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该不该键政? | 新潮沉思录

2020-08-10

文 | 猫骑士

 

这两天键政圈发生了一件大事,知乎著名键政思想家“山高县”在被知乎销号许久之后,与观视频强势联动,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期视频,系统阐述了自己的核心观点和对未来的看法。视频整体是非常不错的,有深度,有洞察力,除了嵩夫子本人的声音有点棒读,总体我给打8分。同时我又想起前几天头条上一篇污名化“键政”的爆款文章,具体文章不展开说,因为质量实在差劲,在知乎上也被批的体无完肤。这两者本不该相提并论,但确实代表了两种不同的观点,反映了一个在我看来意义重大的问题:我们到底该不该搞键政?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说说什么叫键政。所谓“键政”,是键盘政治的缩写,具体说来,就是通过网络来发表个人见解,对社会事件、国际关系、时事热点等等与公共空间息息相关的事物发表观点的一种行为。普遍的说,这种互动并不局限于网络媒介,是不包含利益的,以此与纯粹的参政议政进行区别。

 

可能会有很多人不假思索说该,或者不该。但我要说的是,这其实是个非常深刻的问题,关系到传统、社会学以及政治实践本身,甚至对整个社会的发展产生积极或是负面的影响,是必须去正视和探讨的。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有深刻的洞察力去探讨问题背后的问题。

 

首先抛出结论,我们应该键政,而且要理直气壮,大张旗鼓。

 

第一个原因,传统,键政是华夏文明悠久而又优秀的历史传统。大约公元前800——公元前200年间,当时的文明世界不约而同的产生了思想大爆发的现象,雅思贝尔斯称其为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在中国被称为“百家争鸣”,道家、儒家、墨家、法家、名家等等各类学说层出不穷,从哲学、政治哲学到逻辑学,从宽泛的社会治理到具体的技术实践,无数的聪明头脑像繁星一样闪耀,铸就了中国思想最辉煌的时代。

 

但跳出这高度的赞誉,所谓“百家争鸣”,本身就是群体性的“键盘政治”活动。老子一门心思当图书馆管理员,作《道德经》流传后世,孔夫子周游列国,一路都在与弟子讨论学术观点,墨子自己琢磨还不过瘾,干脆成立有活力的社会组织,主动介入社会争端,而名家大师们更是以辩论为乐。至于我们耳熟能详的苏秦张仪,苏秦是种地的农夫出身,张仪也不过是个破落贵族,我们可以想象,在登庙堂之前也就是俩精力旺盛思维敏捷的年轻人,与现在的键盘侠并无本质区别。

 

在我们谈论“百家争鸣”的伟大意义的时候,往往只是从某某学说的价值和对后世的影响来谈,而忽视了一个至关重要甚至不下于这些学说本身的意义,“百家争鸣”这个现象事实上开启了中国个体参与公共空间的思想建构的文化传统。甚至可以戏谑地说,“百家争鸣”本身就是老祖宗里最活跃的那部分脑子积极“键政”的结果。

 

历史继续发展,到了唐代,科举取仕为读书人提供了一个制度性的上升通道,也是通过程序,给键盘侠们一个正当的出人头地的选择。很多人由于受到宣传误导或因历史知识缺乏的缘故,会简单地认为科举制度对读书人是一种思想禁锢。诚然,由于国家机器自身价值导向的问题,必然会对意识形态产生影响,但如果对中国古代科举有一些粗浅的了解,就会知道,科举制度确实在极大程度上为知识分子的观点表达和学术导向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只是受限于时代,让现代人看起来有些落后。

 

譬如说,唐朝在考试科目上设有明经(经义)、进士、明法(法律)、明字(文字)、明算(算学),在考试方法及内容上有有墨义(笔试)、口试、贴经(填空)、策问(申论)、诗赋(文学水平),可以说是非常全面,绝不是简单的好或者不好可以概括的。而由于科举广泛的参与性,制度本身,就成了学习知识表达观点的渠道,成为了“键政”的促进力量。

 

新中国建立后,随着基础教育的全面铺开,以及群众政治文化教育的进步,“键政”相比过去有了更深入更广泛的发展。无论是开出租的的哥,还是国家干部的朋友圈,键政永远是社交生活中举足轻重的组成部分,而且其中不乏真知灼见。在自媒体时代来临以后,这种感受愈加强烈,中国的网络自媒体文化更是有别于其他国家的一道独特风景线,某些自媒体作者的深刻程度和洞察力,不次于国外知名的国关或政治评论杂志上的文章,而很多早年活跃在网上优秀观点输出者,转职成为正式媒体的大有人在。这都是这种传统延续的表现。

