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瓶梅》里的贵妇看“性与权力” | 陆拾一

2020-08-06

陆拾一 LUSHIYI

《从《金瓶梅》里的贵妇看“性与权力”》

来源:娜姐

Part.1

《金瓶梅》里,西门庆纵情声色,情妇无数。但她们大多是底层女子,西门庆对她们的态度是轻薄的,像宋惠莲,一把拉过来就调戏,过后送件衣服料子就打发了,在性事上更是施虐者。

 

每次读《金瓶梅》我都觉得好悲凉,男权社会里,女人的命运如风中纸屑。她们被随意买卖,任意凌辱,她们是物,是奴,唯独不会当作人来对待,更别提平等与尊重。

 

可是,有一个人例外。

 

重度SM爱好者西门大官人,在她面前简直是个彬彬有礼的君子,在床上也变成照顾对方感受的超级暖男,不敢轻视,不敢怠慢,不敢只顾着自己高潮。

 

她就是林太太,一个守寡的贵妇。

 

很有趣。在浓墨重彩地描摹市井人生百态后,作者忽然漾开一笔,写了这样一名贵妇。

 

林太太是谁?是王招宣的夫人。

 

招宣是作者虚拟的一个官职,也是县城警察局副局长西门庆日常里很难接触到的那个圈层。

 

故事要从妓院说起。

 

妓院之间是竞争的关系,所以妓女之间也常常互相打击报复,明争暗算。

 

林太太的儿子王三官,看上的妓女叫李桂姐,两个人长期厮缠,桂姐赚了不少好处。另一个妓院有个叫郑爱月儿的妓女,为了使王三官出丑,打击桂姐,就找西门庆,教唆他去勾搭林太太,最好能连王三官的媳妇一起拿下——

 

西门庆从郑爱月儿口中得知,林太太不到40岁,“生的好不乔样,描眉画眼,打扮得狐狸也似。她儿子整日在妓院,她专在家,只寻外遇……托文嫂为她寻情郎。”

 

原来贵族官夫人这么浪,西门庆很感兴趣。

Part.2

西门庆就派管家玳安去找文嫂牵桥搭线。

 

文嫂去找林太太,吹嘘了西门的权势富贵,并重点强调“正是当年汉子,一表人物”,要来给林太太拜寿。

 

林太太还没见到人,已经是“心中迷留乱摸,情窦已开。”

 

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丽春院惊走王三官》,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很隆重。

 

那是个月色朦胧之夜 。西门庆本来在朋友家喝生日酒,到了掌灯时分,逃席出来,骑上马,戴着眼纱,由大街抹过,径穿到偏食巷王招宣府后门来。

 

那时街上行人稀少,只有月影。每次看到这里我总想起苏轼的两句词——“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在满纸蝇营狗苟的《金瓶梅》世界里,这一段真的是难得的,和心上人约会般的美妙微醺。

 

西门庆在后门悄悄拴住马,让玳安轻轻敲段妈妈家的门。这个段妈妈住在林太太的后房,早晚看守后门。

 

文嫂来开门,先是让西门庆到对门房檐下等候。

 

“这文嫂一面请西门庆人来,便把后门关了,上了栓,由夹道进内,转过一层群房,就是太太住的五间正房。旁边一座便门闭着。这文嫂轻敲敲门环儿。原来有个听头,少顷,见一丫鬟出来,开了双扉,文嫂引西门庆到后堂,掀开帘栊,只见里面灯火荧煌……”

 

这可能是西门庆唯一一次偷情偷的如此隆重,繁复,要经过小心的铺排,越过重重的关卡。

 

终于进了林太太的正房,也只是被文嫂安排在客厅吃茶。

 

林太太悄悄从房门帘往外看,“见西门庆身材凛凛,一表人物,头戴白段忠靖冠,貂鼠暖耳,身穿紫羊绒鹤氅,脚下粉底皂靴……”

 

果然挺帅的,林太太满心欢喜,却矜持对文嫂说,“我羞答答,怎好出去,请他进来吧。”

 

西门庆进了林太太的卧室,第一反应你猜是什么?

