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喵:不能再回避分蛋糕了 | 新潮沉思录

2020-09-24

文 | 姬轩亦

 

最近外卖骑手困在系统一文又引发了网络上关于社会公平和分配的讨论。外卖和滴滴的本质我们之前提过,都是平台代替政府来招工,动员潜在劳动人口,让潜在劳动人口有收入,无论如何是一件好事情。

 

但是鉴于我们要求用三十年时间走完西方三百年发展进程,这种好事情在五分钟后就会变成坏事情,如果我们把西方三百年的发展史看作是一天,那就相当于上午你还在赞美大航海和工业革命,为自己找到了工作而赞美上帝,下午垄断资本主义就要让你去堑壕战里填坑了,如果你不说俄语的话,还真的就只能埋头填坑,因为无数个你还会在三十年后再填一次坑,而不说俄语就意味着你连建立士兵委员会的机会都没有。

 

既然加速了也不行,那么怎么办?当然是逆练资本论,让垄断时代来的稍微晚一些——这是最中正平和的看法。

 

那么有哪些看法不够中正平和呢?

 

比如不讨论分蛋糕和阶级矛盾,只讨论美国人的国际剥削。在这种视角下,外卖员就是无理取闹,帕累托改进改进到最优之后怎么办?虽然我们当然知道是美国压迫,但是农奴不认识国王,也不会反对国王,农奴只是讨厌领主老爷而已,如果只说美国压迫,不搞熊彼得的科技创新,不搞民社的阶级和解,这甚至都不是为政府考虑,而是为大资本考虑。那么怎么搞科技创新呢?有人说保护大资本是不是就是鼓励科技创新?那我必须告诉你对于大资本来说目前中国最理性的投资仍然是买房。

 

那么很显然,分蛋糕这件事是必须要讲的,关键是怎么讲。

 

第一个讲法是认真看清楚滴滴和外卖的实质,滴滴和外卖是资本论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在利润第一的情况下,中国的很多城市的发展规划并不是以方便市民和外来者为目的,而是增加资金周转率为目的,为什么大家要打车好久去上班?因为你住得远。为什么你住得远?因为远的地方便宜。为什么这些地方便宜?因为这些地方没有配套设施,为什么没有配套设施也没有产业的地方堆满了住宅区?因为这样资本开发起来省钱。

 

因为你每天花在上班的时间特别长,所以你才没工夫做饭,你没工夫做饭,外卖才有市场。所以结论是在以资本周转率为纲的发展模式面前,除了资本本身,消费者的福利显著恶化了,这个趋势在踢到铁板之前不会有任何改变。

 

第二个讲法是踢到铁板之后怎么办?答案是盘活存量。我们都知道地是有限的,粗放开发完之后政府不能没钱收,那么就必须在城市规划上修补欠账,打开围墙,改造老小区,尽量让上班区旁边有宿舍,修好断头路,提升城市运转效率,给消费者减负,建设副中心,这样才能放水养鱼,这些都要花钱,那钱出在谁身上?哪些人积累资本后不搞科技创新,那就只能出在谁身上。

 

第三个讲法是就业者和工作福利的关系,美团这些公司目前其实是有恃无恐,为什么?卷。你抱怨没关系,总有人不抱怨。真搞了科技创新无人机送餐了,别说资本不满意了,劳动者和政府也不满意。

 

所以,要把蛋糕分好。然而最近总是有一些谬论沉渣泛起,高呼把地主搞死了农民也活不成,说来说去,就是不想分蛋糕。这里需要普及一些改革开放的原理。

 

改革开放的原理说一万到一万,是如果不改变蛋糕的分配方式,就不能更好的做大蛋糕。没有一部分人利益的减少,就没有总体利益的持久扩大,现在很多人大概是忘了这个原理,忘了自己为什么能够考上大学了,开口闭口要满足企业家的合理需求,丝毫不去想一想允许你通过高考上大学本来就是一种利益的再分配。所以不要一提分蛋糕就紧张,就觉得要枪毙没有良心的黑心资本家,真正的分蛋糕永远是类似恢复高考这种大手笔。

