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鱼、狗肉和竹鼠,不同命运背后的中国矛盾 | 新潮沉思录

2020-06-28

文 | 刘梦龙

 

 

最近疑似进口三文鱼的冷链污染引发了国内疫情反复,虽然受到污染的三文鱼被下架,但这对三文鱼来说可能只是暂时的挫折。即使在风口浪尖上,为三文鱼说话的人还是很多。一直以来,以挪威三文鱼为代表的一些食材被国内不少人追捧为高端食材,尤其推崇刺身生吃的方式,然而近日,欧洲媒体曝光挪威三文鱼养殖场水质污浊,三文鱼生病和死亡率很高。虽然国内网络上不少人认为这个报道有抹黑之嫌,理由是这是大型养殖业常见情况,或者三文鱼感染的病菌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等。然而,挪威本地出售的普通三文鱼会标注不可生食这点也因为这次的报道而被大众知晓。显然,不管如何,挪威养殖三文鱼的这些情况离国内长期吹捧的高端可生食食材的形象有一定的距离。

而在无人关心的新闻角落里,曾经火热一时的竹鼠正在被集中无害化处理。以竹鼠为代表,在空前严厉的白名单政策之下,中国的特种养殖业,一个几百亿规模的产业正遭到毁灭性打击。

 

所谓的同物不同命,和进口三文鱼相比,农民和他们养殖的竹鼠只能默默的接受安排。从经济损失来说,三文鱼贸易可能受到的损失未必就大于竹鼠,实际上国内的虹鳟养殖业甚至可能受益。持证饲养,一度为官方所大力提倡,涉及本国几百万农民生计的特种养殖业,莫名其妙的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一种已经涉及疫情传播链条的进口食材却得到了慎之又慎的待遇,这是可笑和可悲的。

 

和三文鱼的慎之又慎相比,竹鼠,还有更早之前被开除出六畜的狗,它们的遭遇是轻率而不合理的。比起三文鱼,竹鼠或者狗肉所造成的社会影响,经济损失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话语权的权重上,三文鱼又比后者强得多。

 

这种差异隐含着一种当代中国的分化。来自西方的三文鱼,代表了一部分少而有力的都市群体和他们更现代化的生活方式。这些群体不仅代表了现代化,也更有行动力,对自己的生活方式更自信。而竹鼠也好,狗肉也罢,无论受众的面多大,则始终被赋予了一种需要被教化的地位。前者更有组织性和话语权,并致力于使他们的生活方式带有一种指导性色彩,最终迫使其他人向他们靠拢。这种话语权上的不平等,是伴随着中国社会的现代化和发展的不平衡而发生的。

这实际上是不合理的,生活方式固然进步的必要,陋习应当革除,但现代化本身应该是多元的而非只有一种模式。这种情形在狗肉之争上表现就很明显。一面是当代城市治理中对宠物治理的缺位,各种流浪动物四处可见,另一面是狗肉作为一种来源混乱,隐患重重。

 

这其实就体现了当代突出的问题。一面是社会发展的程度远不到让人满意的程度,另一面少部分更有话语权的人群为自己的利益争取的同时,却矛头对向了其他人群。实际上吃狗肉的人群并不少,保留的意愿也可谓强烈,甚至肉狗养殖业逐步发展了起来。按理说,狗肉之争的解决应该致力于区分伴侣犬和食用犬,集中打击非法来源,发展合法饲养。从根本上说,这就是一种不同社会群体间的彼此宽容和妥协。但最终结果却是政策始终在步步收紧,直到最后一禁了之。在这个过程中,反对者的声音并不小,可意义并不大,实际上进入了一种不断抗议但注定失败的状态。

 

当代中国实际上正处于一种利益再分配与再平衡的阶段,中央,地方,官僚,资本,民众,每一方,每一个社会阶层都参与在其中。随着社会的发展,技术的进步,一般民众通过舆论得以表达自己的意见,舆论的力量也在变强。但这种表达始终受困于两个问题,官僚对民意的淡漠和资本对舆论的掌控。而在这个博弈背后,更致命的是民意自身的分裂,其造成了舆论的失真和分散无力。以民意自居的一部分人所代表的主张实际上不能代表民众的整体利益,甚至在其为自己谋利的同时为其他阶层所利用,最终损害民众的整体利益。这是国家发展不平衡和社会不断分化造成的,并且已经形成很深刻的裂痕。

