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义不施,攻守势异——TikTok与甲骨文合作的背后 | 新潮沉思录

2020-09-16

文 | 猫骑士

美国财政部姆努钦14日证实,本周将审查美国科技公司甲骨文和其他公司就改进(revamp)TikTok美国业务而达成的一项协议,以避免TikTok因外国所有权问题而被“封杀”。有知情人士称,如果协议获得批准,甲骨文将把TikTok的美国用户数据转移到甲骨文的云平台上。姆努钦于15日又确认了这一消息。

另据报道,美国时间15日下午,美国媒体CNBC老牌主持人、曾与特朗普总统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共同主持过节目的Cramer,公开表示,“交易会被批准”,甲骨文公司将成为此次交易中的“黑马”,以“可信供应商”的身份参与其中,为TikTok提供数据服务。

 

美国国家领导人特朗普也在15日下午晚些时候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拭目以待,我听说他们(指甲骨文与TikTok)非常接近达成协议”。

当然,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如何还不得而知,毕竟特朗普之前给出的出售最后日期是9月15日,之前又改口到9月20日,目前特朗普和拜登的民调陷入胶着,为了进一步刺激选情,特朗普也有可能继续阻止这笔交易。

 

但如果最终的结果确实如姆努钦所言,以援引苹果在中国合规的范例达成的,不涉及出售和核心技术转让,只是让甲骨文做数据合规监护者,那么可以说这是最理想的结果,也将是贸易战以来中国取得的一次至关重要的胜利,是一个转折点。

 

首先,这将是美方在蛮横无理的长期打压之后,第一次遵循由中国政府制定的,由美国企业实践的范例,并将这种范例应用到中国在美企业的管理上。

 

要认识到,苹果这种数据放在中国,接受中国政府监管,但中国政府充分尊重苹果的知识产权、核心技术并予以保护的解决方案,不是刚刚存在的,而是经过了多年实践并在实践中被证明是完全可行而且相当成功的。

 

用美国法律文化的概念来讲,这是一个典范式的判例。判例在英美法系国家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一类社会事件的解决方案的形成,遵循某种范例,也就意味着在这种情况下,承认对方制定规则的权力。这种解决方案也在事实上为懂王儿戏一样的政治盲动划下了一道清晰的警戒线。

 

第二点,这种解决方案,也是中国政府尊重互联网价值观推广的胜利。苹果在数据上与中国政府的合作,是中国政府互联网价值观的核心体现,同时也符合WTO的精神。即“business is business”,我们一直提倡生意归生意,政治归政治,在国内,尊重外资赚钱的权力,但也请外资尊重中国的主权。在国外,鼓励出国企业遵循所在国的管理要求,但同时也坚决捍卫中国企业不受外国政府非法压迫的权力。

 

事实上,无论是华为,还是tiktok,都经受住了欧盟和美国严苛甚至无理的合规要求,更不存在搞意识形态渗透或者盗窃数据的行为。而tiktok与甲骨文的合作方式,实际上在美国社会特别是商业社会,树立了一个中国的价值观范式,而这种范式从总体上对大家都是有利的。

 

那么之后欧洲要不要跟?印度呢?其他国家呢?还是那句话“没有你,对我最重要”,至少在现在,我们谋求的不是新的互联网霸权,而是一个彼此尊重主权的互联网世界,那么这样的互联网世界对谁打击最大?不言而喻。

 

最后,显然,这样的解决方案也可以说是在中国政府给出了底线原则之后,中美互联网资本和以姆努钦为代表的美国政府精英阶层在这样的前提下所能达成的共识,被孤立的只有光顾着连任的懂王和他的那几条忠狗,符合统一战线的原则。美国并非铁板一块,无论多么激烈的斗争,总是有共识的,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如何通过共识这条金链子,把利益共同体串起来,就是斗争的智慧。而这个斗争的关键节点就是8月28日,中国商务部与科技部发布调整后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迫使两方企业放弃了侥幸和投机心理。

 

这个解决方案就是这样一条金链子,字节跳动得以在没有损失的情况下继续在美经营,甲骨文获得了美国用户数据的监管权来完善自身的云领域的技术,理智的美国政府精英为懂王无休止破坏美国商业竞争力、为一己之私消耗国家威望的行为暂时划上了一个休止符,而中国政府则通过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手段向特朗普政府展示了自身的力量,除了某些以同样的理由被老欧洲搞的焦头烂额的宵小,以及不惜把一切变现来给自己的竞选增加筹码的懂王,大家各取所需。如果特朗普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倒行逆施,面临的后果恐怕就不是熊孩子式的甩锅可以解决的了。

 

当然,并不是说这件事就意味着美国人会在贸易战乃至对华半导体领域的制裁的退缩,毕竟这仅限于互联网平台这个软件领域。我在之前的文章里多次提到全球国家面临的超主权困境问题,在全球化的过程中,美国实际上通过全球化获得了一种超越国家主权和资本力量的排他性权力。这种权力,也是今日整个世界经济体系面临的核心困境,这种困境不但影响着的政治实体,更重要的是也影响着资本,特别是非美资本。政治实体间源于暴力和意识形态的压迫与统治是传统的历史,也为人们所熟悉。但美国通过全球化形成的物理实体形成的这个提供公共服务的体系所带来的压迫,则是前所未见的。

