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渡首相”菅义伟 | 顾子明

2020-09-14

今天下午14日15时20分,日本内阁官房长官、71岁的菅义伟以377票,击败岸田文雄(89票)与石破茂(68票),正式当选自民党总裁。

由于自民党和公明党联盟在国会占据多数,两天后的日本首相选举,这位“令和大叔”也将接替安倍,出任日本第99任首相。

最近一个月,互联网上写菅义伟的文章如汗牛充栋,政事堂就不复制粘贴了,按照惯例,展望一下未来。

首先,无论是对日本还是对自民党来说,菅义伟都是一个过渡性人物。

安倍辞职后没有支持他的“继承人”岸田文雄,自民党内各股力量在安倍辞职后几天就纷纷表示支持菅义伟,让这个原本极度缺乏党内支持的孤臣,迅速炙手可热。

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条,是自民党内的力量过于分散。

有亲美的,反美的,亲华的,反华的,亲俄的,反俄的,亲韩的,反韩的.......各股力量都有各自的诉求。

作为杰出政治家的安倍,在特朗普这个大商人上台后,对外把大量的时间用于穿梭于日媒、日俄、日中的关系上面,对内一手安倍经济学一手修宪,试图趁着特朗普带来的窗口期毕其功于一役。

政事堂对安倍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对中美俄三国都搞出了夸张的一路小跑。

而安倍大交易的时间节点,就是敢在特朗普竞选之前的2020东京夏季奥运会。

这里能够把中美俄等各国元首齐聚日本,同时解决日俄的领土问题,美日的驻军问题,中日的经贸问题,日韩的半岛问题。

在“大外交家”安倍的纵横捭阖下,从邻国到国内各股力量再到日本的民众,所有人都能够获益。

结果,疫情的突然而至,不仅奥运被推迟了,特朗普在东亚几乎所有的交易都被废掉。

此时,安倍不仅镇不住自民党内部各股力量的诉求,还有日本民众对经济的寄希和对安倍经济学的不满,更面临中美俄等各方的压力,这三个维度的力量都要求安倍来兑现承诺。

而日本以及自民党内部派系林立,在总体交易无法达成的情况之下,对任何一方的兑现承诺,都会导致另一方的不满,事情变得极为棘手。

因此,安倍为了家族政党乃至日本的利益,就只能选择“三思”而退。

毕竟,都到了快摊牌的时候,还试图和稀泥,“倒霉”的只会是自己。

而对于夹在中美俄三方之间的日本,面对疫情冲击而受伤的民众,自民党的很多承诺又是需要兑现的。

因此无论是安倍还是日本政界,都需要推出来一个强硬的“过渡性人物”,这个没有派系纠葛的素人,可以用雷霆手段把很多推不动的事情快刀斩乱麻。

当然,虽然自民党内部将菅义伟定位为“过渡性人物”,但是政事堂却认为,这位边缘人物也有逆袭的机会。

毕竟,在历史的进程之下,全球政坛都在进行洗牌,大量边缘的过渡性人物上台之后,纷纷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实权派。

纵观历史,从俄国的普京,到美国的特朗普,再到英国的约翰逊......

当建制派为求自保,把权力交给一个“过渡性人物”之后,从俄罗斯的寡头到英美的建制派,这些旧时代的大佬们也给自己敲起了丧钟,不得不离开权力中心。

(“妇联”的默克尔也将紧随其后)

