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再无申大妈 | 混沌天涯客

2020-06-28

申大妈走了,这位当了七十年人大代表从未投过反对票的人走了,我很难过。

难过的是,申大妈笃信的一定要实现的共产主义,仍然没有实现。大概有一半的人月收入也就一千元,离按需分配仍旧遥远。

更难过的是,申大妈的笃信。

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我们很难再笃信什么了?扪心自问,你信什么?信你的领导吗,领导可能是个贪污犯。信你的老师吗?老师可能会替换你的学籍。信你的老婆或老公吗?她或他可能正在微信上跟别人暧昧。

数来数去,能信的大概只有生你养你的父母,前提你还是要独生子女。

没什么值得相信的世界,是空洞的、冷酷的、可悲的。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都成了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我也是一个矮子,活了几十年,苦闷又彷徨。

我曾愿意相信马克思,但通读了资本论后,对他的剩余价值学说深表怀疑,如果不给经营者足够的剩余价值,经营者不会好好经营,就像最近山东烟台恒丰银行的原董事长蔡国华,一个宣誓为人民服务的人,却一直努力把国有资产弄进自己口袋,最后弄出上千亿的窟窿,由国家买单。

我曾愿意相信雷锋,大公无私,助人为乐,别人开心了我就开心了,日记里充满了欢乐。但学习雷锋好榜样几十年,现在路上遇到老大爷跌倒你敢扶吗,恐怕要先找人拿手机录像吧。自从南京出了个彭宇案后,我们不仅学乖了,也知道好歹了。

我曾愿意相信组织,教你有大局观,有觉悟,听话肯干。我读大学的时候曾诚恳的相信,但看到学生会的那帮家伙,官腔十足,官味熏天,拿着鸡毛当令箭,不好好学习只练习当官的时候,我再也不想考公务员。

相信市场吗?市场里全是贪婪的家伙,为了公司上市可以不择手段,改财务报表是小case,画个大饼让员工996,自己带着秘书花天酒地的屡见不鲜。

相信知识吗?那些知识分子,他们写出美丽动人的话,但写完之后,有的钻到小巷子里招妓,有的去找美国申请绿卡,有的自己搞个什么区块链,把粉丝当作韭菜,狠狠地割。

相信科技吗?当互联网泛滥,当手机普及,你我他都成为屏幕闪烁下的奴隶,刷着一个接一个的热点新闻,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为何。而且,当科技造就的大数据时代降临,我们都成了贡献数据的一个小不点,在大公司的智能算法里,做一个小小的数据。

我知道,手机屏幕前的你,不会相信什么。大概只想着,房贷早一天还掉,孩子顺利上个好学校,父母安乐别有大病,周末好好放松一下,吃个好饭,看场电影。Sorry,电影院没开放,那就在家里看吧,无论是重温“战狼”还是体验“活着”。

所以,我真的羡慕申大妈,她信了一辈子,怀着信仰离开了这个世界,灵魂飘向下一个不只是月球还是火星的地方。

抱歉,我又乱说了,申大妈是唯物主义者,压根儿不相信有灵魂,死就死了,管它大雨漂泊。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