 

这种权力在捍卫全球化体系时,表现为国际公共服务,但当有国家渐渐有了能挑战美国的能力时,这种权力就成为了打压的手段。自特朗普政府挑起中美争端至今,双方斗争的方式已经逐渐由单纯的贸易战、转向技术封锁,再向冷战转化,从最早双边的贸易谈判,到后来对华为的技术清单封锁,到现在扬言要将中国驱逐出SWIFT系统,以及从来没有停止过的基于海权的军事威胁,美国在越来越深入的使用这种超主权赋予的力量。

 

但无论怎样,以姆努钦这个鹰派政治精英站到前台为此事发声为标志,意味着在漫长而又艰苦的斗争之后,中美对抗在人心上的天平已经发生了变化,即使是像姆努钦这样特朗普也不得不尊重的强硬而又有能力的美国精英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的力量不是轻佻的压力可以撼动的,这种认识,总体上会推动中美关系向更理智的方向发展,但同时也意味着斗争形势的进一步深化和复杂。在TikTok事件出现转机之时,也别忘了也就在9月15号,华为开始进入断供第一天。

 

正如《过秦论》所说:“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超主权压迫是所有非美主权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其背后就是主权国家与资本主义体系霸主具有的超主权的结构性矛盾。这个问题之所以看起来只针对我们,仅仅只是因为其他国家已经失去了反抗这种超主权的能力。从这个角度讲,“天下苦美久矣”不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一个平等的、多边的、互相尊重主权的国际体系,是所有非美国家共同的愿景。

 

只要以反对超主权压迫,建立一个平等而又多元化的全球体系为目标,我们的朋友会越来越多,敌人会越来越少。这场胜利,将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12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作为攻势一方,不赢为输;作为守势一方,不输为赢;以斗争求和平,以量变待质变。
  • 事实又一次证明,资本家就特么是狗,不给他们拴上链子,就跟着骨头走了。
  • 我始终觉得这是由鲸吞变为蚕食,他们的目标没有变,慢慢稀释中国管理层的权力,最终将中国人踢出决策层,完成tik tok的易主。这个时间可能是两年,可能是五年十年。跪的太快了,会让一部分极端分子得到巨大的话语权,这部分人得手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想让他们这时候收手,太难了吧。
  • 正如《过秦论》所说:“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超主权压迫是所有非美主权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其背后就是主权国家与资本主义体系霸主具有的超主权的结构性矛盾。这个问题之所以看起来只针对我们,仅仅只是因为其他国家已经失去了反抗这种超主权的能力。从这个角度讲,“天下苦美久矣”不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一个平等的、多边的、互相尊重主权的国际体系,是所有非美国家共同的愿景。 只要以反对超主权压迫,建立一个平等而又多元化的全球体系为目标,我们的朋友会越来越多,敌人会越来越少。这场胜利,将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只要过了那个临界点,就是“谁赢他们帮谁”了。 我想,这个临界点不会太久了。
  • 天下苦美久矣
  • 习大大讲:当前,在推进对外开放中要注意两点:一是凡是愿意同我们合作的国家、地区和企业,包括美国的州、地方和企业,我们都要积极开展合作,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多元化的开放合作格局。二是越开放越要重视安全,越要统筹好发展和安全,着力增强自身竞争能力、开放监管能力、风险防控能力,炼就金刚不坏之身。
  • 好文
  • 政经分家,这根本不存在。尤其以唯物史观来说。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而不是反过来。国家机器也只是一种整合经济资源的管理系统,它就是为了经济目标出现的。 某些安那其资本主义者幻想的东西才是乌托邦。 政治并不是什么形而上学玄之又玄的东西。唯心主义的口号是永远不可能改变世界的,对意识形态的讨论不能唯心化。红色阵营曾经的失利有很大程度就是这个原因。 用最世俗功利的眼光,权力就是钱。但是,经济并不是货币这么狭隘的概念,经济是维系社会生存运转的全过程。从生产到消费。 美国的世界霸权,也仅仅是资本主义帝国出于经济本能的权力扩张。 资本市场是零和的,所以,它判断不能有别的经济体来分蛋糕。蛋糕可以做大,但它要的是100%,需要通过多种手段去打压新的经济威胁。那个威胁曾经是德国、日本等。只不过中国还有一些特别之处而已。
  • 看看张某人的权谋如何了,真的要是厉害,就会跟jack ma对付孙正义跟雅虎一样把他们架空,不行的话那屁股也只好挪挪位置了。
  • 而且美国国内也因为超主权的成本分担不均而发生内讧 这种矛盾也是可以利用的 可以在某些领域打出 “打倒美帝 解放美国” 的口号 动员美国国内利益受损和被压迫的群体起来瓦解这种超主权的霸权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