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似马云的特朗普 | 顾子明

2020-09-16

2016年1月9日,还没有正式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对媒体表示,他和阿里巴巴主席马云进行了一场“Great Meeting”非常棒的会谈,并称马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企业家之一,自己将和马云将一起开创事业。

三年多后,中国互联网三巨头中,字节头条的抖音和腾讯的微信先后被特朗普政府制裁,而在2016年被奥巴马政府列入“恶名市场”名单的阿里巴巴却逃过了一劫。

对中国挥舞着贸易大棒,被国内自媒体视为洪水猛兽的特朗普,就这么轻轻的放过了中国贸易领域的擎天巨鳄马云。

所以呢,就像不要低估美国最成功商人特朗普那样,也不要低估这位中国最成功商人的觉悟。

在今年的疫情冲击大家都在囤积物资的时候,被特朗普称为朋友的马云也不远万里将1000台呼吸机送到了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

而作为中美两国知名度最高也最成功的两位商人。

在中国,马云的生意非常异类,一直秉承的就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不像其他大佬们面对的都是同行的竞争,游戏对抗游戏,搜索对抗搜索,马云因为要干掉中间商,面临的都是降维的对抗,因此往往出现整个行业既得利益集团对他的围剿。

譬如创业之初,淘宝天猫被实体经济的老板们集体围剿,创业中期,蚂蚁金服的余额宝被五大国有银行集体围剿,哪怕心心念念的房地产生意,也被房地产老板们集体围剿了十多年,直到今年在三道红线的帮助之下才看到了曙光。

这种围剿无法避免,因为“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换个说法,就是“自己一个人把差价全赚了”。

就像昨天文章的“房价如葱,都被我割”。

同样,就像政事堂很久前就说的,特朗普搞得就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那样,像马云那样把差价都赚了,自然也会导致既得利益集团的围剿。

过去,美国就像鹅城的黄四郎,一边资助着假麻子的恐怖组织,一边养着团练教头的美国大兵。

几股力量在全球打来打去,搞得大家鸡犬不宁人心惶惶,鹅城百姓和几个大家族的银子哗啦哗啦就得交给黄老爷来剿匪。

结果,这些上缴的银子就被黄老爷,假麻子以及团练教头们分了,养肥了美国从军工能源到华尔街等一系列的利益集团。

而这些利益集团为了保障自身的利益,也把专注于海湾和中东事务的布什克林顿家族推到台前,美国两党建制派更是能够在地缘问题上取得广泛的共识。

直到特朗普上台之后,撕毁了传统的代理人机制,绕过了美国庞大的利益集团,直接跟中东的大老板们直接做交易,让他们掏钱买美国的军备和股票。

于是,一边以石油蒂勒森军工马蒂斯等代表的“中间商”们丧失了价值,被特朗普一个个的踢出了白宫,另一边沙特(艾哈迈德亲王)伊拉克(库尔德)俄罗斯(梅)伊朗(鲁)委内瑞拉(瓜)等能源国的中间商,也随着特朗普的直接交易,被一步步的清洗出局。

就像马云和王健林之争,雷军和董明珠之争那样,特朗普跟建制派的斗争,本周也是直接交易与代理商交易两种机制的斗争。

简单说,就像马云要切入房地产,方式是通过互联网挤掉庞大的中间商,特朗普想要切入国际政治,其方法也是干掉国际政治交易的传统代理商。

如共和党外交大佬基辛格,近年来都不得不淡出了视野。

从商业层面上理解,之前就像美国在阿里上市前开了一大堆的条件,换取解除其“恶名市场”,等过上市后再将其重新列入那样,美国有的是冠冕堂皇的手段,拉着法律金融知识产权等一大批机构去全球反复隐形割韭菜。

而如今的特朗普就是互联网思维,绕过这些复杂的代理商机制,也不费力气秀肌肉了,直接利用美国的霸权搞勒索敲诈,像收拾tiktok那样,逼迫对方交显性利益。

至于受宠的蓬佩奥看起来更像给特朗普打工的“店小二”,替他去操持一系列繁杂事务并承担着撕逼的重任。

这就像特朗普在tiktok问题上一直坚持要回扣,很多人无法理解,但背后就是这个逻辑,特朗普不需要搞301调查之类的那么复杂,让渡那么多的利益给中间人,直接一个总统令,然后要钱要股份就完事儿。

说实话,特朗普的这套做法虽然吃相不佳,但仔细研究的话,大家都能节约成本......

因此,虽然特朗普任期内一场战争都没有搞起来,但是他搞出来的交易却着实不少,因为没有中间商,塞尔维亚、巴林、阿联酋这种小国,这几天就像喜迎双十一那样,三下五除二就把签协议的购物车给清了。

但是,就像茅台的供货还是被供应商把持着,去中间商只适合小额交易,如伊朗和朝鲜等国家的大额协议,由于特朗普缺乏“支付宝”的信用,导致试图去中间人的特朗普反而难以推动,疫情的冲击更是直接导致了谈判的大幅延期。

因此,某种程度来看,代理人是无法根除的。

尤其是站在历史进程的角度,就像淘宝干掉了大量的代理商,但是自己却升级成天猫这个超级代理商,余额宝干掉了银行的小额存款,但是自己却升级成为蚂蚁集团这个超级银行,在去中间人的过程中,执行者往往都会形成一个更强更集中的中间人。

而权力厌恶真空,特朗普清洗全球交易者的过程中,新的交易集团也将慢慢的形成。

在政事堂看来,如果特朗普能够连任成功,那么库什纳就将成为全球政治交易的“支付宝”,如果特朗普连任失败,那么世界格局就会进入到群雄逐鹿的状态,等待新的特朗普。

总之,随着科技和通讯技术的发展,传统的代理商机制必然要被新型的代理商机制所取代,只要这个领域存在利润。

而这里有一个小技巧,凡是特朗普称为朋友的,都是特朗普想绕过中间商,跟对方直接达成交易的人。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