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童话 | 瞎爷

2020-09-28

夜里做了个噩梦,大喊一声,然后把自己惊醒了。

 

满身大汗,看了看手机,还不到12点。然后迷迷糊糊又睡去,醒来看到外面在下雨。

 

想起来苏东坡的那首《西江月》: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继续阅读“秋天的童话 | 瞎爷”

多元的性关系,违背了爱情的本性 | 陆拾一

2020-09-28

陆拾一 LUSHIYI

《多元的性关系,违背了爱情的本性

来源:周国平

Part.1

我承认世上并无命定的姻缘,即使两人真正因为相爱而结合了,他们各自与别的异性之间仍然存在着发生亲密关系的各种可能性。

 

是否应该为了既有的婚爱扼杀这些可能性呢?对此需要作具体的分析。


一种情况是婚外的性关系。如果把做爱看作单纯的生理行为,专一的爱情和美满的婚姻的确都并不排斥多元的性关系,一个人跟情人或配偶之外的异性上床仍能获得快感。


但是,问题在于,做爱不只是生理行为。做爱时两个肉体在极乐中的互相敞开、拥有和融合,乃是男女之爱最自然最直接的表达方式。

 

这就使你的爱人有权表示疑虑∶如果你的婚外性伴侣是相当固定的,你如何证明你们之间的做爱不具有上述性质?如果你的性生活不拘对象非常随便,你如何证明你与爱人的做爱仍具有上述性质?


在两种情形下,既有的婚爱都受到了质疑,对它的信心都发生了动摇。也许你的婚外性遭遇的确只是一般的风流韵事,那么,在我看来,为之冒损害一个好姻缘的风险是不值得的。

继续阅读“多元的性关系,违背了爱情的本性 | 陆拾一”

马云要革基金的命 | 顾子明

2020-09-26

2013年6月13日,支付宝上一款名为“余额宝”的业务悄然上线,以动辄7%~8%的利率极大的吸引了大量的小额存款,5个月后,余额宝资产规模突破千亿,中国基金市场也诞生了首个千亿规模基金。

很快,侵占银行巨大利益的余额宝成为了众矢之的,遭遇了国内银行的集体围剿,但是,在跌跌拌拌之中,余额宝还是杀出了一条血路,还借此打开了移动支付端的入口,让马云一度短暂的独霸了中国支付市场。

成功呐,既要看个人的奋斗,也要看历史的进程。

从国际来看,2013年之后,美欧等主要经济体正在停止次贷危机以来的量化宽松,大量注入中国的外汇面临抽逃,使得国内自08年以来启动的众多项目也将面临断奶的问题,政府需要从民间抽取资金以应对外资可能撤离引发的资金链断裂。

从国内来看,就在2013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中国正式启动了利率市场化的进程,政府工作报告从2012年表述的“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变成了2013年的“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

在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的共同推动下,余额宝在这一年拥有了发芽的空间,因为他既唤醒了民众投资理财的意识,为市场了新的流动性,又通过市场化的竞争,倒逼着银行开启利率市场化的转型。

就在货币基金的余额宝上线七年后,前几天,在支付宝平台上新发了5只蚂蚁战配基金,政事堂看来,马云这次怕是又要革权益基金的命了。

继续阅读“马云要革基金的命 | 顾子明”

中国民营企业家,历史上曾三次“动摇军心” | 岱岱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51688

历史进程下的足球地产 | 顾子明

2020-09-25

1994年,随着分税制改革,中国职业足球也拉开了帷幕,热爱足球的老王带领着大连万达成为了十年甲A的无冕之王。

而十年之后,随着甲A的落幕,无冕之王大连队也迅速沉沦。

原因众说纷纭,但有一点不能忽视,那就是2004年8月31日,国土资源部规定,所有经营性用地出让全部实行招拍挂制度。

伴随着甲A升级为中超,土地获取方式也转变为公开的招拍挂,开发商通过搞足球获取地方政府优质地段廉价土地的方式,随着政策的”一刀切”难度大幅提升........

