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彻底遏制中国,美国还有比无限印钱更狠的办法 | 新潮沉思录

2020-08-13

文 | 新华门的卡夫卡

近期,川普政府针对TikTok连续出击,狠下杀手,甚至将目标范围已扩大到腾讯,可以想象,如果川皇认为有必要,那么甚至可以进一步扩大制裁范围。我们经常说,2020年川皇和新冠的组合,达成了一个显著的成果,那就是彻底的撕下来披在美国国体之上的道德外衣,让全世界或者至少是中国人民彻底认清了隐藏在那套温文和善、悲天悯人的说教理论之下的狼子野心。敌对者用事实的教育,要比我们自己的说教强一万倍。而微博上传播的一个段子,也更如实地描绘了什么叫“资产阶级的软弱性”。

 

当然,作为世界老大,能干出这么“明火执仗”的杀人越货而不是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明媒正娶,本身就已经是漂亮国的失败了。不得不说,迷信“交易的艺术”的川皇,已经近乎歇斯底里,他本人已经占据了和平条件下“反华”态度的极端,如果比川皇还反,说不得就要脱离和平,出现更大的外交甚至军事摩擦。

 </p>

据南华早报的消息,美军的双航母编队向南中国海移动后,我军迅速进行了一次DF-26的“真理”发言,而太平洋舰队的电子侦察机伪装民航客机进入南中国海的抵近侦察,也极大的引发了我军的动作,并最终导致了中美两国国防部长的“通电话”。以上种种,笔者意在表明一个事实,那就是在现今技术条件互相制衡的约束和两国国内国际局势下,事实上美中两方,主观上都是“不想打”“不愿打”的,军事摩擦乃至冲突的发生,可能性不是很大。

 

 

那么,美国就会坐视中国的发展吗?当然不会。今天,笔者想绕开川皇,谈谈就理性条件下,笔者所知的美国作为掌握国际金融话语权的实际操作者所会采取的策略。

 

美元霸权的作用及缺陷

作为全世界的通用货币,美元享有的霸权自然是独一无二的。美国对世界的实际掌控,是通过美国控制大量国际组织、美军、美国文化和美元,政治、军事、文化和金融四位一体实现的。作为世界货币,能够通过滥用这一地位取得“铸币税”掠夺全世界,也早已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美国通过美元的世界货币、无限法偿,控制着世界的资金流向,干预着各大经济组织和各跨国企业,并通过这一渠道间接影响着全世界的生产计划和消费规模。

 

就以制裁为例,美国对其他国家(包括历史上的我国)或经济实体进行制裁,其中比较重要的是禁止金融交易,也就是将涉事方踢出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金融结算体系。由于国际金融结算,都需要借助于SWIFT或CHIPS等进行结算交易,如果被踢出这一体系,则无法进行跨国、跨区域、跨银行的交易结算,就意味着无法从正常渠道购买、采购物品。

 

国际交易的中心媒介是美元,根据美国的长臂管辖习惯传统,美国政府对此拥有近乎无限的管理权,这就是美国“想制裁谁就制裁谁”的底气来源。因为一旦被美国进行金融制裁,那么本国将丧失正常进行国际贸易的能力。

 

另一个方面,则是滥用铸币税的地位。自从西方经济学家发现菲利普斯曲线以后,因为菲利普斯曲线表明,从统计上说“当失业率较低时,通货膨胀率较高;反之,当失业率较高时,通货膨胀率较低,甚至是负数”;因而现今主流经济学界普遍认为,保持一定的通货膨胀率有助于促进就业,保持经济稳定。而通货膨胀率又与货币当局的货币政策、财政当局的财政政策息息相关。

 

自QE大法被发明以来,大量、天量的货币资金进入了经济循环体系,不断推高资产体系的泡沫。由于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国的货币主要来源是外汇占款,也就是说是美元的发行并向中国发生结算,产生了人民币的发行,使得2008年金融危机的后果被大幅度转移到我国身上。(当然,承受这一命运的还有全世界)

 

然而,对于货币来说,马克思说“他是一般等价物”,是承担着经济活动体系内价值的度量。对于经济体系来说,依据产业链由低到高是一个利润逐级提升、逐次配套、上下互动的一个系统,这其中最重要的是价格信号。由于美国过度使用美元的霸权地位,造成了美国货币泛滥,过多的货币拥挤在高端的金融业,并且产生了赢家通吃,金融业和为金融业服务的服务业逐渐将其他产业窒息,造成了产业空心化。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的失业工人和衰落的锈带,敌人当然不是中国工人或者其他国家人民,而是华尔街和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