 

这种失衡带来的问题是严重的,不仅仅是吃什么,或者过什么样生活方式的问题。它势必带来利益分配的不平等,拥有更强势话语权的阶层藉由对生活方式的主导,实际上加剧了社会的不公和内部分裂。真正致命的是更落后地区,更弱势的群体失去自己的话语权后始终处于被牺牲位置上,使得社会的福利很难落到他们的身上,而却不公平的承受了更多的重压,由此形成了一种十分恶劣的马太效应。

 

以如今的打击野生动物食用为例,这就很明显。现在来看,最初所流传吃野味引发疫情的传闻是可疑乃至别有用心的。但为防患未然而杜绝食用野生动物的陋习,也有其必要。然而,打击非法食用野生动物,显然其重点应该集中在非法捕捉和长期为售卖提供庇护的各路豪强乡贤身上,结果最重的板子却打在农民所经营,手续齐备的特种养殖业身上,就是明显的避重就轻和本末倒置。

 

这种明摆着割肉却不顾后果的大张旗鼓,除了在基层治理上对难题的回避,也是基于弱势人群的广泛失语境地,从而导致自身成为软柿子。而借疫情搞出趁火打劫般的白名单制度,火鸡可以是传统家畜,肉狗和竹鼠却一禁了之,则完全是一种不负责的懒政乃至自以为是的恶政,反应了舆论失衡与缺位下行政的脱轨。

随着我们社会的发展,近些年来涉及普通人切身利益的各种举措越来越多,讨论也异常激烈。这不仅仅是因为进步,也是因为发展到了一个瓶颈阶段,增长不可避免的要放缓,而彼此的利益冲突也就激烈起来。这种情形也不只是在我国,也是在世界范围内存在的。在这种情形,发达地方对不发达地区,少部分人群对大部分人群的的话语权优势,不但起不到带动发展的作用,其自行其是反而会造成更大的社会问题。

 

就像竹鼠或者狗肉,最终很难真正做到一禁了之。普罗大众也许很难和都市精英争夺话语权,但他们自有其野草般的韧性。最终只能是使正规合法的途径被消灭,而地方上却保持了禁而不绝的局面,实际上原来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起来。而这种各行其是,最终落到教育,文化等公共社会资源的分配上,就不可避免的要导致双方矛盾的加深。其最终的结果是离心离德,整个社会被分成几个互不认同的世界。这种情形在当代的西方已经广泛出现了,而在我国如今也初见端倪。

通过这次疫情,我想很多人发现了,过去被视为发达国家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下层的底线还要远远低于我们。这种底线的差异,就是来自不同社会阶层的彼此隔绝。而这种隔绝最终反馈在国家治理上,则成了一种关键时刻的不负责任。正因为是这样,我们才应该致力于防微杜渐。

 

显然,在我们这样一个面临巨大压力的发展中国家,是容不下西方那种有意识的人为隔阂。这种社会隔阂的本质是一种内耗式的制衡把戏,是以牺牲发展为代价的。社会进步和公平是需要斗争的,无论在哪里都是这样。但长期以来,我们处于发展的良好局面下,这种情形导致国内无论是官僚还是资本,都始终缺乏一种俯身下看的动力。过去这种社会矛盾是靠高速发展来弥合的,而如今发展要面临全球困境下的新常态。这种时候更需要一般民众团结起来,为共同的利益来发声,而不是把有限的力量分散到不必要的内耗中去。

 

实事求是的说,当代中国的一般人正在遭遇内外两重的压力。一面是外部世界的广泛恶意,一面是内部发展的巨大压力,整个社会的竞争异常激烈。这既带来了日新月异的进步,也隐含着内卷的危机。尤其是长期发展的过程中,资本主义固有的弊端,在我们身边已经表现的比一些老牌西方国家还要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弱者向更弱者榨取利益,搞内卷化是是没有出路的。

 

