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裕Vs徐翔:贤妻的两种形态 | 拆姐

2019-04-02

中国有句老话,叫“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句话其实还有下半句,叫“久贫家中无贤妻”。在极为强调伦理纲常的传统社会,这两句话很不好听,甚至字字戳心。它充满了现实的冰冷,浇灭了很多人不切实际的幻想。它告诉我们,再稳固的亲情、爱情,有时候,都抵抗不了原始的人性。

 

但古往今来又有那么多故事,讴歌着爱情的伟大,指引人们违背私心做出选择。男权社会的每一个时代,都充满了对“贤妻”的固有幻想。有的望夫归来化为石头,有的苦守寒窑人老珠黄,有的替夫出征沙场攻伐。但你要相信,这个社会越是歌颂什么,就越是缺少什么。

 

越是缺少,便越是珍贵。

 

基本上每年这个时候,黄光裕即将出狱的消息就会泛滥一次。

 

它提醒着我们,在牢里,还有一个曾经的零售业巨子,一个颠覆了家电行业格局的人,一个一度成为中国首富的潮汕大佬。他如一头睡狮蛰伏,他不甘寂寞。

 

每当这个消息一出,国美及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价就会颤抖一次。这说明,不光是黄光裕的家人、员工和他的竞争对手,普通投资者们也很在意他何时归来。

 

十年前,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服刑期间,经历了两次明确的减刑,目前他最准确的出狱时间是2021年2月16日,也就是只剩下不到两年了。

 

这十年,虽然狱中的黄光裕,仍能听取公司汇报和做出经营决策,但国美真正的掌舵者,其实是他的老婆杜鹃。从曾经站在“成功商人”背后的女人,成长为一个商海中为夫征战的女强人,杜鹃诠释了贤妻的一种可能。

 

与此对比鲜明的是,是股坛大鳄徐翔的妻子——应莹。在徐翔入狱的两年后,她向法院提交了离婚申请。

 

三年前,轰动一时的泽熙系徐翔案发。那个在高速入口被扣押的穿着阿玛尼白色西装的男人,是徐翔唯一一张公开的照片,也成了这位股坛神话最后的剪影。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获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没收非法所得90亿。这个罚没的数字创造了中国证券市场的记录。也间接证明了,一个资本玩家,足以在股市掀起风浪的体量,不是那些玩实业的商人能比的。

 

与徐翔相比,卖家电的黄光裕,被判得更重(14年),但只没收了个人财产2亿,处罚金6亿,上缴违法所得两千多万,总计8个亿出头。当年,黄光裕很轻松地就缴纳了这笔钱。这也是他能得以减刑的原因之一。但徐翔要上缴这200亿,就不那么容易了。

 

在徐翔案宣判前后,司法机关先后扣划了其名下的账户余额约125亿元。其中90亿属于上缴违法所得的话,其余30多亿应为罚金。这样算下来,尚待缴纳的罚金还有70多亿的缺口。目前法院对徐翔资产的甄别尚没有做完,那些被查封、冻结的资产,包括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泽熙系公司的资本金、徐翔及家人名下的一些房产等,粗略算下来,这部分资产的总额可能只有50亿左右,无法覆盖罚金的缺口。

 

徐翔个人已经实质性的破产了。这可能也是其妻应莹选择申请离婚的原因。

 

但真的如此简单吗?