 

其次,键政也是现代国家社会治理的需求,键政毫无疑问是一种广泛的政治动员,这种动员背后,代表的是一种基于事实正义的力量。这种力量既可以转化为权力监督的手段,也可以转化整个社会应对公共挑战的能力。随着完美无缺的美国体制在本次新冠疫情中差劲的表现,即使是最顽固的盎格鲁撒克逊价值观鼓吹者(譬如某福山教授),也不得不承认,所谓完美的制度是不存在的。

 

即使是设计的最精妙或者最具有鲁棒性的制度,总有一个内生性的缺陷无法解决,这就是权力产生的方式带来的腐败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制度之外的权力监督必不可少而且举足轻重,这种监督必须是理性的,是敏锐的,同时也是代表着多数人的利益的,而符合这种条件的,恰恰就是广泛的“键政”带来的社会动员,但这种动员往往由于正确理论的缺乏或是公共政治文化传统的缺失,导致被其他力量所窃取,譬如美国社会广泛的用媒体宣传去代替民众意见表达的现象。

 

幸运的是,由于我国长期的辩证唯物主义教育,以及毛选方法论的普及,我们已经建立了一种基于人民史观的朴素思辨文化,并对社会发展多有助力。这种例子在生活中数不胜数,无数蒙冤的,遭受不公的的受害者,懈怠的,浪费社会资源的行为,都被以一种理性而又有集体主义精神的方式去声援和声讨,对社会发展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同时,这种键政文化也有助于培养个体的普遍认同,在此次疫情中,这种理性的群体认同,让政府在进行防疫抗疫时事半功倍,而这恰恰是西方世界普遍的用宣传代替普遍的个体思辨的落后社会文化所不能理解的,他们只能把我们的抗疫行动粗暴地解释为洗脑和社会恐怖对人的压迫。

 

再者,普遍的“键政”文化也是社会学研究的重要助力。文化的发展源于观察、归纳和创新。在自然科学领域,由于有严格的范式要求,使得这个过程必须遵循明确的准则,有较高的门槛,由个体自发进行的研究往往是错误而且经不起考验的,由此产生了被称为“民科”的现象。但有一部分人基于对逻辑实证主义和证伪主义的皮毛了解,不恰当地把这种评价标准套用到社会学领域,殊不知,这种套用反倒是自身无知的表现。

虽然现在一些源于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被应用于社会学领域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譬如笔者很喜欢的北大吴飞教授对华北某县的自杀现象的研究(《浮生取义》),但总体来讲,社会学研究还是一个基于观察、经验、思辨、甚至直觉的学科。而社会学的运用也是如此,纯粹由逻辑和数字为基础的方式难以准备把握其内涵。

 

近代以来一些西方社会学的一些概念和理论,譬如罗尔斯的“无知之幕”,福柯的“话语即权力”,说它们是先验的,肯定不对,因为这些概念的提出显然出于学者对现实的观察,说他们是后验的,肯定也不对,因为没有什么定量的方式去检验,还是得到现实中用经验去观察。但他们所表达概念的内涵确实是实实在在存在且可以被感知的。

 

还有著名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从现在看,韦伯的核心观点是站不住脚的,但这并不是说这部书就毫无意义了,其中大量的史料,以及对宗教与社会生活的研究分析,依然非常有价值。事实上,即使自然科学本身的逻辑实证主义和证伪主义价值观,也在范式理论出现后宣告了破产,更遑论用这种方式去判断社会学研究的意义了。

 

在这个意义上,社会学研究其实是个全民参与的活动,并且呈现出下限极低而上限极高的特点。一方面,只要敢于参与,就能入门,另一方面,要提出新的概念并自洽的解释复杂问题,则需要广博的知识,深刻的洞察力和高超的思辨能力。而这种活动,往往需要一种自发的热情和兴趣来支撑。

 

另一方面,社会学领域,跟现实结合的越紧密,专业和业余的察觉就越小,在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某些所谓的专业学者,西安某著名高校的某位国关教授,甚至连深入浅出地介绍20世纪以来的几种著名的地缘政治理论都做不到,据我所知还不止一位是这样,专业对他们来说只是混饭吃的凭证,其业务水平远不如某些爱好者。而笔者认识的某位科班出身的哲学博士,却乐于与业余玩家深入交流并分享知识,想来他也从“键政”爱好者那里受益匪浅。

