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和马斯克 | 衣公子

2020-09-15


在互联网行业,姓马,就有一种神秘的优势。

 

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创办网景(Netscape),24岁就登上《时代 Time》杂志的封面。人类第一次见识年轻聪明的科技极客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翁,马克·安德森被捧成了整个时代的偶像。

 

1995年,马斯克(Elon Musk)认识到互联网将改变世界,于是去网景找实习。面试那天,马斯克被领到大厅,让他等着。他在网景公司的大厅盘桓一整天,最终并没有人再理他。羞涩于自己的南非口音,他也不敢和任何人打招呼,于是默默离开。

 

既然无法加入互联网公司,那就只能自己创立一家。第二年,马斯克从斯坦福大学休学,创办Zip2,这是一家提供城市导航和餐厅指南的互联网公司,相当于百度地图+大众点评。1999年被康柏(Compaq)收购,28岁的马斯克分到了2200万美元。

 

同一时间,马化腾在深圳刚注册好一家名叫“腾讯”的公司,OICQ(也就是后来的QQ)根本找不到盈利的途径,但是随着用户增长,买服务器的开支成为巨大负担,公司随时都可能倒闭。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才15岁,就读于菲利普斯·埃克塞特中学(Phillips Exeter Academy,美国最贵最好的中学之一),编写了一款名叫Synapse的mp3播放插件。扎克伯格把这款软件被放上互联网,被微软和美国在线(AOL)惊为天人,双方都给这位天才中学生开出100万美元的年薪。但是马克·扎克伯格“十动然拒”,去了哈佛。

 

冥冥之中都是天意。微软和AOL,恰恰是同一时间马克·安德森再熟悉不过的。

 

网景公司的浏览器产品一鸣惊人,引起了微软的注意。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每一个Windows系统中捆绑IE浏览器(Internet Explorer)。这样一来,用户一拿到新买的电脑,里面已经有一款功能齐全的IE浏览器,谁还会掏钱去买网景浏览器呢?于是网景迅速陨落。1999年,也就是马斯克赚到人生第一桶金的那一年,网景被AOL收购,作价42亿美元。

 

马克·安德森后来的创业项目都不太行,基本是做一个垮一个,但是投资却做的风生水起,其中最成功的就是投资了哈佛辍学生马克·扎克伯格的Facebook。

 

01

马斯克童年优渥,但是少年时家境很差。因为家暴,妈妈带着三个孩子辗转到加拿大生活,一家四口挤一个小房子。直到马斯克从Zip2赚到2200万美元,家里的经济情况才第一次真正改善。

 

除了买下一辆奢华的迈凯伦F1跑车(美国当年仅进口了7辆),马斯克把剩下的钱都投资于新的创业项目,一家互联网支付公司X.com,也就是后来的PayPal。这比支付宝的诞生早了整整5年。

 

世纪之交,纳斯达克泡沫破裂,紧接着又是911恐怖袭击,经济一片阴霾,但是互联网行业里的马斯克却顺得要死。PayPal要上市了,他手里的股票价值1.6亿美元。

 

在赌城拉斯维加斯(Las Vegas)的硬石酒店(Hard Rock Hotel & Casino),庆祝PayPal上市的party热闹非凡,空气中夹裹着酒精、电子乐和女郎的尖叫。在角落里,马斯克正翻看着一本又旧又破的苏联火箭手册。

 

此时的马斯克正被一个巨大的挑战压得喘不过气——才30岁就成了亿万富翁,漫漫人生路,我要怎么花掉财富?我要怎么度过余生?

