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如何当家长 | 瞎爷

2020-09-19

01

一大早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视频,武汉市江夏区一中初中部九年级一男生,因为在学校打扑克,班主任通知他妈妈来学校。妈妈当着众人的面打了他三个耳光,气愤地走了,然后,他在楼道走廊里靠窗的位置沉默了几分钟后,跳楼了。

 

很可惜。

 

然后看了下面的评论,有指责家长的,有指责老师的。指责家长的说不要做中国父母的孩子,指责老师的,说不应该动不动就叫家长。

 

没有指责孩子的。因为孩子死了,孩子是弱者。

 

我估计还因为发表这些评论的都是独生子女,是键盘侠。

 

我就想起来我小时候,我被父母打的事情。

 

02

我小时候,经常被家里的大人打。

 

被打,倒也未必完全是因为我调皮不听话。

 

比如,我在外面被别的小朋友打了,哭着回家,我奶奶就会加揍我一段,因为我笨,不会打架,只有哭着回家告状的本事。

 

比如,别的孩子都有凉鞋了,我没有,我坐在门槛上哭着要大人给买,哭了一整天。但家里实在没有钱,我爸爸气急了,脱下他穿的解放军穿的那种黄球鞋,开始打我,打得我钻进床底下,哭着喊爸爸我再也不要了。

 

全身都是球鞋印子。

 

再比如,该上小学了,我不愿意去上学,我爸爸就拿着棍子,一路打,一直把我打到学校,我一路哭得声嘶力竭,翻天覆地,引得很多路人围观。

 

再比如,我和别人干仗,我小姑,把我打了一顿。

 

我印象里,我家里的大人,几乎都打过我。

 

我没死。大人也都说,这熊孩子,该揍。虽然他们打完,也心疼。但还是照死里打。

 

估计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孩子命贱。

 

03

 

我当老师的时候,也体罚过学生,也打过人。

 

我是高中老师,当班主任。难免会有特别调皮的孩子。

 

我记得有一次大早上,我到学生宿舍里,有人不去上早操,打扑克,我上去就给一个学生一巴掌,他鼻子真流血了。

 

我现在忘记这个孩子的名字了。不知道他现在记不记恨我。如果有机会,我会向他道歉。

 

当然,他现在也是个中年人了。

 

04

 

想起来林语堂的女儿林太乙回忆录里写的一件事。

 

林太乙4、5岁的时候,她父亲写作累了,在二楼休息。她精力旺盛,一个人拿着粉笔,在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墙壁上,乱画。

 

林语堂醒了,看见她画得乱七八糟的墙壁,很生气,打了她一巴掌。走了。

 

林太乙说,我从那以后,就是这一巴掌,我再也没有在墙上乱画过一笔,甚至都没有在纸上乱画过一笔。

 

林太乙写这段话的时候,70多岁了。

 

05

 

很多人的感觉,现在的孩子,和我们那个时候不一样。说不得,骂不得,当然更打不得。

 

1919年10月的时候,鲁迅写过一篇《我们现在如何做父亲》。里面写到:

 

总而言之,觉醒的父母,完全应该是义务的,利他的,牺牲的,很不易做;而在中国尤不易做。中国觉醒的人,为想随顺长者解放幼者,便须一面清结旧账,一面开辟新路。就是开首所说的“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这是一件极伟大的要紧的事,也是一件极困苦艰难的事。

但世间又有一类长者,不但不肯解放子女,并且不准子女解放他们自己的子女;就是并要孙子曾孙都做无谓的牺牲。这也是一个问题;而我是愿意平和的人,所以对于这问题,现在不能解答。

那个时候,鲁迅应该是还没有孩子。他恐怖不知道,后来他的孩子周海婴是什么样的,周海婴的孩子周令飞,又是怎么样叛逆的。

 

我特别喜欢汪曾祺写他父亲的文字,说他们是多年父子成兄弟。很向往,但我和我父亲是不可能了,因为他去世太早了。

 

06

 

在微博上看到比尔盖茨写给他去世的父亲的文字:

 

我父亲的去世,对于我们家和许多被他影响过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父亲过了漫长而又意义非凡的一生。我一直在学习他的智慧、善良和谦卑。我和梅琳达欠他一个特别的人情,因为他对服务社会和世界的承诺,启发了我们自己的慈善工作。虽然他可能是最不愿意这样说的人,但父亲的怜悯和慷慨将继续存在于他帮助建立的这间基金会。正如我之前很多次所说,我父亲才是真正的比尔·盖茨。他是我想要努力成为的一切。

