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身祭旗的民粹,无法回头的历史 | 揭道办

2020-09-22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没有冷藏的芬达,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主任我坐在键盘前,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民粹的力量有多大呢?其实没有多大。

稍有常识就能看出来,人的力量来自组织,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一万个人在美国的街头搞免费提货大酬宾,对美国体制的破坏力,也没有一个警察局起义来的大。

搞事情是需要人组织起来的,分工要明确,环节要周全,计划要充分,预案要完备。

就一伙人,无组织无纪律,说干就干,说句难听的,够吃几个枪子的?

终究舍得一身剐,也不可能把皇帝拉下马嘛。

但是,舍得一身剐,独狼行动,是可以传递信号的。

如果一个平头百姓,能跑到皇帝的车架前,将皇帝拉下马,只能说明一个事情,就是帝国的保卫机构,已经无能到了极点。

内鬼都把这里渗透成筛子了,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所以说,有一个人能够突破规则,还被后知后觉的处理,这事,传递出的信号不太好。

铁桶江山,揭开盖子,是风雨飘摇。

主任我,前段时间说了一个列宁格勒的文章,被删除了。有心的老读者,可以和今天的对照阅读。

当然,我讲的,是唐末。藩镇节度使,都不想要长安的干预,但是,谁也不敢第一个闹事。

都保持着表面的无限忠诚。

他们就等着黄巢,裹挟民粹,图一个历史的虚名。

就像主任我在香山劳大的文章《日本政治的问题在哪里》中写到的,他们就等着毫无力量的黄巢,裹挟民粹,推翻占着大义的唐王朝,然后争霸天下。

要警惕的,从来不仅仅只有民粹。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