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当自强 | 瞎爷

2020-08-11

01

昨天看了两集《三十而已》,越看越感觉不对劲儿。感觉这部剧,就是变着法儿骂男人、臭男人,总之,在女编剧的视角里,男人都是渣,都是大猪蹄子,都是小奶狗,都是扶不上墙的烂泥,而女的,都是女神,都是拯救男人的天使。

顾佳,顾家,坚强,王漫妮,坚强,钟晓芹,坚强,她们不仅救赎了自己,还救赎大猪蹄子们。

反正骂男人不犯错误,只要在合适尺度内,男人犯贱,说不定乐得你骂。

但如果你骂女人,来,试试,估计无数的女权扑上来,咬死你。

这就是我们的电视娱乐。

有人说,别当真,你让她们骂好了。那些乘风破浪兴风作浪的姐姐们,在上面唱歌跳舞,在娱乐谁啊!

女权说,娱乐谁?我们娱乐自己。自娱自乐。

男人说,得了吧。有本事你拍一部Sex and the City ,让我 see see。

中国男人活得累,女人也活得累。让女人通过骂男人来放轻松,这也是中国男人的一大美德。

但现实生活里,确实有点可怕。比如杭州的杀妻碎尸案。想想就恐怖,多大的仇啊。别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了,这样的男人,确实是恐怖。

02

好多事儿,人算不如天算。

本来是陈秀丽是主角,结果苟晶上来,方向就变了。陈秀丽的基调是惨、可怜,值得同情,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事情一切都可控。

但苟晶一出来,事情就变调了。所以,后面整齐划一的骂苟晶,你就能看出有人想扭转风向的努力了。

张玉环案,就很有意思,本来主角是张玉环,但宋小女的出场,就让悲剧逐渐往喜剧方向发展。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海参不如那鲍鱼贵,鲍鱼八十五一斤。

世间万事万物都可以娱乐。别人的惨,可以成为你的泪水,你的善良,你的感动。

03

刷抖音,刷到了这样一条内容,说水浒里的梁山好汉。

一开始是啸聚山林,打家劫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后来改了个说法,叫杀富济贫、扶弱济贫。再后来,宋江等人一上来,改成替天行道了。事还是那个事,人还是那帮人,还是打家劫色,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但名号不一样了。

在企业里,这叫愿景。也叫企业的价值观。

你说我想挣钱,没境界。你说让天底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那就是阿里巴巴了。

阿里巴巴的故事内核是什么:是芝麻开门,把洞里的财富拿出来。

04

钱钟书有一本散文集叫《写在人生边上》,里面有这样一段话:上帝要惩罚人类,有时来一个荒年,有时来一次瘟疫或战争,有时产生一个道德家,抱有高尚得一般人实现不了的理想,伴随着和他的理想成正比例的自信心和煽动力,融合成不自觉的骄傲。

我每次读到这段话,都觉得和史景迁在《太平天国》前言里的话是一个意思:

洪秀全和太平天国是中国历史上最诡奇的人和事件之一。19世纪初,洪秀全生于华南一个普通农家,做过村里的塾师,当时传入中国的西洋思想让年轻的洪秀全深为着迷,其中以某些基督教教义影响他的命运最深(有一群新教传教士和当地信徒专心把《圣经》和一些阐释教义的文字译成中文)。洪秀全刚接触这个宗教不久,但他的内心有一部分与时代的脉动相契合,使得他对基督教里头的一些要素作了字面上的理解,深信自己是耶稣的幼弟,天父交付给他特殊的使命,要把神州从满洲妖族的统治下解救出来,带领着选民,到他们自己的人间天堂去。

洪秀全怀抱着这种千禧年式的信念,从1840年代末开始纠集一支“拜上帝教”信徒,到了1850年汇成太平天军。洪秀全带领这支军队,转战华南华中,攻无不克,但也生灵涂炭。1853年年中,洪秀全麾下的水陆联军攻占了长江重镇南京,把那只存在于经文上、出于想象、扎根于土地的社会,创建为他们的太平圣地,并以此作根据地达十一年之久,直到1864年为止——其间有两千多万人或战死、或饿死——洪秀全及其残兵则死于兵燹饥馑。