 

他是我努力想成为的一切。我每天都会想念他。

 

07

 

最后说一句,我不鼓励,也不提倡打孩子。哪怕是按照都是为你好的逻辑。

 

但是,虽然我的父亲那么狠地打过我,我还是爱他。还有我的母亲,我的奶奶,我的小姑。

 

我不能选择我的出身,但我还是爱我的亲人。虽然他们卑微,但他们善良,坚韧,顽强。是他们传承给我的这些品德,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努力地活着。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青少年悲剧分析来分析去都是拿酒浇自己的块垒在说事,况且大部分还是胡说八道。 家长们首先牢记一条基本的心理学知识,不断科普给亲朋好友才是正经事。 这条知识就是:青少年大脑颞叶发育还没完全,行为冲动,常常过激反应。 也就是俗话说的,脑子一热。来不及冷静,来不及后悔,也来不及清醒决策深思熟虑。别说思考三分钟了,思考三天三夜都会再次急红眼。 以前的人没有科研实证工具,凭借经验观察也知道,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失控。 人的大脑发育过程漫长,据说有的人长达多年,可至30多岁。 有的家长自己脑子还没发育完善,又有了孩子……人间悲剧,说起来都是sad。 以上的内容是看来的。 18岁只是法定成年,不是事实成年。
  • 各种渠道得知的消息显示,今年中小学生自杀情况明显变得更为严重,做父母的、和做老师的要警惕这种情形。 在我看来,今年受疫情等超重量级灾难影响,太多人心里被激发出了死亡焦虑。正常而健康的关系中,强大的人会去试着容纳弱者的死亡焦虑;病态的关系中,强者会向弱者宣泄自己的死亡焦虑。 孩子自然是最虚弱的,如果家长向孩子释放死亡焦虑,而且级别还很高,那会加重孩子的自杀倾向。 人生很长,疫情带来一两年的挫败,是可以接受的。并且,疫情基本是平等的,不只是你和你家孩子会遭遇疫情的影响,无数人都会。直面这一点,接受这个事实,在这个基础上看看你们能做些什么。 至少,父母作为大人,自己的死亡焦虑试着自己去容纳,不行就找成年人求助,而不是宣泄给孩子。by武志红
  • 以前许多小孩都挨打,也常看到小伙伴呀邻居呀挨打,所以觉得没什么。现在整个社会都在宣扬老师和家长不能打孩子,他一个人当着同学面挨打怎么受的了呢。而且看这妈妈凶的样子估计从小到大没少打他,从来就不尊重他吧。
    录像里妈妈打孩子,老师不应该把妈妈拉走而是应该去安慰孩子,教育心理学都白学了。墙边那俩同学也很讨厌,看见人家挨打要么去劝一下阿姨要么赶紧滚蛋,那么冷漠站那儿看热闹。只要有一个成年人来护着他,小孩即使生气也不会干傻事,因为小孩子虽然冲动但是心软的。他跳下去可能是感到没有一个人真心爱他了,好绝望。
  • 宋涵说:不能看清自己需求的人,往往会打着“为了你好”、“为了他好”、“为了XX好”的旗号,九曲十八弯地满足自己隐蔽得太深的需求。 ​​​ 关于父母打孩子,关键看父母的人格和亲子关系,如果父母人格健全、亲子关系良好,即使有冲突也能化解。父母人格不健全、亲子关系差,一巴掌往往是最后一根稻草。
  • 其实家长打小孩这种事,跟小孩子坏不坏,该不该打没关系,跟双方的体格有关系。 我老爸小时候经常打我,今天在工厂里干的不开心回到家打我一顿,明天走过路过看到我在地上玩,打我一顿。闲着也是闲着。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我的拳头跟手臂跟他一样大一样粗了。也怪我,那时太年轻,那天他从我站姿跟脸上的表情上都发现了,他只要敢动我一下,我会立刻回奏回去的信息,立马放弃了揍我的想法,打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敢碰过我。 所以家长打小孩这种事情,能动手就别吵吵,要不然等他们长大了,你就只能跟他们坐下来以理服人了,就怕到时候,理,你都说不过他们。
    哈哈哈哈
  • 有句话说得好:小时没被打过的孩子,人生是不完整的
  • 爱和时间能化解一切不快。爱之深责之切,但也要讲究方式方法,做家长的都要反思。如果从小就没有往世今生的敬畏,这只怕是家庭教育的悲哀啊。
  • 我小时候都是被人家长找上门来告状,然后和父亲来一个二百米赛跑,被抓住后再被教育,打不打视情况而定,打人厉害了自己就挨打,不厉害就接受一番教育。初中以后父亲就跑不过我了,我也不打架了。现在出门我都轻轻搀扶着父亲,很想看到他能再次跑着追上我,哪怕每次都挨打。
