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被印度封杀是好事,中国互联网人早该挨打了 | 新潮沉思录

2020-07-06

文 | 天书

 

今年2月20日,谷歌将数百个中国APP从谷歌商店中下架,大批依赖海外市场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受到严重打击。这其中受到最严重打击的当属曾经的明星互联网人傅盛,猎豹旗下45款APP全部被下架。曾经在10年到15年间,以猎豹为代表的中国出海APP们有过一段躺着赚钱的日子,猎豹移动2014年在美国上市,市值巅峰曾经接近50亿美元。

 

然而变化也来得更早,从17年开始,脸书,谷歌等就开始对中国APP进行过多次封杀下架。傅盛在3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预感过这一天的到来,但从来没想到变化是断崖式的。对于猎豹移动这类以广告收入为主的免费工具类应用来说,对平台广告规则的触犯是过往被处罚的主要原因。傅盛称以往每一次他们都会按照平台的要求对应用进行整改。然而这一次谷歌再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理由,一封邮件之后GAMEOVER。傅盛表示无法理解谷歌的处理方式,最后只能反问自己:我们真的有那么邪恶吗?

 

其实对于邪恶这个词,傅盛有自己的定义。就在猎豹所有应用被下架的十几天前,一份经纬投资系内部微信群聊纪录传遍互联网,主角也是傅盛。

 

(由于这个截图在网上多次被以公开报道的形式出现过,这里也不打码了)

 

成员构成上看,这个群里包括一些互联网人和投资人。除傅盛外,易到用车的周航曾经也是明星创业者。群聊中有两个人说了一些理性的话然后被傅盛大骂SB去死并要被其他人要求退群。从这段聊天纪录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圈子中像傅盛这样的人对于邪恶这个概念会有怎样的定义。并且按照这个定义,傅盛应该很理解猎豹为什么会被赶尽杀绝。

 

国内中青一代互联网创业者中,很多人都对美式价值观非常推崇。除了傅盛之外,被大众所熟知的还有搜狗的王小川,知乎的几位创始人等。只是在巨变下的2020年,傅盛已不能向其他人一样站在干岸上,一边高谈价值一边创造利润,选择出海的他们不得不直面价值冲突的最前线。

 

出海应用们挨完美国打,最近又挨印度打。中印边境摩擦,印度政府下架59款中国APP。因为印度市场的巨大体量,近些年一直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战略的重要目的地。禁令一出后以抖音海外版TikToK为首的中国应用们遭受巨额损失。

 

其实国内这些互联网企业在印度开疆拓土这些年,对如今的情况应该有心理准备。印度政府不仅以前就喜欢下架包括中国在内的互联网应用,而且还经常使用物理断网这一手段解决问题,仅18年一年就切断互联网一百多次。面对这样硬核的印度政府,正常的团队都该有个风险评估。

 

然而就算这样,也还是挡不住中国互联网企业开拓印度的脚步。没办法,毕竟国内互联网用户红利已经见顶,开始存量搏杀的内卷化进程。风险是以后的事,增长和KPI完不成却直接关乎到眼前的饭碗,所以不必替这些互联网公司们感到委屈。至于有国内媒体发问:下架这些应用之后,印度网民没办法再使用这些优质的服务怎么办?这个操心就有点多余。

 

印度政府虽然硬核,但什么能封什么不能封还是清楚的。被封的这些都是亲自下场的,至于国内如阿里等大资本在印度投资入股的各种本土互联网项目,印度政府就视而不见了。更不用说硬件上,虽然最近印度社会上也掀起了抵制中国制造的风潮,但中国制造的手机在印度市场并未受到大影响。

 

强势工业国在对外进行工业品输出的过程中,一方面会从被输入地区赚取超额利润,另一方面也有不同程度的被动刺激该地区发展的效果。比如中国,10年前苹果在中国地区的大规模销售一方面直接宣告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另一方面,国内的各种代工和配套产业在为苹果服务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技术经验,培养了大批技能熟练的工人,为国产手机的崛起铺开了道路。所以我们也没道理嘲笑印度人抵制中国制造,毕竟我们的市场上曾经也全是外国品牌,我们的制造业是在外国品牌的包围中搏杀出来的。

 

对于印度来说,虽然中国手机在印度的大量销售目前还不好说能对印度本土制造业有多大的刺激,但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是最重要的基建之一,离开廉价智能手机的普及,印度的互联网产业只能是空中楼阁,而且相当时间内中国手机的位置没办法被取代。所以,小米这些公司身段软一软,迎合一下印度社会的民族情绪,大家就当无事发生。

