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看来的 | 瞎爷

2020-10-06

01

微博上看到有位女博主这样说:

前几天跟我妈聊天,谈及一个人完美无缺正气凛然,“浑身充满...”,我讲到这里,“正能量”马上就要冲口而出,甚至感觉这三个字也在我妈嘴里打转,但我们都硬生生憋回去了,不说不说就不说。维克多·克莱普勒在《第三帝国的语言》里写道:“言语有如微小计量的砷:它们不知不觉地被吞食了,似乎显示不出任何作用,而一段时间以后这种毒性就会体现出来。”我绝不能任由带毒的语言侵蚀我的表达和心智。

确实,一个人的语言,就是一个人的思维。

02

微博上@河森堡这样写到:

在所有的主旋律歌曲中,我最喜欢的一首就是《我的祖国》。

这首歌前半部分,温暖写意,舒缓平阔,波浪、花香、号子、白帆,一个个意境演绎出画面、声音和味道,犹如蒙太奇般此起彼伏,特别是那句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直白朴素,举重若轻,两句话就说清了热情坦荡的民族性格。

到了后半部分,从“这是美丽的祖国”一句开始,旋律突然雄浑奔放,大气磅礴,把之前积累的情绪势能全都喷涌出来,我听交响乐版的时候,每次到这,眼泪就打转,而且随着旋律的激昂,眼泪的温度不断升高,最后眼泪仿佛不是要顺着眼角淌下,而是要化作蒸汽被歌声带走一样。

我平时也写点东西,偶尔会迷信“文气”这种玄乎的概念,就是你写的这东西是不是真诚,有没有底气,有没有真情实感,靠技术是掩饰不了的,关键在于文字之下是否有气在运行。

从《我的祖国》歌词来看,作者一定是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有着真切深沉的爱和认同,才能把词写到这种程度,这张写着歌词的纸,我读着读着,就觉得纸面都好像被背后的赤诚烧穿了,在手里化作一团光明。

但愿这首歌能一直传唱下去,传唱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歌声所及,到处都有和平的阳光。

03

还是河森堡写的一段话:

前两天看到大家在网上讨论一个问题,即互联网给人带来的各种影响,其中一个影响在于新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对“真实”不再有过高的要求。

比如说,家长带孩子去参观博物馆,馆内放着一些海龟的化石和塑料模型,门口处养着活海龟,作为重点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以便游客观察。

但小朋友看了却不以为然,觉得没必要,活海龟脏兮兮的,而且看起来生活的也不太好,还不如弄个假的但是更美观的,这种对于真实的满不在乎之前的时代并不常见,也让孩子家长感到惊讶,有观点认为这是互联网给新一代带来的影响。

我觉得这个观点很有趣,让我想起生活中观察到的另外一些现象,也是关于文化传媒是如何影响人的思维习惯的。

在我们这代人年少时,互联网还没成气候,那时电视才是主要的娱乐方式和信息来源,很多人从小就是看着电视剧长大的。

有些人年少时因为缺乏现实生活的经验,同时又在电视剧的浸泡下长大,这使得他们潜移默化地相信现实生活也像电视剧情节那样,充满夸张的情绪和密集的矛盾。他们看了校园青春剧,与人恋爱时就和故事角色一样情绪激动,看了宫斗剧,日常相处时就和深宫里的格格娘娘般明争暗斗。

对于这些人来说,现实生活和文艺作品之间没有边界,他们就好像生活在电视剧里,或者觉得生活就应该像电视剧一般,他们对日常事务的判断,会不由自主地按照剧本套路来。

可这是完全错误的。

电视剧里的故事,往往会对现实进行粉饰甚至扭曲,并给出一个与实际常态相背离的叙事。

苦恋的情侣会终成眷属,奋斗的新人会功成名就,天大的误会将水落石出,正义的一方将笑到最后。

然而,这些电视剧里司空见惯的情节在现实生活中往往都是一厢情愿。

我来举个例子,19世纪末,美国芝加哥学院有个年轻的医学生叫埃米尔,他在X射线被发现仅仅一个月后,就意识到了其在癌症治疗上的潜力,于是,埃米尔就为癌症患者使用射线治疗,刚开始虽然并不顺利,但随着经验的积累,他取得了越来越多的成功。

大家看,这是一个多么好的电视剧故事原型,一个年轻又用心的医学生对新技术有了独到的见解,他挣脱了传统的束缚,摸索出一条治疗癌症的新路,但为了故事精彩,主角不能太顺利,得有矛盾,故事里还得安排一些亲人的误解以及同行的打压,主角在经历几次失败后,终于在患者的鼓励下于关键一战中成功翻盘,证明了自己,取得了最后的成功。