因此,在全球保守化的历史进程之下,虽然日本门阀建制派的实力在全球遥遥领先,但是在乱局之中的菅义伟,也有可能趁着混乱爬上权力的阶梯。

就像普京和特朗普等保守派联盟大佬那样,菅义伟也有机会借助选民和外部的力量,在执掌权力之后对日本的门阀政治进行洗牌。

只是安倍留给他的任期有点短,一年之后就要面临新的选举,留给他洗牌的时间并不多。

聊完了日本,最后再回到日本新任首相对中国影响的问题上。

无论菅义伟是甘心当一个过渡性人物,还是想改变日本的政治生态,他在继任之初,都必须要兑现大量的选前承诺并满足门阀们的利益。

在地缘上为了满足美国,日本新政府必然会在地缘上增强与中俄之间的冲突,但是为了满足国内经济,新政府又必然要在经贸上拉近中日之间的关系。

因此,该签的协议还是会签,该参与的围剿还是会剿。

在菅义伟的这一年任期,中日关系很可能会跟特朗普2017年的中美关系相似,局面会出奇的拧巴。

而明年,菅义伟是会作为一个过渡人物离场,还是成为另一个普京特朗普式的强权人物开启令和新时代,这个差异将深远的影响中日关系的走向......


 

45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依然记得迈克华莱士在《60分钟》采访他之前的开幕词中写的: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一个过渡性人物,然而……
  • 不管对面是签RCEP还是搞中日摩擦,我们都要有清醒的认识,不要用亲华还是亲美这简单的两个字就给新一任日本政府贴标签,从而把日本主动推开。还是那句话,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敌人搞得少少的。
  • 我家三代基业岂是你一介素人做几天首相就能拿走的?
    哈哈,内心独白配的不错~~
  • 一年多时间,从执掌权力到对日本门阀政治进行洗牌,这不是一般的难。
    从全球的角度来看,几乎是最难的地狱难度.....
  • 首先跳出来支持菅义伟的是亲华派二阶俊博
    说明经贸和旅游的交易基本是可以搞定的
  • 作为过渡人物“背锅侠”陈洪的下场可不好,菅首相看来应该多向黄锦学学,可是不知道“懂王”嘉靖爸爸给不给机会…
    问题是,嘉靖自己能撑几年,谁也不知道啊.....
  • AMD被收购了,明公整两句呗
    挺好,我们拥有最终的否决权.....
  • 纵观历史,从俄国的普京,到美国的特朗普,再到英国的约翰逊……这个省略……
    老读者都懂
  • 明公,我就好奇问问,后台有多少人把最牛“过渡性人物”拿出来彩虹屁...
    多到我不敢放留言.....
  • 安倍确实太惨了。本来能成为了二战后日本的开国皇帝的。看国内,只要不出什么特别大的突发事件(比如战争),政府定力还是很足的,基本就是按照自己的节奏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的既定目标,抗干扰能力特别强。确实厉害。只要有美国在,全球各个国家都不会和我们好的不得了,毕竟强大的美国不让啊。嘴上说着恶心话,身体在诚实地和我们做生意的国家其实就算是很不错的朋友了。
  • 历史的进城这个词儿是不是也该进化了
    进城的那位,不就是逆天改了命么.....
  • 【美财长谈TikTok解决方案:不涉及出售和技术转让】财联社9月14日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今天晚间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财政部在周末接到提案,甲骨文作为TikTok可信赖的数据安全合规合作伙伴,代表解决美国国家安全问题。TikTok将继续把美国作为总部,并为美国创造2万个工作岗位。值得注意的是,姆努钦谈到的解决方案,是甲骨文作为数据合规伙伴,类似苹果在中国由云上贵州进行数据合规的方案,并不涉及之前特朗普提到的要求TikTok出售,也不涉及TikTok的核心技术转让。
