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困于内卷 | 新潮沉思录

2020-09-10

文 | 陈露

 

你们等待的那个男人粗线了。

 

 

近日,一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刷遍朋友圈。这篇文章用大量事实揭示了新时代的经济规律:尽管百万骑手更加的努力的,甚至是冒着危险的与时间赛跑,风雨无阻向前进,但结果并没有换来美好的前景,相反,他们越是努力的工作,收入反而越是快速下滑。

 

这不得不引发人们的共鸣,因为这是近年来不同行业许多劳动者共同的感受。尽管文章标题声称困住骑手的是抽象的“系统”,但经过资产阶级多年来的再教育,大家已经习惯从抽象系统的背后看到具象的阶级,究竟谁困住谁,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问题是,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实现的。

 

我们经常提到一个词,叫做“内卷”。这实际上也是一直以来经常提到的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在谈论劳资关系时,有一个最根本的前提:大量零散的无组织的劳动者同少量有组织的日益垄断化的雇佣者之间所存在的不平等关系。在这样一种关系中,由于劳动者随时可以被替代,因而不具备任何议价能力,于是,就使得工资,也就是劳动力的价格被压缩到一个最低限度。这一限度就是勉强能够维持劳动者生存的限度。同时,劳动强度也被提高到一个最高限度,这一限度就是使劳动者除吃饭、通勤和最低限度睡眠以外的几乎一切时间、精力都被用于工作。

 

当然,以上是一种理想状态,实际上,由于劳资双方的信息不对称,资本家一不知道劳动者生活水平的底在哪里,二不知道劳动者劳动强度的顶在哪里,所以,劳动者往往还有一丁点的活路。我们都听过晋惠帝“何不食肉糜”的故事,现实中,我们也见识过许多不食人间烟火的富二代,见识过许多全面脱离群众的官二代,这不是坏事。

 

正是因为存在这种信息不对称,在过去,许多高瞻远瞩的资本家会选择让自己的子女从基层做起,从普通员工开始,一步一步提拔,直到完全接班。这也是许多偶像剧的经典桥段。只有真正深入一线,和最基层的员工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和他们建立起来深厚的感情,同他们接触多了,才能真正知道他们在生活中可以把物质文化需求压到多低,同他们接触多了,才能真正知道他们在生产中可以有多少花样用来摸鱼,只有这样,在接班以后,走上前台,才能真正知道应该怎么样去收拾他们。

 

古人常说“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就是这个道理。这种方法很辛苦,但是很有效,管理学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但这种方法已经过时了。文中对骑手悲惨生活的描写,实际上揭示了信息时代的弄潮儿们已经掌握了更加科学的剥削手段,那就是充分利用中国社会的内卷性。有个词叫剧场效应,说的是在剧场里,假如前排有人站起来,那么后排为了能够看到舞台,不得不也站起来,等到所有人都站起来了,那么不规矩的人开始踮起来了,直到所有人都踮起来。这就是内卷。

 

困住骑手的系统,一开始并不知道骑手们能把配送时间压缩到什么程度,但是,假如原本1小时的行程,能被哪怕只是一小部分“努力奋斗”的骑手压缩到50分钟,那么系统就会认为这段距离用50分钟完成是合理的,进而把额定时间压缩到这个地步。这样一来,一小部分“努力奋斗”的骑手又会想方设法,通过危险驾驶、违章驾驶等方式,进一步压缩时间,系统只要在后面不断跟进,就能把劳动强度的上限探出来,直到所有人都采取危险和违章的方式配送。

 

令人恐惧的是,我们都应该清楚,骑手们的今天很可能意味着其他人的明天。“互联网+”到哪里,很可能就将把这种冷血的管理模式推广到哪里。这就意味着,迎接其他行业劳动者的,将不仅仅是现在互联网福报们提倡的996,而将是高强度的996。在不平等的劳资关系中,由于信息鸿沟的消除,显然将进一步增进资方的利益。

这种矛盾在骑手中暴露的更明显,其中另一个原因在于行业的低门槛。由于几乎不需要任何专业技能,就使劳动者具有更强的可替代性,进而使他们的议价能力近乎于零。但是,行业门槛的逐渐消除本身也是信息化带来红利。

 

有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是,据统计,在外卖送餐员队伍中,有7万人具有硕士以上学历,21万人具有本科学历。尽管高校不断扩招使高学历人群在同龄人中的相对稀缺程度不断削弱,但绝对的看,由于时代的进步、知识的积累和教学研究水平的提高,今天应届毕业的“后浪”们绝对素质显然要优于十年前的“前浪”。

 

