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上面有人 | 瞎爷

2020-06-25

今天是端午节。

今年的端午节之所以晚,是因为闰月。所以端午节拖到了阳历的6月25日。

今天还是全国土地日。

因为这个土地日,还是忍不住想起来在山东正在如火如荼的“合居并村”运动。网络上口诛笔伐的声音,好像一点儿也不起作用。

作为一个山东人,每天看那么多的文章挖祖坟似地各种批判自己家乡的文章,心里的味道酸甜苦辣咸,很难受。

我的山东老乡,广州的胡善人,则在我的朋友圈留言:他人问我是哪里人,我回答是广州人。确实,他在山东读完大学本科,来广州读研究生,然后就留在了广州,虽然根在山东,但已经全然是广州人了。最起码,按现在的说法,是精神上的广州人,简称精粤。

而我们,虽然在外,但精神上,还是山东人,简称精鲁,或者精葱。

我这几天都在看着人家的批判文章,对照自己,看看我在精神上还有哪些是山东人的特质。分析来分析去,官迷我已经没有了,找关系的习惯还是有。比如,动不动就是找找关系。还有就是讲究秩序。吃饭喝酒,总想着像山东那样排排座次。

说起找关系和官迷,想起来山东人爱说的那句话:俺上面有人。

我想起来去年的时候,写过一篇《她上面有人》,可惜去年的号被封了,好在有人转帖了,我在网络上找了回来。

一看,居然去年也写到了老胡,胡大善人。

再一搜索,原来电视剧《武林外传》里原来专门有个梗,我上面有人。

其实关系这个词,应该是从改革开放开始被收录入韦伯英汉词典,因为外国人对中国人动不动找“guanxi”很迷惑不解。但很快,他们发现,在中国,guanxi是个好东西。

其实还是那句话:在贫穷和愚昧的地方,权力之花开得分外娇艳。

一句“俺上面有人”比什么都顶用。上面在强奸,下面一开始喊疼,时间久了,就忍不住喊爽,官人,再来一次!

这在心理学上有个词,叫:斯德哥尔摩效应。

所以,别骂山东人了,山东人在为全中国人背锅,山东人都是背锅侠。

就像昨天我看有个北京人儿,在微博上抱怨,说自从北京又成了疫区,出门不方面,走到哪里都被歧视,行动受限制。

我就想起年初的时候,我说的一句话:我们今天怎么对待武汉人,怎么对待湖北人,将来全世界的人就怎么对待我们。

这个北京老兄,你所经历的,你所抱怨的,前不久,武汉人也经历过,也抱怨过。

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批判山东之前,你老先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身上有没有葱味?就像圣经里的那段:

很多人要用石头砸死一个妓女,耶稣说,你们如果觉得比她干净,那你们就砸吧。于是围观的人就都走散了。

在当今的中国,圣经的故事不管用,估计这句话说完,更多的石头就来了。

下面是去年的文章《她上面有人》。

01

几年前,我去某个地方,航班经停,在中途的机场候机厅休息,听我背面椅子上一职业装女打电话:

哎呀,王总啊,你那个付款的事情,你不要再催我了,已经告诉你在走流程了。快了快了,别催了。

你看,我上面有总监,总监上面有分管副总,副总上面有分管财务的副总裁,副总裁上面有总裁,没办法呀,我上面有人,我动,上面不动,事情也做不来的呀,只有一起动,才好的呀。流程走下来,就没问题了。

很快很快,下个月行不行?下个月肯定没问题的呀。

我们是大型央企,比不得你们个体户的呀,我们是有规定的,流程就这样,没办法的呀。我们都得按流程办的呀。

隔墙有耳,我隔着一张椅子背,形同躺在一张床上枕着同一个枕头,自然听得真切。

听完想笑,又想骂人。

想笑,是因为她上面有人;想骂人,是因为她拿流程这个王八蛋当挡箭牌。

但凡是在企业,特别是在大型企业待过的人,都知道流程这个玩意儿,很多人做事情,都是为流程服务,成为流程这个流水线上的螺丝钉。事情对不对我不管,只要流程对就行。所谓的正确地做事和做正确的事,分野就出来了。

在流程之下,事情正确与否我不管,只要流程正确我就没有责任了。

流程之祸,祸在于此。

这场新冠肺炎病毒,就像一面照妖镜,就照出了所谓流程的弊端,大家都为流程负责,而不是为了结果正确负责。结果正确不关我事,那是佬大的责任,关我屁事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我这个环节不出问题就行了 。

于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所以洗地甩锅抄作业流行。

回到前面那个付款的事情,作为曾经坐过流程末端位置的人,我是心有体会的,很多时候,你的大笔一挥,同意,你是以为前面所有的环节都正确才选择同意的,但你未必知道这个流程里每个环节未必都正确。于是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正确的前提下,不正确的事情就正确地出炉了。