 

世纪之交,互联网对人类生活的改造才刚刚开始,亚马逊刚刚闯出一点名气,Google、阿里巴巴、腾讯、百度才刚刚成立,至于Facebook压根还没人想到社交网络这么妙的生意。但是马斯克,作为互联网行业最早的实践者,已经到达了自己在这条路上的终点,从互联网这条涓涓河流中抽身上岸。

 

少年成名,多少让他产生自己无所不能的错觉,而立之年,他的新目标是——让人类殖民火星。

 

往后的悲情和荣耀都源于此。

 

02

2001年,马斯克和新婚妻子去非洲度假,不幸感染疟疾,差点死掉。这件事对普通人的教训是:非洲很危险,以后别去。但是马斯克的结论却清新脱俗:度假很危险,不要休假。

 

除了全身心的工作,围绕着殖民火星的目标,他的巨额财富先后投资在:研发可回收火箭的SpaceX,造电动汽车的特斯拉Tesla,和利用太阳能发电的SolarCity。

 

其中,SpaceX负责送人去火星。SolarCity负责将太阳能转化为电能(火星没有石油)。而特斯拉承担着在火星出行和运输的艰巨任务。

 

你肯定听过,越努力,越幸运。这一点,在马斯克身上尤其明显。很快,他就幸运地发现自己再也不用为怎么花掉巨额财富烦恼——他的钱像放进碎钞机一样,一下就烧完了,从亿万富翁变成了向朋友借钱还信用卡的负翁。

 

火箭、汽车、能源,每一样都是极度烧钱的生意,行业内的生态静止,已经很多年没有大的突破。就拿电动汽车来说,通用、日产、本田、大众等巨头都有过大手笔的研发和尝试,但是最后都归于沉寂。

 

这几个汽车巨头哪个不比你马斯克更有钱?哪个不比你马斯克更懂车?

 

电动车不好搞,归根到底,瓶颈有二。第一,电池技术极度不成熟,第二,经过一百年迭代,燃油车正在最好的舒适区,成本、技术、安全性、基础设施全部非常棒。美国页岩开采技术后突破,大大利好石油和天然气的探明储量和长期价格。因此,短期内完全看不到淘汰燃油车的动力和需求。

 

对比一下,电池真是个吓人的玩意。不知道是哪个特斯拉的奇葩员工,为了庆祝美国建国,把20块电池绑在一起点燃。场面相当炸,电池像火箭一样飞射开去。亲眼见证的员工都吓傻了眼——特斯拉正在研发的第一款车Roadster,这样的电池一共有7000块,如果事故起火,那就是人间地狱。

 

技术不成熟的另一个体现是荒唐的造价。Roadster的预算一超再超。买一台亏一台这就不用说了,马斯克从头到尾只是求少亏一点,别让公司死在起跑线上。为此他还恬不知耻地把交了订金的车主叫到一起开会,要求涨价。求锤得锤,马斯克被媒体和客户骂成了猪头和骗子。

 

爆炸、缺钱,又是爆炸,又是缺钱,然后再爆炸,再缺钱,马斯克的前十年基本就是这样度过。

 

2008年SpaceX的前三次发射通通失败,团队们见证火箭当场爆炸坠毁,还有一次以为发射成功,香槟都开好了,结果工程师发现卫星没有进预定轨道。

 

“这是我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说这话的是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够权威了吧?可是连他都说不看好马斯克。

 

阿姆斯特朗是马斯克小时候的英雄,也是马斯克想投身航天业的原因之一。更可惜的是,阿姆斯特朗在2012年就去世了,没有看到马斯克后来的翻盘。想到自己的偶像,到死都看不上自己,镜头下的马斯克哭得像个孩子。

 

03

没人真的有空去聆听马斯克的悲伤,时代永远向着新的宾客,Zip2和PayPal的荣光早就被世人翻页了。

 

SpaceX 连续爆炸的同时,北京奥运会开幕。

 

以卖书起家的亚马逊,推出Kindle完成了对人类阅读彻底的数字化改造,网站的访问量已经是零售巨头沃尔玛门店人流的2倍。

 

Facebook的访问人数超过了Google,跻身世界前三大网站。导演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找来衣公子最喜欢的编剧艾伦·索金(Aaron Sorkin),准备做一部叫《社交网络》的电影致敬新的时代偶像。

 

还有更宏伟的。苹果发布iPhone,智能手机出现,互联网方兴未艾,人类又要跑步进入移动互联网了!

