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伪人李登辉 | 新潮沉思录

2020-07-31

文 | 刘梦龙

李登辉死了,终于死了。总有这样的人,活着和死了都让人不舒服,他大概就是。当这一天到来,尤其是事到如今,在历史的审判来临之前,竟然不知道该感叹他死的晚了,还是早了。

 

李登辉大概是台湾最后一个有能力的政治人物,潜伏了一辈子,先做日本人,再加入共产党当亲共分子,接着扮演国民党的基督徒农业专家,最后出人意料的得到政权,一转身就搞垮一个几十年的老党,成了台独之父。

 

九十年代初,刚打垮郝伯村,稳定政权的李登辉接受了日本国民作家司马辽太郎的访谈,亲日之余颇谈了一番心路历程。这篇访谈的题目就叫生为台湾人的悲哀,已经明示了李登辉日后的道路。不过那时的李登辉还会不忘扮演专家与基督徒的角色,来显示自己的清高,更多是在感慨自己作为一个本岛人在外来政权下潜伏的不易。

 

小蒋时代末期,恐怕是李登辉潜伏事业的最高峰,不敢表露一丝野心,完全装出无心政治的样子,居然瞒过了一代枭雄,撑到了小蒋猝死,岛内群龙无首的历史性机遇。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原来清高的农业专家李登辉才露出獠牙,一介武夫的郝伯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国民党的各路人马更是如土鸡瓦狗般被横扫一空。我们只能感慨,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从这点来说,李登辉真不愧为岛内王莽。

 

八十年代末的李登辉一度也主张过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当然不外乎是那时大陆内外交困,动荡不安,他看到了机会罢了。这大概是这个伪人一生中少有的重大失误,他在和司马辽太郎的访谈里满心乐观的期待着依靠日美友邦,接收大陆的遗产。然而这个伪窗口期一闪而过,在这次投注失败后,他也已经不再有回头路。很快他跑上了台独的快车道,并以此为武器在党内大杀八方,维持了十多年的统治。

 

李登辉这样一个人物,大概用一个伪形容最好,或许可以有资格称为中国近代第一伪人。即使在他死后,我觉得也很难真正断言,什么是他的真心。或者换一个说法,这个人的一切都在伪装,无论道德,主张,作为,这辈子到底有几句真话?他的后半生当然是台独之父,但如果当初解放台湾,这个人说不定又会成为第一个本地出身的台湾地区一把手,然后在晚年又因为在共党内搞本地小团体,堕落腐化被处理吧。

 

也许,台湾这个小小的舞台限制了他,或者说把他的危害某种程度上缩小了。李登辉一生的所作所为,从来都是顺势借力,他唯一忠实的大概只有自己的野心罢了。今天,李登辉和台独牢牢结合一起,他确实用半生的实际行动一手导演台独从幕后走向台前。这根历史的耻辱柱他逃不掉,但说真心话,就连台独,乃至亲日,又有多少是这个伪人的真正理念?

 

不能不承认,李登辉是岛内最有眼光的政客。九十年代的台湾,看上去热火烹油,花团锦簇,但隐患重重。外来的国民党政权已经衰朽,台湾的本土意识在国民党谈不上高明的统治下,难以抑制的快速抬头。当时台湾的发达经济,其实是一大块注水肉,这一点看台湾的基建就能看出来的,虚火上升而实体有限。在这种情形下,李登辉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几乎是顺理成章的走上了台独的道路。毕竟,在党内他最大的优势就是本岛领袖对外来政党的优势,而他一手推动的本岛化,是实实在在的打压党内老古董们,掘国民党的根基,巩固自己的根基。

 

眼光毒辣也是他最具危害性的地方。他就是能刚好在大陆最虚弱的时间点上,利用台湾虚假的繁荣高点,甚至连双方军事实力的平衡点都把握的相当完美,抛出了一系列让我们愤怒又无奈的主张。最终他巧妙地利用两岸对抗巩固住自己的权位,更让台独彻底走上脱缰之路。甚至就连他的极度亲日,未必不是一种联日抗中,呼应岛内思潮的手段。从这个角度说,这个人是真正凶恶的敌人,绝非今天港台的尸居余气,狐假虎威之辈可比。

