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的漏洞还是没堵上 | 杨乃悟

2020-09-11

 

20天前,乃悟写过广州的梁先生通过哈啰出行打顺风车,遇到飞单司机,最终因车祸不幸身亡的事情

 

距离事故发生接近两个月后,梁先生的姐姐梁女士近期和哈啰出行达成了大致和解。她说因为签了保密协议,怎么和解的她不能讲,但事故发生后的一些事,她可以说说。

 

7月16日事发当天,那位刚刚过了实习期的顶替司机是唯一没有受伤的人,他第一时间的选择是:

 

和前面的司机吵架。

 

和梁先生同行的同事在和自己公司沟通。受了重伤的梁先生,是交警打电话叫来的救护车送走的。

 

事故发生后,家属们曾经找过哈啰的客服,希望能尽快和平台进行沟通,了解事故经过,但被对方拒绝了。哈啰的客服说:

 

必须由下单人拨打电话才能受理。

 

那要是下单人已经不能打电话了呢?

 

事故发生一周后,家属见到了代表哈啰来协商善后事宜的白主任。她告诉家属,哈啰也是受害者,你们应该去追究顶替司机和租车公司的责任,哈啰只是被利用了:

 

买把菜刀也可以犯罪对吧?

 

乃悟觉得,白主任的这个说法是有明显漏洞的,哈啰出行平台上公然存在着一群以飞单为业的人,连司机和车对不上平台都发现不了,怎么敢和需要实名制才能购买的菜刀相提并论?

 

白主任的菜刀理论被愤怒的家属打断。他们质疑哈啰的安全机制存在漏洞,白主任很从容地表示:

 

我们所有的流程都符合国家要求。

 

虽然推掉了所有责任,但白主任提供了积极的法律援助。他告诉家属,司机没什么钱,但租车公司有钱,你们赶快申请法律冻结。

 

沟通全程,白主任没有道歉,没有责任,有的只是偶尔问家属:

 

到底想要多少钱?

 

双方的第一次面对面沟通,最终不欢而散。

 

事故发生一个月后,梁家选择找媒体曝光此事。梁小姐说,这时候哈啰的态度好了不少,打过几次电话,表示愿意协商保险赔偿的问题,按照保额全额赔付。

 

上周,双方又进行了第二次面对面沟通,这次哈啰没有继续派白主任出征,他们告诉梁家的律师,自己将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整改方案将会上交给广州市交通委员会。

 

这个方案有没有交给广州市交委乃悟不知道,就看见哈啰发了很多这个月他们有多安全的新闻:

 

哈啰顺风车司乘安全感指数整体提高32%。

 

一下提高三分之一,不知道微博上骂街的乘客们认不认可。

 

虽然广州警方还没有宣布结案。但梁女士告诉乃悟,根据警方的笔录,接单和飞单的人,其实都是那家叫做淘车伯乐的租车公司员工。

 

这家公司会雇佣合格的司机去各大出行平台注册,然后将订单转给没有资质的司机,从中抽取佣金。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梁女士告诉乃悟,他们向监管部门打听到:

 

这样的生意,司机们也在嘀嗒上做。

 

最近趁着哈啰出事,一直在宣传自己市占率第一顺风车霸主,真·顺风车坚持者的嘀嗒,正忙着提醒乘客拒绝线下交易和违规多拼。

 

乃悟在1818黄金眼上看过一位杭州乘客按照嘀嗒提醒拒绝多拼的视频。司机把车停在伸手不见六指的野地里,问乘客:

 

你以为我真不敢丢你下去啊?!

精选留言
  • 我们都是符合国家规范的。——来自五星期碧桂园。
  • 生活小技巧:多认识几个媒体朋友,不然出了事都没人帮你
  • 我原以为360就够流氓的了,没想到,互联网行业比360流氓的多的是。
  • 司机就是司机,最狠的方式就是丢下去, 悟空当年闹的最欢,也就是定了几位仙女,吃了几个桃……
  • 到底想要多少钱?要10000亿,你有么?最讨厌这种口气
  • 嘀嗒飞单是真的,而且大规模这样做之后,很多人以为“都是这样的,是正常的”
  • 大数据网络出现以前,跑线车走到半道加价是常有的事,不服你就下车!
  • 你以为没钱的能干过有钱的
  • 以为要写小黄车不见了,还续费的事。没想到是哈罗,也是继续坑的事。
  • 刚在哈啰坐了次顺风车,第一个接单的,电话接通后说要我负责路桥费,我答应了,但随后又说他的车牌和平台上留的不一样,被我拒绝。要求对方取消后,第二个接单的显示有一个拼单人,但车到了后发现只有一个空位……半夜到的航班,路途又远,我只能选择接受。
  • 哈啰,it’s me
  • 伸手不见几指?
  • 曹操直呼内行
  • 我昨晚刚刚坐着嘀嗒顺风回来,想想都后怕
  • 我只是想载你一程
  • 哈咯,朋友!带你去爬山!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