    估计,是一售各表.....
  • 只要签了RCEP,咱们就是异姓异母的亲兄弟了
  • 普京,当年是从老师索布恰克的“彼大(圣彼得堡大学)帮”,不得已跳槽到叶利钦那里当家臣重操锦衣卫旧业,然后上位的。可以看出叶利钦最后钦定他真的挺偶然的,结果人家自己争气,把过渡人物做成实权人物。同理...
  • 菅义伟完全不可能成为普京似的强权人物,只能成为梅德韦杰夫似的过渡人物,选票来看,操盘的仍是安倍,目的一:保护接班人,目的二:局势不明让人抗雷。菅义伟得到的应该是未来的家族进入日本政坛。
    搁在五年前,的确不可能,但是现在还是有可能的,要考虑到国际的大气候
  • 这么说的话,突然想起自己本科时候。大三了,老班长要卸任,团支书、班长、副班长自己的室友都不想接任班长,有些想做班长的同学,老班长不想让他做,然后阴差阳错我接任了班长。 接任班长以后和班长、副班长的室友顺利最后一批入了党,然后让他们想当班委的同学当了班委,并保证班级运行稳定,最后大四入学把班长之位交给老班长的室友,他当着班长找工作。 感觉是过度人物的粗浅实践。
  • Y情对于一些事情是试金石…是催化剂…是万花筒…是显微镜…
  • 菅义伟如果明年要真的坐稳,他的选票基本盘在哪里?
    青年
  • 我以前因为工作,从文献上面摘抄过日本战后历年首相任职时间,结果真是大开眼界,铁打的营盘,流水的首相。好像除了安倍和小泉,基本上任满两年的都少,大多数都是干一年。菅义伟能不能长干,看缘分吧!
  • 对比另外几个竞争者的情况,至少义伟还不算个激进的反华派吧,也算是个利好吧
    他会继续沿着安倍的外交路子走一年,这的确算是利好,但是一年后的变量太大
  • 嘉靖帝在主动下放吕芳,扶起陈洪的时候,也在暗地里扶持了冯保作为未来的棋子,预备着干掉他,相信安倍多少也埋伏了暗线,随时可以拨动
  • 面子上强硬,赢得民意。里子上卖个好价钱,兑现建制派利益太阳下没有新鲜事儿
  • 安倍不可能让继承人在下注的时候滩浑水,毕竟世家大族玩这种俄罗斯轮盘的风险太大了,但对素人来说下注却是飞天的好机会,赢了会所嫩模,输了大不了下海干活,又不是韩国
  • 赌成功了万户侯,赌不成功家族从此跌出政治舞台。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是你,你赌不赌?历史上优秀的政治家在面临相同境遇时,他堵不堵?
    我肯定不赌,但是特朗普肯定会赌,到底他会是谁呢?
  • 纵观历史,省略号就是菅义伟最成功的榜样
  • 日本政治生态来看,过渡性人物概率大。
    嗯,如果细算概率的话,90%以上吧,但是历史在这个时间点开了个玩笑,如果特朗普获胜,全球保守与民粹化加剧,那么也就出现了这么一丝的机会
  • 当年斯大林好像也是因为党内大佬派系混乱上台,结果成了一代慈父
  • 吕芳,你没读过太祖实录我不怪你,嘉靖说,他们俩不可能不知道。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美酒在前,白刃在后,不管是不是我的意思,你去请他们喝这个酒,他们都会以为是我的授意。吕芳跪下说,我错了。
  • 军事上受制于人像极了被阉的鸡仔,经济上想自强交好中国,地缘上的立场又站队美国,所以一切行事才拧巴
  • 令和不和,义伟不萎
  • 一把手住院,办公室主任去代会。
  • 菅义伟作为没有出身的“素人”,往日也没什么国内外影响力,为何明公会判定其一旦明年能连任将成为强权人物呢?日本门阀派系深厚,没有背景怕是很难“大一统”吧。
    因为疫情带来的冲击,变量足够大
  • 女人的直觉,安倍还会回来的
  • 安倍:我屁股兜里还有委任状
  • 『尽管一个人不谋其位,他仍以造福国家为己任。若是众望所归,唯有上台才最能造福国家,他也只能担起责任来。』——《是,大臣》第三季第八集,也是《是,首相》前的最后一集。
  • 一个日本奥运延期,一个俄罗斯阅兵缩水,打乱了太多大佬的运筹和节奏,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 安倍第一次就任也想当一个改革式的人物,然后...恩...第二次就显得“正常”多了。 说白了能不能开启新时代还是要看历史进程的,不然梅姨在车上流的泪都是她竞选时脑子里进的水。
