(甭管卖什么)且珍惜。
  • 东北式的幽默感觉有些审美疲劳了
  • 瞎爷, “谝”字陕西关中通用,读pian,去声,说话聊天的意思,一般说正式的事情不会用谝字。 如:“谝闲传”,读pian han chuan,意思接近东北的唠嗑。 造句:瞎爷今天这李雪琴谝的美。 谝字应该是个方言古汉语,在不同场景不同语气下,表达的意思略有偏差,是个中性偏贬义词。
  • 你说她好,那她就好 你说她不好,那她就不好 不批评,不反驳,不抬杠 做人的教养和修养。 今天学习了个新词: “茶壶里煮饺子——有东西倒不出”
  • 去TM的,先把他们的钱挣了…
  • 尽管看不到小同学的正脸,但是我想我可以感受到他渴求知识的眼神,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 李雪琴和李子柒不在一个层次,这和智商没啥关系。我喜欢听讲四川话的
  • 传说我很会说脱口秀 前一阵有个闺蜜讲哎你怎么不上啊 觉得搞不好可以比过李雪琴 大大惊着姐姐俺了 一则不认得李姑娘 二则感觉特别喜欢小众的我没那么贫吧?
  • 儿子还说李子柒漂亮,比妈妈还漂亮
  • 不喜欢北方人,是大学时候接触的北方同学,工作时候接触的北方同事给我的印记,尽管也有不少热心人,但瑜不掩瑕,瞎爷勿怪!
  • 天过正午,年过中秋,始觉有来有去 人及半百,思及天命,才知无实无虚
  • 写的好!!!本文只接受点赞!!
  • 爷如果预料到会有抬杠的,应该关掉留言功能就好
  • 谝~Pian~大唐古音~陕西话
  • 不知道李雪琴,但我和儿子都很喜欢李子柒,特别爱看她的视频,她可真是能干啊。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