 

然而说到底,这样一个伪人,终究是一个小人,这种小是品德,更是眼界。他确实无所不用其极,也得到了他所想得到了一切,但其做法不外乎是把台湾一步步向死路上推。就像当年的台海危机,他何尝不知道自己泄底的演说会破坏在大陆的情报网,可为了巩固权力,他并不在乎;就像他一路放纵台独,何尝不知道会给国民党,甚至台湾带来灭顶之灾,可他也不在乎。今天,继承了他精神的台湾各路政客,某种程度上说,不愧为他的接班人,他们何尝不知道台独的疯狂是通向末路的疯狂,但并不需要在乎。

 

当然,李登辉的稳在于对国际和两岸环境的准确把握,而他徒子徒孙的稳,大概立足于外国银行里的存款和悄悄准备跑路的飞机。这一点来说,确实是一蟹不如一蟹。

 

李登辉和他的徒子徒孙们可怕又可悲的地方,就在他们从来都只关心手上的权力和眼前的利益,至于之后,哪管洪水滔天。当然,李登辉在能力上又是远远高于他的徒子徒孙的,而他借着时代之风造的恶,也超过了他的徒子徒孙们。只是在大势面前,他的事业不可避免的走上毁灭,而他也不介意在这个毁灭的道路上推上一把,这样的人眼中也未必有什么真正的理想与事业。

 

这是一个带了一辈子面具的人,以至于面具就是他的真面目。他的能力恰足以葬送所效力的组织,为未来留下无尽的祸乱,而在这个过程中他捞够了好处,也注定要上历史的耻辱柱。

 

我们把目光看的更长远些,李登辉这样的人物绝非就仅仅存在于那个小岛上。如今想来,八十年代末的风潮里,从东方到西方,正是这样的党内潜伏者纷纷登场的时代,就像我们昨天文章中提到的戈尔巴乔夫和雅科夫列夫一样,李登辉甚至不是其中成就最大的一个,而他们所造成的深远乱象直到今天也还在影响着我们。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这样人的不会断绝,只是如他一般潜伏着,时刻准备换上一张新的面具。