 

社会变革是在学校中孕育的,不管是美国的大学还是法国的巴黎高师,没有教育体系的彻底变革,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社会变革和产业变革。

 

为什么要讲到教育体系的变革呢?我们现在经常说内卷,但实际上现在内卷的本质并不是中国整体的过密化,而是中国城市的过密化。内卷并不发生在全中国,农民工也好,农民也好,他们的生活是持续改善的。即使是中国人均来看,人均寿命,人均身高,人均骨密度,人均收入也是在持续改善的。

 

现在我国面临的内卷的本质是“能够培养出大学毕业生的父母一代的生活水平”普遍优于“他们培养出来的大学毕业生本身的生活水平”,而这些人构成了网上发声的主力。大学生批量生产出来成为新市民,但是城市能够提供的工作岗位比如快递这种显然是不需要本科学历就能干的,回忆新中国以来针对城市无法创造足够就业这个历史顽疾的各种制度创新,我不能不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来。

 

我们讲改革开放,一定是从科学的春天和恢复高考开始讲起,我们讲我们熟知的这个世界的衰亡,不能不提到这个熟知的世界正是发源于法国和美国大学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变革。然而长期以来,某些享受着大笔经费和社会极高期望值的学校混了半天,连美国的制裁名单都上不去,真不知道这些经费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现有的科研体系,人才培养体系不能很好的解决产业升级和容纳新市民的问题,不能适应祖国要进一步强大的呼唤。虽然我们已经讲了很多,不管是讲要有自己的社会科学哲学国际关系学还是讲要有自己的硅谷——产学研系统,但是讲来讲去,钱照花人照跳,长期以往如何了得。

恢复高考启动了改开的历程,是划时代的历史事件,之后的高校扩招无非是把十八岁可能找不到工作四面乱晃的不稳定因素变成了二十多岁打了四年游戏忘记身体对抗和组织术这二大初高中核心技能的不稳定因素而已,虽然这也是一种长治久安,但是再长的温暖也有让人厌倦的时候。

 

 

最后,再说回那些喊着把地主搞死了农民也活不成的人,如果我把分蛋糕讲到了这一步你还是紧张,那只能说明,你会是类似“恢复高考”这种事的受害者。胜利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美国左派的美好生活是怎么来的大家心里有数。进一步讲,没有比尔盖茨等人杀出一条血路(同时是产业的血路和人性的血路),美国能不能在同苏联,日本,德国的技术对峙中取得完胜那完全是说不好的事情。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生产力,所以发展到现在我们就要问一问,

 

某些和城市利益分配息息相关的资产价格过高这件事在城市化已经推进过半的时候究竟是在解放生产力还是在束缚生产力?

 

七百万劳动力选择送餐而不是去工厂干活这件事对发展中国的制造业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要把硬骨头都啃了究竟是说谁的头盖骨比较硬?

 

不能再回避分蛋糕了。

13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说的就是深圳
  • 对,落实二次分配注重公平不但有利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如果发生经济危机也可以建立较好的缓冲。
  • 有人聊聊劳动法吗
  • 喵言喵语(妙啊)
  • 不能再回避了
  • 决心!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两千多年前就说出来了!必须要有这个决心!
  • 其实说到底就是十九大主要矛盾变化在这几年渐渐体现出来了,以前狂飙的经济还让人觉得发现的挺好。海里还是有预见性的。
  • 旧秩序必将走向灭亡,但是在那之后是取而代之,还是除旧立新,区别还是极其巨大的
  • 房产税!房产税!房产税!
  • 分配公平是一道越不过去的大坝
  • 文章底下推送的“理财翻身 告别打工 轻松挣钱”的广告进一步论证这篇文章的核心论点。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