 

人类的科技真的有巨大进步吗?

 

个人觉得。没有。

 

硅谷英雄辈出,但是一代比一代保守、乏味、无趣。

 

彼得·蒂尔(Peter Thiel),是PayPal的另一位创始人,Facebook另一位最早期的投资者。他就这样挖苦硅谷:我们想要会飞的汽车,你却给我140个字符。(140个字符指Twitter)

 

如果把世界切割成比特世界(数字化的虚拟世界)和原子世界(物质世界)。

 

比特世界正在突飞猛进,30年前像砖头一样的大哥大如今变成了精致美观的iPhone。在我的口袋里,在我们的手指间,娱乐、购物、社交、资讯空前繁荣。

 

与此同时,人类的原子世界几乎停滞,1969年上市的波音747到今天依旧是最流行的机型。汽车和70年前没有重要的变化。1972年之后地球人再也没有访问月球。我们的居住方案停滞甚至倒退,除了极度富裕的人,全球所有大城市的居民都在拥挤、旧房子、高房价之间局促地苟活。2020年的疫情更是充分暴露,我们对抗病毒的手段其实也没有很大的进步(还是靠隔离,再耐心等待能够催生人体分泌抗体的疫苗)。

 

硅谷和北京杭州深圳的创业精神还是那么澎湃,但是,毫无疑问。那些年,比特世界的创业太多,原子世界的创业太少。毫无客气的说,我们对原子世界唯唯诺诺,对比特世界重拳出击。

 

硅谷诞生之初的意义原本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开拓人类边界的使命和创造全新行业的伟大想法。如今这里只是在批量生产简单应用,去取悦消费者,去迎合肤浅短视的物质主义,去诱惑人类对虚拟世界的沉迷。

 

当我们这代人中最聪明的大脑,全部在思考如何让人们点击广告。人类的好奇心、求知欲、雄心壮志都去哪里了?

 

再这样下去,我们永远不配飞不出这颗蓝色星球。

 

04

这恰恰是马斯克与众不同的地方。

 

在他身上,我们看到曾经无比熟悉,如今异常稀缺的东西——人类对外部世界的向往,对宇宙的渴望,对物理世界未知的挑战。探寻人类的命运,构思人类的未来,是文明的本源,也是我们这个物种生命力的体现。

 

这显然比怎么让用户多停留在我家APP,怎么让他们多点击广告,怎么更多地卖货,更值得让人肃然起敬。

 

难道不是吗?

 

图:《时代》杂志封面的马克·安德森

 

《时代》杂志上那张24岁充满胶原蛋白的年轻脸庞再也找不到了,互联网的大神在物理世界里也逃不过中年、油腻、发福、秃顶的原子规律。大神最后一次引发行业大讨论是在2011年,马克·安德森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软件正在“吃掉”世界》(Why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核心观点是,软件将接管经济的大半部分。

 

马克·安德森的先见之明确实高。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果然因循着马克的判断,用后人总结的话来说:算法、数据成为生产力

 

成立之初的Facebook也是举步维艰,用户越来越多,但是没法赚钱。直到发现用户数据就是生产力。

 

其实,不只是Facebook,中国和美国的互联网企业成立之初大多数都盈利困难,直到开始窃取用户数据,深度挖掘分析,再提供个性化、高转化的广告,才终于找到了致富之道。

 

2020年,马克·扎克伯格的个人形象完全坍塌了。

 

他包装自己节俭,开本田飞度,但是买起豪宅挥金如土。除了自住的一套,四周的几套也买了,只为保护自己的隐私,但矛盾的是,Facebook就是在用用户的隐私赚钱啊!