当代中国面临的困难就注定需要全民一致为共同事业去奋斗。也正因为是这样,当代中国不同阶层之间更应该最大限度地去寻求共识,这包括根本性的问题,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中国,需要的是一个更加包容平等,大多数人能分享发展成果而不是沦为提款机和支撑柱的国家。我们一直说国际上不应该搞零和游戏,国内当然更不应该。要解决外部问题,先要解决内部问题,中国人只有作为一个整体团结起来,共同进步,才能实现破局。

 

实际上在迈向现代化这个问题上,中国社会还缺少这样一种创造自己现代化生活的自信。直到今天,我们的社会氛围乃至社会文化仍然受到西方的很大影响,总是在有意无意地复刻西方的发展道路。所谓向国际接轨的不吃狗肉就是这样一个打着大义之名的笑话。

事到如今,一味向西方靠拢已经不能再代表现代化的方向。尤其是在西方发展模式的弊端日益明显,而中国日益成为世界上最现代化国家的当下,这个问题就显得更加突出。

 

作为一个注定要世界发展做出贡献的大国,中国人实际上有使命创造出一种自己的现代化生活。就像饮食,中国人的食谱一直都是前进与容纳的过程。就像我们接纳了辣椒,接纳了面包,又把它们最终变成我们的口味。人们的饮食里既有三文鱼的位置,也应该有狗肉的位置,互不干涉,又相互尊重。

 

中国式的现代化生活就应该和中国的饮食一样,它在总体上必然是进步的,但也始终基于中国自身的文化,历史,发展状况,在最大程度兼容不同人群的不同生活方式。这种和而不同,这不仅是生活,也不仅仅在国内,也是中国所应该致力的未来世界的前进方向。

