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历史观之下的tiktok | 顾子明

2020-08-09

今天,从大历史观的角度来聊一下tiktok,以及文化传播背后的历史进程。

中国在东周之前,教育和文化仅局限于姬姓、姜姓等公卿大夫家族之间进行传承。

直到春秋末期以孔子为首的诸子百家出现,文化才被传播到了士这一级。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这些原本给贵族老爷们卖命的士阶级,在有了文化之后,也出现了不符合其身份的野心。

先是以商鞅李斯为代表,大量的士阶级汇聚于贵族力量最薄弱的秦国,依靠军功迅速崛起,并对六国贵族老爷们搞了一波清算。

之后面对秦朝和六国余孽的复辟,又出现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陈胜,“大丈夫当如是”的刘邦,“彼可取而代之”的项羽,三个士阶级野心膨胀之后,搞了一场秦末版的“三十而已”。

这背后,是随着文化传播机制的改变,士阶级崛起诞生了军功集团,取代了封建集团成为了政坛的主角。

而随着进入汉代,西汉的造纸术以及东汉蔡伦的改良,廉价的纸张取代了昂贵的竹简,使得卖命博取富贵的士阶级拥有了将文化传承下去的能力,在家学的传承下批量化生产人才。

不同于上一代秦末的革命者当中,要么像陈胜刘邦这样根本指望不上兄弟,要么如项羽那样兄弟们都扶不上墙,汉末群雄都是亲族式的崛起。

也就是说,随着知识传播机制的改变,家族门阀集团取代了士人军功集团成为了改变社会的主流。

且不说黄巾起义的张角张宝张梁三兄弟,曹操起兵的时候能拉起来曹仁曹洪曹纯夏侯惇夏侯渊,孙策起兵的时候有孙贲孙静孙翊孙权,哪怕刘备起兵的时候麾下也有熟读春秋的关羽和铁画银钩的张飞俩义兄弟。

因此,汉末军阀混战从结果来看,几乎就是家族教育和板凳梯度之争。

拥有文坛领袖'"三曹“为代表的曹氏家族,其教育水平和板凳厚度自然可以一路逆袭成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霸主,力压江东孙氏和蜀中刘氏。

而刘备丢荆州,本质也是其手握的地盘,超出了刘氏宗亲集团的板凳厚度。

后来,随着曹家后辈才俊似乎宿命般的很难活过40,实力的此消彼长之下,权力自然也交接给了通过几代积累,在司马懿时代崛起并拥有了“八达”量产精英的司马家族。

虽然司马家族的分封制度和八王之乱被广为诟病,但是能这么打也充分体现出司马家族强大的教育能力以及板凳厚度,后世少有家族能望其项背。

这背后,是随着文化传播机制的改变与成本的降低,士阶级的内部的传承膨胀使得门阀集团取代了军功集团成为了舞台上的主角。

后面的历史也是如此。

随着唐朝的雕版印刷术的出现,宋朝活字印刷术的出现,知识传播成本以及进一步的开放,知识不再局限于士族手里,大量的寒门得以通过教育改变命运。

先是有了唐朝的牛李党争和白马驿之祸,让五姓七望成为历史,后有了宋朝的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让读书人成为了国家真正的统治者。(这部分的朝代历史就略写了,太多生僻人名)

这背后,是快捷的知识传播不再依赖于家族内部传承,那么各种靠着知识传播形成的各类“党派”,自然也就取代了门阀家族成为了政坛上的决策力量。

因此,回顾完中国古代史,我们会发现,随着知识和教育的普及,很多群体的生产力和战斗力激增,同时也使得他们拥有远高于过去的权力欲望,去打造一个他们理想的社会。

就像近代史中,小站练兵的北洋新军能吊打清军,黄埔军校的北伐军能吊的北洋军,读书识字的红军又能吊打黄埔军,这背后不是装备的问题,而是让更多人通过共同的文化理念,创造了更为强大的政治集团。

所以,写到这里,相信很多朋友都会明白tiktok共情式推送机制的媒体公司的可怕之处了....