 

想争取中国的时候,马克就来北京雾霾里跑步,请一位中国人给自己孩子取名字,组织全公司都读他的书,但是当Tik Tok成为重要竞争对手,他立马在国会游坚称中国企业窃取技术(同时参与国会询问的苹果、亚马逊、Google、微软CEO都表示“没有证据表明中国企业窃取技术”)。

 

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名人,能同时引起美国民众和中国民众团结一致的反感。

 

马克·扎克伯格没有朋友。但是即使失去了世界,他还有马克·安德森。

 

这些年多少股力量想把扎克伯格从CEO的位置上拿掉。但只要马克·安德森为首的几位铁杆还在Facebook董事会,那就休想。

 

有一次Facebook的股票分拆,扎克伯格却获得一笔巨额股票奖励。股东极度不满,要求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进行调查。但是,马克·安德森就是这个特别委员会的三名成员之一,会议中途,他偷偷拿出手机给扎克伯格发了短信……

 

真是现实版的,“有内鬼,终止交易”。

 

05

和马克比,马斯克的每一项投资都是极度的冒险。

 

前些年,看着后辈的互联网公司股价蹭蹭地往上涨,自己却常年在破产的边缘挣扎求生。马斯克这样为自己辩解:在我看来,失败是一种选择,如果不失败,就说明你没有真正的创新。

 

马斯克视野很高,胸怀却很小,人品差,又极度自傲。

 

比尔·盖茨说自己不看好电动汽车做长途运输,马斯克就在Twitter怼盖茨“不懂电动汽车”。鄙视贝佐斯(Jeff Bezos)的蓝色起源(Blue Origin),坚称它剽窃SpaceX,评价亚马逊是垄断。去年来中国参加AI大会,马斯克还和马云上演了一场击穿地板的史诗级尬聊,马老师想和以往一样端出一碗温暖感人的人文鸡汤,却偏偏被马斯克掀了桌子。

 

但是马斯克最不喜欢的人肯定是马克·扎克伯格。2016年,马斯克为了抗议Facebook侵犯用户隐私,让特斯拉和SpaceX把自己的Facebook账号注销了。尴尬的是,SpaceX为Facebook发射两颗卫星,但结果都爆炸了。马斯克可听不得别人对自己的批评,高冷地答复,“不是还有保险嘛”。

 

人工智能越来越热,扎克伯格很为Facebook的数据能力骄傲。但是马斯克认为,AI很危险,甚至会灭亡人类。他评价扎克伯格,“小扎对AI的认知非常有限”。

 

最近这两年,两个人的关系继续恶化,马斯克时刻确保身边的每一个人知道“Facebook sucks”(脸书烂透了)。每当有Facebook的负面新闻,总能看到马斯克类似这样的转发和评论——“震惊!”。

 

只要是和马克·扎克伯格有关的话题,硅谷钢铁侠瞬间变成了“推特键盘侠”。

什么“没有失败,就没有创新“,千万别听马斯克装逼,其实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哥失败的时候是挺狼狈的,但是你们不准笑!他们互联网公司玩的都是哥上世纪玩剩下的,Facebook为什么不会失败?因为全世界互联网公司都只敢待在自己的舒适区!

 

的确,Google、Facebook、亚马逊、阿里、腾讯偶尔也会遇到挑战,彼此是有那么一点点竞争,除了桃色,偶尔也出几个正正经经的负面新闻。但是,即使争议不断,这些带有垄断性质的互联网平台从来没有真的面临过全面倒塌的危机。

 

但是,马斯克不一样,是实实在在的、经常性的陷入发不出工资、离破产只有几天的窘境。

 

2017年,特斯拉冲产能,来到一个生死关卡,每个小时就要烧掉50万美元。美股前100上市公司有一个做空排名,特斯拉自IPO上市以来就常年第一。

 