96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养殖到一半儿的竹鼠全都埋了,也不知道那些养殖户靠什么营生,不可能人人都是华农兄弟. 最黑色幽默的是,疫情初期言之凿凿的病毒起源,现在也没结论了. 人家扣了一盆屎,这边抓紧接过来然后全吃了. . 不过从村干部夜袭猪圈到全国鼓励散户养猪也就半年光景.
  • 我从来不吃狗肉,但我拒绝禁食狗肉
  • 那中国人能不能接受素食主义呢?
    不要搞反了,中国从来不缺只吃素的人,现在是一些极端素质主义者攻击吃肉的人
  • 现在有些行政行为,让我总是联想起文革时期一个短语,“洋奴哲学”。
  • 不喜欢现在这个样子,嘴上说着各种自信,实际上还是把火鸡列入传统食物
  • 割裂是时代的主题。上海市区的布尔乔亚说着流利的英语,喝着星巴克,用着🌈 头像,鼓吹禁食狗肉,他们和纽约、洛杉矶的距离比他们和苏南农户的距离远多了,共同语言也多的多。事实上,全世界的布尔乔亚们不论肤色和语言,价值观和政治取向几乎完全一致,而与本国底层完全隔离。
  • 人很少会背叛自己的阶级,也大多会向着自己的阶级说话。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让众多精神资本家们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是工农的一员?
  • 想起来郭老师的一个段子:喝咖啡高雅,吃大蒜低俗。呸!
  • 洋奴们的每日饭前祈祷语录是:凡是洋人的东西都是健康的、绿色的、营养丰富的、完美无缺的、绝对不能质疑的,凡是国人生产的东西都是污染严重的、有害的、一定有问题的。
  • 中国当前的分裂刚好能用 三文鱼,狗肉和竹鼠来形容
  • 我很爱吃三文鱼刺身(当然经过这次事件以后肯定有所顾虑),没尝试过也不太想尝试竹鼠以及狗肉,但是我很反感文中所提到的这种社会上严重的双标,三文鱼进口这条经济链绝对不应该比正规的竹鼠和肉狗养殖更高贵,肉狗和竹鼠养殖户的命也是命啊……凭啥做三文鱼生意就命更贵 多说一句:有些公众号的文,也许本意是给那些被无端打击到的竹鼠养殖户说话,但是直接给刺身这种吃法扣了一个野蛮没有进化完全的帽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为了恰烂钱或者吸引一批读者
    吃刺身跟野不野蛮没关系,纯粹就是个安全问题,所以也跟高不高贵没关系
  • 不过是一群为洋鬼是瞻的慕洋犬罢了,还城市精英呢?要是在吃狗这里让步以后啥都别吃了,本质上的意识形态的较量,要解决问题还是得彻底粉碎美国的存在。我现在都能想象在慕洋犬面前粉碎美国他们一个个要死要活的样子有多扭曲和可笑了
  • 勃呆萌啊,我还记得买入关学文化衫时围观它和曹大佐的论战呢 回到本文,先放结论:有危险远胜于狗肉的河鲀为先例,狗肉禁令在时间竞赛最终决胜之前不成为事实上的一纸空文甚至自打脸,我直播吃翔 刺身或许好吃,但日本的刺身都是现捞活杀甚至骨泳,三文鱼从北欧到中国那么长的冷链,卫生问题且不说,口感比之鲜活还剩几分?虽然我不吃狗肉,但狗肉与三文鱼命运的差异只能说明一件事: 永远不要对小布尔乔亚仁慈.jpg
    https://mp.weixin.qq.com/s/u6tXMQo7e4wB36WBNOSoAA河豚禁令居然能苟延残喘26年,真是个奇迹
  • 三文鱼vs竹鼠,这个话题很有深度。 但是仅仅从意识形态来分析,不能找到解决办法。 三文鱼背后的资本和权力,大大小小盘根错节,多年来形成了利益同盟。而竹鼠作为一个新兴产业,还没完全起势,缺乏前浪们的站台。 养狗的生意,据说一年带来4千多亿的GDP。 所以啊,嘴上讲着主义,心里都是生意。 这些三文鱼利益方的前浪们,会利用各种媒体来捍卫自己的利益。所以检测结果还没出来,各路媒体就铺天盖地的为三文鱼洗地,才洗了几天,各种稿件里甚至看不到“三文鱼”三个字了。 养竹鼠的资方相比之下弱小的多,也稚嫩的多,没有相对应的自保措施,只剩下零散的几句牢骚。吃瓜群众一听,只听到牢骚而已。 吃狗肉的人毕竟是少数,形成狗肉产业的县也不多。而人家“文明”的特区,看得上的可是养狗的GDP。 怎么办?向三文鱼资方学习啊。
  • 终于有一篇文章说出来了,而且说的真的有见解。和而不同才是我们的美德,而不是内耗式的特别强调个人利益至上。
  • 12年读高中的时候,有篇阅读的题目叫《何中西以相容?》,讲的是中国在文化领域没必要处处向西方看齐靠拢,以此类推至国家和民族的现代化。现在看来,在那个公知横行的年代能有这种振聋发聩的呐喊声,是非常不容易的。
