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编到底好不好? | 揭道办

2020-10-06

在几年前,主任我曾经去高原某地,挂职过一段时间。
 
进单位之后不久,省考结束,一批新公务员陆续进入单位。
 
当了新的公仆。
 
主任我当时,分管着几个科室。其中一个科室,分进一个姑娘,谈不上多漂亮,倒是文静。
 
科室的科长,是个快退休的大姐,工作归工作,交流归交流。主任我认为,工作中的同事,以后哪怕不在一个单位,最好都是朋友。
 
人嘛,相聚总是缘分,不至于这么无情。
 
很快,一来二去,和大姐熟了。叫做大姐,其实她的年纪,已经能当主任我的阿姨。
 
组织要关心同志的生活,大姐也是热心人,单位本身,又是爱传八卦的地方,没事的时候,人们就爱来回聊天。
 
新同志的情况,一来二去,也就了解了一个大概。
 

新同志毕业于省里的一所师范学校,专业学的是计算机,刚毕业时候,考了几次教师编,但没考上。
 
没成想,省考试水,倒一次上了岸。
 
或许这就是人生罢,没有规划的路线,总是就匆匆展开,让人应接不暇。
 
科室,总共就四个人,两个比她大五六岁的姐姐,一个科长,剩下就是她。
 
一起分进来的男生,就是主任我以前提过的小A。
 
生活总在过去,适应能力还不错的新同事,每天八点三十,准时打开电脑,对着windows,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材料么,永远处理不完,大姐说,新同事和年轻的女孩子都一样,也喜欢和他们几个女人,聊最新的八卦,看新款的衣服,说说家长里短。
 
谈起远在深圳的男朋友,她总是一脸幸福。自豪地说,每天晚上,都会等男朋友的一个暖心的电话。
 
但是,意外接着意外来,才是生活的常态。
 
12月24日那天,天气很冷,高原黑紫色的天穹上,是寒风中发抖的星星。
 
女孩子失恋了。
 
大姐是怎么问出来的,其实也简单。女孩子是本地人,本地人,都熟络,女孩子的妈妈,是中学的老师。
 
她最早发现了女孩子的异常,夜里的电话粥没有了,女孩子也不再看新衣服了。
 
每天回家,只是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电视剧。
 
原来,等着男朋友在南方都市打拼回家的女孩子,最终还是没能敌过深圳的灯红酒绿。
 
男朋友原本,约好了攒一笔钱,就回老家,但城市的霓虹和老板的饼,都是那么的诱人。
 
一句对不起分手吧,就蹉跎了四年的光阴。
 
女孩子在我们的开解下,渐渐又好了起来。
 
但是,等着她的,却是亲戚朋友们安排的相亲。
 
转眼过了春节,蓝色的天空下,女孩子干活时候的笑容,又如春芽般萌生。
 
雪化了,或许,女孩子接受了现实,把感情看成了美好的回忆。
 
一场一场相亲,一顿一顿饭,大姐和主任我聊天的话题里,女孩子的相亲对象,永远没有断过。
 
女孩子最终在走马灯样的男人里,选了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后来,主任我离开了高原。后来,大姐退休了,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络。
 
深圳的开销,从来没有小过。
 
疫情影响,行业裁人,都是按照业务块来整体裁。
 
他的前男友,没有躲过这次的风波,在今年的疫情中,也失了业。
 
今晚,大姐特意微信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主任我。
 
前男友回到了高原故乡,去了一家教育机构,当起了老师。
 
依然单身。大姐笑着说这那个男生的不是,言辞之中,颇有活该的意思。
 
主任我的思绪,却渐渐迷离起来,没有听到她说了什么。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