 

考虑到社会学理念的传播效应,广泛的“键政”活动,事实上为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无数“同步运行”的机器,不断的试错,不断的反馈,不断的归纳,以及不断的创新。对于中国来说,由于过去几十年西方意识形态的渗透,社会学界反倒呈现出一种强烈的意识形态化特征,一切以西方马首是瞻,反倒对这片土地正在发生的变化没有任何敏感性,解释问题的概念范式难以更新,这就更凸显了“键政”的重要意义。也许有一天,新的属于中国社会的大家,就会从这些广泛参与讨论的年轻人里诞生。

 

可以这么说,当代“键政”文化,本身就是中国古典时代平民个体参与社会思想建构这一传统的延续,是我们值得骄傲的财富。有些自诩的精英用不友好的态度来针对这种文化,本身就是不自量力的行为,用一句话来结尾:群众喜欢键盘政治,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但另一方面我也建议,键政活动,发于键政,止于键政,观点的表达才是键政的本体,如果总想着流量变现,一门心思走终南捷径,反倒落了下乘。如果机缘巧合能成就一番事业固然不错,但抒发自己的观点,获得他人的认同,何尝不是最本质的快乐呢?

 

当然,最后还是要强调下,任何事情都要适度,不能影响正常的生活,键政同样如此。全天随时对线显然也不可取。 不说了,我的键盘在召唤我,我们网上见。

29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适度键政可以开阔视野,提高阅读量,说不定还能找到对象
    这位同学介绍下你的经验
  • 当年毛主席也键政,写了一篇文章提议孙中山当总统康有为当总理梁启超当外长……
    哈哈,这不正说明在键政中成长嘛
  • 这是不是市民社会开始崛起了呢?🧐
    市民社会放在当代就是伪概念。我们要的是大鸣大放。
  • 现在的建政有些太极端化了
    早十来年看其实更极端。。。
  • 毕竟某些目田壬只想自己能说话,要p民闭嘴
  • 当某些人为知识阶级无产化而忧心忡忡的时候,历史应该为无产阶级知识化而喝彩。
  • 我键政:民主平等言论自由 别人键政:中年粉红混吃等死
    说中年粉红的这些人恰恰喜欢另一种键政。。。
  • 对于“键政”的热衷总好过对于“消费主义符号”的热衷,大家多讨论多碰撞,实在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也许未来的领风者就在键政圈的众多键斗士中出现呢?
  •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各个键证主体的背后也是人民
  • 中国键政圈其实越来越小圈子化,基本上都只集中在知乎上。小圈子的特点就是会产生一些小圈子才懂的梗,比如开头图片里面的“斡旋”。把这个词放到更大的互联网平台上,大多数人是get不到它的点的。其实“入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个小圈子内部的梗。
    呃,小圈子这种东西什么时候都是存在的,也看平台属性,你比方说你要做公众号面向大众,你老玩小圈子梗那肯定不合适么
  • 图书馆管理员真的是个好职业
  • 勃勃和老虱,简直是某高校的当代卧龙凤雏
  • 东汉末期好品评人物,明末好结社,民国大师互喷,都是键政,二十八画生就是键政高手——所以止于键政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历史洪流中听潮而圆、见信而寂了
  • 个人觉得,人类克服政治疲惫的重要性,相当于古猿克服对火的恐惧一样重要。古猿克服对火的恐惧,演化成人类。人类不克服政治疲惫,怎么星辰大海?
  • 现在最起码理性了不少,前些年更疯狂……
    是啊,老网民都能体会
  • 泥腿子上台了,有部分人不愿意了呗