 

美元霸权的战后嬗变历程

美国产业的空心化事实上从尼克松时期就已经有经济学家发现了。肯尼迪和约翰逊时期,随着西欧经济的恢复、日本经济的起飞,以及美国在全世界的战火烽烟中搅屎,美国由商品贸易的输出国变成输入国,由于当时黄金和美元的强制挂钩,美国为此损失了大量的黄金储备。在当时,主流经济学家就发现存在“特里芬两难”,即对于美国来说充当世界货币就意味着黄金储备的不断失血。1971年,尼克松宣布放弃美元与黄金的硬挂钩,美元的发行彻底失去制约。

 

由于缺乏标的物(或者说货币发行准备),以美元为中心的西方经济体系陷入了长期的通货膨胀之中,并且伴随长期的经济停滞,也即所谓的“滞胀”。此时,五十年代西方经济学家所发现的菲利普斯曲线就不灵了,通货膨胀和经济下滑同时出现。究其根本,是因为货币体系出现了紊乱。通货膨胀是一种货币现象,货币多了自然东西就贵了,就出现通货膨胀了。

 

最终的解决办法是,美国通过石油市场必须强制美元结算,实现了美元的顺利流通。产油国卖出石油,收获美元,再用美元购买商品,剩余部分投资到美国的资本市场;加工国和其他原材料生产国购买石油,付出美元,再生产商品卖出到国际市场,获得美元,多出的美元则投资到美国资本市场;而美国在这个国际美元的大循环中,负责生产高级商品,“科学技术”、“金融媒介”和“公共秩序”,也即指导方向、印白条、收保护费。以现代工业的血液——石油为核心媒介的美元体系2.0,自然要比和黄金这种旧时代媒介挂钩的1.0体系,稳健得多。

 

然而,由于中国经济进步和产业发展的不断推进,到本世纪第一个十年时,这一旧体系已经出现了空前的不平衡性。在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时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称之为“全球储蓄过剩导致次贷危机”。

 

伯南克这一理论是说,本来金融市场是存在正常的风险评估和价格形成机制的,资金的价格(即贷款利率)和贷款人的风险直接挂钩,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不会产生这么多信用不佳的人可以贷款的这种现象。然而,由于全世界储蓄过剩,导致货币供给充沛、人为压低了利率并冲撞了风险评估和管控,导致大规模的失控的次级贷款,最终导致了金融海啸。这一假说直接指向的,就是创造了巨额外汇储备和天量世界美元储蓄的中国。

 

虽然竭力甩锅中国,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后,迟迟不能复苏的国际经济体系,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如今的世界金融体系(美元2.0)已经不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另辟蹊径的“MAGA”

上文我们提到,由于美国过量吸食美元霸权,导致患上了严重的滥发货币依赖症。而滥发货币,已经使得美国不能在正常的市场经济中重建其制造业产业链了。从川皇登基的那天开始,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就认为川皇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或者换句话说制造业回流、创造新的锈带的工人工作岗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事实也确实印证了这一点,川皇执政至今三年半多,所有的制造业回流基本是一事无成,无他,人不可能和客观经济规律对着干。

 

那么,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笔者通过对近年来国际金融界的理论了解,认为或许美国还有另一重办法。

 

今年非常火的一个金融理论,是MMT理论(Modern Money Theory),现代货币理论,起源于美国经济学家Minshkin。笔者认为,货币是一个有客观性的事物,马克思将其称之为“一般等价物”,也就意味着货币不是人主观上想印多少印多少、想规定值什么价就值什么价的;然而现代货币理论认为,货币的发行可以“财政部印刷国债、以国家信用抵押给央行、换取央行印刷的货币、然后进行财政支出”。

 

也就是说,财政部需要多少钱,印出来然后抵押给央行就行了,通过这样的路径,财政部可以实现近乎无限的政策行动力。尤其在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的良好互动,使得新冠疫情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几乎全部钝化,美联储不仅购入了大量的国债,还购入了大量的企业债券和其他金融资产,使得美国政府手里有钱全世界抢购防疫物资、每家每户发钱、美股也“再创新高并迈入技术性牛市”。

 

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每个国家的政府债务都大幅度增加,后续几年将面临极为沉重的还本付息的债务压力。因此,这种可以无限借旧续新的理论自然极为引人关注。在我国,它也被冠上了“债务货币化”的理论被推向舆论场。

 

读者可能要问了,这个MMT和美国之前经常被喷的量化宽松和放水区别在哪呢?