过去,各地方政府需要曝光来吸引投资,深受掌握资本的中年男性和外国人喜爱的足球,自然就会成为城市的名片,政府需要这张名片从众多兄弟单位中脱颖而出,吸引到足够的资本。

因此,政府也愿意让渡手中的权力,在中央打压房地产的大背景之下,把地段好的土地低价交给这些愿意给城市争光的开发商来开发作为交换,让原本融不到资的开发可以拿到土地就直接开发,取得巨大的相对优势。

继续阅读“历史进程下的足球地产 | 顾子明”

最长的牛市 | 兽爷

2020-09-26

四个月前,一个温州朋友老黄在微信上突然问我:

 

兽爷,杭州楼市摇号有没有路子?

温州人是东方的犹太人。记得十几年前有本杂志采访了很多温州生意人,被问到“你生命中最感动的时刻”时,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选项是:

 

开始做生意时;离婚时。

我认识的温州人也都很能挣钱。老黄这几年经历我也知道,确实能整,尤其在房子上。

 

三年前,老黄是北京楼市最幸运的人之一。2017年11月,他买到了当时北京最难抢的房子:招商中国玺。181平米,他花了1700多万,每平米合9.6万。

 

中国玺是楼市调控政策造就的红盘。那年3月,北京动手调控楼市了,为了短时间控制住房价,所有新房预售价都只批到八万一平米以下,到了年底,价格又放宽到十万一平米。中国玺这种之前预期卖十几万一平米的豪宅,最后预售价批了9万多。

 

这其中政策造成的差价,让购房者趋之若鹜。老黄后来交了“茶水费”,“幸运”地成了中国玺的业主。

 

三年后,老黄又蠢蠢欲动起来。这次让他动心的,是杭州的房子。他说自己温州的亲戚,全在杭州摇号。他弟弟在杭州的摇号群,壹号院出结果那天,群里都是红包雨,中签的红包,都是几千几千的发。

 

连我玩游戏的魔兽世界的群,都开始聊杭州房子了。

继续阅读“最长的牛市 | 兽爷”

大佬不舍得,政府舍不得 | 拆姐

2020-09-25

我忍不住想打一个广告。

 

不久之后,你们有机会看到一部电影,名为《大鳄之门》。

 

电影取材于中国股市的真实事件,主要情节来自于2001年《财经》杂志著名的报道“银广夏陷阱”,以及2008年《证券市场周刊》报道的“太平洋证券上市路径”。这两个报道,是媒体对资本市场进行调查式监督报道的经典之作。勇敢的记者不顾个人安危,揭开黑幕,让股市大鳄无所遁形。

 

电影出品方隶属于联办,也就是《财经》《证券市场周刊》背后的集团。他们是中国证券市场的设计者,也是规则的维护者。电影是对财经调查记者的致敬,也是对中国证券市场30年的献礼。

 

我还没看过电影,但我希望它拍得好。我知道真实的情况远比电影精彩,我希望中国也能拍出一部《聚焦》《真相至上》或《华盛顿邮报》,作为21世纪第一个十年,属于媒体人的芳华岁月的历史留影。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们没有见过真正的监督式报道了?为了生计,看门狗们回归荒野,四散而去,留下一个个新闻理想主义的落寞背影。如今只能在影视作品里,细细回味,暗自伤怀。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难道,没有了掏粪者,就没有阴影里的恶臭了吗?

 

继续阅读“大佬不舍得,政府舍不得 | 拆姐”

张磊,一个投资界的童话故事 | 拆姐

2020-09-21

第一次注意到张磊,是因为一则谣言。

 

十年前,在投资圈崭露头角的张磊,向耶鲁大学开出了一张8888888美元的捐赠支票。几乎在同一时间,步步高段永平夫妇向母校人民大学捐赠了3000万美元。段永平的夫人1990年毕业于人大新闻系,同一年张磊就读于人大国际金融系本科。

 

两则新闻本没有联系,但放在一起,难免让人产生对比和联想。向母校捐款是成功人士独有的高光时刻,但在两位杰出校友心中,感恩的顺位明显不同。中国培养出的人才,是否再次为别人做了嫁衣?这些质疑,让回国创业的张磊,第一次深陷舆论争议中。

 

