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剑弩相逢笑,外滩悠悠望九州 | 衣公子

2020-09-29


01
 
招商银行并不是马蔚华职业生涯的第一站。他先是从政,跟随伯乐李贵鲜,任职中国人民银行,是正厅级干部。
 
1993年,中国经济“三热”失控,李贵鲜被免职。马蔚华被委派到危机中心——海南,出任人民银行海南分行行长。可惜海南经济积重难返,海南发展银行因挤兑而倒闭,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第一家,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倒闭的银行。
 
回顾银行倒闭的过程,高层领导认为不受约束的存款利率是吹大泡沫的重要一环——经济热的时候,高息揽储,疯狂放贷;泡沫破裂,出现坏账,还是高息揽储,拆东墙补西墙。
 
海南发展银行一度给出年化20%甚至30%的活期存款利率,让人惊掉了下巴,至此我国开始了存贷款利率管制。不过,初衷是维护金融体系安全的政策却衍生出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银行们依靠存贷款利息差,“躺着赚钱”,大而不强。
 
中国国民经济飞速发展,银行靠着存贷款息差,分享了远超其应得的利润,逐渐走进舒适区,成为改革的阻力。
 
90年代,银行是典型的“事难办,脸难看”。

 
利率管制,受惠最大的是资本雄厚,网点众多的大银行。招商银行1987才成立,是偏距深圳蛇口的地方小银行,照理说没有做大的机会。
 
但是,招商银行靠着新服务(比如90年代在招商银行窗口排队可以喝免费的咖啡和牛奶)和新产品(比如一卡通、信用卡),硬生生从大银行统治的市场中杀出一条血路,成了路人皆知的零售之王。
 
中国金融史上,整个行业接受新思想的洗礼,一共两次。第一次是来自招商银行,第二次来自支付宝。它们都有两个共同的特点,第一,技术带来创新第二,用户体验至上
 
02
 
2001年,身为招商银行副行长的万建华,接受央行的建议,筹建中国银联。三年后,中国第一代银行卡跨行交易清算系统建立完毕。
 
就在此时,上海浦东松林路300号的中国银联总部迎来一位访客——马云。
 
淘宝网刚刚成立,网络购物应该怎么支付货款?马云希望能在银联寻求帮助。但是,这场简短的会面大概只持续了半个多小时,银联拒绝了马云的请求。
 
阿里巴巴只能自己干了。回到杭州,筹建支付宝,为电子商务提供担保交易。核心理念就一句话:你敢付,我敢赔。
 
这事谈何容易,打造一个稳定高效的跨银行结算系统,银联这样的背景,都搞了三年。果然,2005年,马云又去了一次银联。
 
支付宝虽然担保交易,但是用户付款必须通过网银,很不方便。网银,即网络银行,不仅申请步骤麻烦(大多数银行需要用户本人亲自到柜台申领,并绑定U盾),而且使用步骤繁琐,付款失败率很高。支付宝和银行一家一家谈,心力憔悴。
 
相比之下,美国的PayPal就很顺利,凡是VISA和Master的卡组织成员,无论信用卡或借记卡,都可以通过PayPal进行支付,而不需要用户额外和各家银行签约。
 
马云想的是,银联能不能像VISA和Master一样,也支持一下支付宝呢?
 
这次银联还是拒绝了。
 
理由是,国情不同。欧美有健全的银行卡赔付体系,持卡人被盗刷再多金额,个人最多只需承担50美金。但是,中国的商业银行都不愿意承担责任,因此,即使央行也无法从任何一家银行的卡里扣款。
 