  • 键政肯定要键政啊,人人都可以发声的大众传媒时代,为什么要放弃来之不易的发声权,而且,真理越辩越明嘛,老百姓中总有千万个诸葛亮,教员当年说的千万个就包括了网络上的你我。但是现在网络键政尤其是知乎,仍然存在许多问题。 首先其一是讨论的人知识面往往不够广,达不到政治家要去,于是乎可能25%说到点子上,剩下以暴论居多。 第二是平台推送机制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内容质量,所以备受追捧的可能往往会有一些致命硬伤。 第三就是作为业余化的生活副产品,键政并不像马克思主义一样有完备的理论体系和不断通过实践印证并发展的过程,所以只能停留在图一乐上边,论证也不严谨,经常出现手里有个锤子看谁都是钉子的问题。 第四就在于键政不是执政,主人公往往没有现实主政人员那么多的信息渠道,也就无法看清事情的原貌,做深入调查分析,于是乎反转打脸又反转的事情时有发生。 综上所述,从初中到现在键政十年了,我个人感觉十年前和现在虽然舆论几乎完全相反,但是始终没有逃出现实的桎梏,只是感情的宣泄,主体也大多是年轻小资家庭的立场:有针砭时弊的心,没有面对针砭时弊然后被可能的制裁的胆子,还常常暴露出皇帝金锄头一般的畏首畏尾,以及出门上厕所还要给老师打报告一样的迂腐。 但是话说回来,咱们这个号,我觉得水平属于很高的
  • 键政应更好的参与到社会治理当中去,如果走向了“恶俗”之流就失去了意义
  • 键政挺好的啊,就是喷子有点多 。
  • 键政不是坏事,但坏就坏在不少人最后无法认清现实,把键政局当成政治局,之后就陷入无尽的焦虑了。
  • 学好历史文言文 引用典故,借古讽今 再也不怕叶赫呼封我号了
  • 适度键政可以增强自己学习新知的动机,但是过度键政只会影响自己的生活,比如在豆瓣键政多了,容易政治抑郁,在微博键政多了可能会san值狂掉,把自己拉低到浪国人的水准🙁
  • 合理合法玩键政,本身就是个人广义政治权利的一部分。
    另外个人认为键政风气的流行,是人民广泛参政议政的必要基础和前提条件之一,在我国的政治理论体系中,是应该具有天然正当性的。
  • 果然百姓一安逸就会有事没事想些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倾向
  •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 资本:你们打打球/玩玩游戏/看看电影电视剧不好吗?都去搞键政我岂不是亏大了🐕
  • 不得不承认这些年下来沉思录对我价值观的塑造有很大影响,比组织生活教育的还深刻。以至于有同学建议我多看些外网的东西来冲击一下思想,可我苦于没有渠道,只好看了一下某著名社区的技术讨论区那些帖子黑的实在是没有水平,论据无出处,开局全靠编,还是沉思录得行
  • 键政是自发秩序的雏形,而这个雏形的形成过程中,知识精英们热衷的启蒙总归还是完成了。不过不是以想要的方式甚至主体也不是他们,是现实教育了人民,人民启蒙了自己。在马兹达与安哥拉曼纽相持的第三个千年,弗拉什卡德来临前,大地上没有先知,往后也不必有
  • 太长不看版: 键政没什么不好,只是需要克服客观因素导致的主观缺陷;克服了信息障碍,基础知识不牢等的客观困难以后,政键将迸发出“能瞎氪金狗眼”之光,进而成为发扬人民监督的中流砥柱。 个人想法: 当然了,这些客观困难由于和物质世界紧密相连所以目前来看并非人人得以克服。
  • 我直接一个御键飞行。
  • 非常赞成 全民键政其实可以促进民主的发展
  • 历史的转折或者改变会不会到来、什么时候到来,这不是人可以完全决定的事情。人可以决定的,是在核心价值观完全贯彻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能够拍着胸脯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而这,需要我们从放弃对于“政治都是政治家的事”的幻想做起、从开始认真严肃地讨论身边的政治做起。
  • ——:“昭和法西斯余孽发表暴论。” ——:“军国主义极右分子在B站转世。” ——:“野生键盘政治家被观视频招安。” ——:“大V山高县改用新形式输出观点。” ——:“嵩圣归来并宣布重启入关大业。” ——:“至高无上的天父于今日轮回天生!”
  • 网上讨论当然很好,现在的一些乱象是因为某些人不遵循与人讨论的基本方法,把讨论变成了吵架,这就不好了。但是有价值的讨论总是存在的
  • 键来!!!
  • 孔子不是天子,对天下操的心比天子还多,所以他成了万世师表;主席身无分文,心忧天下,所以他建立了新中国。如果什么命,就只能操什么心,朱元璋就该一辈子要饭才对。所谓“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是洗脑、是精神摧残,让奴隶安心做一辈子的奴隶。人不怕穷困,就怕无志又无智。中国文化讲的是自强不息,人活着就是为了变得更强大,让自己的生活更美好。中国文化里面,也从来没说过不准议论天下大事;中国历史上,人读书就是为了治国平天下的。
  • 未来一批键政高手们,将成为对欧美意识形态渗透的主力,我们也要反过来对欧美清洗下了。
  • 早十年是推墙派大行其道,正是矮大紧和袁斗鸡眼还有一帮神棍砖家横行的时候
