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与流氓 | 兽爷

 冯浩南2020-08-10

去年10月,抖音和TikTok双料博主威尔·史密斯在西雅图宣传新电影《双子杀手》,因为刚在网飞上看了比尔·盖茨的纪录片,他决定会会这个微软背后的男人。

 

盖茨的办公室面朝大海。太平洋的小风吹着,一排大落地窗外,是星星点点的游艇。

 

除了这个,身价千亿美元的比尔·盖茨的办公室,看起来朴实无华。中国富豪办公室常摆的同仁十二条、选集或各种领导合照,老盖茨是没有的。但威尔·史密斯看到一面墙,他问盖茨这是啥?后者淡淡地说:

 

元素周期表。

除了放射性元素,墙上每一个格子里都有元素和元素做成的物件。元素周期表大家小时候都背过,背下来是免费的,放墙上可就贵了。别的不说,光钌铑锎你查查1g多少钱。

 

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平淡无奇且枯燥。就像包叔的墙也很枯燥,只有蜘蛛网。

 

盖茨当过很多年世界首富。作为信息时代先富起来的那批人,他的爱好除了慈善就是读书,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办公室,他都有很多藏书,一年至少读50本。

 

2008年,张一鸣加入微软。张一鸣本来是不爱读书的,他说过,自己只爱看教科书和人物传记。但大企业的管理机制就是好,张一鸣说自己无聊到几个月时间读了好几本书。

 

盖茨的学弟扎克伯格也很爱看书,阅读速度和广度和盖茨差不多。

 

盖茨和扎克伯格都是20岁从哈佛本科辍学创业,计算机老师都是一个人。2007年,微软向脸书投资2.4亿美元,这是微软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2010年时,盖茨甚至想用240亿美元收购脸书。

 

但俩人不是朋友。扎克伯格根本没朋友,脸书的创意是一次抄袭,他创立脸书前唯一的好朋友,还因为脸书把他告了。

 

扎克伯格也不喜欢别人叫自己“盖茨二代”。他说自己很敬重盖茨,但自己:

 

不想当任何人的老二。

张一鸣也不想当任何人的老二。头条初创时,他也拒绝过收购和站队,走出了一条没有朋友的路。几年前,他和扎克伯格抢购Musical.ly闹得也不太愉快。

 

最近,在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盖茨二代”在被问到是否认为中国窃取美国技术的时候说:

 

这是毫无疑问的。

脸谱公司CEO突然就成为变脸艺术家。这个转变也太突然,一直夸中国的“盖茨一代”买下TikTok的报价不断降低,一直想和中国人民当朋友的“盖茨二代”也说偷说抢的。

 

周鸿祎早就教育过国内企业家,书生是打不了仗的,笑到最后的还是流氓,尤其是老流氓。

 

1

扎克伯格的公司在全球有30亿用户,版图上曾有过中国,得而复失的12年来,他一直都想成为中国人民的朋友。

 

为此,扎克伯格看了很多关于中国的书,用中文拜年,还能用中文在清华大学演讲,顶着雾霾天在北京跑步。这股殷勤劲,感觉他不只想做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说不定还想当美国总统,为两国友谊添砖加瓦。

 

2015年,一位领导访美时,他握着领导的手说了一分多钟的中文,甚至请领导给自己的女儿取个中文名。不想当任何人老二的小扎姓扎,女儿叫Max,中文意思是“老大了”。浩南当时就想用李彦宏的标志性英语问一句:

 

What's your problem?

2018年,脸书牵扯到了总统大选操纵门事件,扎克伯格被请到国会做自我辩护。这是一场很长的听证会,扎克伯格始终保持着道歉和自责的态度。参议员问他,你从大学寝室创业到全球互联网巨头,这种梦只能在咱们美国实现对不对?

 

扎克伯格带着对称的微笑说:

 

参议员先生,我知道中国也有一些互联网巨头的。

电视机前,盖茨看着扎克伯格,就像看着20年前的自己。

 

互联网历史上第一次有政府起诉企业垄断,就发生在微软身上。43岁的盖茨当时很不耐烦,时不时面露嘲讽笑容,不断打断政客的问题。摇头晃脑应付一番后,他说出了所有IT大佬的心声:软件行业的成功并不是因为政府监管推动。

 

政府监管只会限制创新。

10年后才加入微软的胡建龙岩小伙子张一鸣肯定没看过这场听证会。头条初创那几年,他也说过类似的话:

 

算法没有价值观。

和扎克伯格不一样,盖茨和张一鸣以前都不喜欢和领导交朋友,微软在最凶险的1998年,政府游说费用还不到400万美元,如果不是经费在2000年的时候翻了一倍,说不定真的就被分拆了。

 

已经到了危急存亡之秋的TikTok一季度在美国交朋友花了多少钱?