又碰了钉子,支付宝再次空着手回到杭州,哼哧哼哧又搞了六年。
 
2010年,“快捷支付”横空出世,支付宝的支付效率空前提升,第一次有了国民级支付工具的雏形。
 
一直忽视支付宝的银行,突然开始重视。
 
传统银行业务,无非三个字——“存、贷、汇”。支付宝如今占掉了一个“汇”字,触发了银行和支付宝剑拔弩张的时代。
 
2012年,支付宝推出“货到付款”,用物流POS机付款,与银联正面驳火,这是小冲突。
 
2013年余额宝出世。这下,银行和支付宝有了大冲突。
 
“存贷款利差”的舒适区,算一算,银行已经躺了整整20年。存款利率被人为压低,老百姓存在银行的活期利息低到可以忽略不计。银行低息揽储,高息放贷,日子过得实在太舒服。
 
余额宝,一来让利于民,二来方便简单。用户拥有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又有和活期存款一模一样的便利。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这样报道余额宝:再也没有理由把钱存在银行了。
 
这世上,的确没有比用脚投票更真实的意愿。到了2013年年底,几乎所有银行都发现,那些免费又好用的存款,突然不见了。
 
这下慌了。
 
2014年一开年,立刻动手。首先,各大行先后限额向余额宝的转入。随后,支付宝力推的二维码支付、虚拟信用卡,通通被管理部门叫停。
 
马云相当气愤,存款的是老百姓自己的钱,银行哪里来的权力限制老百姓支配自己的财产??
 
2013年,正是马蔚华从招商银行功成身退的日子。招商银行和支付宝,是陈旧、板结的银行业的两代挑战者。老马要向时代交棒了,看着小马正值骚年,既惺惺相惜,又暗暗较劲。
 
马蔚华说:第三方支付增长率100%,马云看到我趾高气昂。
 
很多人都记得,马云说“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但其实,支付宝并不是想取代银行。就像马云后来的解释,希望支付宝把老百姓搞富,而马蔚华帮助富人更成功。
 
03
 
中国的银行们实在太赚钱了,看一看A股上市公司的年报。经济好也罢,经济差也罢,银行的利润要占到整个A股所有上市公司利润总和的一大块(仅仅四大行占到将近三分之一)。
 
难怪有人说,感觉整个实体经济在为银行打工。
 
银行要变革,谁都同意。但是身在舒适区谁愿意挪地方。
 
历次,央行宽松货币政策,本意是通过银行,把流动性给到实体经济,促进就业和消费。但是政策C位的银行,或主观或客观地用所谓的“金融创新”绕过监管,把宽松出来的资金大量给到房地产。
 
一来,城市化轰轰烈烈,地产利润有保障。二来,地产商有土地和房屋做抵押。对比之下,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利润薄、抵押物少,是银行看不上的,还是做地产项目最省心。
 
硬生生的,世界500强名单里,所有地产行业都来自中国。而中国地产开发商普遍高负债、高周转,但是银行并不怕,地产商紧绷的资金链总会在下一轮地产涨价中得到缓解。
 
其实,银行的对手不是另一家银行,更不是支付宝,而是这个时代。
 
先是供给侧改革、去库存。后有“房住不炒”成国策,定调四年不动摇。配合治理数字化,监管能力已经大幅提升,银行的“舒适区”每年都在不断被压缩。
 
在衣公子的阅历中,地产开发商的CFO是所有行业内财技最强的。没有人比他们更能充分挖掘会计准则的漏洞和解释空间,把负债和权益来回腾挪,偷天换日。不过,经过十年交手,监管已经摸透了大家的小九九,如今别管你ABS出表不出表,永续债到底记负债还是权益,一律“全口径统计”。
 
2018年以来,房地产开发贷款、个人按揭贷款增速持续下降。今年的“三道红线”,成了地产商的紧箍咒。
 
那么问题来了,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闭着眼睛投地产,那么今金融机构那么大体量的资产,如今应该投向哪里呢?
 