  • 头条?就是那个五个小时就投降的兄弟吗?果然蛇鼠一窝
  • 市民社会崛起,不如人民逐渐提升自己的认知水平,在人大代表选举当中投出理智、庄严的一票。
  • 如果连键政都不允许,那么我们每个人的政治权力在哪?所以说键政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政治权力的体现
  • 键政对于当代中国几乎是必然出现的,甚至可以说是当年中国革命的继续。目田壬一直说要告别革命,但是革命不可能因为某些人的阻挠就轻易停止。中国革命发出了千百年来被压制的声音,中国人或主动或被动卷入了这种革命,社会化大生产和全民教育已经不可能再让人们回到那个放弃发声的年代。老一辈人因为那场运动的诡谲多变对政治不想发表太多意见,但是新一代人的顾忌没有那么多。我坚信在各种观念的碰撞中,20年代的中国将会在思想上影响深远,这种思想上的革命或许比最终以马克思主义的诞生结束的德国唯心主义时代更加深刻。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某些精英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才能引领时代发展,何其自大
  • 一开始是单存的善良人,然后他开始思索山,眺望海,开始思考,最后才会成为理智有能力的善良的人。
  • 想起马前卒的睡前消息周年特辑
  • 然鹅,“入关”这两个字捅了某些人的屁眼,以致于在他们把持的某bbs里面成了露头即被管理员红牌子封杀的对像…… 我猜啊,他们封杀的原因,应该是看到山高县流量变现而他们只能蜷缩在熟人论坛上自high以致于愤愤不平的酸楚感吧?
  • 无产阶级知识化万岁!
  • 新兴移动媒介几乎为每一个主体都提供了一副表达在场的“键盘”,使其参与到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话语建构中。这既是宏观公共话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每一个主体进行自我书写的民族志。研究传播学和社会学等相关学科的学者们为什么要望而却步呢?难道不应该亲身潜入到这话语的洪流中吗?
  • 西方群众普遍反智、政客治理无能的大环境,正是因为民众普遍沉溺于消费主义与感官娱乐,被刻意培养出了政治冷感,让被资本掌管的媒体代替自己认识世界、看待世界、了解问题、分析问题,集体认同和集体理性严重缺失。 键政,就是用自己认可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去认识世界、分析问题,推导出属于自己的观点和结论,自我修正,自我提高,自我进步。 人人参与键政,提高键政水平,才能最终实现“六亿神州尽尧舜”!
  • 该,因为这是我们的权利
  • 说的对啊。自从接触键政,它为我提供了一个思考问题更高的纬度,真的受益良多。
  • 不键政你要怎样嘛,你又不去做官又不参加人大选举。键政都不参?
  • 福山可能今年会彻底反思自己以前写的书了
  • 他将如闪电般归来。你不入关,山海关却飞向你脸上。
  • 这些人有什么可豪横的,套用朱元璋的一句话:天下事天下人都说得,就是生员说不得。这个生员放到今天指代哪些人就不用多说。
  • 理性的键政:相互学习,心态开放,凭分析 情绪的键政:相互攻诘,心态封闭,凭直觉 理性的人少,情绪化的人多,且容易被煽动,容易传染他人,更不要说很多背后是有利益集团的,专职煽动别人,自己浑水摸鱼 所以键政的门槛相当高,并不是说学历高就行了,还要有广泛通识知识,阅历丰富,掌握事物运转的基本逻辑,最重要的是有信仰和原则 否则键政只能够沦为菜鸡互啄或是各个利益集团倾轧下的炮灰,只是为了争个输赢,并不是为了社会良性发展。什么事情都泛政治化是很可怕的,在老百姓生活和工作中不需要太多的政治,只需要界定好权利与义务,对政治有基本的理解,有个发声求助的渠道,就很好了,如果有真正对政治感兴趣的直接去从政就好了。现阶段鼓励大家键政,只会造成政治娱乐化或者娱乐政治化,民粹情绪高涨 十四亿神州尽尧舜是个美好的愿望,需要至少十代人的努力,所以在往下的几代人,我不建议把键政作为第四权利,我反倒觉得可以继续完善人民代表大会,让代表们可以真正代表人民,深入人民,这才是大善! 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步子大了会扯到蛋,反而是一种揠苗助长。我并没有看到你提出的任何方案既能够体现民主,有能够体现集中,有些时候团结比民主更重要。
