塌楼,问责,与29 | 叶主任

2020-08-30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上一口常温的矿泉水,又到了晚上。
 
这个周末,叶主任我,过的有点点头晕。突如其来的脑子停止转动的感觉。
 
山西省襄汾县乡下有个聚仙庄,一家正在给老人办寿宴,外面唱着戏,里面突然预制板就塌了,就砸到了我们的群众,群众当时就去世了29个。
 
叶主任我义愤填膺,因为这不是今年发生的第一起这样的事件。
 

2020年3月7日,福建省得泉州市,有一个欣佳酒店,也发生了坍塌事故。事故中死亡的人数,也是29个。事故发生了,领导高度重视,国务院前去调查,查出来的结论,是这样的。
 
泉州市“3.7”坍塌事故,是一起主要因违法违规建设、改建和加固施工导致建筑物坍塌的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然后,就处理了一大批相关责任人。从街道书记主任,到社区书记,到住建消防,到城管执法,一直查到市长。市长都挨一个处分。
 
本来,这件事情应该是重点案例,发生了这么大的安全生产责任事故,推而广之,各地的安监,应该行动起来,广泛开展违建拆除工作。实际上呢,襄汾县最近确实在开展违建清理活动。但是,违建还没拆到这里,这里的楼就塌了。于是就有了今天的29人名单。
 
29人意味着什么,主任我在此就不解释了。
 
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
 
盖一个楼,假设需要A部门审批,需要3000元,和30天,饭店老板的操作,一般来说是这样的。
 
先拿1000块送给A部门,然后自己收起1000块,最后花1000块找临时施工队,10天就把楼盖起来了。
 
A部门得利,老板得利,临时工得利,消费者更方便了也得利。
 
没毛病。
 
楼的运营,需要BCD部门去检查,BCD天天上门,天天整改,造成经营的很大不便,干脆,BCD部门再各自拿一点,不来查了,老板经营方便了,BCD得利了,消费者也方便了。
 
没毛病。
 
毛病在于,这个发展理念,是用安全换了效率。
 
这么当店小二,肯定是不行的,你说当的好不好呢,当然是好的,因为追求不出事,下降的是GDP,概率是百分之百,一旦出事,概率是百分之一,但是很小。百分之百的GDP和百分之一的出事之间,选一个,我看还是选GDP的官员多,因为官员升迁,还是要看指标的。
 