如果不明白,我们可以往前看一个时代。

就像微信公众号的文字时代,随着大量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大量的互联网边缘群体不再沉默,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很多写给女性的鸡汤文和写给男性的爆爽文,都在不自觉的向宗教化和社团化演变。

这种新型的社群结构和传播机制的变化,一方面推动了民粹主义热潮并激化了内部的矛盾,另一方面也缔造了一大批的舆论权威。

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美国的现任总统特朗普,通过刺激中年白人边缘群体,利用新的文化传播机制对美国的共和党搞了一场革命和清洗。

嗯,所以执政者都明白,宗教化和社团化凡是露出萌芽都得收拾......

因此,再看一下文字的下一代视频,视频化大幅降低了“教育”门槛,因此,抖音和tiktok仅仅局限于娱乐,没啥可怕的,可一旦以教育以及价值观领域切入政治,那么这类的APP就是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所以,封杀tiktok和微信,虽然主要是因为特朗普九月底要全力竞选,但是背后也有着传统利益集团的推动,对正在燃起的新型文化传播模式进行封杀。

不过,长远来看,政事堂并不看好这种封杀。

孔子一生克己复礼恢复周制,却一手缔造了士人的军功集团,曹操一生唯才是举选拔寒门,却一手缔造了门阀集团,隋炀帝试图遏制门阀夺回皇权,却缔造了更为强大的科举集团。

站在历史的角度,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挡人类发展和前进的车轮。

就算陈胜吴广失败了,还有项羽刘邦,

就算曹操刘备孙权失败了,还有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

就算杨广李世民武则天失败了,还有朱温李克用和黄巢。

这就是历史的进程。

看看“三十而已”播放后,“新”女性共情后迸发出的战斗力,就会明白未来“咪蒙化”的短视频如果搞成“连续剧”并孵化一系列的“周边”,会迸发多么强的号召力和破坏力。

因此,恐怕除了一心琢磨大选的特朗普之外,如今全球执政者都在思考,是这股力量究竟要掌握在谁的手里。

80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军权不是皇帝的第一权力,信息权才是。皇帝的信息来源比大臣多,皇帝就有实权。皇帝的信息来源不如大臣,皇帝就是傀儡。 聪明的皇帝都设法垄断信息,比如雍正的密折。 老百姓信息渠道越多,统治者的权力就被稀释。
  • 所以一开始搞口号,对暗语,会个车都滴两声的内涵段子刚开始萌芽就被扼杀了。
  • 面对玩政治的,手持重器而不自知,就很危险了。政治讲究的是你能不能或者有没有某种力量,至于是否使用,不是重点。还是马老师觉悟高。
  • 我觉得 就算明公写林有有也会被喷的...
    我夫人表示,真碰到林有有,我是搞不定的,还得她出马.....
  • 情绪化的推送就是 你越看,他越推送,然后越强化你观点,然后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就被改变了。。。。比如同样是看抖音,有的人喜欢看老美好的视频,那么他刷到的就是签证代办们拍的美好生活,让你心生向往。。。你看空美国,那么你刷到就是波特兰的 动乱。。。
  • 打个比方,几个人在街上散步,没谁管你。一群有共同利益的人在街上散步,这就是那啥啥了。
    共情也好,相同的文化或者世界观也罢,本质都是“聚合”。一群人的事,可不就是政治了么。
  • 奶嘴乐哺育低智不用脑人群。强基教育培育高智精英用脑人群,这就是以后的阶层分化吧,各取所需
    嗯,不过分化会带来激烈的内部冲突,很容易出现一点就爆
  • 如果女性再这样下去,恐怕社会会发生更大动乱
    这个问题我思考过,只要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充分的讨论反而是一种成长,最大的危机在于不可控...
  • 自从跟了明公,我发现我最近一年几乎没有看其他新闻,好像也有一点恐怖啊
    这是相当恐怖的。。。。多角度的辩思才会成长
  • 琅琊榜里皇帝灭祁王和林帅的原因:不是他反没反;而是他随时能反。
    而是他一旦反了就制不住了....
  • 执政者都明白,宗教化和社团化凡是露出萌芽都得收拾,菊厂平安,鹅厂平安,顾先生平安。