  • 说起狗肉我就想起个非常搞笑的事情: 同志们都知道,这十几年来玉林狗肉节几乎年年有狗粉现场哭丧,其他地方也屡屡有二十四孝之第25孝拦车救父的事情发生。 但是,为什么从来没有狗粉到东北搞大新闻? 东北或许只是狗肉馆多一些,徐州(地区,包括附近的一些安徽、河南县市)可是狗肉摊子满街跑,哪个菜市场没几家卖狗肉的熟食店都没脸见人;徐州火车站(包括客运站)跟永城汽车站更是疯狂,周围的狗肉夹饼摊以数十计,从来也都是开得好好的。 以前在知乎上看过为什么沛县狗肉安然无恙的问题,其中一个自称沛县人的暴躁老哥说:哪个狗粉敢不开眼,汉高祖的远房后代们非得把他打出屎来!
  • 可以预想的将来,随着地区间发展不平衡而导致的意识观念的对抗会愈来愈激烈,现在是狗肉,以后又会是什么呢?
  • 现代化不是西方化
  • 内卷是丛林法则再一次起作用了,但是人类作为高级动物,不能完全按照丛林法则活。而我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倡导公平和保护人权,更不能放任内卷极端化。
  • 中国的狗肉,不文明 进口的三文鱼,文明
    兄dei你忘加狗头了
  •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 我觉得推广公筷也有类似的问题。央视公益广告把使用公筷视为“更文明”的举措,这点就有待商榷。公筷也就算了还能接受,再早三个月甚至吹分餐制优于合餐制的都甚嚣尘上。
  • 可以通过郭德纲老师的相声作品《你要高雅》来侧面体会本文的主旨
  • 这里作者其实没有点明,竹鼠被禁本身是黑天鹅,而狗肉被禁才是真正有资方在努力推动的。毕竟宠物犬及其周边市场这个盘子不小,而溢价很多是从把狗当人看上薅出来的。
  • 可惜一部分人就是代表了大部分人。罔顾普罗大众利益而满足于个人私欲,更有某官员甚者说出西方是文明标准的类似话语,这人应该查查其意识形态。
  • 我感觉前段时间疯狂归咎于吃野生动物,是一种默契。有些人是别有用心,有些人是放纵默认,有些人是给自己无处安放的情绪找个发泄口,这三拨人里应外合,这屎盆子就这么扣了。
  • 禁食狗肉我没意见,你就是禁食猪肉我也没意见,什么肉不能吃呢————但你非要跟"现代文明"扯上,这就真的扯到蛋了!!!
  • 知乎有个话题,“东北人为何生食蔬菜”,我在里面回答,“阿拉,因为野蛮低俗呗,洋爹的沙拉才是高雅的”
  • 文中惊现中美斡旋大使勃勃
  • 人民的微弱的声音
  • 说到三文鱼和所谓“高端进口食材”啊,这就需要果壳网的各路编辑出来表演了
  • 深圳蜜汁立法,禁食狗肉。。。
  • 在文化上对西式无限崇拜,不得不说西式的生活方式很吸引人,这也是长久以来西方媒体话语霸权垄断的结果,所以要多多推出李子柒,汉服国风这些,中国地大物博,什么都有,中国人你要自信。
  • 勃勃大约的确是疯了
  • 一些官员眼里:文明就指西方,西方就是世界。要向世界看齐=要向西方看齐,西方不吃狗肉=世界不吃狗肉=要融入世界的我们也不能吃狗肉…… 真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不知道该是愤怒还是哀伤 反复强调文化自信,结果都被他们扔到垃圾桶里了
  • 虽然不爱吃狗肉,但坚决反对禁止别人吃!
  • 突然想到,吃什么可能是为了树立一种自我身份的认同,我和你们下层人群吃的不一样,我就是和你们不一样的人。 这么一说我觉得吃不吃三文鱼,和吃不吃库克船长的酸菜没什么两样。
  • 简单概括为 "Dog lives mattet. Bamboo rat lives don't."
  • 沉默的大多数 我是农民
  • 写的好啊,一下就从高维层面反击了那些在争论吃不吃什么东西人不人道的道德侠们
  • 那么,应该怎么找到属于全社会各阶层的最大公约数呢?都知道内卷不好,但是要不要内卷不是我们这些韭菜说了算的。拥抱资本主义,就要接受资本主义带来的一切。
  • 点名表扬bobo
  • 深圳立法禁止食用狗肉,总感觉是不是有点过了。如果说他是为了更贴近西方,有利于吸引外资的话,还稍稍能理解一些。
  • 三文鱼一堆人洗,我之前在b站上说生食有感染寄生虫危险,被一堆人喷为文盲。 然而食用狗肉除了被毒死的非法狗肉,我还没听说过吃出问题的。 竹鼠,蛇之类的就更无语了,现在官方做法也真的对外唯唯诺诺对内重拳出击,生怕被西方谴责一番?就算你不吃西方一样抹黑你为什么不堂堂正正做人! 西方人补鲸,猎鹿,猎鸟就是文明,咱们自己养殖的传统食物吃了就是野蛮。 人家要针对你,你再怂也只会越被人欺负。
  • “经济上的依附一定带来文化上的依附”,萨缪尔的话依旧振聋发聩,我们作为全球化贸易链的中游位置仍将长期持续,我们现在能做的,唯有将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差异化维持住,利用信息化和工业化之间的剪刀差发展好乡村,建立属于我们的现代化的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至于发展我们民族的现代性,留待后来人吧。