 

下跪。

 

“侧身磕头下去,拜了两拜。”

 

然后摆宴,吃饭,交谈,讲的都是些冠冕堂皇的话,客客气气,彬彬有礼。

 

像谈恋爱一样循序渐进之后,两人才有了床笫之欢。并且西门庆极尽温柔,服务得很到位。

 

这就是笑笑生厉害的地方——偷情的背后,男欢女爱的背后,依然离不开权力地位的比拼。

Part.3

性是什么?性不仅仅关于肉身,关于爱情,性有时候就是权力。

 

如果性带来的快感,仅仅是肉身的满足,就不会有那么多快乐和禁忌。

 

男人爱找美女,仅仅因为跟美女papa更爽吗?不完全是,还包括征服美女会有一种“我看起来很有钱”或者“我看起来有权有势”的快感。对稀缺的性资源的占有,宣示了雄性竞争里的胜利。

 

曾有女孩子问我,为什么有些又穷又low的屌丝还容易出轨?

 

你以为他穷他low就会对你好,就会珍惜你们的爱情吗?

 

对性的占有,是最低成本满足权力欲的途径。

 

他赚不到很多钱,没有能力在事业里获取成就感和权力感。毕竟赚取财富,获得成就,需要漫长而艰辛的努力,还需要一点天赋和机遇。

 

有什么事比出个轨更容易呢?通过对性的占有,假装自己不是loser,还没有被这个世界抛弃。这又有什么难理解呢?

 

人有时候就是这点贱啊。有的人哪怕各方面都很失败,只要说起自己有过多少艳遇,马上重振雄风,觉得自己厉害得不得了。

 

在人类的潜意识深处,性从来和权力相关。

 

有个美国作家,曾经因为年轻时贩毒坐牢,她把监狱的经历写了一本小说叫《女子监狱》。

 

其中我印象最深的一段就是,她刚进监狱时,过来人跟她讲,你放心,犯人之间的同性恋很少的。你要提防的不是同性恋犯人,而是看守和狱警:性只会发生在权力的一方。

 

西门庆对林太太百般讨好服从,从一个施虐者,变成了心甘情愿的受虐者,看得我都有点同情他。以淫棍著称的西门庆能得到多少快感?最大的快乐不过是:她是个高贵的官太太又怎样,不还是被我搞定了吗。

 

唉,细细想来,真的不过一场虚妄。

— E N D —

今日荐读

鲜肉VS富婆:在贫富和性别面前,被玩的是谁?

已婚女性的私生活:比搞定男人更难的是什么?