  • 你这文章,张一鸣会出冷汗的,比特朗普的封杀还可怕。我的新项目全力赌抖音,因为他让人类的交流方式从借用专用工具,图文(当然载体变更了无数代到浏览器了,但还是图文,必须专用,刻苦训练才可以识得和输出。)变回猿人阶段,直面不用训练了,是革命性的交流和传播。
  • 老母亲般的耐心与絮叨,是个好家长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说话越来越通俗易懂了。。。。
  • “只要国家有需要,支付宝随时会上交国家”
    这个应该是讲盐铁论时再用.....
  •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信息时代给了每一个人平等的获取知识方式,但也让很多人对垃圾信息唾手可得。 怎么选择 我辈当自强还是要多学习啊 活到老学到老 明公这篇文章的格局与视角。。。。请收下我的膝盖
  • 明公从文化传承的角度分析了中华历史进程,确实让人耳目一新。可以想象不远的将来,5G6G带来的文化传播速度,将对国家和个人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随着信息传输的越来越快,未来的变化会越来越快
  • 得了心智的乌合之众还是乌合之众,只不过更容易被他们所谓的“信仰”蛊惑,问题在于谁来控制或引导他们的走向。
  • 陈胜、刘邦都远远算不上“士”
    仔细读历史,陈胜是屯长,相当于现在的营长,刘邦是亭长,也相当于一个区公安局长,都是手握实权的基层公务员....
  • 项羽大封诸侯后裔,自己也是贵族之后,为什么是士族代表而不是贵族复辟?
    仔细看项羽的分封,是鼓励穷鬼闹革命,把所有的六国后裔都封的偏远,所有的军功集团都得到了大片的地盘
  • 想起一句话:上下同欲者胜。抖音就是在创造一个同欲的群体。
  • 某天,从一个海底沉船上找到一个耶稣像,上书“川普王,大美兴”,然后通过各种网络工具传遍全球
    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密西西比河天下反.....
  • 文字,图片,声音,单独每一项都是已是传播的利器,最终整合成短视频在相对提高信息量的同时,还降低了门槛,尽可能减少了失真,自然成了核武器。不过,请教明公,短视频之后是什么呢?未来还有更高阶的武器吗?AR?VR?
    差不多,我觉得是虚拟化
  • 说到底还是谁掌握话语权的问题,掌握了传播渠道和传播内容,自然可以塑造一批拥趸。文化传播这块也亏的我们底蕴厚,不然很容易被带偏。大洋彼岸慌了是怕有人有样学样,万一出个鱼肚里藏纸条的桥段可就真的慌了。
  • 美国不是一直都是基层组织化和社团化的吗
    不怕基层组织,怕全国大串联......
  • 朋友圈“含政率”在我的努力下从二增加到十七了。明公是不是该给我个赞
  • 文明都是被吸收了文明的野蛮打败的
  • 从竹简到纸张,从文言文到白话文,从文字到视频,知识传播的门槛越来越低。内容多了,怎么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就变得更加重要了。这方面前些年是谷歌和百度赶上了历史的进程,现在是字节跳动。
  • 共情先例内涵的段子不服管教,所以就…。群体的力量将越来越强大。
  • 领导已经说好久了“重要信息科技系统国产化”现在再加上一句“重要信息科技软件国有化”
  • TikTok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戈培尔
  • 隋朝开创科举制这么重要,历经了千年选拔了多少人才,漏写了
    察举九品科举八股......这又是另一条线了......写文章脉络不能乱了,否则那就是堆历史,让大家看个新奇罢了
  • 这个感受蛮深刻的,我认识一些领域的专家,都玩不转新媒体,反而是讲成功学这类的玩意,如火如荼
    类似于看钱穆的国史大纲是繁体的,历代政治得失是简体的,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门槛不一样。视频大幅降低了阅读门槛,因此越是能让边缘群体认可的东西,越是如火如荼
  • 古代“纸”承载了传播文明的使命,现代轮到“短视频”等,古代“纸”传播决定了我们必须深入学习形成知识体系,而“短视频”的破碎化思维和“爽”更具爆发力,容易导致不理性力量瞬间爆发
  • 看这篇文章有种隐约感觉:未来大众群体的主要作用是消费而不是生产。生产?有机器人和少数精英群体就够了。
  • 咪蒙外,还有x云,xx张等,显示出了团体化的力量,于是乎被封杀了。。。
    嗯,本来想点后两位的名,后来觉得还是算了...
  • 可惜获取知识技能经验成本降低的同时泛娱乐成本也在降低,技术在改善生活的同时也在不断拉大人与人的差距,你是借东风而上还是随水流而下全看自己了。