最后,所有人就一起赌这个概率。
 
解决这个问题,首要的就是转变发展理念。加一个“平安”。
 
理念决定指标,没有平安,是会坏事的呀。
 
楼塌了,是百分之一,但是,塌到谁的头上,都是百分之百,人民群众都是有血有肉的中国公民,不能让群众承担这百分之百的伤亡。 
 
精选留言
  • 安全生产从业多年,非常理解主任说的,首先29是个神奇的数字,为啥不多一个,不敢再多,再多封建大吏也受牵连,其次太多领导没理解十九大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意味着啥,美好生活的基础就是安全呀,以前的口号是“时间是金钱、效率是生命”,现在是发展决不能以牺牲安全为代价,生命至上,安全第一,这其中的变化,你品,你细品。
  • 搞工程的都懂,29和30的区别,就是地方和中央谁牵头调查
  • 说实话,今年基层真的太难了……疫情期间每个村子路口都要去守,守了那几个月;房屋倒塌后各级房屋排查标准不一,每个村子房屋又去入户排查了不下5次;接着又是入户去每家每户扫健康码;安全生产事故发生后,又每家企业去通知整改不下3次……真的是苦不堪言啊!主任,有机会也替基层工作人员发发声吧……
  • 去年江苏连续发生了几起大型安全事故,多名群众死亡,官员问责,于是去年下半年江苏的安全检查特别严。结果年底我们在上海开展会的时候,沟通的大量当地企业主都吐槽安监检查增加了他们的成本,影响了效率。 在大型外资企业,安全员具有极高的收入和地位,很多时候拥有一票否决权。而大部分国内企业,不说安全员的收入和地位了,他们有专职安全员这个岗位吗?
    这就叫营商环境不好,你说怎么办呢。
  • 身居高位,对基层工作这么了解。
    了解归了解,推不动归推不动…
  • 主任,说一点基层查安全的故事吧。一,随便找几个好说话的人,走马观花的查一圈,确实也能发现些问题。但是想发现一些门道里的问题,对不起,没那个本事。二,基层其实没有执法权,都是发个整改书了事,方便自己规避责任。有执法权的条条单位的人未必会下来查,最多抽查,这种小饭店他们根本不会花时间看一眼的。三,基层真是忙,不是不注意安全,是真注意不过来。无非焚香祷告而已。指望基层抓安全,呵呵哒了。四,基层主抓安全的工作人员其实并不伸手的,即便想伸手,也不会有人鸟你的,你算个pi哦。
  • 作为一个襄汾人真的很无语……08年溃坝事故也是在这里,死亡277人,同一个乡镇隔壁村子……当时实在不能报29人,一个集市消失了……
  • 出了事,包片的基层干部就是直接责任人,可是钱又不是进到他们口袋
    基层就是这么的难受。
  • 都得利了,谁亏了?人民群众用生命来买单。
  • 安监真冤,明明是住建和国土的锅
  • 平安经不起没有原因的
    您上座
  • 主任,请问如果有一个基层干部想认真查,但周围的环境是收礼,他应该怎么办呢?
    他没权啊…
  • 事故之后,花钱买人头,家属同意就抹去那个人在来过世上的一切痕迹。
  • 真巧!又是29个,省里糊弄糊弄就行了再多一个那就要兜不住咯
  • 29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小于30呗
  • 主任我要上墙 安全行业从业者,“用安全换了效率”,可真的是大实话。平心而论,没有百分之百的安全,因为除了硬件还有管理,另外还有不可控的突发事件。但法律法规和各项规定要求的如果都落实了,安全就不会差到哪里去。可往往实际情况是能省则省,能不做就不做,因为大家都在堵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者任上。从基层应急管理(以前的安监)部门公务员岗位不吸引人,就知道目前安全监管领域存在的痼疾了。 替广大劳动者和安全从业人员向企业高层管理人员或者企业家发一句声:安全问题,马虎不得,事故不长眼呐!
    感谢发声。
  • 从这个角度出发,贺同志所著平安经也算是转变发展理念
  • 街道办停了?
    明天继续。
  • 今年两例,主任,这种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后只会比这多,不会比这少。地方的腐败现象没法用语音形容,头些年我去美发店,理发的师傅跟我讲,他的舅舅在老家发了财有钱,文化程度小学都没毕业,花钱买了个副县长的官,您说这样的官场,能把一方管好才怪呢!
  • 当年吕州的便道工程不就是这样吗?300万的工程,130万的回扣,搞得整个交通局的班子都折进去了。
  • 曾经危化品安全从业者,天津八一二,河北张石隧道,无锡高架桥以及历年得甲醇,LNG, 液氨泄露爆炸,哪一个不是赌概率的结果。熟谙规则的企业劣迹斑斑还可以逆流上市,股票价格最近被追捧推高翻了五六倍(解禁窗口期), 预防为主的方针在哪里,实际上不出事一切都好,出事都是个案,背后都是各自的独行,都愿意赌万分之一以内概率,但落在个体,就是不能承受之重。
  • 我在消防队十多年,这里面问题太多太多了
  • 负责消防的地方派出所民警也有责任,唉!
    崩溃不
    崩溃,基层太难了!
  • 为什么A部门审批需要3000元。