2020年应届高校毕业生已经达到了874万人,这些人受过高等教育,精力充沛,不用还房贷车贷,不用养老人小孩,看着他们,资本家唯二的念头就是,怎么把3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全部换掉。还有一个念头后面再说。

 

系统能把人困住,但是不要忘了,系统本身也是卷的。他们比拼的是如何尽可能的压缩成本、提高产出,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他们自己也会被淘汰。同样的外卖,同样的价格,假如黄系统38分钟可以配送到位,蓝系统需要40分钟,那么没有消费者会选择后者。这就是残酷性的第二层。不仅利用劳动者之间相互竞争去把劳动强度的上限探出来,而且利用工头之间相互竞争,去把探明劳动强度上限的上限也探测出来。层层套娃的结果,必然使得劳动强度上升的速度也飞快的上升。

 

所以,暂时还没有卷到的也不要急,再等一等,快了。

 

内卷化的根源在于劳动者的无组织性。这是显而易见的。个体作战加上高流动性,使骑手群体呈现出极端的无组织性。其他行业也不用太急,高强度劳动下闲暇时间的剥夺和低福利条件下共同生活的缺失,同样使各行各业的组织性在不断降低。即使是传统的血汗工厂,哪怕是最黑心的资本家,尚且会提供集体宿舍和公共食堂,这使工人有最基本的集体生活。而外卖这一行业的出现,本身就是对食堂的一种替代,劳动者彼此的疏离,加剧彼此的对立,从而加深了内卷化。

 

所以,暂时还没有卷到的也不要急,再等一等,快了。

 

既然内部的组织性弱化的趋势很难扭转,很多人就寄希望于看得见的手,也就是政府。但对于经济发展来说,面对各地争相伸来的招商引资橄榄枝,企业是可以用钱投票的。因此,改善营商环境就成为地方政府的重要任务。地方政府竞争的结果,就是诞生了一批“必胜客”。与此同时,劳动强度上限的不断提高,对于经济发展来说,当然是有利的。国与国之间有竞争,地方与地方之间也有竞争,结果就使得政府对于遏制内卷化也缺乏动力。

 

然而,再怎么卷也是有尽头的。幸运抑或不幸的是,两个因素遏制了这种趋势。

 

第一个是经济内循环。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向国外输出产能变得日益困难,国内大循环逐渐成为主体。然而,要使国内大循环能够维持下去,就要有内需,要有内需就要使消费者有钱花、有时间花。但是,劳动报酬下限不断拉低和劳动强度上限不断升高,又从根本上杜绝了消费的能力与时间。大家都只生产不消费,最后必然是生产过剩。

 

第二个是生育率。在马克思的时代,剥削还有个限度,哪怕是维持不了劳动力的扩大再生产,至少要维持劳动力的简单再生产。也就是说,资本家剥削工人,至少还要让一对工人夫妇能够生育两个孩子,要不然富二代长大了剥削谁?但是,高强度996条件下,生一个孩子都是奢侈,何况两个。2020年应届高校毕业生已经达到了874万人,这些人受过高等教育,精力充沛,不用还房贷车贷,不用养老人小孩,看着他们,资本家唯二的念头就是,怎么把怀孕生孩子的女员工替掉。

 

一年两年是看不到后果的。但等到婴儿潮这批年轻人一过,劳动力供给断崖式下跌,结果势必反过来提高劳动者的议价能力。现在据说就有实习生嚣张到不肯替老板拿外卖了,长此以往,如何得了?

 

这两个因素的根源在于,资产阶级内部,也是卷的。

 