 

30万美元。

这笔费用,还不及山东泰安人袁征创办的视频会议软件Zoom的十分之一。今年第一季度,Zoom花了410万美元聘请政府游说人士。这是接近谷歌和脸书的数字。二季度Zoom花的钱更多。

 

现在,美国官方和媒体都不提Zoom的问题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甚至向政府反复推荐Zoom:

 

选它,选它。

以前有个官员讲,他说中国历来好客热情,但是谁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选择的。我没有办法改变你,但是我有权利选择朋友:

 

我希望到中国来的都是朋友,是真朋友。

所以还是马爸爸说得好,青山一道同风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2

和美国人不一样,中国人对交朋友的方式特别讲究。

 

司马迁在《史记》写管鲍之交,他让管仲以自述方式讲自己怎么一直占鲍叔牙便宜。

 

这本书里,类似的故事很多,比如伍子胥逃亡时遇到渔夫渡自己过江,伍子胥解下腰间配剑说你拿去卖吧,值百金。渔夫说楚王悬赏五万石要你的头,你一把破剑:

 

埋汰谁呢?

 

这些故事都在讲一个道理,要想和中国人交朋友,你要懂得吃亏是福,立场不能摇摆。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这些道理,小扎你识得唔识得啊?

 

最近一次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苹果、谷歌、亚马逊和脸书一把手都发了言。苹果和谷歌都说自己公司没发生过中国窃取美国技术的事。

 

轮到亚马逊的贝索斯时,他说只是从报道上听说过,亚马逊没发生过。

 

贝索斯第一次来中国是2006年。那一年,他和当时的老婆在长沙收养了一个中国小女孩儿。

 

也是那一年,贝索斯在美国EmTech上发表了关于云存储和云计算的概念演讲,宣布了亚马逊的AWS业务。

 

中美互联网界甜蜜过很多年。2004年,贝索斯在中国收购卓越网的时候,没有人提什么垄断。2006年贝索斯讲云计算和云存储的时候,中国最有名的云,还是马云。

 

2007年,贝索斯到中国。媒体们问他,三年前收购卓越网的时候你不来,现在咋来了?贝索斯说:

 

三年前他们不需要我,其实我这次来他们也不需要我。

现场冷了一会儿。当记者又问起中国消费者的习惯等问题时,亚马逊中国区当时的总裁王汉华生怕贝索斯和中国人民交不上朋友,他一把抢过话筒:

 

我来回答吧。

一年之后,eBay、雅虎、MSN和脸书都在各个领域都遇到了顽强的中国企业,慢慢都消失在中文互联网世界。

 

2013年之后,亚马逊的财报里就再也不提中国了。他们在中国的电商市场市场份额,从巅峰时的20%跌到了0.7%,在其他国家所向披靡的AWS业务,在中国占有率只有5.4%。

 

因为业绩太差,亚马逊中国区甚至连年会都没有。

 

在中国经营云服务,需要持有IDC牌照,外国公司不太容易拿到这个牌照。所以在2016年,亚马逊实际上已将中国区的云服务运营权“卖”给了一家叫光环新网的A股上市公司。

 

这家公司每个月只要付几千万给亚马逊,就可以拿着世界第一云服务商的品牌出去卖了。每年的业绩增长都超过50%。

 

去年,贝索斯默默卖掉了中国区的电商业务,基本属于完全退出中国。

 

这种明显对中国有好感的潜在朋友,就这样离我们越来越远。结果,到了去年底,他在五角大楼含蓄地讲起中国科技威胁论。

 

伟大领袖讲过,要把自己的朋友弄的多多的,把敌人的朋友搞得少少的。常读常新。

3

美国第30任总统柯立芝曾说过一句经典名言,政府不应该干预企业的经营。

 

The Business of America is Business。

柯立芝在任的那几年,世界灯塔欧洲倒塌,美国坐享了一战“红利”,经济迎来史无前例增长。美国人骄傲地称那些年是“咆哮的20年代”。

柯立芝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在任时批准了退还庚子余款,清华大学的建校资金,就来源于庚子余款。

 

但不管是金毛,还是扎克伯格,再一次充分证明了“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个道理。有的话,也只是因为对你利益的威胁不够而已。

 

一百年后的又一个20年代,美国又开始咆哮。这次,金毛一方面打压中国公司,一方面怂恿资本和美国大公司从中渔利。微软和TikTok谈个收购,他竟然还要收过路费。世界的灯塔,又一次轰然倒塌了。

 

去年华为最艰苦时刻,华为何庭波曾对公司内部发表了一篇文章,最后两句是:

 

滔天巨浪方显英雄本色,艰难困苦铸造诺亚方舟。

现在,这个滔天巨浪快要落到每一家在美有业务、甚至在美上市的公司头顶上了。

 

TikTok是最愿意去中国化的中国公司,张一鸣愿意什么都遵照美国的规则。他有能力,有视野,选择了有前景的赛道,但仍然被金毛咆哮着点名要求退场。

 

前几天,字节跳动的声明里的最后一段,读起来就是鼓励TikTok的美国用户们去上访。

 

营商环境差到了最危险的地步,对于所有立志进军全球的中国企业家来说,都容易里外不是人。

 