往前说,2008年更惨,外部有次贷危机,内部是火箭和电动车的各种爆炸和故障,SpaceX和特斯拉同时陷入绝境,马斯克剩下的钱最多最多只够救一家,没有人觉得他可能同时带领两家公司走出这一劫。马斯克把自己仅剩的一切都投了进去,口袋里的钱不够买三明治,连还信用卡都要向朋友借钱。

 

马斯克的第二任妻子,非常担心他猝死,因为马斯克在半夜睡着的情况下,会爬到她身上尖叫。

 

面对《纽约时报》的摄像机,这位中年发福的“钢铁侠”脆弱、疲惫,几乎失控,一边哭,一边说自己很久没有睡个好觉,没有社交,没有朋友。

 

06

每当特斯拉或者SpaceX完成某项壮举,走出一个高光时刻,以上种种委屈、苦难都会被各路文章翻出来。马斯克常被各国作者按进锅中,配上他经历的苦难,然后熬出几千碗励志鸡汤。在献给马斯克的赞歌里,他被叙述成单纯、专注、锲而不舍的样子。

 

其实,完完全全不是。

 

傻白甜,是绝无可能穿越人生的诡谲和命运的拷打,到达人迹罕至之处的。能够直面残酷和讥讽,能够不断突破极限的人,往往是自私、无情、偏执、疯狂的狠角色。

 

马斯克领导下的特斯拉,每次选址建设新工厂,都会竭力榨干当地政府最后一滴血。

 

当年建美国内达华州的工厂,特斯拉挥舞着增加6500个岗位的诱惑,先挑起7个州疯狂竞标。有些佯攻,有些智取,对于失业率高达14%的内达华州,马斯克玩尽了心理学家和宫廷政客才会的手腕。在此之前,内达华州在招商引资上,从未提供过大于8900万美元的现金,但是这一次一口气给了特斯拉14亿美元的超级大礼包。成功拿掉内达华州的First Blood.

 

毫无疑问,马斯克是一位有远见的领袖,既有无可匹敌的技术专长,同时保持对细节的极度痴迷。体现在自己身上,他撒尿只要三秒钟——就是一直憋着,到了地方,迅速开闸,像消防水枪一样,三秒搞定。

 

连自己的膀胱都要用到极致的人,怎么可能不压榨身边的人。

 

小李子(Leonardo DiCaprio)是马斯克在加州的邻居,2004年出演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飞行家》(Aviator),在里面饰演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一位花花公子富二代、同时又是一位对制造大飞机极度痴迷的冒险家。

 

电影里休斯对一个新招聘的员工说:不管你原来的薪资是多少,我给你两倍,现在开始,你为我工作了。

 

新员工很感激,说道:谢谢,我想我必须拿出双倍的努力报答您。

 

休斯:双倍?我要你四倍的努力!其实,我只是花原来一半的钱雇佣了你。哈哈哈……

和马斯克一样,霍华德·休斯是富二代出身、花花公子、美国名人,一度是世界最富有的人之一,痴迷于工程和机械、对天空有着偏执的向往。

 

图:埃隆·马斯克和霍华德·休斯

 

除了无休止的工作时间、你永远无法赶上的时间表,马斯克和乔布斯(Steve Jobs)一样,从不在乎你的自尊。

 

为他做高管和当工人,都谈不上愉快。

 

不仅特斯拉的高管常常爆发离职潮,美国劳工部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所订的标准也显示,特斯拉加州工厂从2014年到2018年的违规件数,是全美前十大车企违规事件总数的三倍。

 

07

最有创新力的人,往往是天才和魔鬼的组合。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企业家?社会能不能根据自己的臆想,捏造一个创新者的标准模板,然后用社会的条条框框扼杀掉“魔鬼”的那一部分,强行研制出一个“伟光正”的天才呢?

