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借刀杀人 | 牲产队

2020-09-22

市场观察人士广泛预计,富时罗素在本月的年度审议中将同意把中国债券纳入其WGBI指数。

例如渣打银行就预测中国债券被纳入WGBI的几率高达80%。

从高盛的发言中:

如果中国政府债券本月被富时罗素纳入其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GBI),将有望吸引1400亿美元的新资金流入中国债市,从而为人民币提供进一步的支撑。

这则消息,看上去是人民币国际化再进一步,实则是糖衣炮弹,使得很多人沉溺在美国人给我们营造的“中必胜”的氛围之中。

短期来看,资金流入咱们中国,是一件好事,可是我们要更深层的去思考,美国人为什么要这么大方给咱们中国这样的好处?

在中美博弈中,美国人开的跨国公司,采取这样“亲中”的行动,到底安好心了吗?

在队长我看来,渴望把中国债券被纳入WGBI的美国人,居心叵测。

这1400亿美元流入中国,对我们来说,短多长空。

...

先从市场份额做观察

从2000年开始,新兴国家的债务比率不断飙升

这些新兴国家,伴随债务占GDP的比重越来越高,负债的压力也越来越重

我们以阿根廷为例

阿根廷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目前已经被压迫到了不断违约的局面,需要不断依靠国际跨国公司的贷款,以贷止贷的过日子。

阿根廷在债权人的压迫下,这个国家连口大气都不敢出。

那么对于阿根廷这类新兴国家的压迫,是谁造成的?

我们从资本市场,股票市场、权益市场做解读

从数据上来看,中国大陆在新兴市场的占有率,高达42%。

再加上香港台湾地区,我们已经占据全球新兴市场将近6成的份额。

我在之前的文章《为什么拯救全球经济危机的中国央行,本次不愿意出手了》中一直有表达:

美国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抬高中国的股市、债市,使得中国再次成为本次金融泡沫的接收者,从而自己可以转移泡沫,借刀杀人。

就拿本次美国想把中国债券纳入WGBI指数做观察

中国的债权,一旦成为全球世界债务指数的成分,我们将再度扩大新兴市场份额,排挤其他的新兴市场。

换句话说:

中国会产生一波新的商业国家对手,越来越多的新兴国家会自然而然的把我们当做金融威胁,把我们当成假想敌。

可是,中国股市、债市的做大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力量吗?

并不是,而是外资的刻意涌入,使得我们的资产,假性的被动膨胀了。

这正是美国诡计的高明之处,借刀杀人,吃人不吐骨头。

...

我们再从国内市场做观察:

中国国债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单纯从国债报酬率观察

目前中国10年期国债,市场报酬率3.105%。

美国10年期国债,市场报酬率0.687%。

从日本、韩国、德国、法国、加拿大、西班牙、美国、英国、意大利,现在大家的收益率都非常低

在全球面对资产荒的过程中,中国国债以报酬率的角度非常具有吸引力,有足够的套利空间。

今年上半年出现正增长的国家唯有中国,中国实体经济的反弹,使得中国国债的吸引力更强。

但问题来了,中国的利差优势可持续吗?

其实非常困难,我们国债的持续被买入,使得咱们的利息支出,在GDP的比重相对于西方国家越来越高

过去这几年,在全球的债务总数增加的背景下,降息后的西方国家,利息支出占GDP的比重不增反减。

虽然西方国家的债务不断累积,可是它真实的成本逐步下降,相反,中国的利息支出成本越来越高

所以现阶段,咱们中国的利息支出成本越来越高,这是必然发生的。

但是,我们也可以从政策面角度可以大胆预测:

人民币的长期利率,不可维持;中国国债的高报酬率,也不可维持。

西方国家有债务存量的问题,可是中国独有债务增量问题

...

面对越来越沉重的利息支出成本,为什么咱们不想办法解决债务增量问题?

西方国家解决不了存量,中国同样很难解决增量问题。

先说结论:在中美博弈过程中,房地产成为我们必须要突破的困局

我们千万不要小觑美国的力量。

美国常常会装孙子,比如在广场协议之前,美国人鼓吹日本经济天下第一。

最后日本人还真信了,最后就翻车了,翻了车的日本至今半死不活

中国美国一样,都属于杠杆率相对较高的国家

中国“政府杠杆率”相对于中国GDP是很低,只占中国GDP的58.2%。

美国“政府杠杆率”相对于美国GDP非常高,已经突破100%。

尽管咱们政府杠杆率低,可我们总杠杆却比美国高将近19%,原因是什么?

原因在于企业部门

因为中国企业杠杆率过高,是美国的两倍多,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中国的房地产。

中国的居民收入,在14、15、16年,大量流入了房地产企业市场。

要解决中国企业杠杆率过高的问题,其实就是解决房地产杠杆率过高的问题。

家庭部分是支撑美国GDP7成消费力的主力,美国降杠杆降最快的就是家庭部门,目前美国家庭部门杠杆率已经降至了20年内的最低水平。

这一点,咱们从美国的储蓄率能够窥斑见豹。

我们可以这么说:

美国政府宽松的政策,正在掩护企业部门和家庭部门进行优化,把企业和家庭的贷款转移为政府贷款。

说直白点,美国家庭和美国企业的负债,逐步转移成政府的负债,再由政府的力量,让全世界承担泡沫。

其实我们中国,同样正在调整杠杆。

我们目前需要维持外资流入,保证中国债市虹吸效应的原因就是:

政府加杠杆的过程一旦顺利,就可以缓解咱们的民企,房地产企业等,金融企业以外所有企业的杠杆率。

美国对中国攻击,远远超过了意识形态或者舆论上的攻击,最恐怖的是西方资本家们建立的势力联盟

由于全球债务达到了极大值,大家都要调整杠杆率

目前金融领域中美博弈的核心在于:

中国能否持续通过政府债务,缓解国内家庭和企业杠杆率的同时,又不被外资割韭菜

日本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祖国崛起这条路,其实并不容易,这需要我们保持谨慎的心态,不要被各种中国必胜论冲昏头脑。

现代经济学的发展,就是从西方衍生出来的

美国人解决苏联,解决日本从来都不是靠飞机大炮核武器,从来都是通过各种各样的金融手段,让这些国家把几十年劳动人民的心血,心甘情愿的献到美国人的手中。

对于我们来说,只有当人民币真的国际化了,当中国经济体量真的全球首位了,咱们再开庆功宴不迟。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