张一鸣宣布被迫出售TikTok后,我听说字节的公共邮箱被愤怒的邮件塞满了。但和华为被打压引发的舆论同情不一样,这次网友纷纷把矛头指向了字节。

 

网友们都在给张一鸣出主意。有的提要求,希望他拥有战狼外交家的勇气,有出使东吴诸葛亮的折冲。我还看到一封邮件说,这一次面对帝国主义的打压,字节跳动如果不能硬气地亮剑:

 

那么字节跳动将沦为一个不入流的小公司,甚至成为历史。

算起来,当年给外交部寄钙片的青年,他们的孩子们也到了会写邮件的年纪吧。让张一鸣亮剑的朋友,请把你的身份证借给他,购买管制刀具是要实名的。

 

老盖茨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摇头晃脑,说着“官仓老鼠大如斗”的年轻人了,5月份还怼金毛复工复产政策的他,到了7月份已经差不多和金毛站在了一起:

 

学校应该开学。

TikTok要出售的信息从传言变成事实,是微软一步步给大家补齐的信息。金毛吼声越大,盖茨报价越低。美国媒体去找老盖茨评论总统和TikTok,他的用词越来越模棱两可。比如,他一边压价还一边说TikTok是“金杯毒酒”。

 

大家都知道,金毛的词汇量不太大,多用中性词是很安全的。另外,就算是抢,也是可以扯大旗的,你看梁山聚义厅大旗上那斗大的四个字:

 

替天行道。

这真是糟心的一年。但问题是,2020年这一年,或许只是21世纪20年代的预告片。

 

人只要活得够久,就会看到很多故事。这句话是巴菲特说的。今年他已经看到了好几次熔断了,加起来比他前八十多年还多。《新龙门客栈》说:

 

来,为这个无名无姓的年头干一杯。

最早明天,TikTok就会以总统违宪的理由,提起联邦诉讼。被逼到一定程度,书生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毕竟,书生只能记录历史,流氓却能制造历史。


72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锎(英语:Californium)是一种放射性金属元素,符号为Cf,原子序为98。该元素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元素,1克价值2700万美元,是金子的65万倍。
  • 一富二代男做了很多年舔狗,连女方手都没摸到过,突然有一天翻脸了,女方怒斥对方,原来你最虚伪,要舔就应该舔一辈子,虽然傻子都知道我是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
  • 当一个德国后裔要联手一个犹太后裔搞事情的时候,那这个事情就很不一般了
  • 居然选择违宪审查申诉,一场闹剧,居然选了一个容易被退回且程序最长的诉讼方式。
  •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那些掌握高科技的流氓才真的可怕。
  • 每个当年都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 真正的大佬,从来不需黄金去显阔。 他们的心胸和思想,就是最大的财富。
  • 我一个美女网友,她墙上都是前男友的照片,每一张照片下面都挂着他们俩用过的杜蕾斯
  • 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平淡无奇且枯燥。就像我的墙也很枯燥,只有蜘蛛网。
  • 里面读到了长者的语气
  • 柯总统:总之就一个字,生意,生意,还是TM的生意
  • 来,为这个无名无姓的年头干一杯。
  • 人生新目标:用除了放射性之外的元素周期表金属装饰一面墙
  • 管鲍之交
  • 元素周期表那个涨姿势了,想比这个潇洒,只好在墙上挂黑洞了。
  • 流氓的老二有草吃
  • 你看梁山聚义厅大旗上那斗大的四个字:替天行道。
  • 扎克伯格桌上还放着一本白色封面的书,访美的那位领导没有用心读
  • 牛人既记录又制造历史
  • 老四老三老二老大了
  • 这个好,想当书生而不得,必须上梁山了
  • 我要做流氓,才Ⅹ+而已。
  • 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 朋友值千金,只是要充值
  • Lobbying,哎呀想再看一遍斯隆女士了
  • 美国首富书架上不知道有没有毛选和他改变了中国这两套书
  • 有些人做事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 钌铑锎成为了百度热搜
  • 明月非两乡,歧路早扬长
  • 不是“刘项原来不读书”,刘项本来就不读书。
  •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有的话,也只是因为对你利益的威胁不够而已。
  • 风雨欲来风满楼 何时相逢一笑泯恩仇
  • 幸福生活都是老二过的
  • 以前从没想过总统还会被Facebook挑选。
  • 生意归生意。 管制无创新。
  • 到哪里能弄到一吨锎呢?
  • 兽爷道出了创业以后被老流氓同行打得满地找牙的名校毕业生们的心声………
  • 兽爷的墙就花哨了很多,以前贴的是赵雅芝,后来换了范冰冰,现在是迪丽热巴!
  • 每次看到威尔史密斯这个名字都能想到AO史密斯
  • 包叔的墙上都是自己结的蜘蛛网
  • 互联网时代的政治经济学(2020版)
  • 兽爷包叔,你们再这么说金毛,以后可不一定能去美利坚合众国啦!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