 

现在,我们撇开印度自身的因素再看这个问题。如果承认2020年以来的一系列事件大大加速了全球化解构进程的话,那么可以预想,随着保守主义的复兴,多极秩序的崛起,作为美国霸权标志的互联网,也将迎来全球洗牌的局面。多极秩序中的每个主体都会谋求自身的互联网控制权,而不再像从前一样将所有东西都交给美国。近年欧盟针对美国互联网企业频繁的调查就是这样一种趋势,最近更是有消息说,欧盟准备计划建立自己的“防火墙”。

 

更进一步说,只要人类社会还存在国家,族群,地缘等等分野,还没有达到“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那一天,互联网体系就不应该由一个单极主导,不管是美国,中国或其他什么。在晚期资本主义体系中,互联网的本质就是资本加持的信息和文化霸权,它可以凌驾于大多数主权国家之上甚至对其进行颠覆,但由巨量的资本,服务器,带宽,程序猿和复杂技术构成的高墙又不可能让大众像搞土地革命一样去利用互联网进行根本性的反抗(想想什么是根本性的反抗),除非是把这一切都砸毁。所以只要资本主义一天没有终结,单极的互联网体系就一定会加剧不平等。

 

话题再进一步,就算全球都进入共产主义了,我们就可以完全身处同一片互联网空间之中了吗?这个问题可能就需要科幻层面的思考了。

 

写到这里,中国互联网人已经挨了该挨的两次打,这两次打的价值,一是要对美国价值有清醒的认识,不要以为拿美国投资追随美国价值自己就是美国人了,二是要明白未来不可能再复制美国互联网的全球霸权,也不要有太多的幻想,海外开拓终将在多极世界格局博弈和地区保守主义的反复震荡中谨慎前行。从这个角度说,国内这些出海APP挨了这两次打是好事,可以提前止损,及时调整战略方向,早挨肯定是比晚挨好的。然而,中国互联网人还差一次最重要的挨打。

 

五月份我们发了一篇文章题目叫《我国反垄断法的软弱,让互联网巨头们为所欲为》,这篇文章的背景是那阵阅文霸王合同风波,两会代表提出加强对互联网企业的反垄断监管。文章发出第二天就无法查看了。所以垄断这事我们不再多说,反正大家也知道巨头们目前仍在为所欲为。

 

最近老干妈事件风波中,涉事方本来通过公关手段已经平息,然而对手今日头条的高管李亮下场打了两轮嘴仗之后爆出猛料。截图不贴了,大家可以自行在网上搜索“如何看待头条副总裁的二次回应”。

 

不讨论头条方面这个行为的目的,显然这样的信息让网民们非常扎心,担忧巨头们是不是已经到了“大而不能倒”的地步。这几年,一边是国内互联网巨头市值的不断攀升,一边是巨头们口碑的不断跌落。群众们不满于巨头对互联网生活的全方面控制,但还不得不掏钱掏精力为巨头们创造价值,还要忍受舆论对巨头们的各种吹捧。去年996福报论大行其道时,我们写了好几篇文章批评,今年“人民富豪”一出来,我们已经懒得说了,说多了心累。

 

如果客观评论中国互联网巨头们,确有其历史功劳。在中国经济还比较脆弱的那个年代,没有去当美国互联网的买办,而是选择创业,守住了国内市场。老一代互联网人普遍有很强的拼搏和务实精神。新一代互联网人们又通过引进和创新各种新型商业模式,让中国互联网成为最有活力的市场。

 

但这一切仍是和历史进程分不开的,除开个人能力外,世纪初期的美元资本注入,VIE结构的引入,庞大的市场和消费力,廉价的宽带,4G,PC和手机等基础设施的大规模发展,大量的政策倾斜等等共同造就了这一切。

 

大家很熟悉那个笑话:一部电梯里有三个人,一个人做俯卧撑,一个人头撞墙,一个人蹲着。到了顶楼,有人问他们是怎么上来的。有的人说头撞墙上来的,有的人说做俯卧撑上来的,其实他们都是坐电梯上来的。

 

现在,不管怎么上的楼,中国互联网人是实实在在的把钱赚了。在这行里即使创业失败最后结局都会比其他行业好得多,不信看看罗老师就知道。

 

 而且,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也是一部野蛮的原始积累发展史。我在去年的文章《当当网李俞夫妇世纪撕逼的背后中写过:

 

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实际上,我国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这十年,就是一个上半身和下半身共存的十年。

 