所以,暂时还没有卷到的也不要急,再等一等,快了。

70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将新兴的躺学贯彻到每个行业,爱怎么骂怎么骂,不当血汗燃料发动机
  • 来了 那个男人!
  • 今天上午去北京国贸那边修电脑,午餐时候看见街上最多的人就是穿蓝色和黄色的送餐员,以及一手拿着几块钱的鸡蛋灌饼一手拿着几十块的星巴克的社畜。在永和豆浆吃饭时候后面座位上30多岁的小两口在谈论管家里要钱再贷款去通州买套房。外卖小哥和白领社畜,不管外表是否被消费主义包装得光鲜亮丽,就像鸡蛋灌饼旁边的那杯星巴克,大家都在这张鸡蛋灌饼里来回卷,可能已经卷到你了,可能下一个就是你。
  • 以前的我:怎么能……劳动法…… 现在的我:加速!加速加速
  • 等等,资本也是卷的,社畜也是卷的,列宁所说的两个不能照旧维持?!
  • 我悟了,上到资本家,下到外卖员,人人都是加速壬,大家都在无意识的加速。加速!
  • 哈哈,玄……哦不,露露,你来啦
  • 妙啊,劳动者是无组织的,资本就有么,能活下来的互联网资本要么巨头要么垄断,他们巴不得资本内部混战再吞并呢,另外资本利用内卷快速扩张,但别忘了凡事皆有两面性,快速内卷必将加速资本的周期性崩溃,怪不得马导师说资本家可以把弄死自己的绞索卖出去……
  • 全文高度赞同,不过就我个人来说,“同样的外卖,同样的价格,假如黄系统38分钟可以配送到位,蓝系统需要40分钟,那么没有消费者会选择后者”完全不符!我下单时根本不看配送时间,中午下晚上的单都很正常,不知道为什么平台方这么喜欢自以为是的替我想问题,结果搞得像是我想要更快配送一样。其实只是平台自己想要配送数据好看吧!
  • 我持悲观态度。现坐标华东奋斗逼之都。学校和社会不同的人都接触过一些,中国的工人阶级很多都是农民的后代,农民对于努力勤劳一直持笃信态度,并且各扫门前雪,这一思想惯性不可能在两三代人里改变,想要他们去为一些共同利益站在同一立场上太难了。我个人感觉会变成大号的法国或日本,社会变成一潭死水。如果非要说有一丝潜在的可能性,那就是教员曾经埋下的火种,如果四十多年后的今天人们对于社会主义想法和四十年前仍然相同,那也无可奈何。毕竟历史的必然性一定要通过人的主观能动性去实现,如果人们自己都没有主观能动性,那没谁能救得了他们
  • 太短啦,意犹未尽,希望玄处能详细说说资产阶级内部的卷是怎么回事
  • 像我这种韭0后,直接被拒绝了下一代
  • 甚至资本也是卷的,于是那根绞死自己的绳子就越来越紧。
  • “如果顾客愿意给更多的送餐时间那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顾客他……” “顾客他因为要赶时间开会,不仅没有给更多的时间还给了个差评”
  • 所以说所谓工业化导致生育率下降,其实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导致人民用卵子投票吧。
  • 基础的社保和五险一金都不给员工做的领导只配当路灯杆的装饰
  •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 也不知道2022年这个时间节点之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只能坚信历史的车轮会继续前进了。
  • 就看历史的螺旋式上升进程现在走到哪了。 真的很期待,现在耀武扬威的家伙们到了未来的某个时间节点,或者说是阶段,等待着他们的会是怎样的未来。
  • 内卷的根本原因是劳动力超量供应,所以现在的年轻人不生孩子是好事。信息越透明,劳动者越无法与资本博弈,唯一的办法就是降低劳动力数量。
  • 研究生卷到离谱。
  • 感觉很像之前的卡车司机和滴滴打车事件,强zf管控+无工会组织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内卷环境
  • 两百年了,资本主义的问题一次比一次严重,一次比一次尖锐,这次还会有续命的代币吗
  • 为什么消费者必须选择时间最短的外卖平台,因为消费者(正在再生产劳动力的劳动者)也是卷的
  • 关键是整个社会还有大量的人没有意识到线性的、稳定的进步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 为什么以前的血汗工厂还知道维持工人的基本再生产而现在的资本家却要断子绝孙? 因为有了现代金融和互联网,资本的流动速度前所未有的高,所要求的利润率也前所未有的高,资本家内部内卷的速度极大地提高了。 于是便有了生化环材害人害己金融AI利国利民,才有了卖概念击鼓传花大行其道实体经济人人唾弃,才有了只要今年捞一票谁还管明年呢,才有了环境污染气候变化是炒作的噱头而非真正要解决的问题。
  • 记不得有多少次了,看到外卖骑手和他的电动车躺倒在马路上,撞倒他的汽车司机平静地在一旁打着手机,或坐在驾驶室里等警察,阳光之下,一地碎屑曝晒,阶级分野横陈。系统内存有限,新的时代几次格式化之后,温情宽容难有空间。毛说,唯有牺牲多壮志,,,小哥,只能说,你牺牲的还不够多。
  • 相对剩余价值!相对剩余价值!相对剩余价值!
  • 资产阶级内部的卷应该就是,增值不够快的被卷掉嘛
  • 辣个男人将如闪电般归来!
  • 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产品的力量和数量越大,他就越贫穷。工人创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变成廉价的商品。 ——《1844年哲学经济学手稿》马克思