 

这是肯定不行的。

2006年,特斯拉发布了三步走战略。

 

第一步,小批量的高价车,以证明电动车的可行性,即跑车Roadster;

第二步,有性价比的车,即Model S和Model X;

第三步,生产3万美元以下、面向大众的电动车,也就是现在的model 3

 

前面两项是“赚个吆喝”,是“生产给有钱人的玩具”。只有实现了第三项,特斯拉才能成为一家真正的车企。到了model 3阶段,困扰特斯拉的已经不再是技术,而在产能,即实现低成本的大规模生产。为此马斯克早早盯上了世界工厂+基建狂魔的中国。

 

尽管年少成名,但马斯克很晚才被中国熟知。2013年才第一次接受中文媒体的采访,Elon Musk这名字有着五花八门的翻译,直到2016年他的传记《硅谷钢铁侠》出版才统一。甚至,当特斯拉想进入中国,“特斯拉”这个商标已经被一个中国人注册,对方开价3000万美元,死不松口,还摆出一副自己真的要造车的模样……

 

但是,这些都不算最大的困难。众所周知,外资车企进入中国市场要合资,且外方持股不得超过50%。马斯克是千千万万个不愿意。

 

当时中美摩擦仅仅有一点开端,马斯克在Twitter上大谈XXXX汽车贸易不公平,违反了当初加入W的承诺,然后@特朗普(Donald Trump)。

 

Trump很高兴为马斯克出头。施压后,中国在汽车业开放上松口。马斯克该怎么报答总统先生的呢?——他立刻跑到中国商谈投资建厂。

 

Trump愿意出头干架,直接原因是让制造业回归美国,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可是马斯克却这样利用老人家的拳拳爱国心,而且用完即扔,真是无情。

 

很快,马斯克就在上海弄堂口吃鸡,在北京紫光阁和副主席聊哲学。特斯拉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家100%外资控股的车企。

 

基建狂魔果然没让马斯克失望,2019年初上海工厂在一片荒地上奠基,12个月后第一辆model 3就下线了。一片荒地,打地基,造厂房,通水电路,建配套,搭生产线,组织供应链,开启机器,招聘员工,组装整车,以上种种,12个月就完成了!

 

搭上中国超高效的供应链、超完美的市场容积,特斯拉实现了报复性的增长。一开始交付,就毫无悬念地霸占了中国电动汽车销量冠军,很快又频频打败燃油车成为所有整车里的销量冠军。

 

马斯克是第一性原理(First principle thinking)的忠实信徒。所谓第一性原理,就是舍弃条条框框,从核心目标出发,围绕最终结果,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就是马斯克,目标是第一位的。原则嘛,合适的时候可以扔掉,客观条件嘛,如果挡住了我的路,也可以被扭曲。

 

2020年5月,SpaceX的火箭搭载两位美国宇航员升空,这是一个重要的高光时刻。很多报道都把马斯克吹上了天。

 

Ashlee Vance在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发了一篇文章,Elon Musk Is the Hero America Deserves,《马斯克是美国值得拥有的英雄》。

 

Ashlee Vance是马斯克传记的作者,文章的标题很光鲜,说马斯克是美国英雄,但是全程都是高级黑。

 

当时,正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连欧洲都已经禁止美国人入境。美国政府终于开始强制居家隔离,特斯拉的工厂被迫关闭。但是,正如前文所说,量产是决定特斯拉生死的关键。

 

于是,马斯克再次坚定地站在总统先生这边,很坚定地认为疫情并不可怕,感染者数据被高估。和Trump一样,他拥护chloroquine(氯喹,一种常用于预防疟疾的药物)可以治疗covid-19。尽管专业的医生已经发出足够的警告,没有证据证明这玩意儿有用,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任意使用对人体有害。

 

3月份,马斯克就在Twitter预言,最晚4月底美国就会进入“0新增”的阶段,疫情一点都不可怕!真实情况是,疫情不断起伏,到现在也没有完全趋于稳定。

 