什么是上半身?以我国社会高速发展的历史进程为依托,自移动互联网大爆发以来,互联网公司们广泛的参与到了我国社会的各种正向技术改造以及海外市场的开拓当中,在基础通信,电商物流,信息媒体,文化娱乐,高端制造等各领域的广阔市场中通过野蛮生长磨练出如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IT制造等一身硬功,让我国互联网跻身世界TOP2,诞生出一批世界级大公司,培养了无数的IT技术人才,并让他们获得了体面的工作和收入。

 

什么是下半身?野蛮生长和狂热投机背后带来的行业泡沫,劳动力压榨,扰乱市场,挥霍公共资源,虚假流量,山寨违劣商品,垃圾广告,充值氪金,以至于衍生出的各种见不得人的灰产,各种在违法边缘徘徊的互联网传销,P2P,虚拟币,电子烟,智商税等等。

 

互联网行业十年大发展,体面伴随着不体面,各种刷量,造假,盗取贩卖信息等灰产不仅装点了互联网公司们的门面和业绩,也获得了实在的投资。垃圾广告的泛滥构成了很多公司的主要收入,物流人员,外卖小哥等相对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高强度工作也撑起了电商和O2O行业的繁荣。人工智能产业背后,是上百万被层层转包之后的数据标注员。作为互联网行业主力从业者的各类技术人员,则普遍性的面临无偿加班甚至996的困境。

 

体面也好不体面也好,大家事实上也已经默认了这一切,现在要求的不过是互联网人赚了钱之后别那么膨胀,能接受一下监督,能记着感谢一下群众,能记着自己还有社会责任。巨头们做大之后,确实也会做一些能体现社会责任的事情,比如今年疫情期间,互联网公司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只是这仍然很难扭转群众们的印象。原因就在于,巨头们一做完好事,就会高高在上,将自己包装一番,要求群众们感恩戴德,而批评就绝对不接受,同时,996福报,人民富豪,肖战事件,霸王合同,各种针对负面新闻的删帖管制,公关洗地等等,一件件事仍在展露着巨头们越来越失控的野心,也在积累着群众的不满。

 

整体上看,中国互联网人们的发展基本一路上顺风顺水,没遇到过什么挫折。如今,互联网巨头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控制着信息和舆论分发的顶端。人民富豪想着再干102年,他们真的可以大而不能倒吗?群众的声量真的无法制衡对抗它们吗?虽然互联网时代太短,还没有前例可以参考,但看看历史,我仍然相信群众有这种力量。人们心里始终记着,鹅城最重要的事就是公平。坐电梯上楼的人之所以能坐上电梯,终究是一个时代绝大部分爬楼梯的人将他们送上去的。忘记了这点,站在楼顶叉腰,楼早晚会塌掉。

 

所以,既然早晚都要挨打,趁着群众的怒气还没有达到最大,挨打不如趁早。

 