 

我们说的宽松的货币政策,在不同的经济体中,甚至不同的时代中执行是不一样的。传统上包括降低利率、降低商业银行的成本、提高商业银行的货币乘数等措施,其中最有效的方式是降低利率,理论上当利率降到零时传统的货币政策就已经执行空间告罄,此时QE(quantitative easing,量化宽松)作为一种新发明的货币政策应运而生。

 

QE政策是央行不再通过调节利率等货币政策工具来间接干预货币投放,而是主动地通过购买债券(包括国债和公司债、企业债),无差别地向市场大幅度投放货币,外界形象的称之为“放水”。量化宽松的目标在于,不仅保持名义上的利率归零,并且在实际中也保持利率接近零,以鼓励开支、增进有效需求。

 

量化宽松的问题在于,不加以区分无差别地收购各种债券。而MMT理论则更加激进,主动地将公共债务货币化,即上一周期中总供给——总需求的缺口,用公共债务补足,并转换为货币投放到市场。MMT实质上认为,只要通货膨胀得到控制,一个有能力以本国货币来借贷的国家就可以自由地印钱和花钱。该理论运行起来的前提是,该国不能拖欠债务,而它总能通过(发行债券——抵押给中央银行换成货币)这样的印钞票流程来偿还债权人的贷款。

 

为方便大家理解,最后通俗的解释一下,传统货币政策是降低借贷的成本促进经济活动,量化宽松是扔一堆钱、放一堆水在市场里,想用就用,而mmt则直接升级到了印一堆票子给我(政府),我来花。实现从无限印钱到无限花钱。

 

这里额外提一下,我国在朱镕基总理确立的中国央行治理体系中规定人民银行不能对财政直接借贷,严禁人行负责财政赤字、国债,《人行法》里规定不允许直接从人行举债。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必须卖给商业银行或其他个人、企业。

 

我国2014年以后发明了一种精准滴灌的货币政策,针对特定人、企业、行业降低利率,比如给半导体行业利率低而房地产业利率高,有一大堆政策工具,这套玩法西方学术界称之为质化宽松(qualitative easing),和量化宽松相对应。

 

回到正文,其实MMT这种理论并不新鲜,虽然他是美国理论界新鲜包装出来的、指导美联储和华尔街的新理论。蒋记国民党政府就是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彻底破产的。由于国民党政府的军费开支,比中华民国政府正常的财政收入总和还要大得多,KMT据此并没有采取正常的财政政策和预算管理,而是采取了依据政府的需求,央行发行钞票的办法。

 

政府想用多少钱,不是由预算或者财政收入决定的,而是由能印多少钱决定的,因此随着钱越印越多、地盘越来越小,通货膨胀就越来越大。在MMT理论下,政府完全失去了财政收入的约束,必定导致洪水般的通胀。

 

那么,为什么说MMT能实现“MAGA”的伟大目标呢?因为在正常逻辑下,制造业无法流向成本更高的美国,但在货币变成一种记账数字的情况下,投资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获取合理回报的可能性了,任何的储蓄、债权都会迅速的被用于购买资产或创办产业,仅仅投资是为了让货币迅速的变成资产,这样一来就能结束美国经济完全以消费为目的的境况。

 

另一方面,联邦政府将拥有无限的财力,用以扶持美国制造业的重建。须知,许多制造业搬离美国并不久,何况全世界跨国公司有许多现成的资源和经验与技术可以借鉴。同时,货币体系的扭曲也将冲击中国在世界原材料产地国家的采购。而最重要的目的在于,通过洪水般的货币冲击,迫使中国主动与美国为主体的国际金融市场脱钩。

 

至此,美国将实现通过扭曲货币进而屏蔽了价格信号机制,不计成本的重建其自身的制造业产业链,并实现了与中国的脱钩。而进一步的,就将是通过与中国技术交流的脱钩,屏蔽、封杀中国科技进步和创新的可能性。

 

而至于说滥发货币冲击美元的储备货币、世界货币地位,则可能性不大。美国的世界货币地位,来源于石油美元,来源于美国的国家信用。即发达的经济、普遍公认的地位、独步天下的武力。而短暂的MMT冲击,并不会导致这些地位的丧失。同样,国际储备货币和国内流通币,存在一些性质上的差异,这里笔者不再展开。

 

在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中,民主党喜欢大政府,扩张财政,偏重于庸俗化的凯恩斯主义。所以MMT这种思路,属于美国民主党较为擅长的一种操作手法。如果拜登顺利当选,我们需要思考的,或许就是这样一种可能性。