洪秀全及其信徒在一种天启式的灵视(apocalypticvisions)之中步上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浩劫,其根源可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在这种灵视出现之前,许多文明盛行的是不同的信仰模式——在埃及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印度—伊朗文明中尤其明显。照之前的这种信仰模式来看,宇宙是秩序、繁荣与黑暗、混乱、毁灭这两种力量之间脆弱但又僵持不下的平衡。用《奈费尔提蒂预言书》(The Prophecies of Nefertiti)来说,尼罗河的潮涨潮落本身就是这种恒定模式的明证:

赤足过对岸,

欲求水载舟,

奈何河变岸。

岸地将变河,

水流复变岸。

在当时,死亡被视为沉寂,一种永久的等待,毫无苏醒的希望。虽然当时可能借着各种厚葬仪式,或是把心力放在生者身上来表达慰藉,但是人死是不可能复生的。在苏美尔人的《吉尔伽美什史诗》(Epicof Gilgamesh)中,死亡把人带到了终点:

进此屋者永不可出,

入此路者永不可还,

进入此屋永无光亮。

但是约自公元前1500年起,被称为琐罗亚斯德(Zoroaster,或作Zarathustra)的波斯先知创立了一种信仰模式,我们称之为“千年盛世说”,向人许诺了一个臻于至善的世界,混沌消弭,和平万代,由一位不受挑战的神灵统治没有改变的国度。这些信念动人心弦,力量极大,也渗入许多民族的思想意识之中,透过叙利亚—巴勒斯坦各部族,又启发了杰里迈亚、但以理、以西结等人做先知式的预言,这些犹太教先知又影响了拿撒勒的耶稣和《启示录》的作者。这些经师和先知预见,在新世界实现之前,两股力量会有一场天启式的殊死争斗,善的力量历尽艰难之后,终将胜利,而恶的力量则将从世界消失。

中国后来也出现了类似的转变,而且就我们所知,这个转变是独立衍发的。中国人一直接受物质相生相灭的观念,成于公元前1000年的《易经》是最有名的说明。照《易经》的说法,创造的力量至多“或跃在渊”。若是发生冲突,“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而世间事物如火,“焚如,死如,弃如”。成于公元前5世纪的《老子》影响后世中国人极大,在书中,相生、相克和天道无常的概念互为补充、相得益彰。老子有言,“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在所有存在形态中,“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这些观念看似根深蒂固,但也逐渐有所变化,各个文明都有这个情形。《老子》的经文有歧异,含义也差异很大,到了公元2世纪,“太平道”的观念伴随着“天师道”的观念开始在中国生根,便是应经文的歧异而生。这些宗教运动有其救世的成分,企求一个至高的救世主,解世人于灾厄,开创太平世道,结束以往的一切。公元2世纪的一部经文中有“僮儿为群……吾自移运当世之时,简滓(择)良民,不须自去,端质守身,吾自知之”。

在公元3世纪到6世纪之间,随着道教各种门派和传入中国的佛教相互补充加强,这些天启式的想法变得越来越明确而强烈。疫病饥荒四起,君主暴虐无道,洪涝时有所闻,在在说明毁灭之日不远矣。只有少数人在天上救星及其在世间的代表带领下,才能躲过这场浩劫。大难结束之后,虔诚的信徒聚在一起,共组桃花源,过着安详和谐的生活。

自彼时以降,千年盛世的思想和天启式的信仰始终活跃,而且中外皆然。无论在中国或欧洲,倡导这些信仰的人将之同激进的政治与平权主张相连结,从穷人中吸收到信徒无数,每隔一段时间就率领他们与国家作武力对抗。在中国,从10世纪到19世纪这段时期里,朝廷常将这类起事归咎于“白莲教”的教众,但其实在白莲教教众之间并没有统一的中心教旨,他们只是一群彼此冲突、相互竞争的宣教和反抗群体。

