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邦邦上路,软趴趴入眠 | 混沌天涯客

2020-08-09

“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推我入地狱的人,也曾带我上天堂。”----张爱玲《色戒》

对于西门庆来说,软下来是地狱,硬起来就是天堂。

01 幻想之硬

男人的硬有三种,第一种是红楼梦里的贾瑞。

贾瑞是贾府的教书先生贾代儒的孙子,属于贾府边缘人士,可以经常在府里晃悠,但既没钱也无势。

没钱,人就矮半截,在府里蹭吃蹭喝。无势,人就低三分,到哪里都没人搭理。

可是这样的人,偏偏又混迹在大家族,见过有钱有势的样子。宁国府的当家人贾珍,与他平辈,见面喊他“瑞老弟”,恍惚间他真觉得是有钱人的弟弟了。荣国府的命根子贾宝玉,更称他“瑞大哥”,在私塾里上学还要归他管,朦胧中,他真认为自己握着命根子。

这样的幻想害了他,让他在花园小路上碰到王熙凤时,身上木了半边,大着胆子公然调戏。

王熙凤在贾府是什么人物!别人见了她,要跪下磕头,求她赏个好差事,混口饭吃。贾瑞倒好,竟然一口一个“嫂子”叫着,两眼放光,双手直痒。

王熙凤嘴上称他是“自家兄弟骨肉”,难道真看得起他吗?其实心里骂的是“奴才”、“畜生”,弄死他就像弄死一只蚂蚁。

她约贾瑞夜里见面,贾瑞欢喜上了天,还真以为自己一举泡上了贾府最有权势的人物,从此财色双收,当家成主子了。

于是他硬了,躲在小黑屋里硬邦邦地等着王熙凤,见来了个人就赶忙搂住想办事。结果那是来作弄他的,被骗了银子又浇了满身的粪便。

被王熙凤设局作弄了后,贾瑞断了心思,却舍不得硬梆梆的滋味。他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火气正旺,尚未娶妻,也没有通房丫头,尤其是家境贫寒去不起青楼。所以当有位神僧送给他一面镜子,拿起一照发现王熙凤在里面招手,贾瑞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一次又一次与心上人缠绵,直到被窝湿透,元神衰微。

即便快要不行了,贾瑞想的还是再硬一次,在镜子里,他征服了贾府最有权势的女人,是贾府的主子。

没有主子的命,却操着主子的心。贾瑞成了天底下男人里最大的笑话,连女人的手都没摸着,就在幻想中,硬邦邦地丢了小命。

02 嘴炮之硬

男人的第二种硬,由金瓶梅里的花子虚来呈现。

花子虚是花太监的侄子,那曾是受宠的太监,一辈子为皇上分忧解难,捞了不少银子。退休后回到了家乡清河县,买了所大宅子,就在西门庆家隔壁。

在花太监的安排下,花子虚娶了李瓶儿。李瓶儿是个有来历的女人,曾是大名府梁中书的小妾,梁中书一家老小被梁山好汉血洗时,她趁乱带着大量珠宝逃了出来,嫁给了花子虚。

所以当老太监腿一蹬死掉,花子虚继承的是两大贪官的财产,在清河县是一等一的富豪,怎么花都花不完。

花子虚花钱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在妓院里泡着,通宵达旦。每当夜里回家,总是烂醉如泥,扶都扶不上墙,让夜夜守空房的李瓶儿又急又气。

按说李瓶儿比妓院的小姐姐漂亮得多,又极懂风情,功夫好到让西门庆都赞叹不已。为什么花子虚要舍近求远,泡在妓院不回家?

从花子虚的名字就知道了,他虽然才二十岁出头,但很虚,身体单薄,功夫不济,与家里老婆一起玩耍,没几回败下阵来,肯定要被老婆埋怨。李瓶儿不是善茬,嘴巴厉害得很,不仅怨,还会骂。阔少爷的自尊心哪受得了这个。

可是在妓院里就不同了,哪怕他是读秒的速度,小姐姐照样能边哀嚎边称赞,把“软如鼻涕脓如酱”的玩意夸耀成世界上最硬的硬汉,把一触即溃的尴尬描绘成大战三百回合的鏖战。然后摆庆功宴,找来一众流氓,就是应伯爵、谢希大、孙寡嘴、祝实念等一干人,把花子虚扶坐在上首,你一言我一句,你敬一杯我干一碗,把这个小青年吹到云端,捧成战神。

反正这一切排场,都由花子虚掏钱。花子虚生来没靠汗水赚过一分钱,他的钱由梁中书和花太监搜刮民脂民膏而来。如今到了他手中,也算是取自于百姓,用之于流氓了。

只是这种靠钱砸,靠嘴巴吹出来的硬,实在不牢靠。花子虚得意了没多久,被西门庆设局陷害,家产丢了,老婆跑了,软趴趴躺在床上,一命呜呼。

03 无敌之硬

第三种硬,是硬得软不下来。

西门庆三十岁之前,是真硬,他天赋异禀,功夫了得,招之能来,来之能战。让家里的几房媳妇心满意足,对外面的几处妓院从不亏欠。甚至尚有余力去调戏丫鬟、勾引妇女。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但三十岁之后,他不行了,提枪上阵的时候常觉力不从心,激战正酣的时候常有无精打采。这本是正常现象,谁也不可能一辈子硬下去,只要西门庆顺天命应天时,减少战斗,专心保养就好了。

可他是西门庆啊,是驰名于清河县的过硬品牌,他赖以起家的几笔大生意,比如吞并孟玉楼、李瓶儿的家产,靠的都是够硬。

西门庆暗暗发狠,他不能软,一定要硬下去。可是软和硬是自然法则,不是意念可以安排。坊间已经有了传闻,说西门庆有点硬不起来了,以前是三天两头泡妓院,现在是遇到会所绕道走。

于是,西门庆见到了一位胡僧,胡僧没有给他像贾瑞那样的镜子,而是送了一葫芦丸药。每次只一粒,用烧酒送下,就可以随心所欲,硬到鸡叫天明,硬个三天两日,硬到地老天荒。想不硬的时候,吞一口冷水,收兵罢战。

胡僧再三嘱咐:“每次只一粒,不可多用,戒之!戒之!”

西门庆如获至宝,得药的时候是金瓶梅第四十九回,此后一直到第七十九回贪欲丧命,他整整硬了三十回。

那是充满战斗的三十回,西门庆昂首挺胸,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管她什么三妻四妾、花街柳巷、少妇丫鬟......统统安排得明明白白。

清河县没有人不服他,贾瑞在幻想中连番不断的云雨,花子虚在嘴炮里酣畅淋漓的鏖战,都在西门庆这里得到了实现。

直到后来,即便服上丸药,西门庆也觉得力不从心了,腿疼,站不住,直打颤。到了最后,他软趴趴的躺在床上,被虎狼之躯的潘金莲逮住,一口气服下了最后的三颗丸药。

那是西门庆有生以来最硬的一次,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没能软下来,享年33岁。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