正确之祸,有甚于此。

02

上个周末,和我学长胡大善人吃饭。我因为是痛风病人,海鲜什么的不能吃,所以每次他请我吃广粤天地的意大利馆子,都是他吃海鲜披萨,我吃白披萨。所谓白披萨,换个说法就是咱们中国西北的馕。

胡大善人是做外贸生意的,这两年中美贸易战,他的生意也不可避免地受影响,我问他为什么不做内贸。他说做内贸太累人。我问怎么个累人法?同样都是钱,为什么外国钱不累人。你这是崇洋媚外。

胡大善人说,比如,我和外国人做生意,大家谈好了,履行合同就行了。基本不出问题,当然,遇到骗子公司除外。

如果做内贸,比如我和某大机场合作,供它一批产品,利润三千万的话,我为了拿下这个单,要钻窟窿打洞找关系,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我都得像孙子一样当爷爷供着,好不容易签合同了,后面各种履约问题,最后三千万,到我手的,可能不到只有800万。那2200万去哪里了,不能说。

不能说倒还罢了,还提心吊胆的,不定哪天这个链条上的某个人出事了,说不定有关部门还要找你喝茶了解情况。所以,这个钱,真的不好赚,我也不愿意賺。不干不净,还昧良心。

就像你老家的那个曾子说的,胁肩谄笑,病于夏畦。耸着肩,弓着腰,谄媚,比他妈在夏天日头底下锄地还痛苦。

胡大善人这番话,让我想起郭德纲说于谦的爹王大善人,王大善人心善,看不得穷人受苦,他解决的办法是把他家附近方圆20公里之类的穷人都赶到外面去。这样,这方圆20公里之内就100%脱贫了。

眼不见为净。

胡大善人不是,他慈善,布施,看见穷人,就拿出手机,来来来,咱俩加微信,然后,叮,转给你一万。

03

再说回去前面流程这个话题,其实有时候我瞎猜思,感觉这个世界的流程,是财富的流程。财富的产生,分配,转移,不同的流转方式,造就了不同的社会,不同的人生。

很多年前,认识一开发商哥们。说哥们,未必就是我和他好得一个头似的称兄道弟,就像上海人动不动就叫你朋友一样,他可能只是内急找不到厕所找你问问路。我这样说的目的是为了撇清自己,因为有些认知水平低智商不够用的人会拿这个作为证据批评我,说我和万恶的开发商称兄道弟,也不是个好东西。

话说这个哥们儿有钱,有钱就做慈善,他慈善的对象是年轻貌美的姑娘。但凡和他春风一度的姑娘,很快就有钱了,很快就买房买车了。当别的闺蜜们还在北京女子图鉴,上海女子图鉴,广州女子图鉴里辗转奋斗的时候,我这个哥们的女朋友,早就去巴黎纽约时装周潇洒去了。

而我这个哥们儿每次在姑娘胸脯上长出一口气之后,都懊恼地叹一口气:

妈的,又拿下一块地。

在这个财富转移的流程里,慈善只是一个美丽的皮袍。就像张爱玲的名言:人生是一件华丽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

我之所以把张爱玲老奶奶拉出来垫背,是因为这个故事的底色是本能和性,只有张奶奶的皮袍能罩得住。

否则,我担心会有人骂我屌癌直男癌。

这就是八戒为什么喜欢给他喜欢的女孩子买貂,大海为什么喜欢给他喜欢的女朋友送包的原因,荣仔为什么喜欢给他喜欢的女朋友买房子的原因。

再说了,我在青岛的朋友实在不多,数得上的,也就是八戒之流。

04

话说昨天,八戒给我快递来一本书,青岛著名中年男性女作家加肥猫的小说,给我的专门签名本。

之所以是男性女作家,是说他虽然是男性,但具备女性特质。

我认识加肥猫的时候,他还叫崔建平,因为他自己特别忌讳这建字和贱字同音,所以改名叫崔楚平。意思就是楚楚动人的平儿。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男人,长得和写《东北黑道往事》的作家孔二狗一样盛世美颜,楚楚动人,是不是有点儿膈应人?