  • 可是如何看待某些自媒体和资本势力抱团的现象呢?我个人觉得键政还是应该有一定限制,要不然被人煽动情绪当了枪使都不知道。
  • 政治学还是要学一下的,时事也是要了解的,不然连国家走势都不知道,跟时代脱节,这个时代不进就是退,绝大多数人是玩不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哪有那个条件啊。 学习了解,有助于我们的知识和认知,便于我们在一些时刻做决策。 但是呢,千万别把这个当成高谈阔论,酒后吹牛的资本,有些平头百姓总觉得领导人水平不如他。另外一些人不在其位,总想出谋划策,问题是达不了天听,这就尴尬了,东拉西扯一阵,没有用啊。 想做政治家,就去当公务员,或者是学者、智库、参事、媒体一类,或者成为各界知名人士,进人大政协,再不济混一个公务行政边缘位置,比如行政委托单位。 政治这东西,最好是知行合一。上述的这几类人,即使敲敲键盘,人家根本不是键政,人家是实实在在的能起影响的政论。 所以键政不键政,关键看社会位置。
  • 嵩子本非圣,殉道成真神不知沉思录何时能将嵩子纳入麾下?毕竟光有玉音放送不过瘾,我们还想看亲笔诏书
  • 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普及教育使得大部分的键政者的言论不会太过偏激,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会太过局限,还能激发人民群众参政议政的热情,开启民智,推动社会治理水平的进步,何乐而 不为呢
  • 该说不说,键政确实打开了我的社科新世界从刚开始的德国大胡子到现在的各种复古胡子叔
  • 封面好评
  • 键政古而有之
  • 哈哈哈,放眼世界,可能没有哪儿有中国这种键政圈了吧(如果有,那是我孤陋寡闻)。为何键政,那是我们毫不掩饰的展示着对这个国家的关心。
  • 键政这个过程,一定要遵守教员的八字方针,实事求是,群众路线。既不能先定结论再找数据,也不能在象牙塔里做着自己乌托邦的梦。群众智慧很多时候在被某些人(?)污名化。但是你从随机碰撞的角度来理解,如果一个问题他有解决方法,或者有多个由好到坏的解决方法,那么数量足够多的情况下,这个解一定是可以找到的。这个足够多的数量,叫群众。这个解决方法,叫群众智慧。
  • 你看那个标题,中小县城的中年粉红,那与之对应反向群体是啥?也就清楚了,不过还是那帮舔狗,面对末日即将来临而发出的恶臭呻吟罢了,充满了不甘和无可奈何,嘿嘿,这很好。。。
  • 楼上那位是怎么找到对象的,我们大家都想知道
  • 理直气壮做大做强键政文化,发展具有中国历史特色的人民文化形式
  • 某位科班出身的哲学博士——要素察觉
  • 卢卡奇在《历史与阶级意识》里面也批判了将自然科学领域的方法论无限制地推广到社会科学领域的行为。统计,改良再修正——这种推广常常导致庸俗的唯物论以及对现实不加批判的合理化。
  • 我觉得这么泛泛而谈不太合理吧。一般社会生活我觉得没问题,即使错了回头改就是了。但是涉及科学及专业领域呢,如果没有专业知识储备,不是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吗?
  • 作为键政侠,一定要有自知之明
  • B站有个叫“尤子缘”的挺有趣。
  • 键政圈也要防止某些人搞精英主义,排斥大众,圈地自萌
  • 我个人认为理性的哪怕是有适度情绪化的键政都是可以有的,不过问题就是很多情况之下理性的交流会演变成辩论,再从辩论烈化到争吵,在某些极端情况之下会变成辱骂和网络问题,这就和最初相互沟通交流的初衷相违背,除了恰个瓜之外也没什么营养和价值 所以说,键政需要的是理性辩证的百家争鸣,而非过度的拉帮结派乃至党同伐异
  • 亮键
  • 好久没玩键政了,翻遍手机,只剩沉思录还有一点键政羁绊
  • 讨论社会啊政治啊意识形态啊这种事情自然多多益善。但涉及一些专业领域有时候旁观者七嘴八舌瞎起哄,往往出现查了几篇论文就觉得懂了一切的情况。马前卒关于中医还有教育的很多认识就是如此。
  • 键盘政治是民主在信息时代的新形式
  • 建政是构建,形成和维护文明共同体的重要方式。
  • 关于要不要支持网民键政的问题,保守派认为不要,进步派认为需要。我们要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要,但是要符合统治阶级的需要。
  • 聊政只是第一步,要想深入还得学习 观察 思考 实践 考公...
  • 人民民主嘛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