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暗杀往事 | 万小刀

2020-09-12

作者:8字带路人

1940年8月20日,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郊外的一栋房子。

一个年轻人,一边用充满崇敬的眼光注视一位老人,一边双手递给他一份文稿。这是准备发表在杂志上的文章,希望老人帮助审阅修改。

老人接过,俯身在桌子上阅读起来。

年轻人从风衣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冰镐,对着老人的后脑狠狠凿了下去。

这位老人就是苏俄革命的元老——托洛茨基。年轻人则是另一位元老斯大林——派来的杀手。

1879年,托洛茨基出生在乌克兰一个富有的犹太裔农民家里。十月革命中,他成为红军总司令,在党内的地位仅次于列宁。之后,他却和斯大林产生了路线上的分歧。

列宁去世后,托洛茨基在斯大林崛起的时代迅速失势。他最终再次流亡海外,落脚在了两万里外的墨西哥城。

日子并没有就这样平静下来。

几个月前,斯大林派来的杀手就往他的床上打了200多枪,托洛茨基大难不死。

托洛茨基写下控诉的长文《斯大林要我死》:“他想杀死他的头号敌人,消灭所有威胁。”

可大难不死,也未必有后福。

两年前的1938年,在巴黎召开的一个会议上,托洛茨基的女性好友西尔维娅·阿格洛夫认识了一位比利时外交官的儿子,名叫雅克·莫纳德。这位小伙子想和要去为托洛茨基工作的阿格洛夫一起前往墨西哥城。

在墨西哥城,莫纳德每天早上都去送阿格洛夫到托洛茨基的住所工作。连托洛茨基的随从,都习惯了每天看着这个年轻小伙接送这位女子。

动手的这一次,已经是莫纳德第十次去拜访托洛茨基了。

这一次,他露出了狰狞面目。

遭受致命一击的托洛茨基起身抵抗。保镖们听到了动静,冲到了屋里,差点把莫纳德当场打死。

可这一次,送进医院的托洛茨基,终究没有撑过第二天。

那把冰斧穿透了他的大脑7厘米。尽管没有立即死亡,但也是逃不过去的了。

这位所谓的比利时外交官儿子雅克·莫纳德,真名其实是拉蒙·麦卡德。他出生在西班牙,母亲是忠诚的斯大林主义者,安排了他去刺杀托洛茨基。

麦卡德被捕的前几个月里,每天都被墨西哥的警察打得死去活来。

判决后,他在墨西哥蹲了20年监狱。期间不仅被苏联授予了列宁勋章,还为他安排了一位女友作为安慰。

出狱后的麦卡德和这位女子成婚,被授予了苏联英雄的称号,在莫斯科生活。苏联给予他一份少将级的退休金。

暗杀,作为一种铲除异己,争夺权力的有效手段,在俄罗斯这个民族的历史上有着讲不完的故事。

甚至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一、

最早的俄罗斯政治暗杀案例,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彼得三世、保罗一世、尼古拉二世等多位沙皇均死于宫廷权力争夺的暗杀。

到了苏维埃时代,斯大林把异见者直接枪毙,再不济也是流放到古拉格。只有像托洛茨基这样够不着的,才派人暗杀。

而随着技术进步,苏联的下手更加干净简洁,杀手在解决目标后也能轻松离开,不必像麦卡德那样被打几个月,再在异国他乡蹲上20年监狱了。

1957年10月,代号“鱼类”的克格勃特工斯塔辛斯基接到了一项清除任务:

暗杀流亡在德国慕尼黑的乌克兰前总理、作家列夫·里贝特(Lev Rebet)。

在用三天摸清了目标活动规律后,斯塔辛斯基尾随里贝特到达其居住的公寓楼,在楼梯间趁其不备,使用含有氰化物的毒气雾化器喷在他面部。

 