我认识加肥猫的时候,他还是青岛非著名青年作家,这些年来,眼看看着他靠着他的盛世美颜,眼生生地熬成中年作家,岁月这把杀猪刀,专门喜欢杀好看的猪。

加肥猫是网名,估计也是笔名。因为他喜欢电影加菲猫里的那只贱猫。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鱼找鱼虾找虾,金花配银花,西葫芦配南瓜。

加肥猫这些年来,一直在青岛的媒体圈里混日子,主要是做妇女工作,先是在青岛早报编女性专刊,后来到半岛都市报应继续编女性专刊,再后来又创办了青岛第一女性杂志《半岛性生活》,再后来又去了青岛电台做深夜谈话节目,是青岛第一男声优。据说,很多夜深了你还睡不着的女性,都是在崔楚平楚楚动人的声音抚慰下,迎来每一个黎明的。

同时,加肥猫笔耕不醉,出了好几本小黄书,什么《世界是我的床》《三分之一没下面的加肥猫》《小缺心眼儿》。同时,他还在好几家杂志开专栏,当然都还是关于女性抚慰的话题。

后来,他又迷上了开餐厅,在青岛开了好几家连锁西餐馆子,名字叫《小确幸》。

当年,他请我吃饭,就在他自己家开的西餐馆,说实话,作为一个在迪拜帆船七星级酒店吃过100美金一次的自助餐的人,作为一个在国贸三期吃过380块一盘沙拉的人,作为一个在广粤天地意大利馆子吃白披萨的人,他的西餐,真的不好吃。

但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很多来自全国各地全世界各地的文艺女青年,像着迷了一样,坐着飞机高铁来到青岛,一下床就对出租车司机说,去小缺心眼儿餐厅。以至于全青岛的出租车司机都知道有个小缺心眼儿西餐厅,西餐厅里有个加肥猫。他们很奇怪,为了看一只猫,至于嘛,像高潮来临似的。

现在,他又把自己这几年开西餐馆,接待全国全世界文艺女青年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居然有出版社给印出来了。

这么黄的书,居然能出来,真的是盛世奇迹。

我昨天晚上临睡前翻了翻,发现其实很一般,通篇就是四个字:

她上面有人。

常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出书,我一般都是这样回答,我写的东西速朽,不值得浪费纸张,破坏森林。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不挣钱。你想想,一本书定价45元,你觉得很贵,但出版社给你的版税也就是10%,一本书就是4块5.印一万本就是烧高香了,印十万册那就是郭敬明那样的畅销书了。

印一万本,才多少钱,4万5,再交了个税,你剩多少啊?还不如我写公号打赏给我的钱够我时不时喝个早茶。

写到这里,有点泪目。

不好意思,加肥猫的这本小黄书,居然定价就是45元。

可怜见的。

为了拯救青岛唯一,中国少有的中年男性女作家加肥猫,请各位大神,各位客官,各位女施主,移步当当、京东、淘宝、拼多多,下单购买这本小黄书。

天灵灵,地灵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上面是死不要脸的分割线。

昨天,我的兄弟,珠海北野武荣仔,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段话:

大家好,我是骗子我想吃粽子,愿意上当受骗的就给我转88给自己买个教训,不要问我为什么别人骗50我骗88因为我想吃两个粽子加蛋黄加肉的全口味粽子,给个机会,让我做个骗子。

下面是他的收款二维码。

我心想,这样也行?

于是讪讪地问他,收了多少钱。

他得意地告诉我,收了三百多个,全是女施主赏的。

而且还得意地反问:哥,兄弟我人缘不错吧?

我听了心里很黯然。

为啥,我和荣仔相比,不如他多金,不如他有颜值,不如他体力好。

我要是也贴个二维码,估计赶不上他。

心里还是有点小鸡贼,要是超过他呢?我是不是就能向他吹嘘一番?

 

 


