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淫贼遇上诈骗团伙 | 牲产队

2020-09-18

这两天鲍毓明涉性侵养女案调查结果公布:

经全面深入调查,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鲍某某的行为构成性侵犯罪,最后的判决是将其驱逐出境。

可从微博上的一些留言我们看到,很多人由于个人情绪的原因,对法院的判决表示不认同,认为此人不判个几十年,难消心头之恨。

可通过现有的证据得到今天的判决,中国的司法系统是非常公平公正的,并不存在问题。

今天我们不再讨论这件事的是非曲直,借由此事,分享一个我一直很想聊的话题:

当一个人犯下弥天大错被千夫所指,但其行为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他应该迎来审判吗?

法律问题队长我不擅长,我们从经济的角度聊聊这件事,请大家多指教。

说到这里,咱们就不得不提到有关经济的底层思维。

路到底是走出来的好,还是规划出来的好?

这个问题延伸到市场中来,就演变成了:自发形成的市场好,还是政府干预的市场好,市场经济好,还是计划经济好的问题。

先说自发走出来的这条路。

资本主义之下,一个自发形成的市场,必然会伴随垄断的产生,进一步走向专制或者转向法西斯,从而进一步影响到政治决策。

这一点从二战之前的德国,以及今天韩国的财阀政治考虑,便可窥知一二。

但是倘若走一条完全规划出来的路,就好像当年苏联的计划经济体

在没有市场机制之下,也不会有一个正确的价格信号,这会导致资源出现严重的分配扭曲,使得社会资源走向破败的道路。

长此以往,这种计划经济必定破产,苏联崩塌的结局,证明了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咱们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正是吸取了苏联垮台的经验,在社会主义后面添加了“市场经济”四个字,予以修正。

通过市场的价格机制,让市场得到效率最大化,但是市场永远存在缺陷,而这个缺陷的改正是社会进步的关键。

市场的缺陷如何去改进,那便是一个公平的法制环境。

中国法制建设最快的时刻,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

究其原因,中国在97、98年企改下岗,再到99年的房改到01年的股改,咱们一口气解放了劳动力,解放了土地,解放了资本。

大量的政府退出,而让私人部门能够取代政府职能,但这么做的前提,正是法制的建设。

正是私人部门的不断强化,中国才诞生了一个个规模空前的独角兽企业,能够在国际市场上披荆斩棘,开疆拓土。

我们的企业,才能在这个全球化自由竞争的市场中,一起搞物竞天择的这一套。

比如说今天的tiktok,其影响力,已经被美国人所觊觎。

这就是在寡头市场下,通过其获得的大量利润搞研发,才有的今天成绩。

也正是在国内法制的不断建设下,中国的市场才能不断焕发活力

在公平的框架里面,商家敢毫无顾虑地经商了,买家也敢毫无顾忌的购买了,私有财产得到了充分的保护,于是,经济就发展起来了。

中国这三十年经济发展飞速的根源,正是来自于法律能够客观公正的对每一件事做出审判,并且保护个人的私有财产。

如果大家总是通过情绪来对一个人执行审判,那么便会影响到大局的把控,影响到整个市场经济的风向。

换句话说,即便这个人在道义上罪该万死,但是合乎法律,也绝不能定罪。

鲍毓明仅仅被判了个驱逐出境这件事,队长我一开始听上去也很气,但是后来觉得:

一个淫贼遇上了诈骗团伙,两边都不是啥好人,还是要谨慎吃瓜呀!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