在欧洲,宗教改革之后仍有许多支千年盛世派别挑战罗马教廷,而且力量更为猛烈。清教徒的理想转到北美殖民地的沃土,乍看之下找到了建立各种“新耶路撒冷”和“祈祷之城”的完美环境。虽然那些抨击过分自由和平等的人仍然在为这个世界的末日提出新的时程,并以“联邦主义者的千年盛世论”(federalistmillennialism),让《圣经》中《但以理书》和《启示录》所展现的世界如在眼前,但是这种理想面对18世纪的现实,势力已不如从前。这些信仰的力量在19世纪初透过美国浸礼会传教士而带到中国,并强化了原先来自英伦三岛和中欧的福音派新教传教士的讯息。到了1830年代初,这些新势力在华南扎了根,将与中国固有文化一同争相影响年轻的洪秀全。本书就是要讲述这番因缘际会的结果

以洪秀全为题写作,我几乎马上就意识到,这既是写经也是写人,而且写的还是经文中的经文——《圣经》。我不是专门研究《圣经》的专家,也不敢以《圣经》专家自居,前景一片茫茫。但我曾在几所每天必读《圣经》的学校里读过十几年书,我能了解,洪秀全从《圣经》中得到的力量、灵感和使命感是无可否认的,虽然他对《圣经》的反应是那么的个人化。这有一部分是因为洪秀全读的是中文的《圣经》,翻译的人是皈依基督教的中国人,或是住在东南沿海城镇、略通中文的西方新教传教士。这些翻译颇多任意发挥之处,语意含糊、讹误,原文所无之反意,造就了洪秀全的信念和命定感,却没有正式的宗教教育,这让我倍感兴趣。这等于再次说明了在没有引导的情形下,传递这么一本有爆炸性的书,是非常危险的,而且也说明了西方对洪秀全的影响有多大;它也助我了解洪秀全最后得到《圣经》时,为何将之据为己有。也因为《圣经》是洪秀全的,所以他想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可以照自己的意思来进行修改,如此便能以“更纯正”的方式把上帝的旨意传达给信众。

我无意写一本太平天国全史,也无意阐述洪秀全宗教信念的各个层面。我当然也无意说洪秀全对中国的社会、宗教,还有他军事神学的思想都是混沌一片,不够完整。本书的用意在于提供一个排比有序的脉络,来了解洪秀全的内心世界,并说明当他内心的想法和外在的脉络合拍的时候,吾人便能追索他行为的逻辑。

许多问题仍无答案,最关键的或许是洪秀全的性格和他挑起的那场天启运动之间有何关系。1840年代,洪秀全开始向广西山区一小帮农民和短工传道时,他曾想过由他的信念所启动的事件,其发展将导致千百万生灵涂炭,让中国一流的政治人物集中财力兵力,耗十年岁月来镇压吗?大概不太可能,因为洪秀全以为自己就是上天的力量,慢慢相信自己已经不受世道评判。如果,他真的想过的话,那么他仔细读过的《启示录》已明载,这等浩劫早已被道出了,混沌惧怖不过就是行将来临的光荣和平的一部分而已。我心里头没有希望洪秀全实现目标的念头,但我也不能全然否认他的追寻中有真诚的热情。本书卷首语引了济慈的诗,它就是由《启示录》而来,有些人相信自己身负使命,要让一切“乃有奇美新造,天民为之赞叹”,而洪秀全就是其中之一。那些从事这等使命的人极少算计后果,而这就是历史的一大苦痛。

广告

史景迁作品·太平天国

作者:[美]史景迁

京东

05

昨天看到的最有价值的一篇文章:

梁宁:真正驱动你变强的,是痛苦

梁宁的文章,也是鸡汤,不是是高浓缩的。

06

我的朋友老喻,最近把他这两年写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和他在得到的课程,出了一本书,如果你不怕烧脑,可以一看。

我是看得头疼,因为太烧脑。

喻頴正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之一。很佩服,但我知道我再努力也追不上的那种类型。

07

八戒说他带着金莲老师回他们老家诸城巴山村。金莲老师要去玉米地里帮着干农活。巴山村的乡亲们很热情,看着城里来的这样穿着时髦的女郎走在青纱帐里,都热情地用诸城话问候她:

地里热吧?地里热吧?