精选留言
  • 女人对性的要求,对男人的要求其实很简单 能满足就好,对方什么地位身份不重要
    不见得吧,在性方面,女人比男人挑剔多了呢,虽然不一定要什么地位身份,但也绝不会随意选择
  • 女人亦如此。潜意识里会愿意和有钱又帅气的男人做。毕竟这种人更吸引人。虽然对方的钱不一定给你花。也不一定只睡你一个。
  • 是的,一个身份地位都很高的人与你有了肌肤之亲,对女人来说也是满足了极大的虚荣心。所以权利是春药很对。
  • 当然,就比如你和老板一起吃饭都感觉很有面子,可你和一个农民工吃饭你就觉得很丢人。个人要求找男人第一,经济条件过得去,第二,器大活好,第三,才到颜值身材。如果是找老公,把人品放在第一位。
  • 不管是否关乎性,慕强都是存在的
  • 对于金瓶梅,我听过没看过,我好奇在哪能整到这个书
    这书又不是禁书,它当得起名著,不要小瞧它
  • 钱💰即是人胆,也是人脸!
  • 记得以前十一写过。“与已婚者同床”,“与渣男为伍”的女子是庸脂俗粉,我想要成为灵魂有高级感的女人,所以适当夹紧双腿,但可以张开怀抱。
  • 都在博弈呢 但凡对自身有点要求的人就不会随便上床,感觉现在的优质男也有这个觉悟了,就好像这个小鲜肉有被睡被占便宜的感觉所以才会软饭没吃成恼羞成怒了哈哈哈
  • 对 如果对方有权利 我会很愉悦 也有一种他在有权利又怎样 还不是我的裙下之臣 哈哈 有颜值的屌丝 我顶多多看两眼 是没什么下文的…
  • 女的也是这样。 小时候,女性圈里,同性相斥的那些风言风语, 校花,班花,系花,稍微好看点的,都“不是好东西”都是些”妖艳贱货", 长大后,发现喜欢睡别人男朋友,别人老公,甚至胡乱睡上司,老头子的,都是些样貌,能力都不怎么样的普通姑娘, 因为身上除了性别,真的没什么可以选择的自由,也没什么可以虚荣的资本。 优秀的姑娘可以被一大把同样优秀的男人追,伴侣就是那些有权利的人,没必要乱搞。
  • 还是单身好啊,自由自在的
  • 有的人哪怕各方面都很失败,只要说起自己有过多少艳遇,马上重振雄风,觉得自己厉害得不得了。这种人真不少,我想把这篇转发个朋友圈,不敢又想发,矛盾中……
  • 如果把性看成是自然存在,那么,性只是为了物种的繁衍。如果把性看做是社会存在,那就复杂了,金钱、权利、虚荣、欲望、好奇,都会成为人们追逐的法码,但说到底,还是肉体的满足是基础,精神的满足是延深。
  • 只能说没有要求的人,自身条件都不会太好……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看过一些胆大的男女,自身或者事业都一般般,看看刘强东就知道,事业有成的人真心不容易
  • 对性的占有,是最低成本满足权力欲的途径。 他赚不到很多钱,没有能力在事业里获取成就感和权力感。毕竟赚取财富,获得成就,需要漫长而艰辛的努力,还需要一点天赋和机遇。 有什么事比出个轨更容易呢? 人有时候就是这点贱啊。有的人哪怕各方面都很失败,只要说起自己有过多少艳遇,马上重振雄风,觉得自己厉害得不得了。 身边还真有个这样的男人!三婚,不仅有个长期固定的小三,还随时打食,还曾经有过小五、六、七在同一个宿舍的,不花一分钱,睡了一个又一个~每次出来都是带着小三,当然有几个男的也是很羡慕,觉得很厉害啊,没钱还能睡到那么多妞
  • 兰陵笑笑先生力透纸背的通篇都是深刻入骨髓的人性本恶。观感悲悯之极。人世轮回,科技在进化和迭变中前行,唯人性却基本不变古今亦然。重复复重复。观当今,文中每张脸谱皆翉栩在世,历历在目。奈何嗟叹!
  • 哈哈哈,所以无论男女都要努力提高自己
  • 矫姿带收到了,立马带上试试,感觉还挺舒服了,期待一段时间以后形体有变化
    嘻嘻,咱们要正确看待矫正带,像那天我说的,矫正带是让我们昂首挺胸时没那么辛苦,可以借力,它的工作原理就是这样,而不是带上就等于背直,坚持带,只要不是病理性背部扭曲,时间长了效果就出来啦
  • 联想到了汪峰和章子怡,汪峰是众多前妻前女友眼中的渣男,但是对章子怡那是服服帖帖,章子怡也靠实力实现择偶自由,而且很幸福
  • 雄性的征服欲望不论岁月更替年轮,是人或是动物类,就从来即是如此。女性思维的觉醒让越来越多的女性接纳平权而不是男尊女卑的奴役思维。对稀缺资源的征服是现如今的男人和女人满足自我欲望的表现形式。只是有些在道德线以外,有些在道德线以内而已。
  • 《金瓶梅》这种写商人暴发户的书里怕是没有贵妇吧
    你确定你读懂金瓶梅了?
  • 可能因为我是女的,全本金瓶梅的女人我都心有戚戚,但可怜谁也轮不到可怜西门庆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