  • 前几天,我们小区里一个高中生跳楼了,和在新闻上看的不一样,小区只是当时议论了一下,很快就悄无声息了,想想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一冲动就这样消失了,甚至都没有激起什么涟漪,只是作父母的不知道余生怎么度过……
  • 估计瞎爷小时候是胖小子,所以经常挨打
    错了
  • 老瞎,早上去接娃儿,走回来的路上也有琢磨你躲避被揍得更多而钻进床底下…与 挨耳光后悲愤地从楼上跳下去的那初三学生……之间的差别显著在于:范围的大小和影响的显著。挨打后第二天你可以一摸鼻滴去学校,几乎没人知道昨天你的狼狈;江夏那孩子却是在兄弟们的面前被自己无力反抗也无法报复的人给揍了,以后怎么混江湖呢……
  • 那个时候整个中国疲于生计奔命,弄口吃的养活就不容易,人“贱”些。这样的家庭在村子里都是此起彼伏的骂声和扯着嗓门牲口般的哭声。大人小孩都习惯了那样的棍棒式的教育方式。现在的社会上升到望子成龙的教育追求阶段,老师阉割了体罚的权利,小孩是家长的小孩,我不能揍就交给父母揍、教育。父母疲于奔命于更好的物质追求和渴望的望子成龙。自己容不得小孩半点小差,同时忙碌让自己儿时受的传统棍棒教育火苗在那一刻点燃。小孩自尊从小没有被打破过,那一刻没有过脑的冲动酿成这样的后果。所以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娇气和没有情商。
  • 为了当好妈,去学了心理学,然而并没有用,每个孩子不同,互联网原生代,全靠摸索着带大。
  • 打好,还是不打好?不知道林语堂女儿说这段话,有没有带着一点遗憾,活泼的天性走向循规蹈矩了,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好事
  • 我也看到了视频,棒子底下出好汉,这话只能搁在以前,现在是键盘上面出好汉。
  • 今天瞎爷比较感性啊
  • 如果在天有知,这个孩子现在对当时的纵身一跳,会后悔吗?如果在天无灵,这个孩子的选择还有什么对错呢?相信宿命,好好活着,比啥都强。
  • 莫嫌福报浅 常感天恩厚
  • 我小时候也挨打数不清次,还经常被威胁再不听话就不让上学了回家下地割草去……但我依然深爱他们,正如您所说:我不能选择我的出身,但我还是爱我的亲人。虽然他们卑微,但他们善良,坚韧,顽强。是他们传承给我的这些品德,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努力地活着。
  • 从删帖改成了删评论,正巧印证了全世界的传言。高!
  • 心疼这个孩子!泪目!
  • 初中的孩子已经有“尊严”这个意识,当众打耳光,是一件很丢脸的事,那一刻他可能是羞愧难当,死是一种极端的对抗形式。尊严感于每个个体而言有差异,或许有强有弱,但都是值得尊重。已知历史的记载,一个成年人可以为了尊严放弃生命,也有些人为了物欲放弃尊严,我们该怎样评述呢?尊严可以主动放弃,但不能被动剥夺!
  • 每个时代对家长的要求都不一样,打个打克而已,没必要打三个耳光,疫情都抗过去了,因为这件事放弃生命太可惜了。
  • 我不能选择我的出身,但我还是爱我的亲人。虽然他们卑微,但他们善良,坚韧,顽强。是他们传承给我的这些品德,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努力地活着。
  • 我妈是55年参加工作的小学老师,县城地方小,几乎所有的学生家长家人都认识,甚至学生家长也有她的学生。由于在各个特殊时期,教师受到的冲击都很大,社会地位很低,但是经过多次的锤炼,我妈却养成刚烈了的性格,对调皮捣蛋的学生也动手打,当然也会给每个男孩子理发,从未发生过家校矛盾,学生们都挺怕她,所以尽管家庭出身不太好,在WG期间倒也没有受太多的折磨。
  • 幸福的人生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生用一生治愈童年。
  • 有点感想,这种父母可能在平日就是很紧张孩子的磕磕碰碰的,无形中灌输着夸大着外界的危险。其实缺少了一点,正视人的潜能是巨大的,扛得住挫折不幸,还能继续乐观生活下去。这正是我男朋友没有的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