用业内术语来说,这叫做“资产荒”——有钱,但是市场上值得投资的好资产不够了。
 
银行,终于被逼着走出舒适区,地产、政信、国企这些曾经高枕无忧的捷径,现在被时代一个个堵上。终于“认清形势,放弃幻想”,向西方的同行看齐,坚定地去做零售银行业务,去寻找实体经济里的中小企业。
 
世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十年前,银行和支付宝剑拔弩张;十年后,双方握手言和,外滩大会上,频频拉手搞基。
 
这不是因为支付宝后退了,恰恰相反,是因为支付宝“得寸进尺”,随着花呗/借呗的推出,传统银行“存、贷、汇”这三件事,支付宝都占上了。
 
但是这一次,银行和支付宝站到了一起。蚂蚁招股说明书显示,花呗借呗的放款98%来自金融机构或者已经ABS。
 
在历史进程的梳理下,银行和支付宝各自的定位逐渐清晰——银行有牌照和资金,支付宝有场景、用户和风控技术。彼此互补。
 
04
 
中国的金融服务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学界常用“每1000人拥有的银行账户数”来衡量一个国家的金融服务水平。中国这个数字是是19.1个,英国是97.5个,世界平均水平是52.4个。
 
我国金融服务水平有很大提升空间,而最大的战场,就是那群长期被银行忽视的民营中小企业、低净值个人用户。
 
这些俗称“小微业务”,是世界难题,他们的特点是单笔金额小、没有抵押物、信用水平参差不齐、借款需求使用时间短但是频率高。
 
显然,只有数字化,利用科技降低单笔贷款审批成本,利用数据分析借款人真实信用水平,小微业务才能真的做起来。
 
中西对比来看,世界一流银行已经在数字化上走到了前面。华尔街对科技的投入普遍在利润的10%以上,摩根大通目前有5万科技人员,其中包括数千名科学家。
 
事实上,论资产管理规模,中国商业银行遥遥领先,比如工商银行的资管管理规模常年世界第一,江湖得名“宇宙行”。但是在市值上,只排世界第五。市值第一的摩根大通银行,利息收入不超过50%,但是宇宙行的息差收入常在四分之三左右。
 
银行数字化转型,注定是一条非常艰难的路。银行论资排辈的文化,层层审批的架构,都是重大障碍。
 
这远远不是让技术部门开发一个APP,就能完成的任务。
 
事实上,现在每家大行都有自己的APP,有些银行还有三四个。但是,下载量很高(去银行柜台办业务就会被要求下载),但是打开率极低。
 
衣公子听过很多银行领导的疑问:支付宝里的功能,我们银行APP里不是都有了吗?为什么用户不用我们的APP缴纳水电和充话费?
 
这正是数字化转型最核心的点——用户思维——在没有收入的前提下,先提供优质服务,换到忠实的用户群,如何获利以后再说。
 
银行地位高,资源广,做水电煤缴费几乎一蹴而就,但是为什么不早一点去做呢?
 
想一想当年支付宝做水电煤缴费,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去洽谈去接入,根本不赚钱,却赔进去无数人力和技术成本。现在,一来支付宝系统流畅操作便捷,二来用户用惯了,当然不愿意换到银行APP。
 
不用我多说,目前来看,银行转型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培植用户思维。而引导银行的公司文化、组织架构去迎合用户思维,更是一段任重道远的旅程。
 
由于时代的挑战已经来叩门了,越来越多银行选择先抓住支付宝输出的成熟金融科技,而专注发挥自身的金融能力优势,首先打好数字化战役的开局。
 
05
 
银行和支付宝的“爱恨情仇”,是观察中国改革和开放的最好样本。
 
不要畏惧竞争,不要一有外来者,就上升到“敌我矛盾”。要相信竞争和开放是个好东西,而在历史进程的梳理下,各自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
 