精选留言
  • 不管谁当选,都不会对中国有好的改观,意识形态已经灌输进去了,只有相对的好坏。而且国内别寄情于人家谁谁谁当选自己就可以缓解压力或者实现中国梦了。勒紧裤腰带,实事求是团结一心什么困难都不怕,别搞点乱七八糟的伤了自己人的心就行。
  • 我做为政府的财力是无限的.jpg
    本来想放全总统这张图来着
    宋子文在钞票上添零的梗也可以加上
  • 在货币变成一种记账数字的情况下,投资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获取合理回报的可能性了,任何的储蓄、债权都会迅速的被用于购买资产或创办产业,仅仅投资是为了让货币迅速的变成资产,这样一来就能结束美国经济完全以消费为目的的境况。 现实中似乎从来没发生过这么美好的故事,若投资“完全没有任何获取合理回报的可能性”,比起“让货币迅速的变成资产”,显然“让不具有保值性的货币迅速兑换具有保值性的货币替代物”才是更理所应当的结果,这一结果又会反过来更加迅速地破坏美元信用,就像曾经发生在金圆券上的那个故事一样。
  • 如果货币扭曲只在美国国内发生,那跟中国(除了拥有美国基因的那些火星资本们)能有多大关系? 如果货币扭曲成功冲击了全世界的原材料采购市场,这种冲击又如何能在维持美元信用的同时迫使中国与国际金融市场脱钩? 如果这两个道理都讲不清的话,这件“武器”的实际效果就相当可疑了。
  • 流水的总统,铁打的反华。放弃幻想,准备战斗!
  • 我们需要大量的金融人才,而不是金融家!金融家简直是经济学界最大的谎言。
  • 科技并不能说是封杀你就可以完全阻碍你进步创新的,阻碍的只能是你在美国科技体系下的进一步升级,说白了,美国不和你交流光刻机技术难道中国就要放弃研制光刻机吗?好多人在美国科技树下活得太轻松以至于认为只要美国封杀我们就没法进步了,这点上我们现在甚至还不如苏联
  • 太好了,就让他们印钱,越快越好,越多越好。在国际收支平衡原理的威力下,我们会更快看到美元,股,债三杀山颠之城将崩溃
  • 真这么搞的跟美国脱钩的就不止中国了吧?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和全世界经济体翻脸了。
    美国要想解决问题只有两条路子,一是国内革命利益重新分配,二是继续从世界吸血苟延残喘。文中所说的就是第二条路子,把中国排除出体系外就意味着现有体系的其它玩家全得割一块大腿肉下来供养老大,然后新体系建成后永远成为美国的饲养动物。
  • 不要忘了,美元可是世界货币,多余的钱会当然会选择流入其它政局、经济稳定的国家,推高全世界的资产价格,不太可能会流入美国制造业。因为既然美国政府会发钱,谁还去工厂辛苦工作啊。
  • 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 历史上中国被封锁也不只是这一回了。我国可是能在美苏两大国的封锁下造出两弹一星的,只要能团结起来,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但是我们要反思。过去三十年里,中国加入美主导的全球化,接受产业转移,同时也接受了工业化带来的环境破坏和阶级矛盾。 不仅如此,还有一部分人被那一套单极化的价值观所影响,斗狠竞劣。 所以美国的空气是香甜的,中国的空气是充满雾霾的。美国人是礼貌的,中国人是蛮横的。 被美国制裁必然带来阵痛,阵痛让我们清醒并且沉思:我们是谁,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值得吗?
  • 回答上面留言的两个问题,第一,美国是一个开放经济体,没有资本的流动限制,国内的扭曲必然会影响全世界。第二,在美元结算体系下,中国在全世界购买原材料也得用美元,如果美国政府想画多少就印多少,中国当然竞争不过美国,最坏的局面就是所有的原材料都买不到,而美元的结算体系是靠美国傲视全球的武力为后盾的,哪个国家能反抗,他们更愿意跟在美国后面吃中国的尸体。
  • 看得一身冷汗啊
  • 那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自爆政策 美国想让中国和世界脱钩 实际却只能导致全世界和美元脱钩
  • MMT配合UBI,这才是吸星大法无往不利