  • 经过一百年的发展,摩登时代进入了赛博摩登时代
  •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根本错误归结到奋斗逼或者超量劳动力身上,始终是资本家拿走了剩余价值,这才是主要矛盾吧。难道没有奋斗逼、每天稳定吃一点残羹剩饭的“稳定大环境”就是理想社会?
  • 看来只有冲向宇宙才有可能脱离内卷了,但是冲出地球的技术前提是核聚变技术的成熟,然而这在短期内并没有什么眉目 死于内卷还是冲向宇宙?未来真是令人令人期待呢
  • 事辣个男人!
  • 那些“努力奋斗”,以危险方式压缩时间的骑手,其实就是这个行业中的奋斗逼,哪个行业都有这些人,他们是无产阶级劳动者当中的叛徒、内奸和工贼。正是因为他们不停的“踮脚”,才导致整个剧场都要踮脚,搞坏了大环境还莫名的自我感动,内卷化也随之而来。那有人要说了,没感觉被卷到啊?别着急,奋斗逼多了,那就快了快了
  • 现在我们是不是工人为主体了?白领外卖农民工都是工人了吧
  • 不要等那个男人,人人皆可是他。 站起来不准跪!
  • 我们总喜欢把最简单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复杂成人与机器,自然、体制、新兴事物之间的问题。企图掩盖真相,有限的生命个体,一直都在互相争斗。强者与强者联盟竞争,弱者与弱者之间互相合作嘲笑。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让弱者内斗,然后看着他们灭亡。
  • 始终没有那个男人的消息,不要急,再等一等,快了!
  •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 当出资的和出工的都卷了,那不就说明大家的日子都往过不下去奔吗? 我记得列宁有句段话,大意是:当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都过不下去的时候,革命就必然会发生… 所以,继续这样卷下去,总有一天大伙都会过不下去的,对吗?
  • 这不是骑手的问题。公务员,白领,工人都在陷入内卷状态。晋惠帝只不过是无知,人不算多坏。有些人,已经被资本绑架,和资本站在一起。我说的就是新世纪的互联网大佬们,有一个算一个。有的不敢说。
  • 意思是加速能解决问题。巨浪 巨浪 不断的成长
  • 整个文章满满都是加速两个字呼吁大家尽量能摸鱼就摸鱼
  • 本来嫌长跳着看的,直到发现末尾“氪不改命”,回过头看下标题,对了,就是那个味儿,就是那个男人
  • 辣个蓝人的文笔
  • 草,氪不改命中肯了
  • 欧美有工会,劳动者有组织了,但是资本家选择把工厂开到别处,制造业大量流失。除非有能力开办企业的人,多过上班的,否则无解。
  • 原本我们发展经济的初心是为了大家都能够幸福地生活,而不是艰难地活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为了发展而发展,为了能活下去而发展,直至所有人都越发展越痛苦
  • 我们在用生命配送外卖,我们却因配送比欧美发达国家快而沾沾自喜,带血的外卖。
  • 资本之间的内卷是这样的,每当有较高收益的领域,资本一拥而上,然后该领域的收益越来越低,然后资本再去寻找下一个较高收益的领域。但是没有新技术的突破,很难持续找到较高收益的领域。最后只好人为制造一些高收益领域,温和的制造消费概念,极端的制造战争。
  • 然而劳动力供应减少可以依靠引进外来劳工解决,消费力不足可以依靠向未来借债解决。所以我感觉单单这样解释是缺乏说服力的。
  • 资本家为劳动者制造吊索,殊不知同时也是为自己制造吊索
  • 有一天真的机器人替代了百分之90的工种,那普通人连卷的资格都没有了,想想就觉得可悲
  • 技术突破遇到瓶颈时,资本是稀缺的,劳动力是过剩的,必然导致内卷。
  • 每件外卖骑手的伤亡事故后面都有无数次的交通违章,和不计其数受到伤害的普通市民。为什么要全社会为o2o公司的野蛮生长埋单?
  •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陈露太帅啦
  • 美帝之所以这么愤怒,不就是因为他被亚洲工人们卷进来了?美帝的中产们不能再喝的咖啡了接着奏乐接着舞了,那就指责咱们输出通缩,但是这也没用,咱们就算不卷他进来,东南亚和印度孟加拉也会把他们卷进去,迟早的事儿,全球一起卷,只能靠马斯克的space x逃离地球
  • 回复那楼: 绝对的利润导致绝对的贪婪, 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 只要资源和权利还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哪怕是冲出宇宙照样卷你信吗?
  • 事实证明,我朝得国太快,到处都隐藏着加速的痕迹。 别人得大药之后,尚且讲究百日养金丹,我恨不能百息就养成,不快不是正统。 加起来吧,速度!
  • 好家伙,我以为你在第二层,原来你这是第五层啊
  • 致所有高中“政治经济学”学不好的人:你们当初无感的剥削、剩余价值、劳动生产率等等基本概念,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充斥在你们日常的工作生活中,躲都躲不掉的那种…… 至于选择吗,跟课本上一不一样倒不要紧,主要是你们自己怎么看待自己的身份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