有两位同样毕业于耶鲁的留学生夫妇,看见网上对张磊的争论,有感而发,在某论坛上写了一篇文章。文中,他们对张磊的捐赠行为表示了理解,并分享了自己在国内如何受到冷遇,被有关部门刁难,却在人生低谷时收到来自耶鲁的录取信,收到全额的学费和生活费,最终通过留学改变人生的故事。

 

这篇文字切中了许多人的痛点,传播很广,却越传越离谱,添油加醋之后,它变成了张磊向耶鲁捐款的“内幕”。这两个陌生人的经历被套在了张磊身上,变成了他选择给耶鲁捐款的理由。大多数人显然更趋于相信,一定有某种特别的原因,让这位投资界大佬在有所回馈时厚此薄彼。这个叫张磊的男人,是不是在国内受到了什么委屈?

 

继续阅读“张磊,一个投资界的童话故事 | 拆姐”

总算有中间商站出来赚差价了 | 杨乃悟

2020-09-25

清末吏部主事何德刚写的《春明梦录》里曾记载过一个吃煎饼的故事。光绪皇帝有一天问老师翁同龢,您老每天早上吃啥?翁同龢说我吃三个煎饼果子:

 

都加蛋。

 

光绪偶尔会看内务府的账本,清楚地记得上面写着一个鸡蛋要三两银子。

 

那会儿一两银子等于现在好几百,翁老师一顿早点吃下去一台iPhone手机,光绪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去年4月,重庆市纪检部门通报了一起案件,九龙坡区机关事务局调研员周红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带走调查。

 

人被带走了,原因一直不知道。一年半之后,答案终于揭晓了。

继续阅读“总算有中间商站出来赚差价了 | 杨乃悟”

“港圈韦小宝”风流记 | 万小刀

2020-09-25

一、

 

 

1965年,27岁的邵氏女星石燕,在出道7年后息影,赴美留学时意外撞上真命天子,很快与他共筑爱巢,连生三子。

 

冯德伦作为她的第三子,出生于1974年的香港,天生一副好皮囊,笑涡一露,万物清新,刚值情窦初开之龄,身边的女同学已似流水般,转得飞快。

 

1991年,17岁的冯德伦在看尽校园繁花后,赴美留学另寻天地。
 
4年间,他除了集齐各种肤色的女伴之外,还爆发出母亲遗留在他身上的潜在能量,对唱歌和表演无师自通。
 
1995年,21岁的冯德伦从美国密西根大学毕业,打道回港勇闯演艺圈,在许鞍华执导的《女人四十》和成龙主演的《霹雳火》里客串演出。
 
 
他的俊脸在影坛小露后,没有被女人盯上,倒是惹来一个男人的注目。
 
这一年,26岁的雷颂德从英国留学回港,选中外形俊朗、颇有音乐天分的冯德伦,与其组成了一支新摇滚音乐组合——DRY乐队。
 
两人初涉乐坛,就在“劲歌金曲”颁奖礼上斩获了“最受欢迎新人”铜奖
 
也是在1995年,《大话西游》上映,25岁的新人莫文蔚崭露头角,还在片中与33岁的周星驰因戏生情,擦出爱火。
 
等到周星驰与朱茵正式分手,莫文蔚上位成新欢(详见往期精选:《周星驰抓过的“美人鱼”》)。
 
那时的莫文蔚以为自己最懂周星驰,却料不准感情世界的色情男女,最是飘忽不定,一如大多数人患得患失的爱情。
 
而冯德伦与雷颂德的“基友组合”,也在两人的各自发展中渐行渐远。但此时的冯德伦,最为烦恼的却是另一件事。
 

继续阅读““港圈韦小宝”风流记 | 万小刀”

“内地音乐鬼才”上位记 | 万小刀

2020-09-24
一、
 
 
1992年,赵本山在央视春晚的小品《我想有个家》爆火。其中有句经典台词是:
 
“我叫赵英俊,男,今年35岁了,括弧,实际年龄跟长相有误差,不细看问题不大,属于表面老化......”
 
这时候的赵本山刚离异,正准备重启新生活。
              
谁也没想到,就在赵本山老家铁岭的隔壁,辽宁抚顺一个15岁的少年,深深记住了赵本山的台词。
 
十几年后,当他“北漂”准备重启音乐事业时,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就叫“赵英俊”。
 
“赵英俊”本名叫赵健,1977年出生,小时候妈妈把他当小女孩打扮,穿裙子,扎辫子,完了还要拍几张照片做成年历挂在家里!
 