  • 充当完皇上的打手干完脏活后,还得去裕王那表忠心。真是会做的媳妇两头瞒,不会做的媳妇两头传。
  • 四郎都败于替身大法,谨防反噬
  • 这位老兄没有自己的基本盘,日本多少年了一直这样,只有官僚和政治家狗咬狗,哪有搞民粹的,在日本没有嫡系根本不行,顶天就是菅直人或鸠山,资历也太浅了,不太看好这个过渡的首相。
  • 当大家都不想背锅的时候,孤臣也就有了逆袭的机会
  • 《大明王朝1566》配图用的好!看了开头就想到一块去了…… 吕芳在困局之下借故“病退”,接班人不是“亲干儿子”们,而是对头陈洪。 陈洪自然也是知道自己的处境,一方面嘉靖要他狠,压制住抬头的清流们,一方面又为了自己退路,一有机会就在裕王面前献殷勤。 虽然清流都是是裕王的班子,也就是一家子,但在旧王和新王之间,陈洪就只能在鸡蛋上跳舞了。
  • 应该是算好的,仅仅一年,翻不起大浪。 想在国内洗牌,首先得拉拢民众,这就需要外国的支持。 而想要外国的支持,就首先得做交易。东瀛还有什么值钱的呢。。。
  • 该签的协议还是会签,该参与的围剿还是会剿。 圈起来,明天大概率会考
    没那么快,年底之前应该都会看到
  • 能从一介草根走到今天,怎么可能安心当过渡人物呢?关键就看有没有可靠的助力了,反正历史上多的是黄袍加身的故事
  • 安培暂时做了“大御所”,这一套退居幕后掌权的手段霓虹国历史上那些太上皇、大御所和太阁们都玩得贼溜。不同的是,安培本人并未退出政坛,并表示在下一届众院选举中将作为一名议员参加。你看,安培伸进能退的不仅仅是身段,还有位置,比那些前辈们玩的显然更进一步。 令和老哥虽然是安培和五大派系共同支持的工具人,这种风口浪尖上的推送也说明他不是安培培养的真正接班人。令和老哥的政治主张其中有一项是限制世袭,而他又能在72岁高领让五大派系迅速达成共识推举他出来做工具人,真不知道是扮猪吃老虎,隐忍不发的家康还是单纯的工具人……只不过他要做家康的话,直接对手还可能包括被称为现代德川家康的安培前首相……
  • 菅义伟今天的发言是既要~~~又要~~~还要~~~确实为难他了。
  • 我们只想对菅首相说,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中日之间的买卖也一定能越做越大...
  • 太难了,对于一个非正常国家真的太难了!菅义伟很难整合各方力量,能平平安安做一年过渡首相就算超水平发挥了...
  • 安倍退一步留得青山在,菅义伟如果只能做一个过渡人物,他为此付出的牺牲自然也会成为他的资本。如果他成为了新的强人,安倍即使东山再起,历史成就也会大大缩水吧?
  • 此时换成个政治素人,若是想在关键的十字路口时刻赌一把,那它作为一个变量是远远大于印度的,而且对于中美关系平衡的冲击极大。
  • 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田中角荣,当时日本也是经历了岸信介和左藤荣作十几年统治,而且当时的世界格局也和今天一样发生着深远的改变,毕竟如果太平无事,首相的位置怎么会给他呢,干的好青史留名,干不好一年下台,也没什么损伤。
  • 日本独特的政治生态盛产这种精神分裂的政客,他们有足够的人才储备开应对接下来的拧巴局面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看似派系纠葛不深,最后却能独树一帜,完成洗牌,三大国已经给出了答案……
  • 当年鸠山一郎推吉田茂出来做一个过渡首相,结果
  • 新县长这要同时要向五大老爷中的三位跪着要钱、还都不可以得罪、不容易啊、逆袭很难。
  • 一切都是时代的进程…和各方势力的诉求与野心的交汇…
  • 吕芳好歹还能体面,杨金水这种就只能以不体面来换体面了,夹缝里的有多少又羡慕安倍呢....
  • 感觉他上位的原因和ypm里的哈克好像啊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