其实,马斯克罔顾事实的叫嚣,真实目的只有一个:产能——这是特斯拉当下最重要最关键的事,美国的工厂必须马上复工。

 

终于,在威胁州政府,再不允许特斯拉工厂开工,就把工厂搬到德克萨斯州去之后。马斯克复工的愿望得逞了。

 

这就是最矛盾也最讽刺的地方。

 

马斯克为什么痴迷移民火星?就是因为他坚信,地球会毁于瘟疫、核爆炸、彗星撞击等极端灾难。不过,当地球真的面对一场疫情灾难,这位世界商业领袖、硅谷钢铁侠又是怎么作为的呢?他对客观证据视而不见,以一位科技企业家和一位超级KOL的身份,颠倒黑白,反对隔离。

 

熟知马斯克的人,多有过这样的经历,谈话中,他突然停住,经过一阵沉默,突然问对方“你觉得我疯了吗”。

 

很多人被问得无所适从,后来我们才知道。

 

他只是在问自己。

 

08

曾有人在美国知乎Quora上提问,“我怎样才能与比尔·盖茨、乔布斯、埃隆·马斯克一样了不起?”

 

马斯克的前妻贾斯汀,写了这样的回答:极端的成功源于极端的性格,这是以许多其他事情为代价的。这些人和常人的世界格格不入,最终沦为别人眼中的怪咖。

 

同样的回答也适用于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有很多马克,但是中国没有马斯克?

 

因为,我们不能接受极端的性格,如今名人稍微有一点点越界的言行,都会被上纲上线,扣大帽子,直到社会性死亡。

 

罗翔是少见的安分守己的法学老师,作为教学者的创新,在网上用通俗幽默的视频讲解艰涩专业的法学知识。怎么看,这都是一件极好的事。但是,因为一条分享读书感想的微博,被扣上“屁股坐歪了”,最终退出微博。

 

用这样的标准数数“钢铁侠”马斯克,那可不是“爱你三千遍”,该是鞭尸三千遍。

 

年轻人赚了钱就高调提车迈凯伦F1,用500支玫瑰花求爱,这难道不是铺张浪费?

 

因为插足婚姻,被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加勒比海盗)骂“Mollusk"(无脊椎动物,和Musk的名字很像),这难道不该全网封杀?

 

马斯克因为压力太大, 有一次在直播节目上接过了主持人递过来的大麻(当时加州已经合法化)。我的天啊!最后,利用总统施压,却不和建国同志的中央保持队形,立马去中国设厂,眼里只有自己的企业利益!马斯克何止是屁股坐歪了,简直是XXXXX。

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所有的企业家都逐渐被逼成同一个模样,他们不能表现爱财,时刻强调自己的质朴节俭,言行保守刻板,向暴戾的网络民意低眉顺从,小心翼翼维护好一个爱国的慈善家形象。

 

当所有人被按压进同一个模子,曾经的想象力、野心、愿景和冲动就统统没有了。马斯克不是好东西,但是一生都在战斗。反观我见过的很多的中国企业家,从成功的第一天起,就阳痿了。

 

没有对创新型人格的宽容和鼓励,光有对世俗成功的崇拜。等于鼓励大家去做简单的赚快钱的事。比特世界的创新,比原子世界的创新容易太多。尤其是这两年,正如马克·安德森的预言,数据成为了生产力,算法和数据正在互相喂养,依靠平台优势互联网巨头足以坐享其成。

 

于是,你我成了被囚禁在算法和系统里的人。

周鸿祎说过,与其说马斯克是企业家,不如说,他是一个梦想家。

 

什么是梦想家?梦想是和现实是对立的,梦想家是要向现实的一切开战的。

 

因为觉得NASA订单竞标不公正,马斯克2004年就把NASA告了。因为觉得空军或者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在资金分配和订单竞争上不合理,马斯克动不动把联邦政府告上法庭。