 

无论怎么看,应莹似乎都不在“贤妻”的范畴,与杜鹃比起来,就更明显了。

 

应莹在向法院提交的诉状称,起初,她跟徐翔的夫妻感情很好,但是徐翔被关押后,她只能独自抚养孩子,生活困难,导致夫妻关系失和。她申请离婚,并申索孩子的抚养权,最重要的是,分割夫妻共有财产。

 

徐翔夫妻之间并没有关于财产的另外约定,所以按照常规,离婚双方各享有50%的合法共有财产。

 

不要小瞧了这50%。虽然徐翔已经实质破产,但是在缴纳了90亿的违法所得之后,剩下的财产都在合法财产的范畴,甚至包括已经上交的30多亿罚金,其实都算他们夫妻共有的合法财产。在罚没犯人的个人财产前,如果财产共有人要求分割,法院还真的必须先考虑共有人的要求,分割之后再进行罚没。

 

这样算下来,应莹离婚可以分割到的资产,可能高达50亿左右。虽然这些资产,大部分是一些上市公司的股权,但也够这对母子生活几辈子了。

 

应莹比徐翔小两岁,曾是一家证券公司营业部的营业员。二十年前,她在徐翔发迹之初与之相识、相爱。那个时候,徐翔刚刚进入股市以炒股为业,到后来,渐渐成长为令人望而生畏的“宁波敢死队”的总舵主。应莹作为徐翔的“糟糠之妻”,见证了整个过程。她为徐翔育有一子。

 

拆姐相信,徐翔夫妻的感情,并没有应莹所说的这么糟糕。虽然她向法院的诉状表述言辞切切,但其离婚请求,仍然难逃“技术性离婚”的质疑。应莹甚至可能得到了高人的指点。

 

在拆姐看来,应莹诠释了贤妻的另一种可能。

 

如果不离婚,徐翔在上缴违法所得之后,剩下的所有资产都将以罚金的名义被查扣、冻结甚至拍卖,最终折现之后上缴国库。但如果离婚了,这部分资产,至少可以保全一半。法院只能对分割之后属于徐翔的那部分进行罚没。

 

50亿的资产,保全下来,就成了活的资产。虽然徐翔背负的罚金,在其服刑及出狱之后仍将存在,但这五年时间里,谁能又预料这保全下来的50亿资产,可以滚出多大的雪球呢?如果和黄光裕一样,徐翔在狱中仍有指导其妻进行相关运作的权力,我甚至可以相信,他完全有能力用五年把所有的罚金赚出来。

 

如果这样,在五年之后,徐翔是否能扮演王者归来的戏码?对了,已经被关押了两年多的徐翔,其实离出狱也不远了。

 

这正是“技术性离婚”的精髓之处。如果不离婚,徐翔夫妻就没了这部分原始资本。在资产被罚没之后他们将一贫如洗、真正破产。

 

不过,由于此事涉及的资产实在过于庞大,又牵涉国家利益,我相信法院在后续只会审慎处理。离婚诉求和财产分割能否真正如愿,还有待观望。

 

一日夫妻百日恩。对待离婚诉求,法院往往是劝和不劝分。但如果调解无效,应莹最终应该能等来离婚的结果。只是,分割财产,这才是整件事最关键的一点。

 

我们很多时候,会低估女人在婚姻中为男人做出的牺牲。尤其是“成功人士”的妻子,一般都成了站在男人背影里的女人,成为“成功”的陪衬。她们为丈夫默默撑起家庭,她们的个人能力被小心翼翼地收敛起来,但当紧要关头,往往也能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应莹这一战的成败,可能事关徐翔的明天。这样的角色,作为黄光裕妻子的杜鹃,应该会深有体会。

 

在黄光裕入狱后,国美跌入谷底。充满野心的经理人陈晓伺机而动,一场国美争夺战打响。代表黄光裕与陈晓对决的,正是杜鹃。

 

一边是老谋深算的商场老手,一边是为夫代言的柔弱女子。最后却让陈晓节节败退,为黄光裕家族稳固了国美的控制权,杜鹃功不可没。

 

杜鹃

 

杜鹃甚至对黄光裕说,“等你出狱,我一定给你一个更好的国美”。

 

这些年,国美的发展虽然不声不响,但也是零售界一个低调潜行、不容忽视的对手。零售的整体格局已变,在杜鹃的主持下,国美也在努力适应新的时代。相信,黄光裕出狱的那一天,就是国美完成蜕变的契机。