对此,赵英俊没有反抗,只等拍完拿走老妈手里的零花钱,花裙子都来不及脱就出去疯玩,点火、拿玩具大宝剑,到处“打打杀杀”……
 
1998年,金融专业毕业的赵英俊在建设银行做储蓄员,每天西装革履,一月工资三四千,端着铁饭碗,小日子过得无比滋润。
 
可那时的银行实在太过清闲,上两天就要歇两天,赵英俊实在闲得慌,晚上就到夜店里唱歌,没想到挣的钱比在银行还多。
 
那时,离赵英俊所在银行两百米不到,就有当时抚顺最大的一个夜店。于是,他白天老老实实当柜员,晚上就去隔壁夜店唱歌。
 
那年,他还组了个乐队叫“不可能”,整个乐队的设备全是他买的。
               
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赵英俊成了全抚顺的明星人物。
 
在老人眼里,能赚大把钞票,在小城青年眼里,化身全城最酷的“摇滚教父”。所有玩摇滚的小青年都向他学琴,请教怎么组乐队。
 
日子似乎一下就能看到头,处于金字塔顶端的赵英俊开始思考:这一辈子就要这样过去了吗?
 
没想到,改变赵英俊命运的,竟然是网吧。
 

继续阅读““内地音乐鬼才”上位记 | 万小刀”

联动台海的高加索 | 叶主任

2020-09-26
卢卡申科同志把能犯的错都犯了一遍,对内不再依靠工人阶级,搞起了英国工党那一套,对外,不再依靠俄罗斯,搞起了骑墙那一套。
 
最后甚至连脸都不要了,秘密宣誓就任总统,眼看着国内就要镇不住了。
 
还是得表哥们救场,主任我觉得,塞尔维亚的武契奇同志,真的值得他学习一个。
 
于是,高加索2020军演,打了两天,8万部队,来自白俄,俄罗斯,我国,伊朗,巴基斯坦,和缅甸
 
我们的旅,成建制参与了演习,使用了俄军装备。
 
翻译翻译,什么叫战略互信?

继续阅读“联动台海的高加索 | 叶主任”

事情本来不该是这样,不是吗? | 叶主任

2020-09-25
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牺牲负伤的政法干警,有754人。
 
写点什么吧,夫人对我讲。主任我觉得,是应该写点什么。
 
给英雄们写点什么。
 
英雄们已经离开了我们,主任我的这支笔,就算是有千斤之力,也不能将这永世长存的功业,纪念下万分之一。
 
所存的,仅有伤感。
 
也就只剩下了伤感。
 
自2018年1月,党中央吹响扫黑除恶的号角以来,全国累计打掉了涉黑组织3347个,涉恶犯罪集团,10564个。
 
全国的省份,在我们的公安干警管辖下的,仅有31个。
 
平均,一个省份,有活力的社会组织,便有440个之多。
 
孙小果,操场埋尸,“四大家族”,多少危害一方的黑恶势力团伙……
 
在农村地区,情况更为不乐观。

继续阅读“事情本来不该是这样,不是吗? | 叶主任”

江西的彩礼,和江西的书记 | 揭道办

2020-09-26

伴着窗外的夜色,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喝上一口花茶,主任我坐在键盘前,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首先答应各位读者朋友,今天的文章,将作为一个提纲,后续主任我会在我的大号,详细写一篇文章,来谈谈江西省的问题。

书归正传,江西省最近又成了封闭的高地,环江西开放带已经建立起来了,从常德到台州,从安庆到泉州,一个开放的环包围了江西省。

为什么江西省不开放呢?