    按照理论,这个工程做到质量最好,需要3000
  • 作为农村人,我想说的是我们那里,村里,乡里,镇上普通盖房子,自住的或者门脸房,那是不需要审批手续的,直接就盖了,也都是村里的盖房班子就盖了,,盖房子,都是为了住或者用,谁也不想辛辛苦苦盖的房子塌了,,房子一旦看到裂缝了,只要不大,没人会拆了重新盖,因为压根没那么多钱,,除非变形严重了,不得不拆,,,这次的事故,是老板侥幸呢,,还是就是没发现异常呢。。。
  • 希望叶主任永怀热血
  • 专业对口…我来稍微再说点 就小县城的工程方面来说,市场一言难尽,大体流程是这样,业主委托咨询单位做标书招标(这一过程先控制造价)--施工单位投标(当然x家y份)---中标之后如果不想做,有所谓乾坤大挪移,还有各种八仙过海论如何合法截取工程量,这一门学问甚至可以出一门书,啊你说有所谓监理、测绘,别闹了,懂的都懂。 到竣工结算阶段了,人情事故什么的又能极大影响结算金额… 这一过程错综复杂,剪不断理还乱,如果加上农村改建安置,更要在这一情况上平方。 层层之下,质量问题就变成了概率问题…
  • 谁管呢?来查的时候好像谁都有权管,真正主事的好像又没谁。来的都是大爷
  • 主任只是就事论事还是说top7学习西藏问题,没太读懂。不过我觉得ABCD部门的问题应该交给监察和纪委来处理。想要不在安全和效率问题上做选择只有产业升级一条路可走,只有人均GDP上去了,命才会值钱,才会有充足的客观理由在安全上下功夫。
  • 放佛看到了一个忧国忧民的老干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在有理想的人真的不多了,主任保重啊。 不过也不能怪他们不是,人性使然愿赌服输。哪怕哪个附带代价是群众的性命,谁让你命不好不是?要搁在印度,这叫此世受苦,下辈子享福,还是韭菜想的开
  • 某某会想,政绩大于天。这倒霉事碰到是倒霉,碰不到就是前途无量。待几天就走了,抓那么严干嘛?
  • 主任关注一下NM的汉语授课改革
  • 主任前天安倍的文章我分享到朋友圈,原本以前您文章好友阅读数一直稳定在4,之后突涨到146人阅读,可不可以表扬让我上一次墙呀,这种感觉既开心又难过!
    好,上墙。
    感谢主任!把自己心爱的东西分享出去,开心是没忘初心,难过是只想自己拥有!但像主任说的,我们要砥砺前行!
  • 解决政策了由底层百姓买单的问题,才是跳出了轮回
  • 山西长治五道五治拆了那么多的违建,领导走了,现在还不是又都冒出来了
  • 基层工作难,待遇还低,挣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的心,关键是,也不能总让人用爱发电吧?
  • 吃着火锅,唱着歌,人没啦!! 喜事撞上了厄运,看似偶然。实则是前期发展理念的必然啊
  • 看到主任这么不忘初心,很放心朝中有你们这样的人
  • 每次报告都说举一反三……其实是把钱分了3份,建筑人要有最基本的安全底线,但是真正施工的人员大部分都说楼不会塌,随便干吧
  • 泉州那好多不是主要责任,就一个范围责任问题就背个处分, 尼玛,心态都溃了
  • 指挥棒往哪指,人就往哪飞
  • 老家临汾总是一直以这样的方式上头条
  • 就是抓倒霉的,跟扫黄有一拼
  • 这是基层的常态,牵扯的人太多了,不可能..... 都是赌徒,有人是VIP,有人在大厅,还有很多人只能在地摊上赌,地方不一样,赌的都是一辈子
  • 安全和效率,这种选择题广泛存在。 就拿我们私企来说,出了一次事故,要求全体系排查和值班,虽然很必要,但是这种排查和值班不出业绩,上边既要安全又要效率,所以就有独走了。
  • 每天都在等主任扶正气,坚守这份”初心”不易,感谢主任!
  • 基层相关行业人员,这种改造、搭建都是没有手续私自违规改造的,根本没有经过相关部门审批,几乎连去相关部门咨询、申报的都没有,自家的地方自家改什么你也管?问题出在审批、监管是两个部门、多个部门,缺乏协同。唉,这个问题很难根治。各地违规改造、搭建的应该很多了
  • 嗯……我看到的大抵如此。
  • 说实话,这和安监部门真没什么关系,违章建筑不归他们管,住建是主管部门。
  • 北京大兴那场火也是,当时我父母和我住的都是那种类似违建的房子,其实那年北京从5月份就一直在搞消防检查,反复查了半年,不合格的公寓关了很多,结果到了冬天还是着了……安全问题还是不能侥幸啊
  • 建筑行业里,我们都称安全员为扛炸药包的,这就是现状,真的很讽刺……
  • 主任您好,周末回家了,拔花生。我对象说:小时候学《落花生》这篇课文,充满亲情诗意,向往家里在农村有一片花生地。我说:我最烦的就是这篇课文,因为我妈说要是考不上大学,就回家跟她种地。那时,我意识到我一定要像我表哥一样考上大学,有份好工作,不再受种地的苦。昨天我给我的孩子说,看看爸爸晒得黑吧,不好好上学就回家跟爷爷奶奶种地,娃说,不去,我有好爸爸。 主任,记得前阵子给你讲过防汛安全排查的事吗,一个朋友说,在基层干就看命好不好了,我居然同意了。
    款款深情,上个墙吧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