这是一种形似手枪的毒气喷雾器,喷出后令附近的空气瞬间充满毒性。里贝特当即倒地身亡,死因是心脏麻痹。

之后,斯塔辛斯基轻松逃离现场。直到四年后他叛逃联邦德国,主动投案自首,案件才宣布告破。

在审判中,慕尼黑地方法院认定:首要责任归属当时的克格勃局长,斯塔辛斯基为从犯。因此他只被监禁四年,刑满释放后在南非获得政治庇护。

克格勃不止负责莫斯科下达的目标清除任务,偶尔也会接一些兄弟国家的私活。

日后登上悬疑小说集,成为中国报刊杂志上津津乐道的雨伞谋杀案,便是出自克格勃之手。

1978年9月7日,居住在伦敦的保加利亚作家乔治·马可夫登上了克格勃的暗杀订单。

 

乔治·马可夫原本是保加利亚最杰出的作家,由于在国外电台节目上公开批评政府,贬损保加利亚领导人,不得不流亡海外。

此前,保加利亚曾经两次派出杀手刺杀,均宣告失败,只好来委托老大哥的克格勃。

当天上午,乔治·马可夫在等待公交车时被一名陌生男子手持的雨伞刺中大腿,男子道歉后匆匆离去。

当晚,马可夫突然高烧不退,三天后死亡。

伦敦警方从他的腿部的伤口中取出了一枚直径仅1.52毫米的空心金属珠,珠子上有小孔,内部检出可快速致人死亡的致命性物质蓖麻毒素45mg。

这种蓖麻毒素,是从蓖麻籽中提存得到的毒剂,通过抑制蛋白质合成,损伤人体肝、肾器官,同时抑制麻痹心血管和呼吸中枢。

 

想要杀死一个成年人,仅需要7mg即可达到目的,马可夫必死无疑。

由于缺少关键证人和调查线索,此案最终成为悬案。成为冷战中最为轰动的一次暗杀。

直到2005年,两名对该任务知情的变节克格勃特工叛逃英国后,透露了当年的任务经过,这场刺杀才大白于天下。

刺中马可夫的那把伞,更确切来说是一把伪装成伞状的毒枪。它是由苏联克格勃提供给保加利亚的特殊暗杀武器,结构跟步枪相似,能发射藏毒的子弹。

老大哥的手法已经高明到了这种地步——让目标中毒且没有当场死亡,杀手在悄无声息之间完成任务,顺利脱身。

而这场谋杀案已经过了追诉期,涉案的杀手至今杳无踪迹。

二、

1999年12月31日,弗拉基米尔·普京出任下一任俄罗斯总统。

在登上权力巅峰之后,这位克格勃出身的新总统向饱受苏联时代贫困和衰败困扰的民众发出呼唤:

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日后的行动证明,他说话算话了一半。

他果然干了二十年,在总统和总理之间轮换,始终执掌着这个国家前进的方向。

不过,强大的俄罗斯并没有到来,反倒是愈发严重的腐败、持续的货币贬值和经济衰退困扰着这个昔日的帝国。

相应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站出来,反对这位总统。

而他们中最有号召力和知名度的那些,在这些年里突然陆续死于非命。

2006年10月,俄罗斯反对派记者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在回家途中等待电梯时,被一名枪手使用手枪近距离击中头部,当场死亡。

四年前,安娜曾在搭乘俄罗斯航空的航班旅行时遭到暗杀,袭击者将毒物投入她引用的茶水中,由于少量饮用,抢救及时,最终幸免于难。

之后,她出版作品《普京统治下的俄罗斯》,公开批评他将俄罗斯带向战争泥潭和苏联时期的社会。

安娜死后两月,一名她曾经的朋友,变节的前克格勃特工利特维年科在伦敦中毒身亡。

据家人回忆:利特维年科最后见的人是克格勃的前同事,试图了解安娜遇害的详细经过。

在聚餐回家之后,他开始感到身体不适,之后被送入医院,检测出放射性元素钋-210中毒,导致器官衰竭,三周后医治无效身亡。

英国警方就此展开调查,在利特维年科有过接触的三名嫌疑人搭乘的英国航空公司班机上,检测出了钋元素的遗留痕迹。

英国为此向俄罗斯提出引渡要求,但最终被俄罗斯外交部拒绝,事件以双方互相驱逐外交官告终。

就在两人相继遇害的三个月前,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宣布表决通过《俄罗斯联邦反恐怖主义法》第一修正案,允许莫斯科对指控的极端主义分子和恐怖主义分子在国外进行法外处决。