精选留言
  • 悼旅台日侨岩田正男先生:可惜了,老先生终究没有熬过这个夏天,终究没有待得两岸统一,终究没有等到接受人民和历史审判之日,就这么怆然地死在了胜利前夜。呜呼,先生一生窃大位、背宗祖、残手足、裂国族,北拒统一、东从倭奴、西谄美欧、南结宵小,终经国之盛治、开陈蔡之嚣乱,其言其行其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伊于胡底,足可名留万世、照垂史册,斑斑者上追敬塘而无愧怍、中比秦侩岂言惭色、下侪兆铭尤有胜之矣。惟愿来日收台,可为先生鞭尸东海、挫骨扬灰、勒名以记,以慰四海亿兆华夏。先生千古!先生走好!
  • 八一献礼
  • 李登辉死了,终于死了。总有这样的人,活着和死了都让人不舒服,他大概就是。当这一天到来,尤其是事到如今,在历史的审判来临之前,竟然不知道该感叹他死的晚了,还是早了 这段太绝了,说出了我想说不知道怎么说的话
  • 死的太晚,又死的太早。
  • 时刻警惕党内两面人,从严治党一刻不能松懈
  • 李登辉能上台的关键原因也是蒋系国民党自身意识形态弊病导致的。蒋系国民党背弃中山的革命道路后,意识形态建设就是照着蒋介石的私人势力来的,党内任人不看理念,只看对“领袖”忠诚,被庸碌奴才和二五仔把控就是早晚的事。
  • 想当年左翼青年李登辉也读过马列恩斯毛的书,号称台共5人小组内水平最高者,最终成功叛变
  • 菜菜子已成单亲妈妈
  • 周公恐惧留言日,王莽谦卑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 岩里政男一桃杀三士的本事,也是让人刷新了对kmt愚蠢的下线,不过kmt喜欢重用叛徒和汉奸的传统,出伪人和蠢猪也是正常的。
  • 台上的李登辉:民治所欲,常在我心。 台下的岩里政男:我之所欲,假以民心。
  • 为什么后面读上去还有种暗示牛棚的意思
  • 李登辉三姓家奴,简直是当代吕布
  • 有一说一,国民党是真的不行
  • 说王莽都是抬举他了,王莽人家好歹是篡位,他是认贼作父
  • 说的真好,不知道该感叹他是死的早还是死的晚。我个人还是感觉他死的早了,他应该接受大陆的审判。 李狗最大的立场和原则就是没有立场和原则,令人佩服的是,李狗将“戒急用忍”发辉到极致,并将这秘诀传授给菜菜子。
  • 一个大汪主席被炸开钢筋水泥墓挫骨扬灰,一个小汪主席躲在武汉编日记,一个士群李三姓家奴喜当“贰臣”,好个李登辉真是狗贼。
  • 我倒是对这个东西的死亡没有任何感觉。不想表露任何的情绪,因为多在这种人身上浪费一点情绪,都感觉是上了它的当。倒是这个人的生平经历却是让每个人都后背发凉。从苏共的地图头,到岩里政男这种居心叵测的双面人能持续走向高位达最后成功“篡位”才是让我们值得反思的,我们该如何分辨“王莽”?思想来去还是没有答案,只能提出问题交个作者和评论区的大伙了
  • 的确,很多人说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是叛徒,但其实他们就是李登辉一类人:不管什么事,只管做,只要权势在手就好。只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导致他们做的事看起来很像叛徒。
  • 先忘马列,又弃三民,三姓家奴,无用老鼋偏多寿。 本是汉儿,反爱倭名,背国贼子,笑看今朝把命丢。 ——来自知乎网友“奏书”
  • 皓首匹夫 苍髯老贼 这俩词突然有了很强的代入感
  • 蒋介石怎么忽悠的孙中山,他儿子就怎么被李登辉忽悠,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 这种人才是典型的:嘴里面都是主义,心里头都是生意
  • 社会强组织中必然会被投机分子的极端利己主义者所掌控,所以必须让黄埔建军校时中山先生写的“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发扬光大!
  • 李登辉死了,终于死了。总有这样的人,活着和死了都让人不舒服,他大概就是。 这句话真绝
  • 两腿一蹬,灰飞烟灭,死的好,岩里政男就是一个野心家
  • 根是红色,后来转蓝,又变绿,满腔黑料,著述万千言,终以皓白首银灰鬓,昨夜无声谢世; 身为北客,先去留东,再投南,一味西化,勤劳三两事,赚得民国销中华萎,明朝有人论衡。
  • 最后一段是重点。风云际会,谁造成80年代末大陆内外交困,给李登辉之流提供了舞台?!不就是锅巴樵夫雅科夫列夫之流吗?!
  • 这两天看新版银英传动画,又看到国防部长。现在一想,田中写这个人是不是借鉴了伪人?
  • 这种人很危险啊,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嘴上都是主义,还装的那么像,实则心里只有自己获得权力
  •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 不知该庆幸岩里政男糟蹋敌人了,还是该惋惜他把台湾共产主义组织毁掉了
  • 得亏没在大陆不然来个李尔巴乔夫
  • 以史为鉴
  • 历史是必然的,他表现了岛内的一种意识形态。
  • 李登辉这个罪孽深重的汉奸日特,带着祸乱台湾的自豪和不能认日归宗的遗憾下地狱了。在那里,他将得到贼臣逆子应得的惩罚,永世不得托生。
  • 当那一天来临,想想当初的汪精卫,估计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