电视剧的逻辑差不多应该是这样。

然而,现实情况却黑暗阴郁很多,埃米尔虽然确实帮助了很多患者,也开创了新的癌症治疗方式,但他本人却因为操作仪器时缺乏必要的防护而罹患重病,后来他事业停滞,被人嫌弃,甚至因为病情遭到房东驱赶,埃米尔为医疗事业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在一些人那甚至无法得到起码的尊重。

这粗砺阴沉的现实与电视剧的情节相去甚远,但这恰恰就是真切发生的事实,那种皆大欢喜的明亮是电视剧塑造的假象,没有回报的付出和有口难言的误解才往往是生活中的落幕。

电视剧的影响很大,可能会让一些人信以为真,但你我毕竟生活在物理世界中,不该愚蠢地浸泡于虚幻,有一说一,实事求是,坦诚客观地面对过往与将来,指出现实逻辑的冰凉与凝重,不仅自己要做到清醒,也要帮他人走出迷失,这才是与这个世界正确的相处方式。

“我之前看XX电视剧里有这么一情节,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可那情节是不真实的。”

“真实有那么重要吗?”

“如果你真的想明白什么道理,那真实就很重要。”

04

下面的话,也是微博上看来的:

杨光张说出了一句大实话,女人煽动去恨男人,本质上还是女人的竞争领域中落败,跟我们这种中老年男人中恨国者一样。中老年男人在职场中不如意,没有几套房,或者在中国高速增长没有分到足够的份额,老婆也没有好脸色,失败感是很强烈的。这种失败的原因很多,比如智商、性格、运气,关键是不再年轻,年轻没有失败啊。但是承认个人人生失败是困难的,尤其是儒家文化对于个人极为残忍,那只有寄情于“国家、种族、制度”问题了,跟古代文人不得意而寄情于山水、诗词是一回事,否则没法排遣这种感觉,必须是“他者”的因素导致的失败,必须怀才不遇。女人跟男人有区别,男人年轻的时候,总是自信的。女人最重要的竞争在于颜值,思文说过,一个美女很穷,听起来还蛮可爱的,一个女人很有钱,但很丑,听起来像重金求子,很凄惨。女人的战场还是跟女人一起竞争,跑去煽动跟男人的对抗,还是在女人的竞争领域中失败,其他如智商、能力、事业或生意又乏善可陈,只能玩女权主义和两性对抗了,真要玩成董明珠那样,或者李兰娟、陈薇和屠呦呦那样,又不在意在哪个领域竞争了,毕竟这样的门槛太高了嘛。

感觉有点对。

05

这段话,应该是去年在微博上看到的:

同是propaganda,主旋律作品高下之分也非常明显。比如“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像这样的歌词就是能让人看到真实情感的。尽管我们的生活并不跟那个时代匹配了,但也不难想象到,在一条大河、两岸稻香里活了几十年,必定对那片土地是有深沉的爱的。并且歌词也大方承认了,尽管这个地方“好山好水好地方,条条大路都宽畅”,但这个地方不完美--有的时候,甚至还有豺狼要来。可这是我们的家啊,豺狼来了就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

而另外一些作品“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一个有正常判断力的成年人看到这种东西,是很难有共情的。没有谁和谁是一刻也不能分割的,尤其是情感这东西,每分每秒都黏在一起的情感是要出问题的。这种主旋律就不免显得是捂起耳朵,硬喊口号。成熟的爱是独立而自律的,哪怕再和你一刻也不能分割,我也想国庆黄金周去新马泰旅游一圈啊。你也应该相信我,旅游这几天我不会出轨的,最多掏20块钱摸一下人妖大腿。

06

“半小时后,阿宝走进云南路一家热气羊肉店,叫了两斤加饭酒,一盆羊肉,一客羊肝,其他是蛋饺,菠菜等等。李李进来了,面色苍白,嘴唇干燥。阿宝一指菜单说,浑身发冷,现在可以补一补,来一盆羊腰子。李李轻声说,要死了,这几趟夜里,阿宝已经这副样子了,我已经吓了,再补,我哪能办,不许吃这种龌龊东西。铜暖锅冒出热气,两个人吃了几筷羊肉,两盅加饭酒。李李说,总算热了。李李摸了摸阿宝的手,笑笑……阿宝看看四周,夜半更深,隆冬腊月的店堂,温暖,狭窄,油腻,随意”。(《繁花》)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