 

在这十年里,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就是国美与海航一场旷日持久的对决,关乎北京国美商都项目的控制权。

 

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司法案例。双方你来我往,在公堂对峙了接近八年,整个过程曲折、复杂、漫长,最终国美获得最后的胜利。以后找机会,拆姐会复盘整个案例。

 

要知道,这八年是黄光裕不在的八年,在杜鹃的主持下,国美居然能在公堂击败不可一世的海航。如果不是坚定的意志而足够的耐心,是不可能做到的。事实上,这八年里,国美的对手海航也已经从无上的辉煌走向了没落。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

 

黄光裕与徐翔,显示了触碰底线的两种代价。而杜鹃和应莹,则诠释了贤内之助的两种形态。商海沉浮,英雄气短。铁窗内外,儿女情长。

 

商人做错了,理应受到惩罚。但夫妻之间许下的诺言,又有几人真正能信守如斯呢?

81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哪怕是技术性离婚,也请法律尊重,这是法律进程的一部分,只有这样的事情,才会推动法律的完善。
    深得我心
  • 女人尤其在强权面前要比男人伟大的多,刚毅的多,李宁蓄发为母鸣冤八年,张新云为夫追凶12载,像这样的男人几乎不存在!
  • 技术性离婚,绝对是!这给法院出了一个大难题!
  • 我敢断言,法院绝对不会判50亿给她。开玩笑,一旦这样判罚形成判例,有没有想过后续影响?所有的违法操作贪污受贿等等违法所得,其中一半都有了合法的出处了!就算是法律本身,也不允许啊!
    追缴违法所得部分,是连夫妻共有部分都会被追缴的。而对徐翔个人财产部分的罚金,这有区别于夫妻共有财产。两个概念。这个跟对贪腐的处罚也不冲突,贪腐案的追缴违法所得部分,是逃不掉的
  • 大案讲政治,中案看影响,小案按法律。
  • 成功人士大部分深谙人性,连老婆都找不好的成功人士,是配不上成功的。
    默多克含泪点灭
  • 非常佩服杜鹃,黄光裕刚进去的时候还大着肚子见各种人,真的不容易。
  • 负资产也算夫妻共有财产吧
    罚金又不是负债,是对徐翔个人财产的罚没。说谈不上负资产。
  • 如果没记错,之前赵女星的哥哥和嫂子也是技术性离婚,分割了股权,解除了大股东套现的锁定限制。只有结婚证的婚姻,可能不如以利益为背书的婚姻更稳固。
  • 难不成贪官贪的钱,夫妻离婚还要分一半出去…这些财产最终还要看是否都是违法所得吧,如果是合规经营所得肯定要其妻的一半…
  • 罚金和非法所得是不同的概念,仇富都突破法律框架了
  • 中学时学过法国莫泊桑的《项链》,大家都批判资本主义,说女人虚荣,爱面子很正常吧,但我觉得玛蒂尔德难能可贵的地方是没有离婚!!!并且和她丈夫同甘共苦十年多!!!
  • 法院也有技术。离婚诉讼拖个两三年不是问题。
    但财产分割和个人财产罚没确实有一个先后问题
  • 最后一句话,竟然让我心里掀起了波澜
  • 龚律师评注:针对夫妻一方的罚金刑执行中,另一方可提起离婚析产诉讼,借以保全其合法财产份额,参见《最高院查扣冻规定》第14条。
  • 对徐翔有没有行业禁入?
    有,但没意义
  • 实业资本,金融资本,两代资本大鳄的标杆人物,他们的起伏就是改革历程的代价,希望在新的历史演进过程中,滋生资本原罪的权利腐败土壤越来越少。