李奥纳多的《飞行家》可以帮你读懂马斯克。但是,李奥纳多的另一部电影《好莱坞往事》,可以帮你读懂中国。

《好莱坞往事》有一段戏,布拉德·皮特(Brad Pitt)打败了李小龙。李小龙的女儿很不高兴,不想让这部电影上映。在美国,这位小姐只能努力在社交网络发声,但是没有赢得支持,电影正常上映。

但是在中国,这位小姐告到了“有关部门”,说电影“辱华”。由于昆汀(Quentin Tarantino)拒绝删减,最终《好莱坞往事》这部当届奥斯卡最有趣味的电影,没有在中国上映。

其实,昆汀一生都是李小龙的超级粉丝。电影的改编基于事实,看过电影的人会发现,李小龙被打败,无伤大雅,不影响他的成就,和“辱华”更是没有一丁点关系。

再者,李小龙和李小龙的女儿都是美籍华人。想来真是奇怪,一个美国人在中国控诉一个美国白人的电影侮辱了另一个美国人。于是,中国人失去了看一部好电影的机会。

一个高度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的环境是很不利于创新的,这和断供华为芯片一样,是西方尝试扼住中国咽喉的方式。

31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我去,这文章读来怎么感觉这么有意思而且还有一定的深度,原以为是对马斯克全程的赞美,但是有点像坐过山车的感觉,一会扬,一会贬,最后还是有点扬的意味!文章是难得一见的好文!
  • 你有马斯克,我有贾布斯
  • 一马当先,余皆骈死于槽枥之间。写在华为芯片断供之时,有异曲同工之妙。
  • 【当所有人被按压进同一个模子,曾经的想象力、野心、愿景和冲动就统统没有了,一个高度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的环境是很不利于创新的.】所以,我们只能捡别人吃剩的
  • 💯结尾
  •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联想到这个。
  • 一个高度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的环境是很不利于创新的, 看到这点睛之笔,我竟然臆想到了那些年爆过雷~
  • 这个文章很好。对于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的人群是莫大的启迪。一个全方位描写,没有赞美、贬低的中立角度,不加入情感,值得所有作者学习!
  • 憋的越久,不是时间越长吗,怎么做到三秒的…
  • 读完这篇文章,想起中国各类叫得上名字的企业家们,突然觉得有点好笑,确实是火了的同时,也就自自然然、明明白白地痿了...
  • 一个高度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的环境是很不利于创新的。 敲黑板,划重点。
  • 引发思考的好文章,但又像是作者发一个高级的牢骚,没有给出解决办法。 创新这道题很难,中国太大了,需要考虑复杂一些,既想得到创新的利好,又要尽可能降低代价,现在试错成本越来越高,年轻人越来越丧,没有上世纪年代人的生猛。
  • 微观上想要什么,宏观上就会失去什么。
  • 不喜欢一龙哥的行事风格,错过了翻几倍的特斯拉,这是个人认知的结果,我比较认同芒格对一龙的评价:130的智商但是认为自己是170。。。 但很赞同这篇文章,中国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一龙这样的狂人,梦想家,颠覆者。。。
  • 社会如果只有一种价值观和评价标准,只有一种信仰。那么直接的好处是效率会很高,上下一条心,社会的底线牢固,各种奇人异士在底层就会被消灭掉。但是也不会出现创新,社会无趣。
  • 实在是难得的文章
  • 不疯魔不成活
  • 2020,最佳文章。
  • 唐僧原来真的姓唐啊
  • 创业都说“领先一年是先锋,领先三年是先烈”,于是大家都在判断哪些是领先一年的技术应用,如果判断错了就退出。马斯克厉害在于,他会先提前十年冲进去,然后不择手段的莽上九年。
  • 公子,弱弱问“我们永远不配飞不出这颗蓝色星球”,这句里“飞不出”应是“飞出”吧?
  • 每个人的人性都差不多的,何必把人当完人当伟人看呢。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