  • 项羽不算士阶级吧,项氏一族可是贵族
    这个讲起来有点复杂,一方面,所有的贵族都是有封地的,楚被灭国之后,项梁一系可就没有封地了。另一方面,嫡长子继承之下,所有的非嫡子贵族都要往下跌一个层级,譬如项燕是卿级,项梁是大夫级,老爸是谁都不知道的项羽只能是士级。
  •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 Tiktok怪特朗普没有底线,特朗普说Tiktok过了红线,咱们强调统一战线。
  • 舆论的阵地我们不占领,别人就要占领。曹丕没能坚定地执行曹操扶持寒族势力的政策,倒向士族,这使得他取得了士族大家的支持,轻而易举地代汉自立。可是,捣鬼有术也有效但有限,终被士族大家所吞噬,所以说融不进的圈子别融,扶持不同势力,皇位才能坐的稳
    曹丕的妥协并不能说是错,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活得那么短,儿子也活得那么短。。。曹真曹休夏侯尚这帮人一个比一个短命。。。
  • 封杀不要紧 只要主义真 倒下我一个 还有后来人
  • 掌握一个群体,不用很大,就可以玩出花来,这是组织的力量,互联网时代下,想聚集这样一个组织的成本大大降低了,找准方法路径
  • 六国余孽?不妥吧,春秋无义战。 近代史中,小站练兵的北洋新军能吊打清军,黄埔军校的北伐军能吊的北洋军,读书识字的红军又能就像近代史中,小站练兵的北洋新军能吊打清军,黄埔军校的北伐军能吊的北洋军,主要是谁代表更先进的生产力吧?红军能最终胜利,如果没有西安事变和毛周的关键性作用,恐怕很难吊打黄埔军?
    北洋打绿营,黄埔打北洋,红军打黄埔,同样的武器都可以做到以1敌5而不虚,跟生产力没关系。
  • “弱”传播的力量 就是让沉默的大多数通过点赞的方式团结在共情和身份认同的短视频下 从而形成舆论 《弱传播》这本书 没看的同志们可以看一下
  • 国之重器,在祀在戎。有时候,笔杆子比枪杆子威力更大,影响更久。难为这些60+的人还要考虑新科技带来的变化。与时俱进真是极端重要,不知何时可以和懂王讲一句:大人,时代变了
  • 反智+共情+刻意引流,很可能会出现洪峰式的巨大冲击。
  • 用旧媒介批判新媒介的效率永远没有用新媒介驱逐旧媒介的效率高,这就是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 莎草纸、黏土板和竹简啊,你们看到了么。
  • 从历史观的角度来解读,TT和WC是人类历史进程发展的产物,即便没有这两个也会有其他的,同样的,越往后的发展又会产生新的产物来反映社会发展的需求,只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遇得到,,所以还是要牢记使命,不忘初心
  • 唯名与器不可假人,新技术就是器的锻造锤啊
  • 没错,每次知识和文化传播方式和范围的变革,都会引发政治上的深远变化,并且这种变革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一个同样重要的变化,是新的传播方式的门槛越来越高了,比如TT,其实是有很高的财富和科技壁垒的。这也造成,最强力的组织,比如政府和寡头,对信息传播的控制力是越来越强的,平台在他们手里,任何星星之火都能很快掐灭。这一点,比后膛枪对革命的抑制作用强多了。所以,最后的推论是,强国对弱国的渗透能力和速度会更强,互联网巨头们在一段时间内会被教导祖国的重要性。
  • 原来内涵段子 咪蒙,都是前车之鉴啊,恍然大明白。这不是跪哪的问题,这是站哪的问题。
  • 抖音等本质是反推恩令,怪不得国家警惕。
  • 前几天还在思考目前网络环境非常容易产生大量宗教化的乌合之众,一旦被人利用起来加以改造就是十八路义军。目前最适合演练的场所就是目前新冠下的美利坚,谁有空过去呐喊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007的明日帝国,就是如此。其实,我在想另一个事情,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未来,我们每个个体都成了透明人,这个,以现在的隐私角度看,貌似,未来,对个人来说,没有任何隐私了
  • 范伟用线把甲鱼蛋串起来,方便吃。 明公用“线”把历史进程串起来,方便理解
    我也是用线把甲鱼蛋串起来,瞎扯蛋.....
  • 最怕分化之后出现了对现实认知的隔阂,最后像流浪地球里面一样:科学家们被赶到冰天雪地里冻死,加害他们的人却在不久之后看到太阳的爆炸。