  •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三文鱼和竹鼠背后站的是什么资本呢?二者的不同命运,是有背后资本控制的影响的,又有前者掌握的媒体舆论武器。
  • 一定要大力发展工业文化!
  • 狗狗那么香,为什么不吃狗狗。 话说,我们这里每次参加婚席时,都会有一碟凉狗肉,四周摆一圈剥好的生蒜,基本上刚端上来就被抢光了。
  • 为什么这种有深度的公众号不火,反而那种肤浅偏激的大行其道
  • 我现在看着网上一波接一波的热点讨论就很疑惑,不断的燃起不断的熄灭。我不是想要大g女咋样,我就想知道故宫或者相关部门有改变吗?但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能茫然的看着。
  • 说白了就是不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任重道远啊
  • 这波啊,这波是疯狂反扑。 希望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希望总清算的日子快点到来。
  • 勃 然 大 璐
  • 快,快去西方请如来勃祖
  • 其实也是个经济问题,三文鱼国内市场数十亿,竹鼠和狗肉呢。就凭这数十亿以及背后更大的相关产业,花钱公关营销,还有什么黑的洗不白呢。
  • 这些人可以把锅甩给蝙蝠,甩给穿山甲(其实都是为了摸黑中国人),但当三文鱼受到质疑时,他们却像被烧着尾巴一样跳起来,极力反对。
  • 三文鱼和竹鼠都从没吃过,客观来说: 从经济角度看,三文鱼进入中国背后是有着各大商超、水产商、冷链运输商的推动,而竹鼠基本上只涉及部分县市的部分农民,养殖规模及产值比三文鱼差远了。 从文化啊宣传啊这些看,三文鱼似乎比竹鼠“高级”,毕竟洋大人吃个没熟的牛肉都能被吹成有b格。
  • 入关前得有入关的心
  • 打着与国际接轨的大义之名,推崇西方生活方式,实为不妥,也注定失败。
  • 有时候屁股决定脑袋这些都是背后利益集团博弈得结果
  • 看到有人在反思殖民主义,用的话术却还是100年前的那一套,我也有点无奈。既然北平解决不了上海,广州也解决不了上海,那就只能用再一次延安来解决上海了。
  • 看到大家都明白狗奴是什么,我就放心了
  • 内部的撕裂早就开始,只不过现在才一步一步摆到台面上罢了。 作者最后的呼吁虽说不错,但是那应该是一个结果,而不是解决方法。 扬扬止沸都不做。 目前来说,没有看到解决问题的措施出现。只有嘴巴喊喊。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了,加速呗。
  •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bobo
  • 说的太对了!
  • 竹鼠哇,竹鼠;大哥,我是老三;哦,三文鱼呀。 没有洋算是洋场吗?那到底是十里洋场,还是百里洋场?或者千里、万里?那什么是洋?洋话、洋人、假洋鬼子?东洋、西洋、南洋? 我想问问,脊梁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四个自信这药方能治吗?
  • 管中窥豹,以小见大,很深刻!
  • 深受启发,感谢作者指点迷津
  • 我在欧洲, 从一年多以前我就不吃三文鱼了。
  • 小动保正在路上
  • 又迫害勃勃?
  • 狗肉这个事我是真的不能理解,吉林不是有现成的地方标准吗,拿来用不行吗?
  • 惊 现 勃 祖
  • 怎么说呢,现在的社会各个阶层的割裂更像是一个个在逐渐远离的圈子,如果没有相交的地方那就是两个世界了。
  • 想起葫芦娃里蛇精分裂葫芦娃间的关系,以及爷爷在蛇精炼丹时说的话。
  • 勃 斡 旋
  • 本人曾经在酒店工作,也吃三文鱼的。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贵,为了占便宜。 但是,根本上,我是反对吃三文鱼/刺身、生/半生牛排的,这对不起燧人氏。
  • 非常支持本文的观点
  • 还是毛教员的好,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政策制定者有没有深入的基层,听听人民群众的心声???
  • 一刀切的政策只是把矛盾延后爆发,作者中庸的看法也有道理,我们的法规非常之多,但是有执行力的还需要大众的配合,否则便无法落实。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