  • 蒋记以为调节经济靠黄金就好了,结果老美一直插刀截胡一直爽、把老蒋送到台湾去了。苏联人80年代石油危机也是拿黄金买买买,俄罗斯人民不干了。现在美联储的黄金储备不知还剩多少?德国人想拿回黄金储备一直没成功,利比亚和委内瑞拉的黄金直接被一把黑没了也没个说理的地方。。。。。。。
  • 其实就算是另一个办法也只是减缓美元霸权的衰落,不能起死回生。毕竟货币价值的基石是国家信用,啥时候美国不是第一了,尤其是明面上的GDP和美国军队实力,那可真就是怎么操作也不好使了。 也难怪美帝对中国崛起是那样恐慌嗷,整个国家现在的基石都只是建立在“吹过去的牛逼”之下
  • 这是理论里完全理想化的状态吧,就跟凯恩斯里的资本家会扩大生产理想一样,实际是加强剥削,大家都是聪明人,当政府这么干的时候,聪明人都会先跑路,把美元换成资产,尤其是资源这类固定资产,坐等升值,以对冲贬值风险,哪有扩大生产的动力啊,躺着赚钱习惯了,哪有爬起来累死累活的赚辛苦钱的动力啊。
  • 放宽强制结汇政策,减持美元资产,国际贸易美元仅用于计价可解否
  • 中间“中国被迫脱钩”的理论希望进一步阐明。因为在我看来作为站在价值链顶端的美国,他的无限印钱会使他身下的整个世界的资产价格相对于他们自身变高,而相对于美国变低,此时美国便可以让全世界的资产流入低地美国。 而这一点是任何一个理性国家都难以接受和承受的,所以中国被迫脱钩是理所当然。但是中国是唯一一个脱钩的吗?我不认为,这种情况下只要处在美国价值链之下的国家都会不得不与“世界金融体系”脱钩,因为这事客观规律。而这个世界金融体系正是美元体系,我知道这有点套娃,但是这是因为美国佬这样玩简直就是用自己的手拎着自己的脖子飞上太空!
  • 所以某山高的一个观点个人认为还是有道理的,漂亮国舵手们要是搞得好,自爆的时候会主要崩中国一身弹片,要是搞得不那么好,全世界都会被糊的一身腥。目前来看后者可能性更大些。
  • 对手的牌还有很多,速胜论与亡国论皆不可取,又是一场持久战了
  • 如果无限制滥发只会让美元和世界脱钩,例如人们以欧元代替美元为世界货币。而且离岸人民币销量不好正是因为买家担忧中国会无限制发行。如果美国这样干了,只会死得更快
  • 如果真的这样做,那么脱钩倒是真的了,但是制造业更不可能回流。还是以解放战争中的国统区为例。滥发货币促进任何农业生产了吗!法币被所有人抛弃,生产环节的交易要么停止,要么以美元黄金结算。只有普通人被迫使用法币。所以,如果他们真的这样做了,结果只能是其他经济体被迫与美元脱钩,与欧元人民币挂钩。这时候制造业会回流?经济学学得太好了,连常识都忘了吧。1948年国统区的制造业产值增加了?此时,制造业将被迫进一步迁出美国,低端流向拉美东南亚印度,中高端流向我们。
  • 写得太深刻了,厉害
  • 如果不遏制金融投机,水流就不会流向制造业。如果通过立法解决这个问题,或许真有戏。
  • 所以核心还是,如果美国真的这样做,如果世界其他各国愿意供养美国而排斥中国,中国有没有能力靠一己之力发展科技超越美国,并进而重新构建一个新的世界货币交易体系。
  • 美国工人可能有一个困境就是,积累的财产,凭工资总是赶不上通货膨胀的脚步。所以只好不自己所有财产,把财产交给专门的资本增殖机构……然后美国这样给美国人发钱,那肯定又是资本家的资本增殖的速度超过工人的储蓄增殖的速度,借通货膨胀进一步收割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
  • 美国滥发货币的结果,会导致国内和国际市场更快抛弃美元作为结算单位,没人会跟一个无信妄为的人一起游戏,资本的逐利性,会进一步加快它逃离本土,MAGA更会是空中楼阁。所以说,超发货币,不能滥用,更不能以之为武器打击中国,“春药”一时爽,量大火葬场。
  • 洪水不断的上涌.jpg
  • 问题在于金融资本家们即便有无限的钱也要投入到无限的金融衍生品交易中,开厂那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更何况中国把南海一关,东亚的实体商品进入不到美国,钱再多没吃的没口罩有啥用,是谁更怕全面脱钩?
  • 卡夫卡是不是在说针对🇨🇳 制造2025那些产业的MMT,毕竟和🇨🇳 全产业链竞争的maga无异于蒋记自爆🌚 🌚 🌚
  • 这个mmt李建秋之前就提过,拿日本举例。这个理论操作起来非常恶心,因为理论上的确是无限供应货币还能避免通货膨胀。理论上全世界所有资产都可以被美国购买,通过债劵货币补偿。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