  • 其实宋明之后还可以写一写同窗,同乡,同年,以及近现代的学阀,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其实这些关系本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稳固,但是一旦有了共同的追求,无论是什么样的关系,都会让人更加团结。
  • 政治就是资源分配。 不管用哪种形式可以操纵调动资源,就属于涉及政治范畴了~ 5G时代的VR眼镜,可能是比抖音更无脑传播渠道? 为了提高人类获取知识的效率,下一步人类打算实践大脑插芯片,后脑插电线了~
  • 就像朱元璋一手终结了延续上千年的丞相制度,最后还是出现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内阁制度。矛盾不能通过掩盖而解决,历史的车轮最终也不是任何人所能够阻挡的。“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抗拒接受潮流的发展方向是不可取的,反而会被潮流所抛弃,步步被动;不如主动调整自己,“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
  • 能对抗组织的只有另一个组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 隔壁的莫老仙不就是在通过统一印度教,来达到政教合一麽
  • 当汉灵帝对内任用西园八校尉分化士族集团,对外锐意西进时,一股狂热的宗教势力却悄然间席卷全国…要说他们没后台,我是不信的——明公的某个知乎回答
    这特么的多久之前的了........
  • 以前看过一个ted的演讲,说的是儿童故事从最早的童谣故事,到后来的绘本,再到动画片,接受方式越来越方便、信息量越来越大、传播效率越来越高,结合今天的文章,不得不感慨科学的终点是殊途同归的,符合人性的技术进步是历史的潮流,浩浩汤汤无可阻挡,所有反扑都是徒劳的、短暂的
  • 信息传播速度和广度的跃迁,伴生的是巨大信息冗余,对信息的筛选分析能力(方法论)和对唯一人生目标的坚定追求(韧性),这两项的要求之高,也是在跃迁的,从而在事实上导致了一个普通人完成登顶对的难度....我在说的是什么,本文有个词,叫“板凳厚度”
  • 上一篇文章大约也是对媒体的担忧吧,本来那电视剧的荒谬压根不值得明公提示出来
  • 所以明公才一直给建议,而不是一味的责备和批判。
  • 所以造纸术和印刷术两个“新基建”被选入四大发明
  • 从诗经汉赋到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也是一路越来越简单,受众越来越广泛
  • 这在以前有一个词叫党锢,朋党,后来有一个词叫串联
  • 所有的套路,利益分清,团结多数人打击少数人,才是重点
  • 这视角,自从王子朝奔楚后,南阳人才辈出,也说是因为老子这个图书馆长把典籍带到了南阳的缘故。而后来南阳风光不再,是因为随着技术的发展,文化知识传播的更广。
  • 那天复盘了一下自己的思维方式以及分析套路,发现其实在历史的变局下,每一代人都会走上“弑父”的套路,脱胎于旧集团的年轻集团,都会对旧集团反攻倒算。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川普被自己造成的美国困局所噬
  • 银钩铁画张翼德是什么梗,就是因为姓张么
    嗯,你get到了,借用的是张飞破张郃后,挥矛刻字的梗
  • 短视频可以使极化思潮以指数级的速度传播,虽然封禁永远可以收效一时,但以后如果出现全息实时的传播,那就只能断网了。
  • 这段时间刚好在看乌合之众,马上想到了,人会不自觉以群分,聚集在一起,会不自觉的向某一观念(宗教化和社团化)发展。事实上,宗教往往代表着进步,他是某种观念的统一,可以理解为抖音也将人宗教群体化,,自己作为教皇,掌握分封解释权
  • 看到搞成连续剧跟周边这一段,甚至有点不寒而栗,这甚至像一件文化侵略的武器,潜移默化改变许多人的思维方式,细思极恐啊,看看用在谁手里吧
  • 我的朋友圈“含政率”,经过两年多的时间,从0变为13了
  • 这就是深度改变人类,且会继续加速乃至急速改变人类的集群式学习(collective learning)。希望这个世界还是因此越变越好。
  • 各个历史时期都有各自的tt,催生出一代代new money,自然也是old money极力扼杀的,幸运的是,最终都没有成功。
  •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把剑只能留给能挥舞它的人。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