再从“存、贷、汇”来看。
 
现在的余额宝已经是平台开放,除了最初的天弘基金,也支持别的基金公司产品。支付宝财富平台上,各家银行、基金公司的理财产品百花齐放。
 
花呗、借呗,更是典型的,支付宝的技术,加金融机构的资金。
 
银行也在和支付宝的“较量”中,奔跑向前,主动伸出橄榄枝。今年,“二维码互认”——用银行APP扫支付宝的二维码同样可以付款,反之亦然。
 
“存、贷、汇”三件事,狼烟不再,战事已平。
 
但是新的战斗已经打响。
 
疫情和经济环境,让无数中小企业和个体户雪上加霜。总理也说了,金融系统让利1.5万亿给实体经济。国民经济中数字化比重迅速攀升;银行“无接触贷款”,如火如荼。
 
银行“躺着挣钱”的黄金时期结束了,但是金融数字化,零售银行的新征程才刚刚开始。
 
就拿小微来说,小微企业除了贷款,还有很多需求亟待解决。比如,小微企业往往没有固定办公场所,工商部门已经有支持,小微企业的注册地址可以用集体挂靠地址。
 
但是,现行的商业银行开户管理办法要求,银行要核查开户企业的经营真实性,很多银行死板规定,银行员工上门核查,企业经营地址和注册地址要一致。别说贷款了,小微企业开户都很苦难。
 
还是,这些矛盾和困难都可以依靠引入技术的方式去解决,在扶助小微和控制风险上兼顾。
故事当然还没有完结。
 
后来,万建华从银联功成身退,出了一本书《金融e时代》。扉页上,马云的推荐语是:下一个竞争时代一定是在“云”上。互联网的商业玩家如何在云端“淘金”?金融家又如何在互联网时代续写传奇?
 
2020年,是银行特别的一年。五年前的2015年,商业银行新设网点数全年为7129个,到2019年下降到2047个。但是关闭的网点数,2015年全年是341个,2019年则飞涨到3512个。
 
没什么好幻想的了,旧时代一定一定是彻底的结束了。
 
数据、云、人工智能,这些新技术新趋势会给金融带来什么样的革新?现在已经是银行和支付宝共同面对的课题。
 
这样看来,每一个规模巨大的商业实体,唯一的对手就是自己,而最大的敌人是这个时代。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银行app好像都是外包的一样难用的很,要不是需要手机银行转账用,谁下这些垃圾app 比如招行的视频认证,弱智的很,半小时过不去,支付宝一下ok
  • 小衣同学啥都好,就是产量低…...
    明天见。最近给自己发发狠,一个月争取保证四五篇。
  • 1、银行向来嫌贫爱富,身为公家人,不干公家事,这点跟央视及其他国资辈很相似。向中小微企业倾斜,拉活经济非常必要! 2、银行app真的非常不好用,界面不清晰,吐槽点太多!
  • 工行是总资产规模(主要是天量贷款堆叠而来)世界第一;资产管理规模(AUM)不大,跟贝莱德、先锋集团之类的巨头比差得比较多。
    对,谢谢黄斌兄!我表述不准确,等会改过来
  • (2010年,“快捷支付”横空出世)有一种时间快进突然进化的感觉。
    嗯,想要的也是这个节奏感,哈哈
  • 先赞后看
  • 银行赚钱赚到没有风险意识,抗风险能力极差,不然哪有支付宝什么事,中国靠这样的银行发展堪忧。
  • 商业的变迁 每次只看衣公子。小中窥大
  • 拿银行app转账来说,某些银行自动填入账号的开户行,某些银行非得客户自己填开户行,一点人性化都没有
  • 好文耐读
  • 唉,银行做小微企业,在外国是沙里淘金,难;在中国是粪里找米,又臭又难
  • 比较好奇“快捷支付”横空出世的历史细节,业务堪比手机支付历史的遵义会议
  • 专业的财经评论,一针见血!
  • 银行的舒适区,马云的护城河,甲之砒霜,乙之蜜糖
  • 昨天晚上在外地急需一笔现金,只有中行和招商卡,并且都没带身上,跑了几家中行ATM,扫码取款得先登录APP,但是登录APP需要u盾的交易码,这年头卡都不带谁还带u盾这玩意。最终没办法驱车几十公里跑到招商ATM完成取款。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