  • 拖死她!给法院支招,在财产分割没有明细之前暂缓判决离婚,并且夫妻之间不仅仅是共有财产,还共有债务,如果妻子分享过丈夫的财富盛宴,必然必须承担共同债务,法律这次未必站在妻子这边
  • 看得热血沸腾的,期待拆姐有机会复盘国美和海航案。
  • 弱弱问一句,难道犯事的只有徐翔一人吗?贤内助不是帮手吗?不是婚前一起干的勾当吗?
    这个以法院判决为准。确实没有应莹
  • 商人做错了,理应受到惩罚。但与影子之间许下的诺言又会让谁去兑现!
    哈哈哈哈哈
  • 抛开法理人情,单说两段婚姻中的女性角色,所扮演的除了贤妻,还有良母,更甚者还有杜鹃这样的力挽狂澜救国美于危难的女强人。多重身份集于一体,方能显示女性的多面性。 前两天才看到一篇因为丈夫突然去世公司瘫痪,靠自己扛钢管历经十年终于还清丈夫欠款的至刚至柔女性典范。 突遭变故,大多数人想到更多的可能是哭泣,倾诉,依赖,甚至逃避。而她们,走到台前,不卑不亢,力挽狂澜,承担了本不该由她们柔弱的肩膀所扛起的责任。这是什么力量? 或许,是因为利益。 或许,是因为同情。 而更多的,可能还是因为爱情。因为双方曾不弃不离的约定。 即便是如今提请离婚的应莹,背后更多的考虑,可能还是他们共同的孩子,他们共同的未来。 女子本弱,又何止是为母则刚?为人女,为人妇,为人母,每一次身份转变,都是一次全新体验,全新历练,可谁不是满腔热血,一往无前?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铁窗中的黄光裕和徐翔,或许算是十年饮冰,可铁窗外的杜鹃和应莹,血管中流淌的始终是难凉的热血。
  • 美剧《A good wife》,傲骨贤妻。话说拆姐最近很勤奋地拆着什么~.
  • 其实这个婚应该早点离,只能说徐翔能判断对股票走势,但是判断不了个人的沉浮
    也不行。早点离的话,妻子更不可能索要如今被查封的部分资产
  • 拆姐不仅能拆清事件的真相,还能拆解人的心理啊
  • 像电影华尔街中:戈登·盖柯,靠着女儿的保险基金1亿美金打的翻身仗
  • 徐翔太多个人资产被冻结状态,所以一离婚法院就要被迫分割资产,给资产确权~~也是解冻资产方式之一
  • 技术性离婚说明离股票等财产处理不远了,如果法院受理的话,还真好判决。徐翔出来后利用资产又可以再次起家。再不济可以让亲信开个证券公司,甚至于当某个证券公司的幕后玩家。
  • 没想到,拆姐竟然也看霹雳布袋戏
    道友好
  • 杜鹃在黄光裕风光无限时提前预提了风险基金,在随后的惨烈商战中才得以起死回生;应莹则应用法律以离婚自救救家。两个妻子风格不同,但都说明大佬们对婚姻这一重大风险投资的选择眼光,的确不俗。
  • 常人往往追求结果正义,但法律追求的是程序正义。希望法律得到尊重,你我都不是旁观者。
  • 看一篇经济的文字,看的我有些泪眼朦胧,拆姐手法不错。确实,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这样的贤妻,只在梦中出现。
  • 徐翔案判决的时候俩人还没离婚,虽然罚款是针对个人的,但财产是夫妻共同的,注意是共同的不是每人一半,这些财产都应作为其交纳罚款的基础,要分割财产也要将罚款去除,否则这个法律漏洞就太大了,要交纳巨额罚款或欠了巨额债务的人都可以这么搞了。
    罚金和债务的性质还是不同的
  • “贤”与否,或许体现在两个人对待财务的态度上,特别是隐性的状态中。
  • 再把江湖儿女里那一枪写上就是三种贤妻
  • 如果以德治,估计分不到;如果依法治,估计会分到,即便明知对方有技术性操作的嫌疑。看法院怎么选了。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