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和夫人的一次夜聊 | 揭道办

2020-09-18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花茶,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不知不觉,又到了周五。

坐在键盘前,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昨天说要给各位读者一个惊喜。并且好好介绍一下我们一衣带水的邻居。

介绍邻居的文章,隔壁香山劳大已经发出。至于惊喜嘛,今天的上证指数,颜色很好看。

主任我,也算是言必信。

(暗示)

今天晚上,夫人突然,要找我谈谈。原因是一个已经快凉了的社会热点。

那篇吸引无数眼球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算法里。

在这里,主任我先要讲点不同意见了。

如果认同劳动创造价值,而不是交易创造价值的话,那么就应该明白,整个社会的必要劳动时间,最后会趋向于一致。

也就是说,单位时间内的劳动报酬,是差不多的。

如果认同交易创造价值,而不是劳动创造价值得话,那么也应该明白,在充分竞争过后,劳动力的报酬会趋向一致。

也就是说,出卖单位劳动时间,得到的报酬是差不多的。

一天工作8个小时,单纯出卖劳动力的话,在各行各业中,获得的收入应该是相似的。

那么,为什么现在却不一样呢?

我们把目光转移到外卖小哥那里,外卖小哥工作的特点,是非全天候化。

稍有常识就会知道,人吃饭的时间是服从正态分布的,大部分人会在比较集中的时间段内吃饭。

通常来说,是中午饭和晚饭,这两个时间段。

一个外卖小哥,一天中的劳动时间,其实比较短,大约是4个小时。

他就能获得差不多5000元左右的收入。如果他辛苦一些,一天跑6个小时以上,是可以获得差不多7000元的收入的。

如果他栉风沐雨总外卖的话,月入是可以到接近万元的。

困在算法里,还叫事情吗?在主任我看来,不算。

但是,我的夫人提出了异议。

她说,这些外卖小哥挣钱这么不容易,还要被平台的算法克扣。怎么就不是事了?

主任我喝了一口茶,接着讲:

外卖员的工作看起来辛苦,的确,也比较辛苦。像夫人你,你的发小,很多非富即贵,一天的收入超过外卖员半个月,也不在少数。

但是,就算到了你这个层级,年入百万的朋友也是少数。

更不要提,你本身自己在事业单位工作,收入可能还不如外卖小哥,胜在,不那么辛苦。

而主任我所以讲,外卖小哥受的苦不是个事,是还有更广阔的天地。

目前,在网上掌握着舆论的人,多是年轻人。多是小白领。

程序员搞反对996,小白领在这里同情外卖小哥,那是因为,这些人挣钱还比较轻松。

半导体工厂,工地,和流水线,这些地方的劳动者,是想要送外卖而不得,更不要说,去软件大厂996。

如果给流水线师傅一个机会,坐在某个编程的工位上,看起来996,实际上上班有1/3的时间在偷懒的话。

我想,这份福报他是一定非常想要的。

马云讲,996是一种福报,主任我看,虽然骄傲的成分多,但是,对于劳动者来说,大部分人眼里,996确实是想要而不得的好工作。 

夫人不服气,但是,也想不出什么话反驳我。

主任我抿一口花茶,说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是劳动者用脚投票嘛。

现在,很多流水线都在面临大规模的提桶跑路。越来越多人开始送外卖。

学校里,开设计算机专业的学校越来越多。

平均收入高的地方,市场一定会增大劳动力的供给。

最后,让单位时间的劳动,趋于同一个价格。

换句话说,外卖小哥和程序员的工资,都有下降的趋势和空间。

夫人说,还不是因为劳动者面对用人方,没有议价权。这事全赖没有组织,组织起来,议价权不就上去了吗?

主任我抿一口茶,向夫人说到:

道理是这样,可是,如果一个地方的用人成本上去了,企业家们就纷纷跳出来说,这个地方营商环境不好。

 于是,这个地方政府的经济就要下降,地方官也是人,也想接着干,不想提桶跑路。所以,不让劳动力的价格上去,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夫人叹了一口气,说,好像真的是没有办法的一件事,但我还是很同情外卖员。虽然我知道我的收入还没有他们高。好像也没有资格同情人家。

我说,不如定个外卖吧,能帮一点,是一点。

夫人说,好。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