金莲老师得意地问八戒:

马哥,乡亲们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长得真有那么像迪丽热巴吗?

08

关联阅读:

永远要靠近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看剧学到的一个知识点是,社会底层的人比如流浪汉,重返社会的第一步是要学会列每日日程,几点到几点做什么。重回现代社会的最核心就是建立时间感知。

我的看法,对时间的控制能力,其实就是一种自律和自我控制,而不是自我放纵。

因为,时间就是生命。

 

精选留言
  • 就想问瞎爷,昨天的文章有没有备份
  • 奇怪,今天文末的妹子挺美啊,怎么没人说“爱”了; 奇怪,今天的瞎爷的文内容不少啊,怎么留言反倒不“热烈”; 奇怪。。。 一 瞎爷第一段写的,就是我不喜欢看国剧的原因,太牵强,从剧情到逻辑。这不是生活。虽然说艺术创作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但这已经很有点“脱离”生活。并且我个人不认为是值得推崇的,更说不上启迪心灵。 综艺节目。。。我想说,有时太用力,并不是件好事,显得做作。 我倒有意无意瞄过几眼一个没有台本的节目---“生活在这里的理由”。因为完全没有编剧,没有事先的预备工作,所以经常会拍到有点相互间突然的冷场,尬聊,甚至“出演”的人因为倒时差迟到近2小时。 二 至于男人和女人。。。谁都不用为难谁,谁都没特权。说女权男权的人,才真正暴露出“自卑”和“无权”----个人观点。 自知,自尊,自爱,这才是根本之道。 三 “驱动我们变强的是痛苦。”~~这话真“硬”,咯得人不舒服。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变“强”,成“强者”,但我总很不情愿用“痛苦”来换取那飘摇的“强”。何为“强”?我倒觉得一个能让自己感受到幸福的人,是强者。 “欲望使我们存在,而心灵决定我们存在的品质”。 四 应该狂跌的股票一路狂涨;理应得到支持的人遭到狂喷;奉为“英雄”的人近日又遭“大型翻车”。。。 我得出一个很没有逻辑的最简单最有效的“逻辑”,一切跟“网潮”反着来---网上大声叫好的,结局大多“伐灵”;而骂声一片的,要停一停,想一想。。。 ~~胡说八道
  • 仰而不信,易 信而不仰,难 回头无岸 自愚自乐
  • 彼岸是天堂,相隔是血海。 实际皆幻境,万般皆是空。
  • 苏南人民把太平天国称之为长毛,后来演变成强盗的代名词。
  • 今天第一
  • 诸城巴山村?王家巴山?孙家巴山or乔家巴山??
    有那么多巴山吗?
    这事你可以问八戒了!!
    他是王家巴山
  • 打雷也叫不醒装睡的人。地里热吧?
  • 对时间的控制能力,其实就是一种自律和自我控制,而不是自我放纵。
  • 王漫妮励志,顾佳全能,钟晓芹咸鱼女孩,如果要我选一个的话,我会选赵静语,管得松。。。
  • 地里热吧…
  • 薛宝钗是20不惑,30而已
  • “对时间的控制能力,其实就是一种自律和自我控制,而不是自我放纵。因为,时间就是生命。”抄下来学习您的思想~📝💐
  • 真心希望瞎爷有一天也能进文化馆大展一下身手。――此馆不拘泥于高低大小。
  • 水浒的打家劫色也没错
  • 不要被It男吓到了,他们可能是另一种文盲
  • 到底是打家劫舍还是打家劫色?
  • 被今天瞎爷文末的美图惊艳到了!
  • 昨天写啥了,咋还看不到了呢?
  • 八戒带着漂亮的金莲进了棒子地,大谈野性之美,说高粱地里能干的事儿棒子地里也行 ………… ……
  • 关注了老俞,真的烧脑
  • 自律的人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