总统可以根据这项法律,在海外使用特工、特种部队或军队,暗杀恐怖分子。

还可以对关键细节保密,比如,定义谁是恐怖分子,以及部署行动的细节。

这项法案,被认为极大方便了当权者对反对派的围剿暗杀。

因为,异见者们确实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非正常死亡。

自2007年以来,仅伦敦就公开了不低于14起俄罗斯反对派代表人物的非正常死亡事件,死者中多人出现了心脏器官衰竭意外死亡或抢救无效,而他们并无此类疾病历史。

经过权威法医尸检后,英国方面认为,一些死者可能被使用了快速吸收的神经性毒剂,普通医生或者法医往往会得出死者死于疾病的结论。

而如今俄罗斯被暗杀的政治人物,也不像苏联时代一样限于国外了。

除了死于疾病和意外,也有死于枪杀,甚至死在最高权力中心附近。

2015年2月27日,曾在叶利钦时代担任俄罗斯副总理的涅姆佐夫在克里姆林宫外150米处遇刺身亡。

这些年里,涅姆佐夫从副总理退位后加入了一个“为没有专横和腐败的俄罗斯而战”的民间组织,公开调查和指责俄罗斯官员的贪腐行为。

其中的一项成果是深扒总统的财产。

根据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网站发布的财产公示,总统的全部财产是,两套合计不超过300平米的公寓,两辆国产汽车,约30万美元的存款。

 

而涅姆佐夫根据自己的调查结果,公布出来的是:

总统这些年里以不明收入购买了20座宫殿与别墅、58架飞机与直升机、4艘豪华游艇。

当晚11时40分许,涅姆佐夫在克里姆林宫红场餐厅与女友约会后准备回家,途中一辆银色汽车疾驶而过,车内枪手向涅姆佐夫连开四枪,涅姆佐夫当场死亡。

事后,俄罗斯政府宣布,将竭尽全力对元凶实施应有的惩罚。

最终调查报告公布的结论是:

两名车臣武装分子策划了这起暗杀行动。

一人被拘捕,另一关键策划者在与安全部队的枪战中引爆手榴弹自杀。

死者情绪稳定。

三、

这一次倒在飞机上的纳瓦尔尼,是这些年里俄罗斯仅剩不多还在抗争的反对派了。

今年44岁的纳瓦尔尼,出生于莫斯科一个编篮子出身的农民家庭,毕业于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多年来从事律师工作。

2010年前后,他因为投资几家石油公司的股票亏损,怀疑石油公司大股东与政府有不正当利益交换导致亏损,踏上了维权之路。

这把火越烧越旺,最后纳瓦尔尼干脆开始组织游行示威和竞选公职。

他给总理和总统所在的统一党冠以“骗子和小偷党”的称号。如今这个名字在俄罗斯互联网上已经成为该党的代称。

他曾试图竞选莫斯科市长,但败给了政府任命的人选,引起数万名莫斯科市民上街反对选举结果,要求重新计票。

2013年和2014年间,他接连两次以涉嫌挪用公款,分别被判五年和三年徒刑,缓期执行。

2016年,他计划竞选俄罗斯总统,却被俄罗斯国家选举委员会剥夺参选资格,之后因参加未获政府批准的反政府游行被判监三十天。

按照计划,这次出行他将在8月20日搭乘俄罗斯S7航空2614号航班,从西伯利亚城市托木斯克返回首都莫斯科。

当天,由于气象原因,飞机在托木斯克机场晚点起飞两小时。

在机场等待期间,纳瓦尔尼走进一家维也纳咖啡馆,点了一杯热红茶,一饮而尽。

之后,飞机起飞半小时后,纳瓦尔尼出现呕吐症状,之后在洗手间尖叫不止,机组选择紧急落地鄂木斯克机场,紧急将他送往当地医院。

最初,医生给的纳瓦尔尼团队的诊断结果是,有明显的中毒症状。

但随着当地警方的到来,诊断结果变成了:

低血糖导致的代谢紊乱。

最后,还是德国政府外交途径介入,俄罗斯同意转运到达柏林。

经过诊断后,德国总理默克尔亲自宣布,在纳瓦尔尼体内检出神经性毒剂“诺维乔克”中毒的症状。

这款上世纪80年代苏联研制的化学武器,可以通过持续的抽搐和呕吐截断从神经到肌肉之间的讯息传递,轻则身体机能瘫痪,重则呼吸中断殒命,至今仍是全球最难治愈的化学性毒剂之一。

早在2018年,一对曾经的俄罗斯间谍父女也曾在英国因为该毒剂中毒昏迷,因为得到及时救治而幸运存活。此案至今未破。

在面对此事的记者提问时,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

我们在必要时会帮助纳瓦尔尼先生移居国外,希望他早日康复。

尽管这些死亡案例大多数找不到和俄罗斯政府直接相关的证据,但一个强力政府对社会的管控,却显现在方方面面。

比如,曾经的俄罗斯首富陨落案。

 

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董事长霍多尔科夫斯基,依靠收购苏联解体后的油气资源,一度成为世界排名第16的俄罗斯首富。

2003年,他曾在全国直播的俄罗斯企业家联合会议上公开指责普京亲信大肆敛财,现任政府贪污舞弊盛行。

 

此事在俄罗斯社会引发极大震荡,民众要求刚刚上任的政府给出一个说法。政府顺势推出了打击垄断寡头的经济计划。

谁也没想到,霍多尔科夫斯基就是首个被抓捕的嫌疑人。

他被以涉嫌欺诈和逃税起诉,前后坐牢10年10个月。

而他的公司,大部分资产遭到政府没收或低价拍卖,最终宣布破产。

出狱后,移民瑞士的霍多尔科夫斯基没有选择闭嘴,而是继续批评普京,在网络发起新一轮的反现任政府活动。

2015年末,俄罗斯政府以涉及谋杀案为由,对霍多尔科夫斯基发出全球通缉令。政府发言人表示:

无论霍多尔科夫斯基身在何处,哪怕是在南极,也要将其绳之以法。

这次中毒的纳瓦尔尼,他的助手则在2019年神秘失踪。

之后媒体曝出:

这个年轻人被控偷逃兵役罪,遭到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抓捕,强行遣送至北冰洋一处海军基地,要求断绝外界联系,服役两年。

四、

在21世纪的今天,反对派纷纷离奇死亡,已经是国际社会绝无仅有的一幕奇观,也是俄罗斯政治风云中不可忽视的当代史。

在过去上千年的历史中,俄罗斯民族始终拥有改造世界的梦想。但一次次尝试的结果始终是,陷于无休止的内斗与内耗之中,与世界的差距越拉越远。

这样的特性如果得不到解决,意味着时间并不总是带来进步,历史的阴霾将会再度到来。

到那时,尘封已久的苏联笑话,恐怕又将一次次被人们提起。

就像这个:

列宁说:“我只是担心,万一他们不跟你走,你怎么办?”

“没问题”,斯大林答道:“那他们就得跟你走!”

 

精选留言
  • 普京收拾俄罗斯寡头明显是有利于国家,这使普京成为国家英雄,另外虽然俄罗斯现在一堆毛病,但是换别人还真没把握比普京更好,尤其是反对派
  • 刺客,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小国对大国使用此手段尚且可以理解,大国对小国使用此手法,这不好听啊
  • 小刀,该出本书了
  • 能见报的俄罗斯富豪,无一例外都是石油寡头, 这是俄罗斯最悲哀的,聪明人和能人都在赚这种快钱,没人安心做制造业或者高科技。 我更倾向于认为寡头们赚着黑心钱,一心做带路党。
  •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