一句话,那就是余毒还没有理顺,经济还没有成型。

继续阅读“江西的彩礼,和江西的书记 | 揭道办”

我女儿值50万,你得拿钱 | 揭道办

2020-09-25
奋斗多年,小伙子攒下10万元,爸妈又给了他一辈子的积蓄,40万元。
 
28岁的他,终于敢向相处多年的对象提出结婚。
 
但是,不巧,他有五十万,这事,被对象家里知道了。
 
对象的父母,就和他要50万的彩礼。
 
小伙子的父母亲,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为了给小伙子买新房,母亲打算,把房子卖了。
 
叶主任我,一阵唏嘘。
 

继续阅读“我女儿值50万,你得拿钱 | 揭道办”

那只循着问题爬行的蚂蚁 | 衣公子

2020-09-25


上世纪末,微软在PC(Personal Computer,个人电脑)业务上一家独大。
 
苹果推出OpenDoc,妄图制衡微软,有IBM,摩托罗拉(Motorola)做盟友,也有一众软件开发者的支持。苹果一度看到自己重新崛起的希望。
 
谁料到,1997年乔布斯回归,第一个就把OpenDoc这个项目砍了,团队就地解散。
 
被解雇的员工很不爽,其中一位混在1997年的WDC(Worldwide Developer Conference,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向乔布斯举手提问: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瞎BB什么,你能解释一下JAVA和其变种语言在OpenDoc中的应用吗?你丫的,这7年你都在干什么?
 
这位程序员的意思,是嘲笑乔布斯不懂技术,被赶出苹果的这十几年,已经远离了美国科技的第一线。
 
后来的一幕,成了乔布斯的名场面。
 
全场安静,等着看笑话,乔布斯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水。缓缓地说,我是不太懂技术,很多技术细节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我想,从今以后,我们要从用户体验出发,倒推用什么技术。
 
而不是一群工程师聚在一起,意淫着我们有哪些吊炸天的技术,然后做一个产品再要求用户必须尖叫。——这就是OpenDoc的错误。
 

继续阅读“那只循着问题爬行的蚂蚁 | 衣公子”

人的疆域 | 瞎爷

2020-09-27

01

 

在微博上看到某个科普博主发的一段关于鲸鱼的文字:

 

鲸鱼的听域相当广,从10赫兹到10万赫兹,大多数的声音人类都听不到。而且由于液体的物理性质,使得他们说话的声音能传播上千公里。这意味着地球对于鲸来说是个很小的地方。就像如果你在安静的夜里哭一嗓子,能传遍整个广东省,那么广东省对于你来说也是个很小的地方。

 

所以如果海洋中没有噪声干扰的话,鲸鱼就可以听清一切。有一条鲸鱼在高叫“求摸摸”,他接下来会听到全世界许多的鲸鱼传回的摸摸。另一条鲸鱼高叫“快看星星!”,从北半球到南半球的鲸鱼都好奇地浮出海面看星星。在大海里,痛苦和开心都会传得很远。

 

所以当那些以科研为名义的捕鲸船返航时,在海洋深处回荡的声音,大概类似于:“噢天啊他们杀了艾丽,她是南极外海那个族群里最后的一只座头鲸了”。鲸鱼都是母系社会,一个族群会包括三到四代人,和大象一样所有的知识靠代际间口耳相传,其中有些鲸歌已经吟唱了上百年。唱的什么?不清楚。人类对鲸语言了解太少,主要是因为数据难以获取,只是最近十年才多了一些。

 

这段文字给我的感受是,很多时候,很多声音,很多事物,我们听不到,看不到,不是它们不存在,而是我们自身的局限。

 

但我们意识不到自身的局限,于是自以为是。

 

继续阅读“人的疆域 | 瞎爷”

中国的B面 | 瞎爷

2020-09-26

今天周六,估计很多人会在家休息,推荐一部电影,《乡村里的中国》:

上面的视频是解说版,原版可以在腾讯视频上看到。

 

这是一部纪录片,导演是出生在山东淄博的摄影家焦波。他最有名的作品是摄影作品《俺爹俺娘》。

 

《乡村里的中国》把镜头投向山东淄博沂源县山区一个叫杓峪村的小山村,位于沂蒙山中心,不到500户人家,焦波带着他的摄制团队,在这个小山村里住了373天,上千个小时的素材,最后剪出了一个小时的片子。

 

这部片子获得了龙标,可以在影院上映。但知道的人少而又少。

 

我看了两遍,有些地方让我流泪了,所以我愿意推荐给大家。

 

继续阅读“中国的B面 | 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