35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有些互联网人真以为自己创造了世界啊,太不谦虚了
  • 互联网到后期就是文化与信息霸权,影响民众的心智,与上一代企业家相比,互联网新贵就是喜欢包装人设又当又立,还要做人生导师,可叹我们学了那么久的中学政治,却老是忘记了他们的本质身份是资本家,不过就是剥削手段高级了一点,所谓原罪少一点,就很多时候主动帮他们摇旗呐喊。 嗯,想起来类似于谷歌的不作恶,真真忽悠了一大批人,退出的时候,好多人跑去献花,真TM矫情,缺的就是再教育。
  • 员工35岁就要退休的行当,老板活到五十岁就是老贼了
  • 说得好,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
  • 不破不立。 互联网赚钱太容易了,把计算机的人才都吸引过去了。一堆聪明人就是挖空心思写网页。 真正需要投入的基础软件,专业软件没人搞。 我是乐见互联网行业跌一跤的。
  • 之前看到一句话,我们向上发展,缺忘记向下兼容。
  • 对于抖音被老外给弄了,其实是矛盾的,从民族主义角度说,抖音是文化出海的非常重要的部分,效果远超过超过某某学院,从阶级叙事上说,就应该被弄,这些巨头大到非常可怕的地步了。
  • 没听说过猎豹app的赞我
  • 傅盛在群里骂人的时候,就对他没有好感了
  • 早期互联网从业者的价值观我太清楚了,就是忍受不了那种腐臭,才离开了这个行业。他们忘了一件事,共产党的初心是什么?当英美们被打倒之后,就轮到资本了
  • 讲过笑话:996是福报 再讲个笑话:不作恶
  • 杀死李医生的既不是警察也不是政府更不是医院,甚至不是病毒,而是资本和霉体 就冲那两张截图,送傅盛四个字:求锤得锤
  • 国内猖狂国外挨打,现实魔幻
  • 没有国家不计成本的巨额投入,不断完全的基础设施建设,创造了良好的营商环境,再加上勤劳勇敢吃苦耐劳且具有相应知识文化的劳动者。资本家是站在风口上,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得了便宜还卖乖
  • 互联网的野蛮扩张年代结束了,互联网主权的崛起无可避免
  • 最近的要求是要求互联网巨头谨慎使用用户数据。相信不久将来,数据会替代资本,形成空前垄断和对区域甚至国家的控制力,只希望这一天到来前,在我们沉浸在这一切的便利中,社会能思考清楚到底要建立何种秩序,而不是在最后无能为力的的反抗和恐惧中打补丁。
  • 抖音,是牛皮糖。多次强行下载,十分厌恶。
  • 我就好奇赛博朋克到底是美国先实现还是中国先实现,毕竟资本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都指向这个未来,只是不知道哪个的效率比较高。
  • 别看现在闹的欢,小心啊,将来拉清单! 是劳动人民创造了一切,现阶段容纳资本家,并不代表资本家可以无法无天
  • 角度清奇
  • 闹不明白,傅盛为什么要骂那两个人?那两个人说的挺对啊!
  • 在电梯里做俯卧撑的人,真以为自己靠做俯卧撑爬了100楼?
  • 屁股决定脑袋。只有幡然醒悟的某个大佬,绝不会出现整个顶层对抗自己的。挨打,该。
  •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 ——《国际歌》
  • 印度对于国产的定义就是在印度组装…… 这么看手机这块翻车还得一段时间…… 欧洲建墙也是被逼的吧…… 从美帝搞互联网起 整个欧洲就几乎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上没有作为 白白给美帝输出大把大把的银子 还扶起来了美帝的互联网企业 我们要不是墙…… 一样被白嫖 5g 人工智能 无人驾驶 物联网 这下一个经济增长点欧洲再错过就真的完犊子了…… 看到欧洲人建墙的那天也算是见证历史了 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们 我只求求他们能稍微尊重一下隐私权…… 在我堵住前摄后 淘宝终于不再推送去黑头了 浏览器不再推送矫正牙齿了…………
  • 免费app的收入可不是就要垃圾广告么
  • 人民民主专政,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这个不变,一切都是浮云。
  • 一群轻浮的聪明人
  • 记吃不记打,人之常情
  • 总之按现在的国际局势和经济发展规律来看,野蛮生长的互联网无政府时代很快就要终结了,安那其梦中的乐土终将破灭,小资幻想的自由世界会被真实之墙狠狠地击碎。互联网主权时代马上就要来临。 这波啊,这波是领先版本20年啊(迫真)
  • 作者说出了我们这些民工的心里话
  • 想起王奇生的《党员党权与党挣》,里面一句话,大概意思是: 军阀根本不把民众当回事,架上机关枪就都解决了,闹得再凶有什么用?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
  • 就算巨头“to big to fall”,那也是我们需要移动支付,需要通讯工具,需要网络购物,需要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是工程师程序员外卖员快递员们在做这些工作,他们恰好迎合了人民需要,把劳动成果据为己有,而不是二马刘总李总们有什么特殊的,他们被一时上位迷了双眼,殊不知这是不以个人意志转移的客观规律。配合人民的改造,低调说话,勤恳为人民服务,人民或许会宽恕你的罪孽甚至给你奖励;给人民洗脑喂屎,利欲熏心搞投机的,不会有好下场。
  • 很有预见性,5G时代应该不允许这么玩了,作为公共设施不能资本一家独大。
  • 其实各个领域都该被敲打,政府也该反思,没我一个公平有序规则诚信的市场体系,那永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国家何谈什么崛起
  • 楼顶叉腰等着大风吹你们摔下来么?想多啦,大风不会等你们,直接吹下一个风口,你们自己跳下来吧!
  • 不过话说回来,从996福报到xz事件等等,一轮接一轮的资本表演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普通群众之间形成共同记忆,从反面也在部分地塑造着认同。也许这也是加速吧。
  • 我觉得再不进行对大公司的监督,美国和日本的例子就在眼前了。总不能小马过河还把自己淹死吧?
  • 杀死医生的虽然是病毒,但是传唤的人却使得医生能够接触到病毒。正如同杀死人的是子弹,但是子弹却是来自手枪,而手枪又来自人。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