精选留言
  • 10
    最近大家都在义愤填膺顶替上大学的事儿。唉,我就想到,只有相对底层的人才会用这种粗糙、残忍、血呲呼啦的方法,犹如贴身肉搏,踏踏实实干掉你面前一个喘气的活人。也很容易被发现,一路留下作案证据,一辈子留下尾巴,被发现就是世仇。你看所有爆出这种事儿的一般都在不发达地区。发达地区有钱有权的人一般不屑于用这种方法,还记得好多年前流传出的一个上海某个大学招生名单么?多么优雅精致。一般大学都有照顾的名额,不够强的打个招呼托托人送点礼,够强的直接递个条子,就想办法进去了,再强一点儿的都不用自己说,根本不用费这种“冒名顶替”的力气,甚至不损害“某个具体的人” 。再强的我就不知道了,也许直接扔哈佛去了吧? 底层人民就连作弊都更残酷一些。如果你去过县城集市,就知道劳动人民骗起劳动人民那可真是手下不留情。都是假酒,假茅台虽然骗钱,但是一般也都是正经酒伪装的,对健康无碍。假散酒可就是工业酒精兑的了,喝了命可能都没了。
    1
    看来的。
  • 11
    估计很多人也想问胡大善人的微信,然后,叮,转给我们每人一万买个粽子
  • 9
    一 先祝大家今天快乐。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个节日。 昨天,我做了回“凶”人,因为没有关系。源于集团建立资金池的事,我和某外资银行预约了时间相谈,并根据他们的要求带齐了所有资料,并和他们的工作人员确认了起码三遍~~别问我为什么如此没有效率的要确认三遍,因为不是所有人的工作能力都我们常识中认为的一样。 到了银行,工作人员姗姗来迟也罢了。谈了10分钟,看了我带的资料,就说缺这个缺那个。因为疫情,我们公司法人在日本,我所有的文件都是快递到日本让他签字,明明都根据他们给的list都备齐了,怎么还会缺。我把和他们工作人员的微信对话打开,给他们看,一边摘下“温柔”的“口罩”,露出了“凶”相。。。 然后。。。然后就都搞定了(别问我究竟有多凶,这很不符合我的人设) 走出大厦,站在阳光里,我觉得很可悲。在这个社会上,如果没有关系,难道真的只有“拳头”才管用?难道真的只有恶人才能横行?有谁愿意做个面目狰狞的人啊。 二 和朋友聊天,说一家企业做电动工具的,产品90%以上都是出口欧美的。话没说完,有朋友接口,完了,这次关税一加,又是疫情,撑不住了吧。而结果大错特错,这家企业从三月以来,销售和利润创历史新高。 奇怪啊!其实也不奇怪。 疫情把全世界的人都圈在家,中国人就捣鼓吃的喝的,外国人就捣鼓整修自己的房子和花园,于是他们生产的电动工具,割草机等完全供不应求。甚至外方放话,增加的关税部分全由他们承担,还接受涨价,只要给货。 这是国的差别?人的差别?还是房子的差别。 我不由想起小学里老师教的四个字:“地大物博”。 ~~胡说八道祝大家都有肉粽吃(我只吃肉粽)
    6
    有权就是好啊,老板
  • 6
    求加胡大善人微信
  • 4
    说说王礼来的留言:怒怼银行的小混混,之所以还能过关,是因为他们银行有监督投诉渠道。前几天自己也遇到比你的混混还卑鄙无耻之徒(非银行),被我摩擦了一顿。
    3
    王礼来,?哈哈哈哈
  • 4
    圣经版: 很多人要用石头砸死一个妓女,耶稣说,你们如果觉得比她干净,那你们就砸吧。于是围观的人就都走散了。 中国版 很多人要用石头砸死一个妓女,耶稣说,你们如果觉得比她干净,那你们就砸吧。话音未落,飞石如蝗,未几,妓女与耶稣皆被砸死。众人欢呼而散,或曰张三姿势神勇,或曰李四去王五开的面店吃早面,欢乐不已。
    2
    感觉你就是耶稣啊
    2
    俺不是,俺对传经布道不感兴趣。
  • 3
    她上面会有人的,难道你希望自己上面也有人??越是小城越是宣扬关系,其实大城市也差不多,只是你的关系够不着。昨天给伙计聊政治进步,民主体制,用一代两代人持续推荐,别人就毫不客气的哼了我这苦逼一下,不要给戒了进步的人谈理想!我都吃不起粽子,打赏一块大洋
    3
    官人,再来一次要不要?
    3
    六神那痞天天一大堆人请他吃粽,他都喊不要不要
    3
    哈哈哈
  • 3
    害我找了半天“王礼来”的留言 银行方面倒是国外的还不错。有一次我发现我的账号里被盗刷了钱,到银行一说明情况,查了刷钱地在他国,立刻全额返还我,让我的好感度立刻提高很多。
  • 3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 3
    端午节快乐
  • 1
    不知瞎爷从哪看来的,这种事情是真事,但拿这种说事比较自认彼此彼此的就是垃圾
    2
    嗯。你对。
  • 2
    您那是蛋炒糯米饭
  • 2
    纪念一个人而放假,那个人确实了不起!
  • 2
    还没进入丰水期,勉强算年轻,仍残存有一点幻想。包括对文末配图那种漂亮女人。 老板端午安康🍵
  • 2
    很多是奔命的
  • 2
    钻窟窿打洞,方言,实际发音和字面意思有区别。寡妇睡觉,上面没人;妓女睡觉,上面老换人,媳妇睡觉,自己人搞自己人;
  • 2
    太多时候,钱既是心,不得不承认。
  • 1
    我也想上面有人
    1
    你菊花痒?
    1
    我没那倾向
  • 1
    关于付款流程的那段,深有体会,这个月忙着催款,就是要盯大老板,老板点头下面人才办款。
  • 关系这玩意儿,全世界都一样,别整的跟中国特产一样~
  • 王礼来,这名字翻译的真是雅美达
  • 端午安康
  • 青天蜀道难,红叶吴江冷。两字功名频看镜,不饶人白发星星。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